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时间:2021-06-13 01:10:39 来源:投稿 栏目:资讯

 慕华锦一行人跟着忠王府的婢女一路走到了自己暂居的院落。那婢女看着是个颇懂礼数的,一路上都是极为安静,低头在前引路。

“慕姑娘,就是这里了。”一直是到了地方,那婢女才轻声说出了第一句话。
慕华锦抬眼了看了看匾额上的字,念道:“雪阁。听着到是有几分雅致。”
“这里是王妃特意安排给慕姑娘的住处。听闻慕姑娘是有习武的习惯,王府后宅其它的院落都是没有这里宽敞,所以才给姑娘安排到了这里。”那婢女细声细气地解释完之后,便是引着慕华锦一行人向屋内去了。
在慕华锦打量了一圈室内的陈设之后,那婢女轻声说道:“若是姑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可以找奴婢,奴婢名唤夏蝉。姑娘若是没有旁的事情了,那奴婢便先行告退了。”
“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问你。”慕华锦叫住了想要往外退去的夏蝉,“你家王妃身边原本伺候的那些人现在如何了?”
照理说,夏蝉本不是用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问题慕华锦着实是问的有些出格了。但是夏蝉想起王妃之前对她说的话,十分痛快地便是将事情的实情给说了出来。
“回姑娘的话,原先伺候王妃的那些人,如今是被关在一处废弃的院子中。王爷说这些人伺候王妃不力,且有背主之嫌,要日后发落。”
慕华锦在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便也不多留夏蝉了,让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李辞令。”慕华锦突然是喊道。
“小姐。”之前一直站在慕华锦身后,充当木头人的李辞令立刻是走到了慕华锦的身前。
慕华锦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之后,这才问道:“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样报复一个让你失去心爱之人的人?”
李辞令想要作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慕华锦却是在他这么做之前,又补充了一句话,“好好回答,别在我面前装乖,看着烦。”
原本酝酿好的情绪,被慕华锦这么一打断,已经是错过了最恰当的表露时机,李辞令只好说了实话。“若是小的话,会选择先给予那人想要的一切,然后让他在最得意、开心之时,让他摔得粉身碎骨。余生都和小的一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一旁将东西刚刚归置好的珍珠,在听到李辞令这番话之后,不禁是吐了吐舌头,却是没想到这动作被慕华锦给看了个正着。
“看来珍珠想的是不一样啊。”慕华锦看向珍珠的眼神,全然不像是看李辞令那般冷漠,甚至是带着点不耐烦的样子。站在慕华锦面前的李辞令看得最是清楚。当慕华锦看向珍珠时,她眼中的冰霜会在瞬间消融干净,只余下暖意。看得李辞令都有些无端的羡慕起珍珠来了。
‘是不是在我得到她的信任之后,她便也是能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了。’李辞令在心中默默想到。一种说不清的渴慕在李辞令的心中生了根。
珍珠没有想到慕华锦会突然看向自己,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这才说道。
“我的话,大概是不会想那样复杂的办法吧。我应当是要快刀斩乱麻,一命还一命。要是真的有人害死了我的心上人,我才不要看他过上什么好日子,我就要他的命。反正,他死了,也是所有想要的东西都落空了。”
珍珠越是说,越是当了真,一张小脸最后都是变得气鼓鼓的了,才停了嘴。慕华锦觉得好笑地抿了抿嘴,这才说道:“这天下报复的方式就这么两种,你们俩一人一种倒是说了齐全。”
“小姐你会选哪种方法啊?”珍珠突然开口问道。
珍珠的问题一出,李辞令的心骤然就提起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想要知道。
慕华锦轻笑一声,“我吗?看情况吧。这两种报仇的方法我都挺喜欢的,哪种合适就用哪个吧。”
说完,慕华锦便是站起了身,从包裹中翻出一把刀,对着李辞令说了句“跟上”后,便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全然不顾身后的珍珠正说她‘耍赖,这样分明就是什么都没有选’的话。
站在院子的空旷处,慕华锦对着李辞令说道:“从明日起,珍珠会教你如何用刀。今日,你先看一下我慕家的刀法,感受一下吧。”
