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网站

时间:2022-12-15 09:16:52 来源:投稿 栏目:作文

 “主公,陛下的院子到了。”贾兴拉着贾诩的坐骑,提醒失神的贾诩。在刘协院子门口站岗的李暹的士兵已经站起来了,只是他们认识贾诩,没有动手而已。
  “中散大夫贾诩,奉李将军的命令,前来看陛下。”贾诩对着门口站岗的士兵说道。
  李傕现在自称大司马,但是并没有得到刘协的诏书,所以贾诩还真不好称呼李傕的官职,于是就统称李将军。
  守门的士兵退后两步,让开了道路。贾诩让贾兴在门外等候,自己一个人进了刘协的院子。
  院子中,薛双正带着士兵们练习武艺,刘协一个人坐在大厅里,潘颖在一旁伺候着。
  “臣贾诩参加陛下。”
  “平身。”刘协一边让贾诩起来,一边示意潘颖去门口守着。
  “陛下,臣思来想去,恐怕只有在女巫身上做文章。”贾诩谨慎的看着刘协,想从刘协的神色中看出点什么,不过刘协的脸上很是平静,一点风波都没有。其实刘协也想过巫女,但是具体怎么操作,刘协还没理清楚。
  “说。”刘协淡淡的说。
  贾诩拿起茶汤,喝了一口,润润有些干涩的喉咙:“李傕宠信巫女,若陛下让巫女禀报李傕,说是天神降旨,不日李傕将封大司马。然后陛下真下诏封李傕为大司马,这时候李傕必然在高兴之时厚赏巫女。而李傕手下杨奉和宋果,之前在骆谷救了李傕的命,可是李傕到现在都没有封赏,二人现在心中还窝着火,如果再经历大司马一事,臣以为杨奉必反。”
  “杨奉反,有何用?”
  “臣刚刚在路上遇到皇甫郦,皇甫郦说是陛下让其去劝说李傕郭汜罢兵休战,据皇甫郦所言,郭汜已经答应放出公卿,只是李傕不愿送陛下回宫。皇甫郦此人臣知道,经此一事,皇甫郦必然记恨李傕,然李傕正在凉州征兵,臣以为皇甫郦定会去凉州,搅乱李傕征兵。以皇甫郦之能,李傕想要从凉州征得大军,势必比登天还难。如果这是杨奉宋果一反,李傕的势力就会不如郭汜,这时候有人出来劝说,臣以为李傕定会送刘协回宫。”贾诩还真不愧是毒士,连皇甫郦的心态都考虑了进去。
  “善,只是如何让巫女配合。”
  “臣来之前,已经告知巫女,若陛下明日下诏,巫女应已禀告了李傕。”
  “文和之计若成,当计首功。”刘协说道。
  “臣惭愧,不敢居功。”贾诩推辞道。其实不是贾诩想推辞,而是贾诩知道如此得来的功劳是不稳固的,况且就算刘协回到皇宫,又能怎样?所以贾诩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家国天下,家是贾诩要的,国也是贾诩要的,天下也是贾诩要的,但是贾诩没有本事争天下,就算忠君卫国也难以做到,所以只能保住自己的小家了。
