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我被养兄们宠上天[娱乐圈],总裁的私有宝贝

时间:2021-06-13 01:11:23 来源:投稿 栏目:资讯

 一夜好梦过后,慕华锦去见了一趟忠王妃。慕华锦到的时候,忠王妃正和自己的儿子在榻上玩得开心,见到慕华锦来了之后,才让人将孩子给抱了下去。

“小世子看着可是要比前几日活泼了许多。”慕华锦看了一眼被抱走时,还在不断伸胳膊蹬腿的小世子说道,“小孩子好动是件好事,想必小世子日后定会同忠王一般生的身形挺拔。”
一提起自己的孩子,忠王妃面上的笑容也多透出来了几分真意,“那便是承慕姑娘的吉言了。不知慕姑娘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听说,那些曾经在王妃身边伺候的人,现在已经是被关到了一个废弃的院子里了。我想要去见见他们。”慕华锦直接将自己的来意说明。
“虽然,我觉得那些人也未必能说出些什么。只是我若一直不动,那边便也不会动。我可不像是陈莲儿一样有在忠王府长住的理由,有些事情还是动得快一些比较好。”
“慕姑娘此话说的有理。等下,我便让夏蝉带慕姑娘去那处院落。”
“那便多谢王妃了。”慕华锦起身道谢道。
慕华锦回到自己暂居的雪阁时,珍珠正在教李辞令学习慕家刀法。慕华锦倚在院门上看上了一会儿,越看便越是觉得好笑。珍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胜在基础扎实,教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李辞令自然是绰绰有余。
可是谁能料到李辞令竟是半点习武的天分都没有。好好的一套慕家刀法,在他的手中一招一式俱是成了死招。
这么学下去,就算是学完了所有的招式,那也不过是只能唬人用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的东西。慕华锦是真的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以悍勇著称的慕家刀也会被人用成花架子。
在一旁指导李辞令的珍珠,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珍珠的眉心处简直是要被她自己给皱成了一座小山,可对着李辞令,珍珠却偏偏又是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无力感,不知道该怎么教他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慕华锦走了进来,“今日就先这样吧。你们两个收拾好了之后,随我去一个地方。”
等李辞令和珍珠二人收拾妥当时,夏蝉早已经是在一旁等候多时了。眼见李辞令和珍珠二人在慕华锦身后站定,夏蝉连忙是对慕华锦行礼道:“慕姑娘,可是需要奴婢在前引路?”
慕华锦点了点头,“有劳了。”
“姑娘言重了,这本就是奴婢应做的分内之事。”
虽然,忠王府是建在夏城这等边关苦寒之地,但是王府始终都是王府,该有的规制可是半点都没有少。夏蝉带着慕华锦一行人走了约莫半刻钟的时间,才走到那已经是被废弃的院落。
慕华锦站在外面打量了一下,这院落虽说是废弃了,却也是没有几分破败的样子,甚至依稀还能看出几分曾经的雅致,看起来不过是无人打理罢了。
“夏蝉,你知道这个院子为何会废弃吗?”慕华锦突然开口问道。
本以为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却是让夏蝉露出了几分难言之色。最后,夏蝉只是极为简短地吐出了一句话,“奴婢并不是很清楚,似乎是有个丫鬟在这里吊死了,王妃觉得不吉利,便将这里给封了。”
慕华锦一见夏蝉这副模样,便是知晓这院子被废弃的原因,定不会同夏蝉口中所说的那般简单。不过,慕华锦看了一眼夏蝉之后,却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夏蝉离开之前,递给了慕华锦一本名册。“慕姑娘,这院中关押之人俱是被记录在这本名册之上了。是王妃让我交给慕姑娘的,希望能对慕姑娘有所帮助。”
慕华锦接过了名册,翻看了几页,发现上面记录甚是详细。有了这个册子,若是她真的有心来问这些人一些事情,就不至于会是一时间摸不着头绪了。
“多谢王妃费心。”慕华锦说道。
慕华锦一行人推开院门后,便是看到正堂那里挤了十来个人,丫鬟、婆子皆有。在看到慕华锦之后,这些人的面上俱是露出一副惊慌不已的样子。
慕华锦的目光从这些人的面上一一滑过,就算这些人是王妃一开始出事时就被关在了此处,那也不过是过了六、七日的时间罢了,怎么就一个个变得如此憔悴了?眼中除了恐惧和惊惶之外,再无其他的情绪,就像是被什么事情给彻底吓破了胆一般。
‘难不成这些人是真的知道什么事情不成?’慕华锦在心中暗自揣测到。
站在慕华锦身后的李辞令,在看到眼前之景,也是在心底起了疑心,这一切都显得有些不正常。单是看这些人的神色有异的样子,就知道这其中必有古怪。
但一切都太过明显了,就好像是有人特意是将事情的破绽摆在了你的眼前,因为他们笃定你就算看出来了破绽,也无法顺藤摸瓜。慕华锦环视了一圈室内众人,在心中默默确定了一件事情,这是有人特意留下了无声的挑衅。
慕华锦的眼眸一下子变得深邃了起来,这个忠王府发生的事情可是越发的有意思了。
“李辞令,这些人便交给你了。照着名册上的名字一个个的审问下去,今日日落之前我要看到结果。”慕华锦对着李辞令命令道。
“是,小姐。”李辞令本是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是听到慕华锦又是说道。
“珍珠会帮你的,若有不听的话的人,那就先是打一顿再说。反正在这里的人已经是没有人会去管他们究竟是死,还是活了。”慕华锦这话看似是在说给李辞令听,实则是在说给那些丫鬟、婆子们听。
果然,那些丫鬟、婆子们在听到慕华锦这话之后,一个个都是将自己蜷缩成了更小的一团,看着简直是不能更乖顺了。
看到此景,慕华锦颇是满意。她拍了几下李辞令的肩,凑到他的耳畔处,轻声说道:“我的身边从不养无用之人,既然学不好刀法,那就向我证明,你在别的地方是有用的吧。”
说完这话,慕华锦便是径直向着门外走去,俨然是做了一个甩手掌柜。向外走去的慕华锦自是没有注意到,李辞令的耳朵已经是变得通红。
不过,慕华锦没有注意到的事情,却是不代表就没有人注意到了。珍珠盯着李辞令那已经是渐渐泛上了红色的侧脸,心中极是不满。什么时候她家的小姐,也是一个小厮就能去肖想的了。