说完这话之后,慕华锦便是长刀出鞘。随手将刀鞘扔给了站在一旁的李辞令后,自己就在空地上练起了慕家刀法。
慕家刀法中没有什么华而不实的虚招子,每一招都是从战场上百次、千次地锤炼出来的。这是一套货真价实的,只为杀敌的刀法。每一招、每一式都透露着杀伐的气息。李辞令在一旁看着,觉得此刻的慕华锦身上正迸发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美。
在最后一招结束之后,院门处突然响起了一阵掌声。慕华锦早就是发觉了有人站在那里,所以并不惊讶。反倒是李辞令在瞬间拧起了眉头,向着掌声响起的方向看去。
“慕家妹妹的刀法还真是娴熟呢,看着真的是英姿飒爽,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啊。”陈莲儿笑着开口称赞道。站在她身后婢女依旧是墨染。
对着陈莲儿的夸赞,慕华锦宛若充耳不闻一般,自顾自地将刀递给李辞令之后,这才对着陈莲儿说道:“我上面没有姐姐,只有两个哥哥。”
这样直白不给面子的话,让陈莲儿面上的笑容都是凝固了一瞬,“是我唐突慕姑娘了,听闻是慕姑娘救了家姐,所以我想来找慕姑娘问问当时的情况。家姐一回来便推说自己累了,这反倒是让我这个做妹妹的人很是担心呢。”
陈莲儿的眼睛生得很是好看,当一双大而明亮的眸子中充满着恳求之色时,几乎是让人无法拒绝。可惜,陈莲儿在慕华锦这里便是碰上了一个软钉子。
“我今日疲乏,还请陈姑娘明日再来吧。”慕华锦的拒绝的话都已经是说的如此直白了,便是所有人都是知道慕华锦这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陈莲儿却也不好再这么赖着不走了。
“那我便不打扰慕姑娘休息了。”陈莲儿僵着脸说出这句话后,便是离开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处的李辞令在看到站在陈莲儿身边的墨染之后,眼中是划过了一抹异色。
这是李辞令第一次见到墨染,但却也只是今生的第一次。若是真的细究起来的话,李辞令初见墨染是在前世的启元十二年,也就是从现在算起的两年之后。
那个时候的墨染,看上去比现在更是要成熟,手中也是执掌了更大的权力。李辞令当年可是不止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带着皇帝的命令出入李家,显然那个时候的墨染是极得皇帝的青睐的。
后来,慕华锦杀入皇宫之后,李辞令便是再也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墨染这个人了,就如同她是突然间在人间蒸发了一般。见到墨染之后,李辞令立刻就是确定了一件事,让忠王府发生的一切波折的幕后之人,就是当今的皇帝陛下了。
李辞令兴奋地舔了一下自己干燥的嘴唇,或许这次他是真的能帮上慕华锦的忙了。李辞令想起慕华锦看向珍珠的眼神,心中多了一份隐匿的躁动。
“李辞令,明日你去探查一下那些曾经在忠王妃身边伺候的人。无论是从那些人的嘴中撬出什么都行,能做到吗?”慕华锦的话打断了李辞令的幻想。
“是,小姐。小的定会竭尽所能。”
人心
入夜时分,慕华锦躺在床上,才刚刚合上眼,却是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叹息声。
“怎么了?珍珠。”慕华锦轻声问道。
珍珠未曾想到自己的一声叹息,竟是会被慕华锦给听了个正着,呼吸都是乱了一拍,“小姐,您没睡啊。”珍珠的声音有些讪讪的。
“嗯。”慕华锦翻了一个身应道,“为什么叹息?”
这次慕华锦等了片刻才等到珍珠的回答。珍珠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迟疑和小心,就像是怕自己的话会惹得慕华锦心中不快一般。
“珍珠觉得自己似乎是渐渐有些看不懂小姐了。”珍珠低声说道,“珍珠不明白,今日小姐为什么会用那样的语气同陈姑娘说话,小姐您素日里明明不会如此咄咄逼人。还有珍珠也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来忠王府,这里分明就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
慕华锦一直静静听着珍珠的话,一直等到珍珠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尽数说完,慕华锦这才低声问道:“担心我?”
珍珠应了一声,“小姐是珍珠的主子,珍珠怎么可能不担心您?”珍珠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虑,但是她很快又是重新打起了精神,“不过,就算是真的有什么危险,珍珠也会保护好小姐的。只要珍珠在,就不会让小姐出任何事情。”
躺在床上的慕华锦此刻自然是看不到珍珠是如何的信誓旦旦,但是也能猜到珍珠此时的眼睛定然是亮的惊人。慕华锦将自己埋进了柔软的被褥中,嘴角慢慢勾出了

