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跟自己家里动物做过 狗狗的东西又硬又烫怎么办

时间:2022-12-15 11:19:25 来源:投稿 栏目:作文

  “哈哈哈!玄剑山庄的家伙还真给力!”一个彪形大汉手握玉牌爽朗的大笑道。
  可其他人却没有时间去理他,因为......此时此刻此地,正在发生战斗!
  一个筑基魔修见大汉发呆,觉得是一个好机会,便从身后偷袭过去。
  “铮!”
  一柄匕首十分毒辣的捅在彪形大汉后腰,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不够力啊!”
  如同来自地狱一般的声音响起,那偷袭失败的魔修还未反应过来,一个砂锅大的拳头便砸了过来。
  “咚”的一声闷响,那魔修的脑袋像是西瓜一般裂开,当场死亡!
  那彪形大汉甩了甩手上的血迹,然后把握着的玉牌重新挂到腰间,原来方才进攻的时候,他的手里还握着那么玉简!
  秒杀筑基后期魔修的一拳,既刚烈也柔和,不然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眼前这个彪形大汉对力量的掌控已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实力绝对深不可测。
  “小的们!”彪形大汉挂好玉牌后大声喊道:“被玄剑山庄抢先了!我们玄木谷不能落后,随我杀!”
  说罢,他如史前巨兽一般杀向人群最多的地方,一时间血肉横飞,他杀得起劲!
  ......
  桀骜的玄剑山庄,好战的玄木谷,它们如同两把利剑深深插入不归林北部。
  完全脱节了,这两个宗门的修士已然深入不归林,随时都可能碰上魔修,而且是实力强大、数量众多的魔修!
  要是没两把刷子,这样做无疑是找死。
  但显然这两个宗门的修士很强,而且完全不怕牺牲,一时间诛魔榜上全是二者门下的弟子。
  风头都被这两个宗门出了,那其他是哪个宗门呢?
  若是有人能从不归林上空观察,他很容易发现剩下是三个宗门的位置。
  它们在最后!
  没错,就是在最后!
  玄灵门、玄焱派、玄天宗这三个宗门联合在一起,拉起一道极长的封锁线,不急不缓的从南端赶往北端。
  近乎地毯式的搜索,难怪他们行进速度如此之慢,远远落后于玄木谷和玄剑山庄。
  这样的安排很是合理。
  玄木谷和玄剑山庄突击不归林深处,搅乱魔教的计划,其他三个宗门则缓慢前行,准备横扫一切。
  这是极为稳妥的做法,能稳稳拿下此处例战的胜利。
  而且有三宗联军压阵,突入不归林深处的修士遇到危险的话,随时能往后逃,想来一般数量的魔修可不敢和三宗联军硬碰硬。
  进可攻退可守,这样的战术是由一个女子提出的。
  在清风斩杀结丹魔修的时候,玄灵门阵营中一个女子正发号施令,指挥三宗联军的行进路线。
  那发光的玉牌,她只是看了一眼便丢到了一边,显然她对诛魔榜不是很感兴趣,或者说对清风的战绩不以为意。
  真实的情况是后者,女子清楚清风的实力,所以对他有这样的战绩并不意外。
  但笑到最后的可不一定是他,当然也很可能不是她,想到这里的女子抬头看了看玄天宗的方向。
  “鹿死谁手还不好说,难道......这次还是他一枝独秀吗?”

 


