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宝贝我太喜欢听你叫了,今天也想尽办法强奸你

时间:2021-06-09 01:53:01 来源:投稿 栏目:作文

 林钧风轻轻一笑,伸手拿过助手递过来的文件夹,送到安锦祯面前,轻松的说:“安副总,请签字吧。

祝悯柔皱着眉头看着安锦祯从容的接过去,一种恐慌的感觉立刻袭上心头锦祯,你不能签悯柔,没事。
安锦祯随手打开文件,睿智的眸子快速扫过那些条款之后,冷笑道:“林钓风,你胃口真是不小,安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不怕自己吃不下反而撑死吗?
“哈哈,你是太小瞧林氏了,还是太高估了安氏?!马上签字。”林钩风阴冷而得意的声音传来安锦祯一动未动,林钧风一扬手,一个打手拿出手枪直直盯住祝悯柔的头脑。
安副总,我和祝小姐一直合作愉快,我也是很不忍心的。可是,相比起安氏的股份,后者更让我有兴祝悯柔用力挣脱着打手的禁锢,厉声道:“林钧风,你这卑鄙小人住囗。”身后那个打手的枪用力一顶看见那只冰冷的手枪指着祝悯柔的头,安锦祯忽然觉得胸囗一阵收紧,黑眸冷冷的盯着那张看似文雅的脸,如果自己有大哥的身手,现在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敢伤害悯桑,我一走不会放过你。”浑厚的中音带着冷鹜传入林钧风的耳朵
“哈哈,安氏的人果然是非同一般。但是你注定输了。”林钧风从他刚刚的眼神里看出一种嗜血的味道,他眼底那一抹幽深的精芒,像极了安锦皓惯有的狂傲。
当他知道安锦祯果然动用了安氏的资金帮助祝氏的时候,他就知道,祝悯柔绝对是他手里的一个极有重量的筹码。
“啊。”两个打手铁钳一样的手一收,祝悯柔的手臂一记吃疼,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呼喊安锦祯没有一动,伸手拿过那支笔,笔尖马上就要落在文件上不行,安锦祯,你不能签。”祝悯柔不顾一切的叫住他。
悯柔,听话,不要乱动。”安锦祯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的脸,两行晶莹的泪水已经沿着脸颊落下来,似乎是直接落进了他心里祝悯柔摇摇头激动的说:“安锦祯,我的死活和你没关系,你没必要为我成全这个小那天在医院都说的很清楚了,不爱他,不爱他。
“悯柔,你胡说什么。”深沉的声音扬起,却没有听出任何感情安锦祯,我不爱你,你即便答应了他,我也不会丝室的感激你。”祝悯柔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安锦祯那只握着笔的手,她知道一旦签下名字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那对安氏是致命的打击林钧风两支大手一合,两声慵懒的掌声响起来,在这个房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祝小姐果然是聪明,只是你忘了,他既然来了,怎么会不管你呢?!
祝悯柔一双泪眼怒视着他的脸,轻蔑的说:“林钩风,你这小人,你注定斗不过安氏。
“是吗?要是没有你,我还真没有赢的把握。“阴郁话语回荡在整个房间。

 文学

你……鄙!”除了这个词,祝悯柔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来形容他。
“安副总,你我的时间都不多了。“林钧风一扬手,拿着手枪打手已经将子弹上了膛安锦祯扫过他的脸,冷声警告道:“姓林的,你最好不要伤害悯柔,不然我要你的命。
说完,大手一挥,安锦祯,三个字落在文件上不!不!锦祯,你怎么这么傻,为了我不值得的。不值得的。”祝悯柔根本已经忘记了还有手枪指着自己的头,在她看见那笔落下的一瞬间,她的心已经仿佛被枪击穿了。
林钧风伟手拿过这份文件,得意的大笑声再次响彻整个房间放开悯柔
“没问题。”林钧风说着,走到祝悯柔面前,一挥手,两个打手收起了手枪
“祝小姐,我说过,我们一走是很好的合作伙伴,虽然是最后一次的合作,但依旧很愉快。
说完,微微闪身,让开了祝悯柔的去路祝悯柔婆娑的泪眼撤过他的脸,当初怎么会幼稚的相信他这个伪君子?!
“林钧风,难怪你得不到冷颜,不要说三年,就是一辈子,你都注定是个翰家。”坚走的话语带着愤恨字一句的传入他的耳朵。
林钧风一个凌厉的出手,一把钳住她的脖颈,阴冷的说:“你说什么?!
这个女人竟然说他得不到冷颜!她真是活腻了沐钧风,你放手。”安锦祯刚要上前,所有的手枪直直的指向他。
这时候,一个一身黑衣的打手走进来,在林钧风耳边说道:“已经查到冷颜明天下午会去 DailiesRoyal的设计室试婚纱。”声音轻的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可是在他看来,已经是震天撼地的消息了。
“祝悯柔,我要让你看看,谁是输家。”说着,大手一松顺势把她推出去好远。
随着林钧风一松手,所有打手的手枪都收了起来。
安锦祯趁机两步走过来,一把拉过祝悯柔摇晃不堪的身体,低声问道:“悯柔,你没事吧?“她看上去很是苍白祝悯柔似乎被一种莫大的力量拉动着,身体和意识都在不停的向下沉,无力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他又做了什么?!那份文件一签,她真的成了安氏的罪人了锦祯,你…什么!
话没说完,身体就已经倒在他怀里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洁白的病房里,祝悯柔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汗。
声惊呼后,写满疲惫的眼晴睁开,这满屋子的白色,竟然给她一种莫名的窒息感悯柔,你醒了?”好听的中音第一时间传来。
祝悯柔这才知道,这种窒息不是因为房间里的白,而是因为这个人的目光。
我怎么了?°她只记得自己感觉好累,所以就倒在了他怀里安锦祯温热的手指掠过她额前的短发,轻声道:“医生说你过度紧张,加上…体力透支才量倒的,现在已经没事了
“识相的就别动
声明

1.《宝贝我太喜欢听你叫了,今天也想尽办法强奸你》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相关作文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