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美女被强行扒开双腿被桶屁股 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GIF视频

时间:2022-12-15 09:05:52 来源:投稿 栏目:资讯

 大秦第一熊孩子正文第七百六十九章村庄异常“嗯!火灾知识是一定要在报纸上刊登的,只是……!”
  嬴政犹豫的不是刊不刊登,而是到底由谁来刊登。
  在不知晓要收费之前,他还满心欢喜!
  现在知晓这小子要钱,立即就打了退堂鼓!
  反正都是一家子,以谁的名义刊登不都是一样的嘛!
  “你小子打算要多少?”
  嬴政给自己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可最后张嘴,还是想要以自己的名义去登报。
  该死的虚荣心,非让他花点钱不可!
  “父皇,咱们现在头版头条的位置是每天一万金,不过篇幅有限!若是刊登消防安全方面的知识,篇幅肯定是不够用!”
  “每天一万金?还篇幅有限?按照你小子的意思,就是还要加钱呗?”
  “按照正常来说确实是这样,不过儿臣也说了,一定会给父皇打个折扣!那么,无论超出多少篇幅,都算儿臣的,不再另外收费!”
  嬴飞羽做出一副十分大方的样子,爽快的说道。
  见渣爹还有些犹豫,随即再次开口,“父皇,您想想那游戏机……”
  “啊?啊!咳咳……你小子赶紧闭嘴!一万金就一万金!先刊登个七天再说!回头去找章邯拿钱!”
  闻听此言,嬴政立马妥协。
  当初游戏机可就是一万金一天,被康安平租过来的献给他玩的!
  即便后来他死皮赖脸的将价格压到两千金,也不便宜啊!
  今日之事一旦传出去,说他有钱玩游戏机,没钱刊登消防知识。
  那他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形象可就全没了!
  “嘿嘿!好嘞!”
  嬴飞羽高兴的拍着巴掌。
  谁让这老货想要名声,那就得付出点代价。
  “行了,火势也控制住了,留下一队人在此驻守,其他的随朕回城!”
  马上就是七万金花出去,嬴政心情极其不爽,当即便要拂袖离去。
  “启禀陛下,山脚一村庄内发现异常!”
  还没等嬴政上马车,一名侍卫骑着快马,奔腾而来。
  抵达嬴政身边后,拱手一礼,蹙眉禀报!
  “异常?”
  原本老货们也打算回到自己的马车,跟随嬴政一同回宫的。
  可听到这番话,又停滞了脚步!
  “有何异常之处?”
  嬴政也不免疑惑。
  东山大火久久不灭,他在来此之前,就已经吩咐官员们带人去疏散山脚的百姓,以免发生意外!
  “难道是有人趁机散布谣言?”
  老货们猜想。
  以往一有天灾,就会有人煽动百姓,说是朝廷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所以遭到了上天的惩罚。
  随后再找点什么借口,证明自己才是天选之子,以此来扩张势力,另起炉灶!
  难不成这次也是一样?
  “对!额……也不对!”
  侍卫先是点头,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开始摇头。
  “到底对还是不对?”
  嬴政有些恼怒。
  这帮家伙,难道连是不是谣言也分不清吗?
  “启禀陛下,确实是谣言无疑,但却不是与今日大火有关的!”
  “哦?说仔细点?”
  “陛下,您先瞧瞧这个!”
  说完,侍卫从怀中掏出一份报纸。
  “报纸朕每日都看!”
  嬴政并没有伸手去接。
  因为从报纸发行的第一天起,他就从来没落下过。

 