  贾诩很是惭愧,天地君亲师,忠义是镌刻在贾诩这些士子的心底隐秘的地方,但是现在的贾诩,时不时都会去触动忠义二字。从汉武帝开始,儒家思想的教育,使贾诩心底的忠义根深蒂固,贾诩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耻辱的同时,但是又不得不做。贾诩每天都生活在矛盾当中,正是这些矛盾,贾诩显得愈发苍老。
  “文和如若有意,可去函谷关。”刘协引诱道。刘协之所以没有告知贾诩自己在洛阳的势力,是因为贾诩这人太聪明,连刘协也看不清贾诩真实的想法。
  “唉,还是等事成之后再说吧。”贾诩叹了一口气。
  “滚开,老子要见皇帝。”刘协小院的门口传来吵闹之声,紧接着门外传来打斗的声音,然后是惨叫声,有人冲进了刘协的院子。
  这时候刘协训练了一个多月的士兵开始行动了,刀盾兵迅速围过来,长枪兵跟在刀盾兵之后,很快形成一个半弧,挡在刘协的大厅前面。
  两边的耳房里面休息的士兵快速冲出来,弓箭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弓就射。
  蹦蹦的弓弦声,还有场地当中当当当的挡箭的声音,冲进来的几个人居然一点损伤都没有,不得不说刘协的弓兵还是战斗力不行。
  刘协缓步走到大厅前,院子中间是几个胡人,不,也不光是胡人,还有羌人,胡人和羌人的打扮是不同的。
  薛双舞着双节棍,与一个胡人大战,其他的士兵分别围着胡羌,艰难抵挡。
  “住手。”刘协大喝一声,双方各自退后,形成对峙的阵型,刀盾兵和枪兵组织成阵护着刘协。
  “皇帝,李傕答应给我等宫女,许久未给,我们特来取。”一个领头的胡人说道。
  “这是李傕的胜兵统领,名唤纳古。”贾诩在一旁介绍。所谓胜兵,就是汉朝时期那些原本不是士兵但是当做士兵使用的人,有点像雇佣兵。
  “宫女是怎么一回事?”刘协看了一眼大厅里面伺候刘协的两个瑟瑟发抖的宫女,问贾诩。
  “出征之前,为了鼓舞事情,往往会做一些承诺,估计李傕承诺了纳古······”贾诩不敢多说,宫女是伺候皇帝的,哪能随意送给别人,除非皇帝愿意。
  “哼。”刘协可不会将伺候自己的人随意送人。真是被逼送人,那皇室的脸面往哪儿放。
  “陛下,这些胡羌,如果能分化,倒也可减少李傕的势力。”贾诩见刘协不高兴,急忙劝道。
  贾诩的意思刘协岂能不明白,这些胡羌,能够闹到这里来,李傕肯定是默许了的。刘协如果不给胡羌宫女,刘协与胡羌的关系必然更僵,到时候李傕指挥这些胡羌岂不是更加得心应手。若是刘协服软,给了宫女,一方面帮李傕解决了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继续让刘协送出东西,到那时就不一定是宫女了。
  可是李傕想错了,刘协岂是会拿自己的宫女去讨好胡羌的人。

