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在公车上扒开内裤进入

时间:2021-06-09 02:04:08 来源:投稿 栏目:作文

 不。”小手捂住自己的头,修长的手指穿过时尚俏皮的短发,眼泪和声音同样破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到底要我欠你多少情?!

“悯柔,看着我。”安锦祯一把拉过她的手,放在床边固走住,深潭一样的黑眸盯着她的脸,沉声道:“现在开始不许提这件事。
祝悯柔一把推开他的手,别过脸去,淡淡的说:“安锦祯,我没有爱过你,你这样做根本不值得。”
是吗?”安锦祯低笑一声,笑声里带着些揶揄和讽刺的味道:“我说过,说谎的时候看着对方的眼睛会比较有说服力你……,祝悯柔深吸一口气勇敢的转过头,刚迎上他的目光,丰盈的唇瓣就被他的吻给封住了,安锦祯那湿热的长舌趁她失神的间隙撬开一行贝齿,不停的勾弄着她甘美的丁香,将自己的气息送入她的身放开我。”一种窒息的感觉让祝悯柔从那种迷失里清醒过来,手臂赶紧支开他的胸膛,倔强的别过脸去。
一种莫名的自责在心里荡漾开,自己竟然如此适应他的索求,甚至还在不由自主的回应他。
还想说什么?”大手一把拉过她的手臂,深沉的中音在她耳际响起祝悯柔轻轻合上眼眸,让自己不去看他的脸锦祯,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让我欠你更多了。”她真的是在乞求他,心疼的乞求他。
安锦祯迫近她那苍白的俏脸,低声你在自麦?
祝悯柔身体明显一僵,自责?
其实很长时间以来,她就已经有这种感觉了,在安锦皓结束和祝氏的合作之后,她就已经开始后悔。
锦祯,自责有用吗?
丰盈诱惑的唇角挂上一记凄凉的笑,加上她本就虚弱的脸色,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自麦可以换回安氏的股份吗?自责可以让林钩风罢手吗?自责可以让我们回到从前吗?
说着,两行眼泪沿着脸颊滚落。
安锦祯平静的脸上除了一丝怜惜,似乎再没有任何其他信息了。
长臂紧紧环住她,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悯柔,不要这样,没有人怪过你,我更是没有。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她做的事情他又何芸不知道,可是,他就是无法目制的爱着她,菱的义无反顾。
祝悯柔在他怀里身体一颤,贝齿咬紧嘴唇,拼命的摇着头,大声道:“不,锦祯,不可以的告诉我,为什么!安锦祯深沉的声音在她头上扬起。这显然不是一般的问句,而是带着一种致命的温度,让人不敢违抗。
他已经恨死了她的逃避,从第一次的告白,到她成为他的女人,她就一直在回避他,即便是她在他怀里,也从来都不敢看着他。
他一向都像是阳光般温和淡定,再重要的设计案都不会让他紧张失控,只是在她面前,她一句话都可以让他变得急躁,变得怒火中烧。
“锦祯,求求你,放过我。”祝悯柔真的不敢看他的脸,那分明的棱角,熟悉的炙热,都会让她心痛不已。
安锦祯薄唇徹抿,不可违抗的告诉她:“看着我说。
祝悯柔深深吸了口气,扬起柔美的脸,泪盈盈的双眼落到他的脸上,淡淡的说:“我根本不爱你,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锦皓为什么看到他那两道剑眉微微皱起,自己的心这样痛呢?
锦祯,我不是从前的祝悯柔了,我们之间也回不到从前了,你明不明白…
安锦祯的唇角轻轻扬起,这个笑容让祝悯柔有些迷茫。接着,坚定的声音传来悯桑,我们的确回不到从前了,因为你成了我的女人不,我爱的是锦皓,不是你。”祝悯柔一把推开他,厉声说道安锦皓是她从小就认定的男人,她就是爱他的。
是吗?可是刚刚你再叫我的名字!”安锦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带着凌厉,却不乏深情祝悯柔脸一红,用力吞了下口水,无力的说:“锦祯,你误会了安锦祯轻轻的拥住她,心疼的说:“悯柔,不要这样躲避我

 文学

“安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要我怎样面对你?怎么面对安伯伯?还有,要怎样面对锦皓?你不会不知道这对安氏意味着什么?!”想到那份文件,她就仿佛是芒刺在喉。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并不大,但祝悯柔听得格外清楚。
一句话就像是一颗威力无边的核弹,瞬间在她心里炸开了,眼泪,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着他,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
安锦祯薄唇微扬,寒星般的眸子里闪过深邃的光芒就“悯桑,你量倒是因为你怀孕了。
在医生刚刚告诉他的时候,他竟然也是这样愣住了,可随即就被一种莫大的惊喜包绕了,这个他深爱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怎么会这样?不会的,一定是弄错了。“祝悯柔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声音却格外的无力其实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原来现在早已经过了正常的生理期。
“悯柔,不要骗自己了,你知道医生不会弄错的。”安锦祯轻轻抚着她的短发,怜的说。
不…”祝悯柔把小脸埋在膝盖间,喃喃说道为什么会这样?她居然有了他的孩子!
“你注定是我的女人,一辈子都逃不掉。”他用深沉的中音宣告着,每一个字都透过她的耳府传入她的心祝悯柔任他把自己拥在怀里,空洞的看着窗外,她分明是想逃开他的,怎么却有了他的孩子?她本来就亏欠了他太多,怎么却又多了昨天那份还不清的债?
柔和而明媚的阳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勾勒出他高大的身体,坚毅而完美的俊脸,也勾勒出她略带苍白和憔悴的样子。
在他签下名字的时候,就想到了将要发生的事,只是,祝悯柔怀孕的消息,让他根本没心思去顾及这些了。
悯柔好好休息,我很快回来陪你。”安锦祯说着,一个温柔的吻轻轻印在她的额头上,带着无尽的怜爱祝悯柔心里一动,随即垂下眼帘,淡淡的答应一声:“好安锦祯看着她的美眸轻轻的合上,薄唇微微扬起,转身走出病房随着那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房门后,一滴晶莹的眼泪自祝悯柔的跟角划下安锦被第无数次拨打那个熟悉电话,却都是同样的回答。
医院的护士,主治医生,还有院长,都不敢抬头看这个俊美的男人,那张帅气的脸上刻着的冷峻,给人一种摄人的寒气这时,保镖轻轻推门而入,走到安锦祯面前,低声说道:“安副总,已经查过祝氏,也包括祝氏的别墅,都没有祝小姐的消息知道了。“好听的中音更为深沉,紧的大手上骨节分明
声明

1.《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在公车上扒开内裤进入》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作文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