珍珠在心里决定,等寻到了机会,她一定是要给李辞令一个教训,让他明白,究竟什么才叫作本分。
一番审讯下来,李辞令拿着几张写满了供词的纸,眉头却是忍不住往上挑了挑,这么有意思的证词,他可是两辈子都没见过。
一旁的珍珠见李辞令盯着那些证词便是不动了,直接是一巴掌甩到了李辞令的背上,差点把李辞令给拍了一个趔趄。
“想什么呢?既然是问清楚了,就赶快将这些证词交给小姐去。”珍珠说道。目光向下,珍珠突然看到了李辞令写下的证词,不由得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是伸手将那一叠纸从李辞令的手中抽走了。
在草草翻看了一遍之后,珍珠才是有些奇怪地说道:“真是看不出来,你的字竟然是写的这么好。”
珍珠的话说得李辞令心下微颤,刚是想要为自己扯什么借口的时候,却是看到珍珠正是在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我明白了,你以前……哎,世道艰难。不过,你既然是来了夏城,就把自己当作是夏城人就好了。过往的那些事情你也别再想了,想了也不过徒增悲伤罢了。”
李辞令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空白起来,虽然他不知道珍珠究竟是在心里想了些什么,但是显然对方已经是主动为他找好了借口。既是如此,李辞令立刻作出了一副沉痛的样子,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珍珠的说辞。
“行了,那我们去找小姐吧。”珍珠说道。
“等一下。”李辞令现在是发现了,凡是在慕家做事的,行事间总是带着一股风风火火的感觉,让他拦都拦不住。
“又怎么了?”珍珠有些不满地看向李辞令。
慕华锦一行人跟着忠王府的婢女一路走到了自己暂居的院落。那婢女看着是个颇懂礼数的,一路上都是极为安静,低头在前引路。
“慕姑娘,就是这里了。”一直是到了地方,那婢女才轻声说出了第一句话。
慕华锦抬眼了看了看匾额上的字,念道:“雪阁。听着到是有几分雅致。”
“这里是王妃特意安排给慕姑娘的住处。听闻慕姑娘是有习武的习惯,王府后宅其它的院落都是没有这里宽敞,所以才给姑娘安排到了这里。”那婢女细声细气地解释完之后,便是引着慕华锦一行人向屋内去了。
在慕华锦打量了一圈室内的陈设之后,那婢女轻声说道:“若是姑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可以找奴婢,奴婢名唤夏蝉。姑娘若是没有旁的事情了,那奴婢便先行告退了。”
“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问你。”慕华锦叫住了想要往外退去的夏蝉,“你家王妃身边原本伺候的那些人现在如何了?”
照理说,夏蝉本不是用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问题慕华锦着实是问的有些出格了。但是夏蝉想起王妃之前对她说的话,十分痛快地便是将事情的实情给说了出来。
“回姑娘的话,原先伺候王妃的那些人,如今是被关在一处废弃的院子中。王爷说这些人伺候王妃不力,且有背主之嫌,要日后发落。”
慕华锦在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便也不多留夏蝉了,让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李辞令。”慕华锦突然是喊道。
“小姐。”之前一直站在慕华锦身后,充当木头人的李辞令立刻是走到了慕华锦的身前。
慕华锦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之后,这才问道:“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样报复一个让你失去心爱之人的人?”
李辞令想要作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慕华锦却是在他这么做之前,又补充了一句话,“好好回答,别在我面前装乖,看着烦。”
原本酝酿好的情绪,被慕华锦这么一打断,已经是错过了最恰当的表露时机,李辞令只好说了实话。“若是小的话,会选择先给予那人想要的一切,然后让他在最得意、开心之时,让他摔得粉身碎骨。余生都和小的一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一旁将东西刚刚归置好的珍珠,在听到李辞令这番话之后,不禁是吐了吐舌头,却是没想到这动作被慕华锦给看了个正着。
“看来珍珠想的是不一样啊。”慕华锦看向珍珠的眼神,全然不像是看李辞令那般冷漠,甚至是带着点不耐烦的样子。站在慕华锦面前的李辞令看得最是清楚。当慕华锦看向珍珠时,她眼中的冰霜会在瞬间消融干净,只余下暖意。看得李辞令都有些无端的羡慕起珍珠来了。
‘是不是在我得到她的信任之后,她便也是能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了。’李辞令在心中默默想到。一种说不清的渴慕在李辞令的心中生了根。
珍珠没有想到慕华锦会突然看向自己,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这才说道。
“我的话,大概是不会想那样复杂的办法吧。我应当是要快刀斩乱麻,一命还一命。要是真的有人害死了我的心上人,我才不要看他过上什么好日子,我就要他的命。反正,他死了,也是所有想要的东西都落空了。”
珍珠越是说,越是当了真,一张小脸最后都是变得气鼓鼓的了,才停了嘴。慕华锦觉得好笑地抿了抿嘴,这才说道:“这天下报复的方式就这么两种,你们俩一人一种倒是说了齐全。”
“小姐你会选哪种方法啊?”珍珠突然开口问道。
珍珠的问题一出,李辞令的心骤然就提起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想要知道。
慕华锦轻笑一声,“我吗?看情况吧。这两种报仇的方法我都挺喜欢的,哪种合适就用哪个吧。”
说完,慕华锦便是站起了身,从包裹中翻出一把刀,对着李辞令说了句“跟上”后,便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全然不顾身后的珍珠正说她‘耍赖,这样分明就是什么都没有选’的话。