  上面所有的内容他都十分了解!
  “陛下,这份报纸很特殊,您还是瞧一下吧?”
  侍卫的双手依旧拖着那份报纸。
  “特殊?能有什么特殊法?”
  嬴政没好气的接了过来,不耐的展开。
  若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侍卫一顿臭骂肯定是免不了了!
  然而,嬴政的目光刚一落到报纸上,顿时就皱起眉头。
  扫了两眼以后,换到另外一面,脸色都变了!
  看着渣爹的反应,嬴飞羽也懵了。
  每天的报纸都是经由王婉与楼兰女王亲自把关的,绝对不会出错,渣爹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
  老货们也不明所以。
  “难道报纸上刊登了什么不合适的内容?”
  “不应该啊!报纸俺每日都看,偶尔确实有点负面消息,但也都是最真实的事件,没什么不合适的!”
  “是啊!某也都看了,难道是某漏掉了什么至关重要的内容……?”
  老货们小声的嘀咕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嬴政的表情。
  起初只是皱眉,随后脸色变得涨红,现在已经转为了煞白!
  谁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因为点什么!
  “父皇,可是报纸上的内容有什么不对劲?”
  就看渣爹此时的状态,双眼猩红,似乎要杀人一般,嬴飞羽试探性的询问。
  “哼!岂止是不对劲?”
  嬴政咬紧牙关,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随后又翻了一面,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
  “咯噔……”
  王贲心中一沉。
  自家女儿是报社的社长,若是报纸出了问题,自家女儿肯定难辞其咎。
  别说是太子妃了,小命能不能保都两说!
  “陛下,报纸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为了女儿,王贲硬着头皮开口询问。
  只有明白了缘由,才能为女儿开脱!
  “写了什么……?”
  嬴政抬起眼皮,用寒冰似的目光瞥了他一眼,一把将手中的报纸甩了过去,“自己看!”
  王贲跟随嬴政多年,被如此对待,还真是第一次,连他自己都懵了。
  反应过来以后,赶紧将报纸展开。
  目光落到白底黑字上后,瞳孔骤然放大。“这……这不可能,这报纸不对劲!”
  “怎么回事?”
  看到王贲的反应,嬴飞羽感到事情不对劲,一把夺过报纸,仔细查看。
  老货们的脑袋也随之凑了过来。
  “江南百姓不交赋税,朝廷派兵掘堤,引发水患?”
  “皇上骄奢淫逸,不理朝政?”
  “国库空虚,明年赋税要比从前未减免之前还高……?”
  老货们一人一条,轻声嘟囔。
  同时,所有人的表情都为之震惊!
  “陛下,这不对劲啊,我们从未看过这份报纸!”
  “是啊!这根本不是报社刊印的内容!”
  “我大秦一片繁荣,国库丰盈,怎么可能增加赋税?”
  老货们看过之后,纷纷出言,替报社辩解。
  这些嬴政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在看到这些内容之时太过愤怒,理智突然被蒙蔽,这才朝王贲发火!
 不光嬴政不相信,就连小正太的准岳丈王贲,也是连连摇头。
  山顶的火势肉眼可见的在逐渐熄灭,若说没有神仙相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父皇,你还真就说对了,这山火就是自己熄灭的!”
  嬴飞羽笃定的笑了起来。
  “自己熄灭的?这怎么可能?朕还没老糊涂呢!”
  嬴政撇了撇嘴。
  “昨晚火势凶猛,别说去灭火,就算是离的稍微近一点都烤的人肉疼!并且浓烟滚滚,将士们连眼睛都睁不开,如何救火?硬让他们往里冲,那就是害了他们!”
  嬴飞羽将昨夜的情况简单的描述了一番。
  事实上,昨夜的火势比他形容的要厉害的多的多!
  “那你小子让他们砍树是何意?”
  “大火需要可燃物才能继续蔓延!儿臣让将士们到远处将四周的所有花草树木全都砍掉,没了可燃物,大火烧到这里,自然也就熄灭了!如此一来,即灭了火,又能保证将士的安全,儿臣还真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让父皇气呼呼的找儿臣算账!”
  说完,嬴飞羽直接抱起肩膀,佯装生气。
  “噢!原来是这样!”
  听了他的解释,嬴政与老货们顿时恍悟。
  “太子殿下实在是太聪明了,竟然能想到这样的灭火方法!”
  “是啊!如果换作咱们,也就只能用树枝去扑,用水去浇!”
  “可不!昨夜那么大的火势,如果用咱们那种方法,恐怕到现在都无法熄灭!”
  “搞了半天,是咱们误会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果然睿智,所做之事,无一不是为了咱们大秦百姓……!”
  得知真实原因后,将士们眉开眼笑,连连夸赞。
  之前还以为太子殿下年幼不懂事,做出了错误决定!
  现在看来,他们才是那个不懂事的!
  太子殿下比他们聪明多了!
  “哈哈哈!好,你小子干的漂亮!是朕误会了!”
  嬴政听后,顿时笑了起来。
  “父皇放心好了,用不了多久,这场大火便会熄灭!”
  隔离带开的很宽,大火是绝对烧不到对面的。
  等那些可燃物烧完,大火自然也就熄灭了!
  “嗯!多亏有你小子!要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将士要折损在这场大火中!”
  嬴政回想,若不是这小子阻拦,此时已经做了错误决定。
  “看样子,以后有必要给各地官府培训一下消防知识了!”
  通过这件事,嬴飞羽发现,这个时代对于消防方面,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这次是东山起火,也幸好被他看到,及时采取了相应措施。
  若是发生在其他郡县,会产生多严重的后果还未可知呢!
  “嗯!这件事你小子看着办!”
  “回头儿臣就将各种灭火方法都写下来,用电报机传给各地官府,让他们组织衙役,开展演习!”
  “各种灭火方法?你小子到底知道多少种方法?”
  嬴政狐疑询问。
  “这可多了去了!具体的灭火方法要根据火势大小、起火地点和起火原因来选择,一旦用错了方法,不仅不会灭火,反倒会令火势增大!”
  “咝……竟然这么严重?”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当然!就拿电火来说,是绝对不能用水来浇的!水本身就是一个导体,这样一来,会造成更大的危险!”

