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宝贝真乖H调教跪趴 被吊起来用各种道具玩弄失禁

时间:2022-12-14 09:31:42 来源:投稿 栏目:资讯

  怒江江畔,断山崖角。
  人族将士翘首期盼,等待着那个未知的结果。
  魔王生,则人族灭。
  魔王死,则人族存。
  人族命脉,系在那一龙一兽的战斗之上。
  李牧羊化作金龙与那魔王一战,俩人从天上打到地上,又从地上打到天上,不分时空,也不分昼夜。
  自战斗始,直至今日,已经有十一天了。
  俩人掉落怒江江底,然后便消失不见踪迹,前去打探的人族高手怀疑他们已经进入了深渊禁地-----
  直到这个时候那些一向自大的人族才知道,原来魔王的修为境界精湛到此,厉害至此。倘若没有李牧羊那世间唯一的龙族可以与之抗衡,可以与它打得旗鼓相当的话,怕是集合整个人族高手之力也难以将他击败。
  花语平原之中,魔王杀人如割草,哪里有它一合之将?
  亚神之境,往前一步就是天神,这岂是凡夫俗子血肉之躯可以相提并论的?
  “李牧羊-----你一定要活着-----”这是无数人心中的执念。
  患难见真情,生死关头见真彰。
  那些普通将士之前对龙族有仇恨、有误解,有种种不堪再提的龌龊事。经此一次,他们这才明白,龙族并不是他们所想像的那般喜欢奴役人族喜食人肝-----
  他们也可以是一个普通人,像一个普通好人那般的与人为善,可以与他们像兄弟一样的并肩作战。
  就连那些最不希望龙族存在的人族统治者们,也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他们觉得龙族太过强大,太过难以控制,所以想着。可是,倘若他们将强大的龙族给驱逐、屠杀。那么,等到有像魔王这般强大的异族入侵时,他们又将如何应对?
  一次失误,那可就是人死族灭的神州浩劫。他们的身份再过尊贵,实力再过强大,难道还能跑到天上去居住生活不成?
  毕竟,还没有修成神仙啊。
  无论如何,李牧羊是人也好,是龙也好,毕竟是站在人族这一方的。
  不然的话,他此番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甚至和那魔王一起报仇雪耻-----
  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不计前嫌,再一次站在人族这一方,浴血厮杀,冲锋陷阵,再一次扛起了守护人族的大旗。
  “阿弥陀佛,希望牧羊施主一切安好,平安归来------”
  “那个长了九颗脑袋的开明兽不是说过嘛,李牧羊现在是上神之尊,上神的话-----打一个亚神还不是手到擒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李牧羊到底是不是上神,这个咱们都说不准,毕竟,那个长了九颗脑袋的家伙说话也不能全信------昆仑神宫是龙宫,它视自己的龙宫主人为神仙也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境界和真正的天神还是有差距的-----魔王在深渊修炼万年,有着近乎不死的生命,就算是真正的上神,也不一定就能够将其击杀啊-----”
  “是啊,据说第一代龙主就与其交战过,虽然将其打落深渊,却也没有能力将其彻底杀掉-----李牧羊难道要比第一任龙主还要厉害?怕是不尽然。不过,大势在我人族,李牧羊一定会战胜恶魔,平安归来的-----”
  -------
  千度与魔王一战受伤惨重,赢伯言原本是不愿意让她赶往江堤的,但是,她执意不肯,定要亲眼见到李牧羊凯旋归来。赢伯言无奈,只得每日陪伴在侧,由赢无欲亲自出手为其修复身体。
  李思念也是伤痕累累,为了净化花语平原里面的深渊毒气,给百万人族大军作战争取一线生机,她近乎真元耗尽,身体空空如也,就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了。这些时日也是由佛道两门的高手亲自陪伴,侯在这怒江江畔治疗身体。
  还有陆清明、秦憨、红绣等等所有关心李牧羊安危,期待他平安归来的人全都聚集江岸,等待着英雄归来。
  听到身边那些人族高手们的一轮,赢千度心焦如焚,再一次看向身边的赢无欲,说道:“二爷爷,牧羊他-----当真能够打得过那魔王吗?”
  “傻孩子,你这几日问过我无数遍这个问题了。我不是已经回答过了吗?牧羊已经晋级天神,比那魔王高上半格,实力自然要更加强大才是。”赢无欲一脸怜惜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孙女,出声答道。
  “我是担心二爷爷骗我,故意这么说是为了宽我的心-----我想听真话。”
  “真话就是-----牧羊一定会平安回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
  “可是,为何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而且-----”
  “千度,这可不似你平时的作风,这个时候的你更加需要从容笃定,好好养伤,安安静静的等候牧羊回来-----”
  “十一日了,牧羊生死未知,我怎么能够沉稳得下来?要不,我亲自去深渊禁地走一趟?”
  “那可不行。”旁边的赢伯言赶紧劝慰。“你伤势颇重,别说是去深渊禁地,就是下到这怒江江底,也能要掉你半条命-----再说,那阴阳界石是那么好过的?那深渊之地又是那么好呆的?你二爷爷和太叔院长进去搜索一番,都一无所得,你进去了又有什么用?”