 


  “贾诩,告诉他们,如果退去并州,朕赏黄金百斤。”刘协说道。
  “遵命。”贾诩应了一声,向前走了两步,对着胡羌喊道:“陛下有令,你们退回原籍,陛下赏黄金千两。”
  “不,老纸要菇凉。”那个同薛双对阵的胡人立刻不敢了,用不纯熟的汉语说道。
  “宫女没有,要么拿着黄金去并州或者凉州,要么把命留在这里。”刘协说道。贾诩满眼疑惑的看着刘协,就凭刘协这一百多歪瓜裂枣想要留下这些胡人的命?
  “喋喋,皇帝就这点人马,也敢叫阵。”纳古冷笑道。
  “这点人马怎么了?”刘协的右手伸向腰上的百炼钢剑,贾诩见刘协拔剑,知道这场仗在所难免,于是向后退了几步。贾诩真不知道刘协会武功,但是贾诩希望刘协会,毕竟贾诩是汉人,如果汉人的皇帝都向胡羌低头,传出去贾诩还有脸在人前说道。
  “杀。”纳古带着几个胡人冲了过来。
  噌的一声,刘协的百炼钢剑拔出了剑鞘,可是没人知道,刘协什么时候把百炼钢剑换成王者之剑。
  王者之剑在刘协的乾坤袋中沉睡了这么久,今天终于出鞘,刘协感觉手中的王者之剑有些躁动,连带着刘协都有些嗜血的感觉。
  贾诩呆呆的看着刘协手中的王者之剑,这是剑吗?这剑怎么在发光。贾诩以为自己看错了,柔柔眼睛再看,这剑的确在发光,不但剑身在发光,而且这光还飞出剑身,切割开了对面一个胡人的身体。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贾诩跪倒在地上,大声呼喊。引得后面两个吓得发抖的宫女也习惯性的跪在地上高呼。
  刘协没有去管贾诩和宫女,而是如同一只下山的猛虎冲进的战场。刘协虽然十四岁,但是常年的训练,让这个十四岁的少年拥有普通成年人没有的本事。
  “保护皇上。”薛双大喊,挥舞着双节棍站在刘协的左边,木匠举着斧头,冲到刘协的右边,后面的刀盾兵一愣,瞬间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压向纳古。
  纳古一声冷笑,一个小娃娃,还真以为自己有多能。可是下一刻,纳古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正面对刘协的那个胡人,被刘协一剑劈成了两半。
  “扎田,快顶住。”纳古对那个吵得最凶的胡人喊道,那个胡人手持一柄大斧,也不知道嚷了一句什么,一斧子搁开面前的刀盾兵,斜跨两步,向刘协劈来。
  刘协斜劈一剑,王者之剑的剑光与扎田的大斧相碰,发出刺啦一声响,扎田的大斧被劈出一道口子,但是刘协的王者之剑也没能伤着扎田。
  “薛双,拖着这个大个子。”刘协命令薛双拖着扎田。扎田手中拿的是大斧,这种大斧是靠力量取胜,而刘协的王者之剑是短剑,以巧取胜,自然不能与扎田硬拼。
  刘协可不是历史上的发面团汉献帝,自从刘协来到这里,就想清楚了,只有自己有本事,才能保护周边的人。因此刘协在一岁的时候就跟着王越学剑法,后来又跟着慕容贤学剑法,再后来得到李进的指点,离开李进后,又把王越招为虎贲中郎将,学习剑术。可以说刘协的剑术在这个时代也算是顶尖的几人,曾经依靠王者之剑逼退过剑道高手史阿。
  纳古不知道刘协的剑法如何,也不知道刘协的武艺。就算是薛双等人,平时候只看见刘协每天早上练剑,还真不知道刘协的武艺有多高。
  薛双听到命令,虽然不是扎田的对手,但是既然皇上有命,自然先拖住再说。当然薛双也不会傻到一个人去迎战扎田。当薛双带着一群人去围攻扎田的时候,刘协已经迈步扭腰,错开了扎田,王者之剑在胡羌人中纵横,那些纳古带来的人,还没人是刘协的一招之敌。
  刘协如此英勇,自然鼓舞士气,刘协手下的刀盾兵枪兵一窝蜂涌上,就连弓兵也扔掉弓箭,举着缳首刀冲了上来。
  很快,战场上就只剩下三个胡羌,纳古、扎田和另一个羌人首领。
  刘协一转身,杀向纳古,纳古没想到,这个汉朝皇帝如此强悍,眼看支持不住,纳古急忙喊停。
  “怎么?不打了?”刘协风轻云淡的收回王者之剑,手中出现的是百炼钢剑,等纳古要仔细看的时候,刘协已经把百炼钢剑收回了剑鞘。
  “尊敬的皇帝陛下,纳古冒犯天威,还望恕罪。”纳古一边防备着四周的兵卒,一边说道。这就是胡羌的理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认输?刘协有些无语了,但是对方既然认输,刘协也不可能追着打。
  “退下。”刘协对着士兵们喊道,等士兵们退到一边,刘协对贾诩说:“该你出场了。”
  “遵旨。”贾诩恭恭敬敬的施礼,走出大厅,去同纳古交涉去了。
  两个宫女见皇上取胜,眼中充满了崇敬,毕恭毕敬的给刘协端上茶汤。之前还以为刘协要把自己送给这些胡羌,结果没想到,皇帝居然为了她们同胡羌大战了一场,还杀死了不少胡羌。特别是皇上在敌军中纵横的身影,完全覆盖了两个宫女的大脑,二人头脑中除了刘协高大的身影,在也容不下其他了。
  谈判很顺利,贾诩这样的一个谈判专家,自然把纳古甩几条街,再加上纳古兵败,小命都捏在别人手中,自然谈判起来就处于劣势。最后,贾诩答应提供给纳古一千石粮草,纳古带着胡羌退走,离开李榷的队伍。
  战争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粮草早就是稀缺之物,胡羌提出要粮食,也算是明智之举。
  贾诩熟悉这些胡羌,逼着胡羌发下毒誓,然后才把刘协调配粮草的命令给了他们。纳古和扎田扛着战死胡人的尸体离去。
  贾诩心情复杂的看了刘协一眼,然后带着贾兴匆匆离去。

 