 


  “还有油锅起火,如果火势较小,根本不需要用水去灭,只要拿锅盖盖好!离开了空气,自然也就灭了……!”
  嬴飞羽简单的举了几个例子。
  “原来灭火还有这么多门道!”
  老货们露出一副虚心的表情,静静的听着嬴飞羽的解说。
  “嗯!看来不仅官府需要学习,就连百姓也需要好好学习一番!回头你小子将这些东西写好以后,也在报纸上刊登一份吧!让百姓都了解了解!”
  嬴政捋着胡须,一脸正色的说道。
  “嗯!确实应该让百姓多掌握一些生活常识!那这些东西是以儿臣的名义刊登,还是以朝廷的名义刊登?”
  嬴飞羽眨巴着眼睛,略显疑惑的询问。
  “有什么区别吗?你小子是我大秦的太子,以谁的名义刊登不都是一样?”
  “不,不,不,若是由儿臣来刊登,那将来百姓们感谢的就是儿臣!若是以朝廷的名义刊登,百姓看到以后,感激的就是父皇你啊!这两者可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额……”
  嬴政真就没想这么多,只是觉得百姓也该多了解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一旦家中真的起火,也好做出相应对策!
  可没想到,以谁的名义发布,还有这么多讲究!
  “以朕的名义发布吧!哈哈!”
  思索半晌,嬴政下定决心。
  那小子本事大的很,以后有的是机会让百姓感激。
  趁着自己还没禅位,还是多做些对百姓有利的事情,日后也好名垂青史!
  “那好!回头儿臣特意跟报社那边交待一声,让他们特别注明,是父皇关心百姓,所以才花钱登报,让百姓了解这些火灾知识!”
  嬴飞羽没有半点犹豫,连连点头。
  “嗯!哈哈哈!好……!”
  一想到百姓看后对他的评价,嬴政就忍不住开怀大笑。
  可笑着笑着,似乎感到哪里有些不太对劲,“等等,你小子刚刚说什么?花钱登报?”
  “对啊!报社可是儿臣的私产!若是父皇想要以朝廷的名义刊登,那就得给钱!”
  嬴飞羽市侩一笑。
  “额……”
  嬴政对报社的收费方式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报纸收费高昂。
  一小块地方就要上千金!
  普及火灾知识,洋洋洒洒一大篇,那得多少钱啊?
  “父皇放心,朝廷为百姓普及知识,儿臣一定会打一个大大的折扣!”
  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嬴飞羽也算是相当了解这老货。
  见他稍一犹豫,嬴飞羽便知这老货想的是什么!
  当即开口表态!
  “父皇您想啊,若是百姓因为缺乏常识而引起火灾,又不会扑救,导致灾情蔓延,到时候损失可就大了!”
  嬴飞羽再次开口,为嬴政摆清利弊。
  “是啊!陛下,太子殿下所说有理!用火安全是人人必须要了解并且注意的,不能光指望官府!”
  “对!例如今天的山火,若是没有太子殿下,可就不只是损失财产这么简单了!”
  “臣以为有必要在报纸上宣传,让百姓多了解一些关于火灾方面的知识……!”
  随行的大臣们纷纷拱手,提议登报。
  “不许妄议太子殿下……!”