 


  “我担心在深渊之地牧羊受伤太重,无法治疗-----那里是魔王的地盘,魔王在里面可以为所欲为,倘若无人相助的话,牧羊会吃大亏的。”
  “千度-----”赢伯言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出声呵斥着说道:“你是我孔雀王朝长公主,未来的孔雀女皇,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姑娘,怎能整日把一个男人的名字给挂在嘴边?李牧羊李牧羊李牧羊,父皇的耳朵听得都起茧子了-----”
  “这种话与我们说说也就轻了,若是被别人听了去,会作何感想?我孔雀王朝赢氏一族-----和那李牧羊到底有什么关系?”
  “父皇,这正是女儿想与你说的事情。”赢千度并不在意父亲的态度,身体虽然孱弱,眼神却坚定闪烁着神光。“待到李牧羊平安归来,我便要嫁他为妻。”
  “岂有此理!”赢伯言大怒。“我不同意。若是普通女子也就罢了,但是你的身份特殊。一个人族女子嫁与-----嫁与那李牧羊,以后如何一统神州?如何驾驭万民?”
  “父皇,我意已决。”赢千度寸步不让。“倘若父皇觉得嫁与了李牧羊的女儿没有资格一统神州驾驭万民的话----那这帝位我不要也罢。”
  “不要?你不要我给谁去?我赢伯言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
  “父皇爱给谁便给谁,想要这位置的可是多着去呢-----”
  “放肆!别人想要,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给了。”赢伯言气呼呼的说道:“若是那李牧羊不回来呢?”
  “我便以妻子的名份为其守节,然后一统神州为龙族正名-----”
  “为龙族正名可以,嫁其为妻绝不可以。”
  “父皇------”
  “不要再说了,我绝对-----”
  扑通!
  千度突然间跪倒在赢伯言面前,眼眶湿润,语带哭腔地说道:“从小到大,父皇最是宠爱千度。千度虽生为女儿身,却从来都不曾感受到一丝一毫的轻视和偏见-----父皇将所有的宠爱都给了我和母亲。”
  “千度,你这是做什么?你的身子还没有好,赶紧起来。你是我的女儿,我不宠你宠谁?”赢伯言赶紧蹲下去要把千度给拉起身来。
  千度拒绝,固执的跪倒在地上,说道:“可是,千度却并不是一个乖巧的孩子,一次又一次的忤逆父亲,仗着父亲对自己的宠爱而放肆骄纵。父亲也从来不曾真的生气,一如既往的爱之怜之。”
  “从小到大,父皇一直是女儿心中的骄傲。从小到大,我也想过要做一个让父皇骄傲的女儿。可是,此生偏偏让我遇到了李牧羊-----我知道父皇给我的,定然是全世界最好的。可是,倘若必须要让我做一个选择的话,我会选择李牧羊。”
  “千度,你-----”
  “伯言,千度说的也没有错,情之一字,最是伤人。你当年不也是这般的对自己的父皇说过这些话?赢氏一族的血脉,什么时候会轻易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千度喜欢李牧羊,那且就让她先喜欢着吧。”
  “再说,你担心李牧羊身份敏感,千度嫁与他之后再做人族共主则名不顺言不顺-----你看看周围,看看这些人的眼睛,他们哪一个不盼李牧羊平安归来?神州九国,又有哪一个人没有受过李牧羊的恩情?”
  “再说,李牧羊已经晋级神族-----倘若千度嫁与李牧羊,对我赢氏一族只有增益,绝无拖扯。”国师赢无欲心痛千度,也在旁边出声劝慰。
  “请父皇允许。”千度声音坚定的说道。
  “好吧-----”赢伯言轻轻叹息,说道:“你想要的,我都给你。我给你的,你也必须都得收了。谁让我是你的父皇呢?”
  “谢谢父皇------”
  -------
  正在这时,怒江江水突然间出现一道漩涡,漩涡越滚越大,从中心处飞出一道白色的身影。
  白衣胜雪,缥缈若神。
  正是那与魔王一战之后消失不见的龙族李牧羊。
  “李牧羊!”有人惊呼!
  “李牧羊回来了-----”
  “李牧羊------”
  “李牧羊------”
  “李牧羊-----”
  --------
  怒江两岸,所有人族呼声震天。
  他们挥舞着拳头或者手里的兵器,众口一词的传颂着一个人的名字。