 也不知道是家族安排,还是杨琦的政治敏感性,在李傕允许大臣觐见刘协后,与李傕有冲突的人中,杨琦居然是第一个来北坞觐见刘协的。
  小六子没有弄来茶砖,不过刘协还是煮了茶汤,大汉朝的茶汤并不是茶,更主要的是汤。刘协在水中放了些生姜,红枣,其他什么都没放,不过浓浓的生姜味,还是有些提神。生姜有些冲,刘协让宫女在姜茶中放些糖霜。
  当初李榷从宫里带来了几个宫女太监,刘协从中选了两个机灵的宫女到大厅伺候,当然这些宫女还是特别愿意的,因为在刘协面前留下好印象,今后也是一张护身符不是。这还不算有朝一日被刘协看上,出其不意的来一个春风一度,岂不是爬上了云端。
  杨琦自然不敢对刘协的宫女有什么非分之想,就算想也在心里。
  “陛下,臣已联系弘农和关中士族,欲迎陛下回长安。”杨琦说道。刘协一听,就知道杨琦这是来谈事情的。
  “卿之心,朕知,事成,朕自当重用。”刘协斟酌着字句,同这些自以为学了几天经书的士子说话,刘协还是小心翼翼的,现在还不是得罪他们的时候。当初刘辩就是不符合他们的胃口,所以才弄出一个皇帝轻佻的借口。
  “如此,臣定竭尽全力,迎陛下回长安。”杨琦说道。
  “卿预何如?”刘协说。
  “臣观贾诩,未忘君上,近日李傕冷落贾诩,陛下或问贾诩,应有良策。”杨琦把贾诩拉出来,主意是贾诩的,但是人是杨琦推荐的,如果事成,刘协还真不能把杨琦抛在一边。如果事不成,也是贾诩之责。不过杨琦可太小看刘协了,什么人是怎么样,刘协心中还是如同明镜,岂是杨琦可混淆的。
  杨琦见刘协有些意动,于是把自己的想法也告诉了刘协。不过就是内联贾诩,外逼李傕,让李傕低头,送刘协回长安。
  刘协微笑着,杨琦根本不知道刘协心中早有打算,只认为这个十几岁的小孩已经走上了自己安排的道路。
  茶汤喝干,杨琦告退,刘协也没强留,让杨琦离去。
  贾诩,事到如今,刘协只好赌一赌,如果贾诩能够帮忙,刘协回长安的时日就会提前。
  刘协命潘颖去请贾诩,让薛双清退大厅所有的人手,特别是后院的李琼,不能让他有机会接近内院。
  贾诩来了,刘协佯装哭泣对贾诩说:“文和,你乃经世谋士,能救大汉吗?能救朕吗?”
  贾诩大惊失色,跪拜于地下:“臣乃大汉之臣,岂容大汉有虞,陛下有事,今李傕郭汜犯上,臣之罪也,望陛下允臣些时日,容臣慢慢想办法。”
  “可有方向?”刘协问道。
  贾诩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李傕宠信巫女,可令巫女传达天意,让李傕逼迫杨奉反之,如此,傕兵不如汜,定可忍之。”
  “朕谢过文和。”刘协说道。
  贾诩退出,刘协正在想办法通知杨彪,要杨彪通知杨奉配合贾诩,这时候皇甫嵩的侄子皇甫郦前来觐见。
  皇甫家是西凉大家,可以是是西凉士族之首,皇甫郦恐怕也是代表作西凉士族来同刘协谈判的,不过刘协不会同李傕郭汜那样傻,至少不会与天下士子为敌。
  “微臣谒者仆射皇甫郦参见陛下。”皇甫郦恭恭敬敬的参见。
  “皇甫郦,你乃谒者仆射,然朕于危难,你何处?”刘协故作怒意。
  “陛下息怒,臣欲联合凉州士族,预迎陛下。”皇甫郦恭敬的说,可是其中之意很是明白,皇甫郦想要联合凉州士族,如果事成,今后凉州士族充斥朝堂,皇甫家的权柄就大了。
  “嗯?”刘协故作疑惑。
  “陛下,李傕郭汜皆凉州之人,臣定说服二人,放出公卿,送陛下回宫。”皇甫郦说道。
  “善。”
  “陛下,还请赐臣一道圣旨。”皇甫郦说道。
  “呵呵。”刘协看来皇甫郦一眼,这个皇甫郦啊,奉旨说和,完美交旨,首功一件啊。其他人纵使再努力,也不是皇帝安排的。
  不过要想说和李傕郭汜,岂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刘协命潘颖取过笔墨纸砚,写下圣旨,盖上皇帝印章,交给皇甫郦。皇帝御笔亲书的圣旨,若是落到他朝,这是无上的荣耀,可是这是大汉朝,没人重视。不过皇甫郦可是装作非常重视,拿着圣旨去了郭汜营中。
  郭汜这段时间日子也不好过,卖粮在半道上就被人劫去,征兵摆了一天也没人来。郭汜正在恼火,下人来报,谒者仆射皇甫郦奉旨前来,命郭汜放出公卿。