  ......
  三宗联军虽然是一同行动的,但实际上还是分为三个阵营,毕竟要磨合大军还是很难的,没有时间给他们融合成一支真正的修士大军。
  一般来说,都是外门弟子的首席来指挥自家宗门的弟子,就像玄灵门那样。
  可玄焱派三个首席都组队北上了,难道玄焱派此时没有总领全局的修士?
  自然不是,邹武把指挥权交了出去,此时号令玄焱派外门弟子的是邹子骞。
  就是那个被历奇打败,被夺走首席之外的邹子骞。
  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让他来管理玄焱派的外门弟子,邹武等人都很放心。
  可邹子骞终归不是首席,有些修士不愿听他的命令,要不是现在时间紧急,邹子骞还真像教训他们一顿,好让自己树立威信。
  不过邹子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邹武都和他安排好了,要是玄焱派外门弟子不听号令,邹武就让邹子骞去玄天宗寻求帮助。
  玄天宗作为五大宗门之首,在其他四个宗门眼里威望极高,跨宗门管教也不是不行。
  尤其是,有那人在玄天宗。
  北边与魔教的例战拉开了序幕,不少玄焱派的弟子开始忍不住了,当邹子骞没法处理的时候,他来到玄天宗的阵营。
  “在下玄焱派邹子骞,见过黄师兄。”
  看到那个懒撒的身影,邹子骞不敢轻视直接抱拳说道。
  “玄焱派的师兄弟啊。”那被称作黄师兄的男子看了过来,“你有什么事吗?”
  邹武提前打过招呼,所以就算男子再怕麻烦,也不得不开口有此一问。
  邹子骞闻言,当下就把玄焱派阵营的问题说了一下,说得很是详细。
  要是玄焱派出乱子,让大批修士离队北上,对三宗联军围剿计划有很大的影响。
  所以那懒撒男子必须出手相助,可他实在是太怕麻烦了,于是他对着身边一人问道:“司徒师弟,要不你去走一趟?”
  深知眼前这个师兄的性子,那被称作司徒师弟的司徒煜不得不点头应下。
  玄天宗大师兄这个样子,显然也不是管事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司徒煜在管。
  所以派他去解决玄焱派的问题,对司徒煜来说不是问题。
  于是乎,懒撒男子身边的司徒煜和邹子骞一同离开,留给男子一个比较安静的空间。
  “还需要一些时间.......”身边无人的懒撒男子难得表情严肃。
  三宗联军地毯式搜索,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足足有一年时间,要到最北端的边境长城肯定是可以的。
  如此,侵入不归林的魔修,将会被清扫一遍,到那个时候此次例战才算是结束。
  这样不断向北边推进,最后达到的战场,肯定就是那边境长城。
  五大宗门、不归城、魔教,三方势力最后汇聚在边境长城,这一场大战才是最为关键的。
  应当有不少人在隐藏势力,等待最后的大战,眼前的男子便是之一。
  懒撒不过是他的保护色,实际上他是五大宗门这边实力最强的一个!
  哪怕桀骜如清风,他也认同这点!
  也许最后边境大战,和那玄灵门女子所想的一样吧,玄天宗的大师兄会在那个战场发出最为耀眼的光芒。

 

  “他们已经开始喽~”
  历奇握着玉牌,发现自己七十多的积分,连诛魔榜地榜末尾的零头都比不上,于是语气有些调侃。
  历凡等人的速度并不算慢,但和冲在最前面的修士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距离。
  越往北遇到魔修的可能性越高,魔修的修为也更高,试炼的危险度同样也高。
  唯有这样才能收获更多的积分,才能登上诛魔榜,名扬整个不归林。
  但历凡一行人并不着急,丝毫没有抓紧时间加入北边战场的意思,这是邹武的决定的事情。
  历凡五人组成的小队,没有名义上的队长,但邹武的意见份量还是很重的。
  当然这也是全体人员没有意见,不然就算是邹武也没法强制要求他人。
  “不急。”面对历奇的调侃,邹武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历奇无所谓的耸耸肩,“明白。”
  这个五人小队,就以他的修为最低,但能够通过试炼的可能性最大,所以历奇心态很是轻松。
  “继续北上吧。”历凡拍了拍历奇的后背示意他出发,“再不走要被后面的人追上了。”
  历凡的话没有人反对,一行人继续往北前进,留下一地的尸体。
  这些尸体倒也没必要处理,储物戒收起来就可以了,让他们化作不归林的养分,这是最为自然的决定。
  就在历凡等人出发后没多久,所有人腰间的玉牌突然亮了起来,感受到腰间异样,历凡停了下来取出玉牌查看。
  “好家伙!”历奇突然感慨道。
  他的语气三分惊七分喜,惊的是玉牌里面的消息,喜的是造成这个消息的任务,很对历奇的胃口。
  其他人表情与历奇不一样,每个人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连蓝冰雅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可见玉牌中的消息绝非一般。
  诛魔榜地榜榜首,玄剑山庄清风!
  总积分,三百四十一!
  确实是好家伙!
  清风这个名字直接从榜单后尾冲到榜首,速度之快让人震惊,难怪玉牌会反应这么大。
  “一口气加了二百积分吗......”历凡看着清风积分的变化,心中以有所猜测。
  江山代有人才出!
  筑基期剑修,力斩结丹魔修!
  .......
  时间回到一旬之前......
  “清师兄,你太快了。”一个白衣女子突然来到白衣剑修的身边,近乎哀求的说道。
  那袭白衣闻言并没有放慢自己的速度,只见他眼睛深处剑光一闪,剑气从体内汹涌而出。
  【宝术·天剑心网!】
  一股无形的额波动向四周扩散出去,不同于修士的神念,这是一股玄而又玄的力量。
  “那边么......”
  白衣剑修将四周磅礴的剑气收了起来,他已经找到该去的方向了,那边一定有他的目标。
  “吕乐悦、沃文昊,随我来!”清风脚下飞剑突然消失,然后腰间的清风剑骤然出鞘。
  清风剑出现在白衣剑修身前,后者握住前者,体内灵气瞬间沸腾起来。
  “轰”的一声,白衣剑修手持清风剑御剑而去,速度比之前快了数倍,唯有两个身影能跟上他的速度。
  那白衣女子看到这幕还真有点呆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身后还有不少师兄弟等她回去呢。
  就在身后一众白衣修士飞来之时,还未等他们开口询问大师兄去哪了,一道威严的声音便从天边传来。
  “其余剑修,各自为战,散!”
  玄剑山庄弟子本就桀骜,再加上他们剑修的身份,要他们抱团而战是很难的。