  李牧羊!
眼见着一只大脚从天而降,一幅想要将这昆仑神宫给踩成碎渣的模样。开明兽气急败坏,九颗脑袋同时转动,猛地冲上去顶起了魔王的大脚脚板。
  “休想破坏神宫------”开明兽出声吼道。
  “小小毛虫,也敢与我抗衡?”崔小心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然后猛地用力,大脚轰隆隆的向下压去。
  她不仅仅要踩碎这神宫,就连这神宫守护者开明兽也要一起踩成烂泥。
  “放肆!”
  李牧羊眼里神光一闪,猛地将手里的白色银枪丢了出去。
  嗖------
  银枪如闪电,化作金色长龙,凶狠无比的冲向天空,扎向魔王不停下压的大脚板。
  哗------
  崔小心知道龙枪厉害,不敢与其硬扛,巨大无比的脚板迅速收缩变小。
  嚓------
  龙枪擦脚而过,飞向高空。
  很快的,它又从高空俯冲而下,直直地插向崔小心的脑袋。
  崔小心右手握拳,一拳轰出。
  砰------
  一团黑色的光球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那龙枪的龙头之上,龙头被打歪,长枪也改变轨迹甩飞而去。
  “李牧羊,倘若只有这点儿本事的话,还是乖乖把龙心给我-----”
  “这才刚刚开始。”李牧羊说话之时,身体腾空而起。
  急飞的时候,身体突然间燃烧出熊熊火焰,大团的火焰将他给包裹其中,不见踪迹。
  吟--------
  火海之中,一头金色巨龙冲了出来,张牙舞爪,拖拽着庞大的身躯朝着崔小心扑了过去。
  崔小心见到金色龙身,神情亢奋,眼睛充血。
  “吼-------”
  一声怒吼,一头巨大的全身长满骨刺的三眼魔兽出现在高空之中。
  和其它三眼魔兽不同的是,其它的魔兽都是深褐色或者灰色、绿色,而魔王本体所化的三眼魔兽则是白色的,白的如昆仑积雪一般。
  全身只有骨头,不见血肉。
  “吼------”
  魔王仰天长啸,然后猛地朝着那黄金巨龙冲了过去。
  一纯白,一金黄。
  两头巨大的怪兽在高空之中撕扯、纠缠,翻滚,杀成一团。
  --------
  砰------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被魔王的身体给撞断成两截。
  轰------
  一条大河被巨龙的身体给砸成了泥坑,里面的湖水瞬间干枯消失不见。
  咔嚓------
  大片的荆棘树林被厮杀在一起的一龙一兽给整个毁灭。
  从白天打到黑夜,从高山打到大河,从九重天外打到无间地狱-------
  整个世界只有彼此,只有战斗中的对手,再无其它。
  砰-------
  再一次激烈的冲撞之后,一龙一兽的身体同时倒飞出去,然后重重地砸倒在地上。
  落地之后,一龙一兽也久久的没有动弹。
  因为伤势颇重,身体虚弱,金色巨龙化作成为李牧羊的人族形态。而那巨大的白色魔王躯体也重新变成了崔小心。
  一男一女躺倒在那里,死一般的沉静。
  良久,李牧羊的手指头动了动。
  然后再一次悄无声息。
  突兀的,李牧羊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朝着崔小心躺倒的位置奔了过去,然后一把掐住了崔小心的脖颈。
  只要她稍微用力,就能够把她的脖子给扭断成两截。
  可是,在面对崔小心这张无比熟悉的面孔时,李牧羊却有些犹豫,迟迟难以对此下重手。
  “牧羊--------”
  崔小心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是------”李牧羊神经绷紧,手头
  上也瞬间发力。
  崔小心呼吸不畅,便剧烈的咳喇了起来。
  咳着咳着,便有大量的黑血喷溅出来。血水顺着脸颊滑落,整张脸都变得狰狞起来。
  李牧羊赶紧松手,说道:“你到底是崔小心还是”那个-----魔王?”
  “我是小心。”崔小心说道。
  “你是小心-----不对,你不是小心。你若是小心的话,你根本就不知道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李牧羊一脸警惕的盯着崔小心,出声说道。