 


  皇甫郦,这次还真会选人。郭汜微微冷笑,皇甫郦是凉州人,郭汜自然要给些面子,但是郭汜也不想放人。
  “皇甫兄远道而来,快请里面喝酒。”郭汜立刻安排酒宴,亲自陪着皇甫郦喝酒。
  “莫慌,莫慌,小弟奉皇帝旨意,预和二家,还请郭将军放出公卿。”皇甫郦说道。
  “皇甫兄,汜可放回公卿,只是汜放回公卿,李傕那贼子挟皇帝,怎么办?”郭汜装作忧心的说道。郭汜那有不知公卿其实作用不大,真正的起作用的是皇帝。
  “如此,将军是让郦无法交旨?”皇甫郦紧逼。
  “若皇甫兄能说动李傕送回皇上,汜立刻送回公卿。”郭汜说。
  “此话当真?”
  “当真。”
  “如此甚好,郦告辞。”
  “皇甫兄莫急,可先饮一杯,再去李傕军中不迟。”郭汜假装热情,可是皇甫郦想要立功,哪里有心情喝酒,急匆匆的带着车马去了李傕军中。
  在北坞外面的一家田家里,贾诩的心情同皇甫郦一样,焦急的等待着。
  “主公,主母已经送出了长安,不日便可抵达华阴。”贾诩的亲卫统领贾旺急匆匆的回来报告。
  “善。你带着亲卫收拾金银细软,每人随身携带十日干粮,于茂陵渭水桥边候着。我去见皇上,后与你们汇合。”贾诩安排道。
  “主公,命贾兴带人去渭水桥,属下陪着主公。”贾旺心中忐忑,按照贾诩的安排,这是要再一次搬家。贾旺不知道贾诩搬了多少次家,当初投奔李儒、董卓,后被袁术劫持,再后有被李榷要挟。
  贾旺也不知道贾诩还要搬几次家,贾旺只知道,搬家已经成了习惯。就连跟着贾诩的十来个亲兵都不知道哪儿是贾诩没有住过的地方。
  “贾兴勇武有余,智谋不足,还是你带着大家去渭水桥,打点好关系。贾兴跟着我去见皇上。”贾诩赞赏的看了看贾旺。
  说实在的,贾诩很感谢一路跟着自己的这十几个贾家的子侄们,他们是贾诩从凉州出来的时候,自愿跟着贾诩的。开初的时候,他们都抱着升官发财的想法跟着贾诩,可是后来看着以贾诩的聪明才智也难以在这个世道立足,他们也就慢慢的平定了胸膛里面那颗躁动的心。
  与贾诩相比,他们没有贾诩的智慧,没有贾诩的眼光,没有贾诩的远见,更没有贾诩的人脉关系,可是贾诩也不能在这个世道立足,只能四处颠簸流离,他们还能离开贾诩立足吗?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尝试,可是那些尝试的兄弟们现在坟头上的蒿草已经一人多高了。
  贾诩骑着马,刚要出家门,就听到外面又让大吵大闹。这个人贾诩认识,只不是皇甫家的皇甫郦吗?不对,皇甫郦骂的好像是李傕,这不是找死吗?贾诩赶忙上前劝说皇甫郦。
  却说皇甫郦从郭汜那儿得到准信,只要李傕送回皇上,郭汜就放出三公。皇甫郦觉得三公的职位就像长了翅膀向自己飞来。
  现在是皇帝最艰难的时候,皇甫郦如果让李傕送回皇上,这救驾之功可是无人能比,到时候封一个三公也不再话下,说不定还能录尚书事。
  皇甫郦兴冲冲的求见李傕,不想李傕一盆冷水浇下来,把皇甫郦数百度的高温打到最低点。
  这也怪皇甫郦,如果跑快一点,又或者先去找李傕在去找郭汜,说不定这件事还真成了。因为就在皇甫郦进北坞之前,李傕收到西凉那边的消息,在西凉征兵非常顺利,购买粮草也很顺利,第一批五千骑兵押着粮草已经向长安而来。
  有了这些兵马粮草,李傕之前对郭汜张济的忌惮终于稳定下来。心中在盘算着怎么灭掉郭汜,恰在这时,皇甫郦却来谈送回皇帝的事情,这能有一个好吗?虽然与皇甫郦是同乡,但是李傕岂会为简单的同乡之情给皇甫郦面子放过郭汜?就算现在放过郭汜,将来郭汜兵马强盛了,郭汜会放过李傕吗?
  李傕开始还忍着皇甫郦,可是皇甫郦眼看着飞到头上的乌纱帽就要飞走,言语更加激烈,责备李傕不过同乡之情,把李傕的过往都搬出来。李傕大怒,下令斩杀皇甫郦,好在李暹在一旁劝住,命人轰出皇甫郦。
  皇甫郦被赶到北坞之外,还不解气,于是在北坞外跳着脚骂李傕。这时候正赶上贾诩去见皇上,于是把皇甫郦拉到一边劝说。
  皇甫郦一看来人是贾诩,根本就不给贾诩面子。贾诩出身寒门,四十多岁也没什么成就,作为世家弟子的皇甫郦自然看不上寒门弟子贾诩,不过贾诩也是一片好心,皇甫郦不好把怒火迁移到贾诩身上,只好座上马车,匆匆离去。
  皇甫郦没有完成刘协交给的使命,自然把这把火发到李傕身上,打听到李傕在西凉征兵,于是带着属下去了西凉。贾诩送走皇甫郦,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更加重了。