 文学

站在院子的空旷处,慕华锦对着李辞令说道:“从明日起,珍珠会教你如何用刀。今日,你先看一下我慕家的刀法,感受一下吧。”
说完这话之后,慕华锦便是长刀出鞘。随手将刀鞘扔给了站在一旁的李辞令后,自己就在空地上练起了慕家刀法。
慕家刀法中没有什么华而不实的虚招子,每一招都是从战场上百次、千次地锤炼出来的。这是一套货真价实的,只为杀敌的刀法。每一招、每一式都透露着杀伐的气息。李辞令在一旁看着,觉得此刻的慕华锦身上正迸发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在最后一招结束之后,院门处突然响起了一阵掌声。慕华锦早就是发觉了有人站在那里,所以并不惊讶。反倒是李辞令在瞬间拧起了眉头,向着掌声响起的方向看去。
“慕家妹妹的刀法还真是娴熟呢,看着真的是英姿飒爽,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啊。”陈莲儿笑着开口称赞道。站在她身后婢女依旧是墨染。
对着陈莲儿的夸赞,慕华锦宛若充耳不闻一般,自顾自地将刀递给李辞令之后,这才对着陈莲儿说道:“我上面没有姐姐,只有两个哥哥。”
这样直白不给面子的话,让陈莲儿面上的笑容都是凝固了一瞬,“是我唐突慕姑娘了,听闻是慕姑娘救了家姐,所以我想来找慕姑娘问问当时的情况。家姐一回来便推说自己累了,这反倒是让我这个做妹妹的人很是担心呢。”
陈莲儿的眼睛生得很是好看,当一双大而明亮的眸子中充满着恳求之色时,几乎是让人无法拒绝。可惜,陈莲儿在慕华锦这里便是碰上了一个软钉子。
“我今日疲乏,还请陈姑娘明日再来吧。”慕华锦的拒绝的话都已经是说的如此直白了,便是所有人都是知道慕华锦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陈莲儿却也不好再这么赖着不走了。
“那我便不打扰慕姑娘休息了。”陈莲儿僵着脸说出这句话后,便是离开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处的李辞令在看到站在陈莲儿身边的墨染之后,眼中是划过了一抹异色。
这是李辞令第一次见到墨染,但却也只是今生的第一次。若是真的细究起来的话,李辞令初见墨染是在前世的启元十二年,也就是从现在算起的两年之后。
那个时候的墨染,看上去比现在更是要成熟,手中也是执掌了更大的权力。李辞令当年可是不止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带着皇帝的命令出入李家,显然那个时候的墨染是极得皇帝的青睐的。
后来,慕华锦杀入皇宫之后,李辞令便是再也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墨染这个人了,就如同她是突然间在人间蒸发了一般。见到墨染之后,李辞令立刻就是确定了一件事,让忠王府发生的一切波折的幕后之人,就是当今的皇帝陛下了。
李辞令兴奋地舔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嘴唇,或许这次他是真的能帮上慕华锦的忙了。李辞令想起慕华锦看向珍珠的眼神,心中多了一份隐匿的躁动。
声明

1.《我被养兄们宠上天[娱乐圈],总裁的私有宝贝》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