 


  “我是小心------”崔小心笑容苦涩,说道:“不要担心,魔王的魔核已毁,经脉枯竭,五脏六腑俱伤,怕是很难再活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牧羊出声问道。当初千度也被魔族夺舍,想要杀死魔族,就要把千度也一起杀掉。可是,倘若不想杀死千度,那也就很难杀死占据了她身体的魔族。
  最后李牧羊不得已下毁掉了千度魂魄,依靠北冥之鲲的一半晶魄才重新将她救了回来------
  后来,千度对自己被魔族夺舍的事情根本就不知情,在自己的帮助下,才隐隐有一些不太好的记忆。
  崔小心同样被魔族占据了身体,而且是被魔王占据了身体。之前的厮杀,倘若占据主导的是魔王,那么,崔小心应当对自己被夺舍的事情完全不知情才对。
  可是,在自己询问她到底是谁的时候,她说自己是崔小心,而且知道魔王夺取了自己身体的事实-----
  这就值得玩味了!
  “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崔小心一句话还没说完,再一次的剧烈咳喇起来,再一次吐出大口的鲜血,声音微弱的说道:“我是小心,我不是魔王----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魔王为了能够战胜你,为了让自己的魔核更加纯粹,使用的是全部融合,它夺走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还有记忆-----它将自己的记忆与我的融合-----所以,最终你打败的那个人是魔王也是崔小心----”
  “--------”李牧羊没想到结果是这样。
  那个魔王为了战胜自己,也为了自己的魔核更加纯粹,不仅仅夺走了崔小心的身体,还强行融合了她的记忆。也就是说,后来的魔王就是崔小心,崔小心-----也就成了那个魔王。
  “是不是对我很失望?”崔小心轻声问道。
  “没有,我只是-----只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这就是人心的私欲,那隐藏在深处-----不为人知的贪婪。”崔小心轻声说道:“生在崔氏那样的家族,我一生行事小心谨慎-----这从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在江南的时候,即便心里喜欢那个危险来临毫不犹豫用手为我挡刀的少年人,心里仍然觉得自己和他的距离太远遥远,两人在一起不可能会有未来------除了无尽的痛苦折磨,就再也剩下不了什么了,也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了------”
  “所以,在家族决定接我回去的时候,我毅然的转身离开-----还记得落日湖畔吗?夕阳下面,你用力的挥手向我告别------我一直以为,那次的分别便是永别。所以,那一慕便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梦境里面------有时候是笑着醒来,有时候却是泪湿枕巾-------”
  “后来,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崔氏遭遇大难,族人的性命都难以保全,整个家族就像是一艘破败的小船,在大江大海之中飘摇晃荡,随时都有可能倾覆海底-----那个时候我很自责,自责自己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在家族遭遇这种劫难的时候,不能够站出来保护他们,保护自己的亲人,也保护自己-----”
  “在那么一瞬间,身体里面有了充盈的感觉,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量-------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有了另外一种活法。我可以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可以和整个世间最强大的修者为敌,可以与你们闪耀在同一个时代同一片星空之下-----就像是李思念和孔雀王朝的千度公主一样-----她们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在她们与你并肩作战的时候,我不仅仅只能在院子里读书写字------即使,这是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
  “小心,你这是何苦------”
  “到底是魔王的意识在支配我,还是------它只是释放出来我心底的恶-----这些都不重要了,它与我已经成了一体,所以,所有的罪孽便由我一人承担好了------”
  “小心-------”
  “你一定没想过,崔小心会变成这样一个坏女人吧?”