 文学

入夜时分,慕华锦躺在床上,才刚刚合上眼,却是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叹息声。
“怎么了?珍珠。”慕华锦轻声问道。
珍珠未曾想到自己的一声叹息,竟是会被慕华锦给听了个正着,呼吸都是乱了一拍,“小姐,您没睡啊。”珍珠的声音有些讪讪的。
“嗯。”慕华锦翻了一个身应道,“为什么叹息?”
这次慕华锦等了片刻才等到珍珠的回答。珍珠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迟疑和小心,就像是怕自己的话会惹得慕华锦心中不快一般。
“珍珠觉得自己似乎是渐渐有些看不懂小姐了。”珍珠低声说道,“珍珠不明白,今日小姐为什么会用那样的语气同陈姑娘说话,小姐您素日里明明不会如此咄咄逼人。还有珍珠也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来忠王府,这里分明就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
慕华锦一直静静听着珍珠的话,一直等到珍珠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尽数说完,慕华锦这才低声问道:“担心我?”
珍珠应了一声,“小姐是珍珠的主子,珍珠怎么可能不担心您?”珍珠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虑,但是她很快又是重新打起了精神,“不过,就算是真的有什么危险,珍珠也会保护好小姐的。只要珍珠在,就不会让小姐出任何事情。”
躺在床上的慕华锦此刻自然是看不到珍珠是如何的信誓旦旦,但是也能猜到珍珠此时的眼睛定然是亮的惊人。慕华锦将自己埋进了柔软的被褥中,嘴角慢慢勾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知道了,傻丫头快睡吧,不会有事的。”
次日,皇宫内,凤临国的国君鲁启宸此刻正闭着双眼,斜靠在榻上,听着乐姬们新编的琵琶曲。大内总管李长景进来的时候,鲁启宸已经是将一名乐姬拥在了自己的怀抱中,调笑了起来。
鲁启宸在看到李长景的时候,一双凤眼稍稍眯缝了一下,最终还是露出了一副颇是扫兴的表情,将半坐在自己身上的乐姬给推到了一边去。
“美人,再去为朕弹一曲琵琶吧。朕等着看你一展琴技的样子。你弹琴的模样甚美。”说着,鲁启宸便是拉起那乐姬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再抬眼时,那双凤眼中的柔情蜜意几乎是要将人给溺死在里面。
那乐姬几乎是立刻就红了脸颊,羞羞答答地应了一声之后,便是抱着琵琶,坐回了原本的位置,纤长的五指一划,弹起了琵琶。
乐姬离开之后,鲁启宸眼中的情意顷刻间就荡然无存了。他依旧是目光柔和地看向那群乐姬。不过和刚才不同的是,现在他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一群只供赏乐的玩物。
“忠王那里有消息了?”鲁启宸垂下眼帘,一边转着自己手上的扳指,一边微微侧头问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李长景。
“还没有。”李长景低声说道。
听到这个答案时,鲁启宸似乎是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毛,“这忠王还真是个情种啊,一个王妃找了这么多日,还不知道放弃。长景,你说我这个弟弟是不是有些不像皇室的种。至少,鲁家可是从来都不出情种的。”
李长景在鲁启宸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只是沉默地笑了笑,并没有答话。坐到他这个位置,早已经知道什么话是能应的,而什么话是不能的。
李长景不说话,鲁启宸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等这次忠王府的事情结束之后,就把墨染给调回来吧。这资历也算是够了,等她回来就别让她带丁组了,把她往上升一升。”
“是,奴才知道了。”李长景应声道。
鲁启宸瞄了李长景一眼,随手拿起一颗葡萄砸到了他的身上,笑骂道:“你这个滑头,就这种事情应声得最快。”
李长景连忙是将扔在自己衣服上的葡萄给接了起来,满脸堆笑地说道:“那是因为奴才能猜到一点陛下的心思,故而才知道什么问题,既是奴才可以回答的,也是陛下想要听到回答的。”
李长景这话说得很是大胆,妄自揣度圣心,自古以来就是死罪。便是整个皇宫里的人都是这么做过,但是却是没有一人敢是将这件事情在皇帝面前说起,那不是找死吗?
上一个被皇帝赐死的宫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命丧黄泉的。可偏偏李长景就是说了,而鲁启宸也是半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
“朕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是有一条小蛔虫生到朕的腹中了。”鲁启宸笑骂道。
“长景,你再猜猜,在墨染的身上,朕还想到了什么?若是猜对了,朕重重有赏。”
李长景的眼珠子转上了几转,好似是真的冥思苦想了一番,这才开口说道:“奴才猜陛下还在想,想墨染那样的佳人放在边关苦寒之地,实在是太可惜了。”
鲁启宸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是扬起了一个个大大的笑容,“嗯,猜的不错。”
话音刚落,鲁启宸便是指了指方才从他身上下去的乐姬,“长景,看到那位美人了?朕赐给你了,高兴吗?”
“奴才谢陛下赏赐。”
那名乐姬见到鲁启宸指了指她之后,又是和大内总管李长景说了些什么。还以为这是在说要自己今晚侍寝的事情呢。
顿时,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一抬眼,一垂首,尽是在无言之中勾着鲁启宸。全然是不知道自己方才就已经是被鲁启宸赏赐给了一个太监,仍旧坐着她爬上主子娘娘位置的美梦呢。
今夜一过,乱葬岗少不得又是要添上一具新鲜的尸体了。
突然间,鲁启宸问道:“这次忠王府的事情,慕家出手了吗?”
“墨染传回来的心上说,忠王府的人同慕家的人已经是找了王妃整整两日了。算上鸽子在路上的时日,如今应该已经是第五日了。下次,陛下便应该是能收到忠王妃和小世子的讣告了。”李长景回答道。
鲁启宸听到这话之后,有些厌烦地闭了闭眼睛,“长景你说慕柏他明明就是朕养的一条看门犬,可他怎么就是学不会听主子的话,这么简单的事情呢?北边的慕家,要是什么时候能同南边的谢家一样,让朕省心就好了。”
“说起来,夏城那里应该是有三、四年没有战事了吧。明年夏城的军资减半,权当做是小惩大诫了。”
“是,奴才明白。”
“这骨头硬是件好事,朕也喜欢有骨气的人。但是,这骨头对着谁硬都可以,就是不能对着朕硬,否则朕就只有亲手将这骨头给打折了。”
声明

1.《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