  王贲带着一队将士前来,将刚刚砍下的花草树木全都捆起来,往山下扛,不经意间,听到将士们的那些议论,顿时一声厉喝,“有质疑太子殿下的工夫,还不如多砍几颗树,好快些完成太子殿下交待的任务!”
  “通武侯,我们也是为了百姓的安危着想!此时火光冲天,看这火势比之前还要厉害几分!咱们若是再不去救,只怕是真的救不了了!”
  其中一个将士,苦着脸说道。
  “是啊!通武侯,我们是真不明白,咱们在离大火这么远的地方砍柴,到底是为什么?若说想要干柴,什么时候不能砍?偏偏要在这个时候?”
  “没错!俺娘就住在东山不远的立新村,若是再不控制火势,只怕就要下山烧村、入城了,后果不堪设想!”
  “通武侯,您倒是劝劝太子殿下啊,赶紧组织人灭火吧……!”
  将士们越说越急,连手中的活都停了。
  “太子殿下一向为国为民,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火下山的,你们就按照太子殿下的吩咐去做即可!”
  情况紧急,王贲也来不及细想此举到底为了什么。
  可出于信任,他安抚手底下的将士,让他们依令办事!
  “是!”
  将士们悻悻的应了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开始干活。
  有数万将士的参与,没多久,便将大火周围的树木花草全部放倒并移到山下!
  “启禀太子殿下,按照您的吩咐,四周百米内的树木全部砍光!”
  干完这一切,王贲带领将士们下山,朝嬴飞羽微微拱手。
  他身后的将士一个个满脸疲惫,呛的满脸是灰,身上除了树叶就是泥土,狼狈不堪!
  “嗯!好!”
  看着宽阔的隔离带,嬴飞羽长舒一口气。
  “太子殿下,我们不明白,您让我们在那么远的地方割草放树,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啊!放着这冲天的大火您不让我们去救,反倒让我们跑那么远去砍树,万一烈火下山了可怎么办?”
  干完活的将士们,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此时的火势不仅没有要熄灭的意思,反倒是越烧越旺,浓烟滚滚朝天空升腾而去!
  “哼哼!看着好了!”
  嬴飞羽冷哼两声,完全没有要解释意思,依旧抱着个肩膀,看着山上的火势。
  这一句话,令将士们更加不解!
  现在柴砍完了,难道还不去救?
  纵使他们心中着急,可也实在没办法!
  这么大的火,总不能仅凭他们几人就冲过去救吧?
  那就是自寻死路!
  将士们一个个面带急色,眼睁睁的看着大火越着越大,无能为力!
  就在此时,一队马车飞驰而来!
  “陛下怎么也来了?”
  见到为首那辆熟悉的马车,王贲赶紧迎了上去。
  在嬴政马车的身后,是蒙恬、蒙毅等老货,也跟着来查看东山火情!
  “大火越演越烈,朕若是再不来,恐怕整个咸阳城都要给朕烧没了……!”
  嬴政虎着张脸,跳下马车就是一通厉喝,“带了好几万将士出来,为何都在这杵着不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大火下山吗?”
  “额……陛下……那个……”
  王贲支支吾吾,想要编造个什么借口,帮小正太圆这个场。
  “父皇,是儿臣让他们如此的!”