 


  既然大师兄有令,其他弟子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于是乎,众多白衣修士互看一眼后,纷纷三三两两组成小队离开了。
  那白衣女子见状,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他们离开,毕竟她的威望还不够,没法像大师兄那样号令外门弟子。
  一旬之后的今日,在历凡等人围杀魔修的时候,三道剑光飞驰进入某处林间。
  毫不掩饰自己充满敌意的气息,剑光一落地便被许多敌人包围。
  众多筑基魔修之中,走出一个气息完全不同的家伙,只见其淡淡开口道:“玄剑山庄剑修?”
  “你们这些疯子还真不怕死啊”结丹魔修露出残忍的笑容。
  不等他发话,许多筑基期的魔修便一拥而上,直扑突然到来的三名白衣剑修。
  同样不需要下令,身边的同伴早已出剑,两人直接拦下了七八名筑基魔修。
  要知道这些魔修和历凡等人遇到的可不一样,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
  看他们施展的招式,绝对是魔教的弟子没错,如此更显示出那对敌的两名剑修是何等的强大。
  面对数量众多的同阶修士,他们都能全数挡下来,还不陷入下,名满整个离天大陆的玄剑山庄剑修,果真名不虚传!
  那结丹魔修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男子,试探性的问道:“你确定要与我一战?”
  “我可以放你们离去,只要你想......”结丹魔修从面前之人身上感到一丝凉意。
  “不必!”白衣剑修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借你头颅一用!”
  “狂妄!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辈,居然敢一个人离开大部队追杀至此?!”
  白衣剑修面前的结丹魔修听到他的话之后,瞬间恼羞成怒。
  在等级深严的魔教,根本不会有筑基挑衅结丹的情况出现,所以此时的结丹魔修格外的愤怒!
  “死!”
  一团黑雾向这白衣冲杀而去,先行出手没有半点前辈风度,但这就是生死相搏,没什么道理可言。
  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白衣剑修紧盯着黑雾,手中的清风剑不由得握紧了数分。
  与结丹修士切磋?
  他在玄剑山庄有过不少。
  但与结丹修士厮杀,他从来没有!
  ......
  “去哪里磨练一下,你的剑太钝了!”
  .......
  回想起那人的那一句话,白衣剑修握剑的手更紧了。
  “这是追上你的.......第一步!”
  磅礴的剑气从清风剑中涌出,剑修白衣飘飘向前而去,与黑雾撞到了一起。
  这一战他势在必得!
  .......
  筑基对结丹,在外人看来无异于送死,尤其是单对单的情况。
  但五大宗门的修士不能按常理计算,尤其是带着两个死士的宗门高层子弟。
  他们接受的资源、教导都不是寻常人士能够比拟的,所以越级战斗对他们来说未必不能触摸。
  不归林中的此战便是如此。
  白衣剑修清风,于不归林试炼开启后二十日,剑斩结丹魔修,暂列诛魔榜榜首!