 

 今天李暹送来牛酒,虽然不多,但是刘协让宫女们把牛骨都煮了,这个天气,牛肉放着肯定得臭。
  上次送来的战马内脏还没吃完,不多每天煮两次,这些战马的内脏已经煮得有些烂了,不过因为杀菌及时,所以都没有臭,况且宫女们都放在井里,再放两天都可以。
  正午,刘协在看士兵们对战游戏的时候,贾诩来了。
  李傕的士兵,基本上是五日一操,训练比较松散。刘协的士兵是每日训练,现在刘协的这一百六十七名士兵,弓兵连续开弓二十次,刀盾兵连续砍劈一百次,枪兵连续刺杀一百次,一点问题都没有。
  每天清晨,士兵们都按照刘协要求的数量训练,弓兵开弓三百次,刀盾兵砍劈五百次,枪兵刺杀一千次,不过这点训练强度已经不适应刘协的这些士兵了。
  刘协的士兵因为在吃食上得到了保障,又连续训练了大半月,身体素质明显增强,这点强度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小事,每天清晨起来,一个时辰就能做完。剩下的时间,刘协不能让他们无所事事,除了那几个机灵的士兵从后门溜出去打听消息,其他的都在前院训练。
  训练的科目当然是对战,其实就是训练单兵作战能力。只不过弓箭,刀枪都用麻布包裹,粘上了白灰。
  贾诩刚进小院的时候,被这种训练方式吓了一跳,因为这些士兵都是实打实的战斗。贾诩还以为刘协的院子里面再造反呢,不过看着刘协悠闲的坐在大厅里,看着院子里面的打斗,才把心放下来了。
  “文和,这些日子还好?”刘协站起来,迎到门口。一般情况,皇帝都是不出迎的,像这样迎到门口,已经是对贾诩很重视了。
  “臣贾诩拜见陛下。”贾诩说道。
  “呵呵,文和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刘协猜到贾诩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贾诩这个人,刘协还真的看不清楚。说是帮李傕吧,有的时候刘协觉得贾诩也在帮自己,说是帮自己吧,贾诩又不是在尽力帮自己。
  “陛下,臣是来请陛下封李傕为大司马的。”贾诩直说。
  “大司马?掌天下兵马,文和可是当真?”刘协有些惊讶贾诩的行为。
  “确实来请,然是否恩准,在于陛下。”
  “哦,容朕想想。”刘协说道,贾诩好像也不指望刘协立刻批准似的,坐在那儿与刘协闲话了一段时间,于是就离去了。
  刘协看着薛双指挥士兵们对战,刘协没有特别要求士兵们怎么战斗,战斗的招式。刘协相信,招式是在具体的战斗中形成的,当然有人教的话,学起来更快。
  不过在高强度的训练中,士兵们也一定能摸索出战斗的方式,当然战斗的应急反应也是这样训练出来的。
  下午的时候,赵温来了。这个赵温,来得还真是时候,正巧是吃夕食的时候。不过今天的夕食可不怎么好,老远刘协就闻到一股臭味。
  赵温是蜀中大家,自然不会吃臭的东西。看见李傕给刘协这等饭食,心中恼火,于是命人去自家取来米粮牛酒茶砖。说实在的刘协不喜欢喝茶,一方面茶在大汉是奢侈品,是稀罕物,价格昂贵。另一方面大汉喝茶的方式与后世不同,是用茶放在釜鼎里面一起煮,煮好的茶汤还真不怎么好吃。不过赵温既然送来,刘协断然没有拒绝之理。
  宫女们用赵温送来的牛肉谷米重新做了饭,刘协请赵温共进晚餐。
  没有筵席,简单的饭食,煮熟的牛肉,温热的米酒,这些都是赵温送来的。酒过三巡,赵温开始切入正题。
  “陛下,在这里可好?”刘协不知道赵温的意思,不过刘协选择实话实说。
  “司徒所见,食之米肉,饮之米酒,均为卿所供。”刘协说。
  “陛下岂容李贼如此?”赵温有些气愤,当然刘协不知道赵温是真气愤还是假气愤,赵温之前与李傕来往甚密,如今刘协被囚北坞,赵温居然敢说出与李傕不同的意见,的确有些可疑。如果刘协顺着赵温说,赵温有恰好是李傕派来的试探刘协的,岂不是正好中了李傕的奸计。
  “唉。”刘协叹了一口气。
  “哼,陛下能容李贼,臣不得不说,拿纸笔。”郭汜绑架的朝中大臣,无人再同赵温争宠,如果这时候把刘协伺候好了,得到刘协的信任,岂不是独揽大权。
  赵温为了在刘协面前表现,当即修书一封,让李暹交给李傕,指责李傕虐待皇帝,恰逢李傕战败,又被关中的士族算计,丢了军粮,跑了士兵,本想找人出气。李傕看了赵温的信,当即大怒,命李暹捉拿赵温。
  赵温原本是在刘协面前充大头,却不想真的惹怒了李傕,赵温连夜收拾行装,躲到周忠的府上。
  赵温的哥哥赵谦急忙找到李傕的弟弟李应,李应最初在赵温手下做计掾,说起来就是赵温的门人,大汉朝讲究入门,如今李傕要杀赵温,如果李应什么事都不做的话,会被人看不起,自然也就无法在官场中混。