 


  然而,嬴飞羽主动走了过来,笑着开口。
  “哼!情况紧急,你小子带了几万将士前来,为何不先救火?”
  嬴政醒酒后,便听侍卫禀报东山大火,火势越烧越猛,于是亲自带人前来查看。
  之前还担心这小子为了救火太拼,再伤着自己。
  没想到这小子背负双手,正悠哉的看戏,就好像烧的不是自己国家一般!
  “谁说儿臣没救火?你瞧瞧将士们的样子!”
  嬴飞羽白了他一眼,朝身后灰头土脸的将士们努了努嘴。
  “哼!朕已经听说了,你小子让将士们上山砍柴,却没有救火,所以才导致大火越烧越旺!这件事朕回头再跟你算账……!”
  嬴政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指着嬴飞羽的鼻子一顿臭骂,“蒙毅、蒙恬,赶紧带着将士们冲入火场,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赶紧将火势给朕控制住,否则的话唯你是问!”
  “是!”
  蒙毅、蒙恬略微拱了拱手,应了一声。
  “父皇这是打算让这些将士去送死啊!”
  两人刚要招呼将士们去山上灭火,就听到嬴飞羽悠悠开口。
  “这场火不灭,咸阳城几十万百姓都得遭殃!”
  “谁说这场火不灭的?”
  嬴飞羽抱着肩膀,面带嗤笑。
  “哼!朕亲眼所见,还用谁说吗……?”
  嬴政气呼呼的指着山顶,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眼神突然就变了。
  “咦?这怎么回事?”
  山顶原本冲天的火苗,竟然缓缓降低,有熄灭之势。
  “咦?这怎么可能?”
  “是啊!即没阴天也没下雨,火势怎么就减弱了呢?”
  “真是奇怪,难不成太子殿下施了什么法术?”
  “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要施法术也是太子殿下的神仙师父在天上施法!”
  “对!一定是这样,不然的话太子殿下为何不让我们去救火……!”
  将士们也抬起头看向山顶的火势,顿时惊掉了下巴,纷纷议论起来。
  嬴政与几个老货也纷纷将目光投向嬴飞羽,一脸的疑惑!
  “臭小子,找了神仙师父帮忙也不早说,害得朕白担心一场!”
  火势减小,嬴政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松了半刻,可依旧是骂骂咧咧。
  “是啊!太子殿下,可将我们给吓死了!”
  老货们也长舒一口气。
  “父皇,几位尚书,本太子可没找什么师父!”
  嬴飞羽摇了摇头。
  这帮家伙,是将神仙理论刻到了骨子里,只要是他们不能解释的事情,就一股脑的归到神仙那里!
  “没找师父?难道这熊熊烈火是自己熄灭的不成?”
  嬴政的口气明显就是不相信。
  春季天干物燥,只要见了星星之火,就可能引起燎原之势。
  更别说是熊熊山火,没有迅速蔓延就已经不错了,怎么可能会自己熄灭?

声明

1.《美女被强行扒开双腿被桶屁股 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GIF视频》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浅忆尘风,请许我尘埃落定

      有人说,痴迷上一个故事,是因为故事中深藏着一个自己。固守着一座城池,是因为城池中缱绻着一段回忆。 ...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没有放不下,只有不愿放下

     一个苦者找到一个和尚倾诉她的心事。她说:“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和尚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放不下的。” 她说:“这些事和人...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烟雨里,只愿与君一曲相和

     你说,江南的山水、雨巷令你难忘,我说;遇见你我不再滴墨成伤。让我们在似水流年里,踏歌红尘路上,捧一束阳光,或是撷一帘烟雨的芬芳,一起吟诗泼墨,一起轻舞飞扬…&...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秋思静夜*时光流离,岁月忧伤

      时光流离,岁月忧伤  一袭清淡的轻尘,悄悄袭来,如情丝,如岁月,如感伤,如温柔的少女,踏着那情丝所感的红颜,思绘着 ,梦想着,那最初的岁月,最初的感觉,渐渐地,伤感着那心中...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时间面前,一切终将释怀

    常想时间是一剂良药,能让人自己度过时间,难忘的人或事,终究会在时间之前释怀。 时光的拐角,谁没有过青春的时光,谁没有走过青春的迷茫,谁没有轻狂过,谁没有经历过命运的...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聪明人,三不笑,三不说,三不吵!

     聪明人,看透不说透,看穿不拆穿,给别人留余地,给自己留退路,他们不会去争,不会去抢,更不会斤斤计较。  做人,就要做一个聪明人,保持一颗平常心,去接人待物,万不可自作聪...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人生勿早“佚我以老”

    “老公,大段大段的把我塑造,操劳一生,原谅我老了,把我带死吧。 所以,我生的好,我死的好。 “此语出自战国时代的庄子大师。 看了这篇文章,想到这种语言,感慨良...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宝贝真乖H调教跪趴 被吊起来用各种道具玩弄失禁

     怒江江畔,断山崖角。  人族将士翘首期盼,等待着那个未知的结果。  魔王生,则人族灭。  魔王死,则人族存。  人族命脉,系在那一龙一兽的战斗之上。  李牧...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H 小受夹道具羞耻H调教PLAY

     李牧羊身穿吉服,头戴羽冠,骑在宫里特意送来的一毛发纯白的汗血宝马上面。这种#马脚力不及一日千里的火云马和风马,但是胜在罕见稀少,千金难寻。  “不是坐...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高H辣调教道具PLAY跪趴NP 高H辣调教道具PLAY跪趴

    本来几人还在相互间说着自己这一路过来的所得。可荣谷的一句话。却一下子让蒙尚和安来都是悚然而惊起来。说起来,老四老五呢。怎么这么久没有声音了。这简简单单...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