 

又是一旬时间过去了......
  不归林某处,一声声叫骂打破了林中的寂静,引起无数飞鸟展翅逃离。
  “咚”的一声,一个身影倒飞了回来,躺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该死!”
  一群修士背靠背围在一起,十分害怕的看着四面八方,为首一人恼怒的骂了一句。
  这处林地树木倒了不少,形成一大片空地,他们被困在中心,想要突围出去根本没法做到。
  刚刚那不听指挥的家伙,才刚进入丛林便被打飞了回来生机全无,这让剩下的人不敢轻举妄动。
  求饶?
  正产来说是可以这样,这群人肯定都有过这样的想法。
  但林中如同死神一般的家伙,会同意放过他们吗?
  不可能的!
  因为他们可是魔修啊!
  所以此时此刻,被包围的一群人根本不可能被放过!
  一刻钟之前,这一伙魔修还在北上,他们的警戒性可不低,一路都有人负责开路、殿后和戒备。
  但突然袭来的攻击他们根本没有察觉,会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袭击者的修为很高!
  这群魔修最高修为只是筑基后期,两个筑基后期的魔修都没有提前察觉到袭击,让他们很是不安。
  来者是筑基圆满!
  这个想法在这群魔修心中瞬间出现。
  如此不可力敌的索命鬼,这伙魔修没有一点战意,只得疯狂逃命。
  分散逃跑是最有效率的,但两个筑基后期的魔修不敢下令分散逃跑,毕竟藏在暗中的家伙实力高强,但迟迟不敢现身,说明他们人数不多。
  要是分散逃跑反而会正中林中之敌的下怀,所以魔修们没有一人离队,保持着队形逃了很远。
  逃不掉!
  足足一刻钟时间,那群魔修知道他们是逃不掉的,后方若有若无的杀意一直存在,就等着他们露出破绽。
  追杀者并不是坐不上,他们打的算盘是——绝不放走一个!
  在那群魔修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身后追杀他们的修士已经完成了包围,这才出现之前的那一幕。
  原来之所以不追上魔修,为的就是形成包围网,让这群魔修无路可逃。
  在那两个筑基后期魔修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四周丛林间皆有强大气息散发过来。
  毫无疑问,这群魔修已经被不知名的修士包围了。
  思量片刻,两位筑基后期的魔修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向前走了两步,环视四周丛林大声说道。
  “诸位不归城的道友,在下等人是南砉岛胡家之修,我们是被魔教逼来的,还望道友手下留情,我等甘愿被俘。”
  听到这筑基后期修士这样说,让藏在林中的修士知道了许多情报。
  难怪这批人数量如此之多,原来他们是出自同一家族,而且他们的修为良莠不齐,居然连筑基初期的都有,行进速度可是相当的慢。
  目标大,速度慢,怪不得会第一时间被追上,还真是一点都不冤。
  知道眼前这伙人的身份之后,不管他们有没有说谎,都说明此次例战,入侵不归林的修士不一定是魔教之修。
  数量如此庞大的修士队伍,有很大一部分是南海诸岛的修士,碍于魔教的淫威,不得不入侵不归林。
  这点难道不归城高层不知道吗?
  不,所有人都知道!
  试炼之前,所有修士都知道这个情报了,并且他们都收到同一条命令。
  此战,不需俘虏!
  凡入侵不归林之修,皆以魔修相待,积分照算!
  于是乎,在那筑基后期修士说话之后,林中寂静无声,唯有清风拂过树梢。
  一股肃杀的预感,袭向被围困的胡家之修......

 