  “那不是你,现在的你也不是你-----是魔王在支配你,是她的意识影响到了你------”
  “不,你心目中的崔小心,只是远在江南城的崔小心-----不管是魔王在支配我,还是它的意识影响了我,现在的崔小心,也仍然是崔小心-------一个你不喜欢的崔小心而已。”
  “小心,你不要这样想自己------”李牧羊伸手搭旧崔小心的脉搏,说道:“我帮你治疗,带你回去------”
  “回去?回哪里去?”
  “回天都,回江南,回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牧羊,既然告诉你这些,我又怎么还能回去呢?”崔小心笑着说道:“我只是想着,我不能隐瞒这些事情,我应该让你知道真相------这里是深渊之地,是深渊族的巢穴,也是从来不曾有任何人族到达的地方------既然我与那魔王融合为一体,我成了那魔王,那便让我-----永远的留在这里吧。这里便是我的安息之地。”
  “不行。”李牧羊拒绝。他抬头看去,发现头顶红月高悬,四周荒凉死寂。“这里不适合生存,我带你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商量-------”
  “回不去了------”崔小心摇头,声音坚定的说道:“生机已绝,就让我在这里------守着这深渊之地吧。若死,便死在这里。若能活着,便为人族永生永世镇守深渊。”
  “小心-----”
  “牧羊,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再劝说了。”崔小心打断了李牧羊的劝慰,出声说道。
  “你一个人在这里-----以后怎么办?”
  “是啊,一个人------”崔小心轻轻叹息,说道:“倘若死了,倒也是一桩好事。若是活着,那便是永生永世之苦了。”
  “不管是你控制了魔王,还是魔王控制了你的身体-----你已经是亚神之体,有着近乎不死的生命,除了天劫来临-----”
  “那我就做这深渊的王者吧-----深渊的王者也是王者,和孔雀王朝的那位长公主一样,她也会成为孔雀王朝的女皇吗?”
  “小心------”
  “没有什么不甘心,这一切都是命数-----是我最先遇到你,也是我最先放开你,怪得了谁来?”
  “倘若你此番不走,怕是就再也走不出去了-----我会帮助人族建立结界,比以往的结界更加坚不可摧-----”
  “我知道,你现在是神族-----你帮人族建设的结界,便是神之结界-----凡人之躯怕是很难打开吧?我也不会打开的。既然我成了这深渊之主,这亿万魔族的君王-----我会守护疆界,不让魔族越疆界一步。这样,方可保两族永远平安。”
  “你可以-----”
  “我不可以!”崔小心斩钉截铁的说道:“勿需再劝,你回去吧。我们----就此永别吧。”
  “-------”
  -------
  怒江江底,人魔两族的交界处。
  李牧羊站在阴阳界口,人族这边的疆域,看着对面强行赶来送行的崔小心,久久的沉默不语。
  “李牧羊-----”崔小心出声唤道。
  “小心,倘若你改变主意-----”
  崔小心眼眶湿润,用力的将对面那个白衣少年的模样记在脑海,哽咽说道:“若是时光逆转,岁月重头,我愿永远居住江南,永远----不和你分离。”
  话音刚落,不待李牧羊回应,便已经抢先出手,在阴阳界中间布下了第一道结界。
  从此以后,人魔两隔。
  那一对相识于江南城的少男少女,也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烂泥上面之所以能够开出鲜花,这是必然的事情。因为它表面上微不起眼,其实内部有着丰富的可以提供鲜花生长和绽放的能量。它竭尽全力,用那头顶的花朵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人若不自爱,又怎么能够奢望别人爱你?人若不自重,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尊重你?我知道你不笨,从那天我们的谈话中,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你只要稍微努力一些,不要在上课的时候睡觉,你的成绩也不会这样,先生不会对你有这么大的成见,同学也不会觉得你拖他们的后腿----”
  “是啊,我真是很担心。怕你变成你刚才所说的那种人。我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你经历了些什么,你所有的痛苦我都能感同身受。可惜,我被困居天都,什么事情都帮不了你。就连想对你说几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机会-----索性君且安好,无病无灾,我看到也是心喜。”
  ------
  想起以往种种,李牧羊不由得悲从心来。
  “小心------小心-----”