 


  经过李应劝说,李傕怒气消了一些,没有继续追杀赵温,而是命令士兵不准放赵温进出北坞。
  ******
  影子带来消息,原来郭汜劫持大臣,得罪了天下士族。
  李傕郭汜是武官,同董卓一样起于微末,原本就不被士族接受,但是因为他们手中有兵马,所以这些士族才勉强承认他们的地位。
  现在倒好,郭汜居然对他们这些士族的代表下手,这是没把士族放在眼里啊。关中的大小士族在这个时候却是团结起来了,一起向李傕郭汜发难。
  向李傕郭汜发难,刘协思考着,恐怕不单是折腾李傕郭汜吧,自己会不会成为这些士族算计的对象?如果是这样,呵呵,谁算计谁啊。
  如今朝中有些重量级的大臣都被郭汜劫持,朝中哪个人可以用呢?伏完,不行,伏完老成,但是口才不行。董承,不行,不,没准能行。
  董承当初是董卓的部下,与李傕郭汜张济都隶属于牛辅,况且董承还是牛辅的亲信来着,那时候李傕郭汜张济都是小小的军侯,说不定董承能把此事办成。
  “命董承去劝说张济出面劝和李傕郭汜。”刘协下旨。
  李傕郭汜不卖关中士族的帐,但是会卖张济的帐吧,张济可是有五万精兵呢,不管是李傕还是郭汜,现在都不是张济的对手。
  当然把张济请来,也不是一件好事,到时候还得对付张济,可是刘协没有其他办法,与其对付众多藏在背地里的势力,不如摆在明面上来。
  让影子离开后,刘协开始思考如何对付关中的士族。士族这是大汉朝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阶层,小的士族,家中温饱,有一二读诗书,可出仕。大士族那就不得了,比如杨彪的杨家,就是典型的大士族的代表,杨彪为三公,杨琦为侍中,杨瓒为尚书,还有······
  如何控制士族?这个问题从高祖刘邦就开始思考了,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说法。当士族发展到一定程度,直接影响到皇室的生存,于是发生了变革,要么皇室战胜,王朝继续下去。要么其中一个家族战胜,于是改朝换代,与新的皇权掌控者做对的士族被消灭,于是出现了新的利益分配,等这些利益再度垄断到一定程度,于是汉朝开始再刺变革。
  现在的大汉,袁家占据了山东各郡,不过在袁隗的安排下,一分为二,如果不是出了意外,山东各州今后就会出现新的国君,当然姓袁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而关中地区,最大的士族应该是杨家,按照刘协记忆中的历史,杨琦的第六世孙杨坚最后建立了隋朝,统一了全国。
  士族啊!刘协睡不着,信步走出内院,中门处薛双正在检查士兵值守,今天这里值守的是一伍刀盾兵,五人靠着墙站在,站在屋宇的阴影中,还真不容易发现。
  刘协跟着薛双,检查了院子中的明哨和暗哨。明哨主要是中门,大门和后门三处。暗哨则安排在左右两边的墙角处,每一处由一伍弓兵守着,如果发现敌情,弓兵可远程攻击。
  “陛下,可是有烦心事?”薛双也发现了刘协的情绪。
  “唉。”刘协没有说话,简单真好。刘协有些羡慕自己上一世的生活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去上班,上班回来再吃饭。什么都不用管,谁算计谁都与自己没关系,虽然也被算计,但是一生也就那么一两次。
  “陛下,可是为茶砖发愁?”薛双说。
  “茶砖?什么茶砖?”刘协还真不知道。
  “陛下,有人来看陛下,得让对方喝茶汤,可是上次那个什么司徒过来,拿来一块茶砖,这几天已经没了。不过陛下不用发愁,微臣让小六的购买去了。”薛双说道。
  “哦,小六,也就那个满脑子歪脑筋的的小个子?”刘协笑道。
  “呵呵,也不是歪脑筋。”薛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不是歪脑筋就好。”刘协没有多说,这个时候,还不是纠正这些坏毛病的时候,暂时用着。
  溜达了一圈,刘协也有些睡意,于是回去睡觉去了。临走的时候看了薛双一眼,这个薛双,还算是忠心,半夜还在查岗,如果没其他问题,还是可以委以大任的。