  【地裂!】
  【雷网!】
  【水牢!】
  刹那间!
  大地突然裂开,扩张速度极快,并且有一道幽蓝的水罩覆盖全场,阻拦所有人的退路,一眼望去就知道这东西极难突破。
  于此同时,半空之中突现亮光,手指粗的雷鸣砸向被地裂弄得东倒西歪的魔修。
  “快散开!”发现雷击出现在人群较为密集的地方,为首的筑基后期修士马上大叫道。
  战斗突然开始,那些魔修就算有所准备,也被打得措手不及,应对很是慌乱。
  就在这时,两个黑影从林中窜出,直接穿过水罩袭杀过来!
  等那两位筑基后期的魔修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两个黑影已直扑他们二人而来!
  出于战斗本能,筑基后期的魔修想要利用身法逃离,但下一个瞬间一股磅礴的神念袭来,让他们的动作慢了一拍。
  【瞬步·斩!】
  【奔雷一式,雷拳!】
  两道黑影突然加速,无声的穿过那两个筑基后期的魔修,然后缓缓停了下来。
  “咯”的一声,直刀入鞘,持刀之人没有回头。
  另一个黑影也是如此,就这样平静的站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唯有其身边不是出现的电光,说明他刚刚是出手了。
  “呃......”
  一个筑基后期的魔修眼神涣散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嘭”的一声鲜血从刀痕中喷了出来,他的气息飞速消逝。
  另一个筑基魔修则心口出现一个大洞,当场死亡!
  瞬间秒杀筑基后期的魔修,可见那两个黑影实力是何等的强大。
  “把剩下的也收拾掉了吧。”
  这句话没多少魔修听到,因为他们都被刚刚那幕镇住了,他们胡家的筑基后期就这么死了?
  他们没法相信眼前的现实,可一道道雷光把他们拉了回来。
  不单单是雷光,还有范围极大的冰锥,两个群体术法,很快就把剩下的修士收割的一干二净。
  实力相差太多了,失去领头的魔修虽然人数众多,但基本各自为战,完全不足道哉。
  ......
  看着满地焦黑或者被刺穿的尸体,历凡皱了皱眉头,但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这就是战争!
  “别想太多。”察觉到历凡一丝异样的蓝冰雅来到他的身边,“不管是胡家之修,还是真正的魔修,来到这里结果都是一样的,明白吗?”
  “我懂。”
  略微打扫战场,一行五人汇聚在一起。
  “如何?”邹武看着邹阳朔开口问道。
  后者迅速回答:“积分都是一样的。”
  一旁的历奇也点头作出肯定的回答。
  历奇和邹阳朔两人的积分都涨了不少,一个筑基后期的魔修值不少积分。
  这是他们这个小队第一次遇到魔修,所以邹武才会由此一问。
  “以后遇到筑基后期的,历奇兄弟由你先上。”作为领队的邹武不可置否的做了个决定。
  众人对此没有意见,毕竟要通过试炼,每人最少要击杀同阶魔修十个。
  历奇修为最低,筑基后期的魔修比较多,先让他通过试炼是十分合理的。

声明

1.《跟自己家里动物做过 狗狗的东西又硬又烫怎么办》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作文列表
  • 人物动物交互狗第80集图 一人一狗卡了六个小时视频

     ?身后是浓郁的绿色密林,黑衣人穆云良神色凝重,望着眼前白光一片,脚下的步伐缓缓抬起。  “别进去!”  一只脚即将迈进那面白光,身后传来一个空洞的声...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理想,自信,行动,胜利

     朋友刚从新加坡出差回来,打电话让我去那纪念品,趁着周末有时间我便去了。  她是一个成功的女性,做化妆品,五年内就做到了地区的代理。我很佩服她,一个三十出头的...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女孩,你为什么不沉住气奋斗

    当你年轻的时候,你该有沉得住气的远见和毅力。看见周围的人谈恋爱了,看见谁又去KTV了,看见谁又在宿舍呆了几天上网。于是,你就沉不住气了,你怀疑现在努力是为了什么,为...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跑出我的未来

     他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家庭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无法为他提供优越的学习和生活条件。但是他非常懂事,从步入校门的那天起,从来没有跟父母主动要过一分钱。几年之...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语文课代表做我腿上写作业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乔伊的建议得到了拉克尔本人的许可,贝娜再说什么也不会动摇他的决心,所以最后她还是决定尊重拉克尔的想法。  短暂休息后,一行人再度出发。从这里开始,前方道路...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网站

    “主公,陛下的院子到了。”贾兴拉着贾诩的坐骑,提醒失神的贾诩。在刘协院子门口站岗的李暹的士兵已经站起来了,只是他们认识贾诩,没有动手而已。  &ldqu...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每当我看她JK慢慢脱离裤腿视频 英语老师没戴罩子让我捏了一节课

     1993年鲁西北平原乡村中学的暑假又开始了。  烈日当空,炎热的夏季,热浪滚滚而来,酷热的天气让地里的庄稼铆足劲地生长,地里的棉花已经长得很高了。  村外田地...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万事莫如为善乐,百花争比读书香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酒肉亲。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父母应教给孩子什么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确切地说是文章题目,说好多父母让自己的孩子参观别墅。我想当然的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希望孩子现在要好好努力,刻苦学习,将来过上富足...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除夕,我在家乡看炊烟升起

     离开家乡已有数十年了。每每回家乡,都如歌谣般亲切。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路,家乡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每年春节前夕,回到家乡,我都会踏着那些熟悉的小路,去...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