声明

1.《宝贝真乖H调教跪趴 被吊起来用各种道具玩弄失禁》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H 小受夹道具羞耻H调教PLAY

     李牧羊身穿吉服,头戴羽冠,骑在宫里特意送来的一毛发纯白的汗血宝马上面。这种#马脚力不及一日千里的火云马和风马,但是胜在罕见稀少,千金难寻。  “不是坐...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高H辣调教道具PLAY跪趴NP 高H辣调教道具PLAY跪趴

    本来几人还在相互间说着自己这一路过来的所得。可荣谷的一句话。却一下子让蒙尚和安来都是悚然而惊起来。说起来,老四老五呢。怎么这么久没有声音了。这简简单单...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4
  • 你好么,她说她很想你

    我很好,那么,你呢? 我很好,你呢?离别后有没有一瞬间想起我? 我很好,你呢?有没有一瞬间后悔离开我? 我很好,你呢?偶尔,你会不会去我们曾经牵手走过的每个角落,想我想到哭? 我很...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有爱未必有未来

    这么久了,我们都没联系过。你还好吗?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傻,因为什么都可以听你的,以至于最后的分离只能听你的。 也许我真的错了,也许我真的错了,但是你想过自己吗? 如果...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感受集美人的变化

    半夜在集美站下车,有点紧张。我这样拖着行李箱回家显然不现实,但如果这个时候想搭车,注定要坐“天价车”,注定要被宰。 你看,我背着包,背着箱子,从车站的桥上...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假如你从不曾来过那该多好

    要是你以前没来过这里就好了,看看电脑屏幕,打开你的群。 凝视,停顿几秒钟,双击头像,原来打出的字就被清除了。 关闭与你的聊天窗口。 不是我无话可说,而是说多了会觉得...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调侃“光棍节”里的红男绿女——写在“11.11”到来之际

    别想了。是商家的网络。还是营销网络独特。从男孩女孩的口袋里。拿出一滴血“支付宝”想出这么一个让人愿意得到的新招。 不用麻烦了。你在光棍节的言...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那个人,你一定不喜欢

    那个人,你一定不喜欢我。那个人,你一定离我很远。那个人,你不要再安慰我了。那个人,你千万不要再听我说我了。那个人,你不会再跟我抢饭吃了。那个人,你不会再为我生气...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懂得那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一开始看到这句话,觉得太文艺太做作。后来慢慢觉得真的很有道理。 每天在公交地铁和拥挤的人群中,每个人都可能会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你认为你知道的更多,但是谁...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
  • 少妇厨房愉情理9仑片视频 诱人的奶头BD在线观看

    大殿之中,勇提出了为叶凌治疗断臂的事情,丹和几位长老相视一眼,纷纷看向叶凌。叶凌起身道:「我与妖族战斗,断了左臂,听说苍梧部落有医者,或许有办法治疗。」丹道:「我们...

    分类:资讯 时间:202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