声明

1.《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网站》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作文列表
  • 每当我看她JK慢慢脱离裤腿视频 英语老师没戴罩子让我捏了一节课

     1993年鲁西北平原乡村中学的暑假又开始了。  烈日当空,炎热的夏季,热浪滚滚而来,酷热的天气让地里的庄稼铆足劲地生长,地里的棉花已经长得很高了。  村外田地...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5
  • 万事莫如为善乐,百花争比读书香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酒肉亲。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父母应教给孩子什么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确切地说是文章题目,说好多父母让自己的孩子参观别墅。我想当然的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希望孩子现在要好好努力,刻苦学习,将来过上富足...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除夕,我在家乡看炊烟升起

     离开家乡已有数十年了。每每回家乡,都如歌谣般亲切。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路,家乡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每年春节前夕,回到家乡,我都会踏着那些熟悉的小路,去...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借你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人这一生从呱呱坠地那一天起,便开始睁开眼看世界,且慢慢学会观察发现乃至欣赏。随着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欣赏便得到了升华,变成了一种态度、...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不嫁给你,因为你闯红灯

      这是一件真实的故事,就在几年前发生在我们单位。   秋萍是我们学校最漂亮、很...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污粗长深粗黑硬烫大啊H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H文

    迷雾谷有成为谷地霸主的潜力,但是所有人都不会担心迷雾谷出现下一个斗篷之王或者拉珊王,因为这个城邦和桑比亚一样,更崇尚于商业。  甚至相比于桑比亚人为了开拓...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紧嫩花唇粗大紫黑青筋浓稠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怀孕H

    ,机械神皇  “大主母,我愿意亲自把这个叛徒做成蛛化卓尔,让她受尽痛苦而死。”  “大主母,我想把她做成制成怨魂妖。她的哀嚎一定十分好听!&rdquo...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被灌满 校园高H NP暴露 被C哭着爬走又被拉回来挺进H

      随着玄元道人连斩两尊混沌神魔之后,整个洪荒世界都为之震荡,所有人都在警惕玄元道人,也在怀疑玄元道人的大道修行,一个后生小辈如何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变得如...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4
  • 不成学霸,何以泡妞

    我们都被大学诱惑了, 半夜打架,早起扯平, 大概没有高三这么勤快吧。 忍不住,默默流着泪。 从正能量的角度来看, 成为大学的主人, 把它压在身体下面,变成攻击。 也许另一...

    分类: 作文 时间: 202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