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隔壁教授是前任

时间:2021-06-13 01:10:13 来源:投稿 栏目:资讯

 “平安明白。平安还知道慕家没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守住我们脚下的土地了。”

说完,慕华锦微微侧身避开了慕父的大手,对着慕父磕了一个响头。
“父亲,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家人送死。我第一次握刀的时候,您和我说过,慕家刀法霸道至刚,大开大合,却是为了守护。平安选择用手中的刀守护夏城,也守护家人。还望父亲成全。”
慕华锦跪在地上,没有去看慕父的脸色。不多时,一双温暖宽厚的大手将慕华锦从地上扶了起来。
“平安,你长大了。”慕父目光复杂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女儿。“你要做的事情,为父不会去阻拦你。但只要事情没有走到最后一步,慕家没有被逼上绝路,我们慕家便不能反。平安你明白了吗?”慕父目光灼灼盯着慕华锦,等着她的回答。
“是,父亲,平安明白。”
“你去忠王府的事情,我会同你母亲说清楚的,你放心去吧。”
慕华锦一推开书房的门,便是看到不知道是在门前站了多久的慕华聿。慕华锦一见慕华聿的面色紧绷着,就知道方才她同父亲说的话,她的长兄定然是听到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听了多少去。
“大哥。”慕华锦轻声唤了一句话后,见慕华聿对她点了下头,便径直离开了。此刻面对长兄,慕华锦有种说不出来的心虚。
慕华聿看着慕华锦离开的背影,突然间是觉得自己的心头有些发涩,似乎他这个长兄终究还是没有护好自己的一双弟妹。
不过,慕华聿很快收敛好了这一瞬间的情绪。在他又一次变成那个冷静自持的慕家继承人之后,他抬腿迈进了书房。
“父亲。”慕华聿拱手行礼道。
“何事?”早在慕华聿出现在书房门口时,慕父便已有是有所察觉,所以此刻倒是一点都不惊讶。
“昨日抓到的蒙面人已经死了,脸色发紫,看样子是毒发身亡。那人应该是服了需要日日服用解药的慢性毒药。”慕华聿说道。
昨夜的一番审讯下来,结果却是什么东西都没问出来时,慕家父子便是清楚此人定是死士。而死士的嘴巴自然是不可能被人撬开的,所以今日慕华聿发现人已经死的时候,倒也不觉得可惜。
“找个妥善的地方埋了吧。”慕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反应同慕华聿如出一辙的冷淡。人活着的时候都什么没有说,死了自然就更不会张口了。
就在慕华聿应下这事,转身欲走之时,却是突然被慕父叫住了。
“老大,平安说的那些话你怎么看?”慕父问道。
“父亲,我觉得平安说的没有错。慕家人守土卫疆并不是仅仅为了臣子本分,更是因为慕家人是真的想要护佑一方百姓。”说完,慕华聿对慕父一拱手,便离开了。许久,书房中传出了一道长长的叹气声。
忠王一推开房门,就看到自己的王妃正带着一脸笑意站在门后,而他们的孩子此时也正在一旁的小床上睡得香甜。
一时间,巨大的喜悦涌上了忠王的心头,他已经是无暇去想自己的妻儿,在失踪了整整一夜之后,为什么会出现在慕家这样的问题了。
忠王痴痴地凝视着自己的妻子,面上的表情似哭似笑,终是上前几步,直接将自己的妻子拥入了怀抱之中。忠王的怀抱有些紧得让忠王妃都喘不过气来了,但是忠王妃却是浑然不在意这些,她伸出手轻轻环上忠王的后背。
“王爷,我和孩子都无事。”
忠王的怀抱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略微松了松,但依旧是没有松开。他将自己的头轻轻靠在忠王妃的颈间,低声喃呢道:“锦书,我差点就以为自己已经是失去你和孩子了,这辈子都要见不到你们了。”
忠王妃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中也是多了一点水光。“怎么会呢?我们可是说好,要做一世的夫妻,死生不相离。一生还长,我怎么会在现在就带着孩子离开王爷呢?”
夫妻相拥了好一会儿,忠王这才撒开了手,拉着自己的妻子坐了下来,细细寻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待忠王妃讲完她是如何狼口脱险之时,忠王的拳头已经是紧紧握了起来。若是没有慕家人相助,那他岂不是真的要与他的妻儿天人永隔了吗?
忠王妃伸手将忠王紧握的拳头给掰了开来,“王爷,事情已经是过去了,我们还得往前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住我们的孩子,才能保住忠王府。”
忠王微微挑眉,他听出了自己妻子话中的意有所指,连忙问道:“锦书是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了吗?”
忠王妃看着忠王轻轻点了下头,“明面上做下这事的人是陈莲儿。那个时候,我听见了她的声音。”
“她不是你的妹妹吗?”忠王惊疑不定地看向自己的妻子。他可还记得,听闻自己的妹妹要来夏城的时候,他的妻子是整整欢喜了几日的时间。
“是啊,想害我的人是我的妹妹呢。”昨夜,忠王妃没有在慕华锦面前表露出来的伤心难过,此刻在忠王的面前却是尽数显露。
“不过,她也只是旁人手中的一粒棋子。王爷,我和慕家人说,若是他们愿意相助忠王府对付幕后之人,这忠王府日后便可只做慕家的忠王府。”
忠王的眼睛被忠王妃的最后一句话惊得都睁大了几分。不过,他随即是反应了过来,他的王妃并非无的放矢之人,给出这么丰厚的报酬,只可能是因为那幕后之人的身份。想到这里,忠王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可是,慕柏不会答应的。”忠王摇了摇头说道。他的面色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没有慕家相助,忠王府恐怕是真的熬不过这次劫难。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是越不去的槛。
“但是,慕柏的女儿答应了。”眼见忠王皱了皱眉头,一副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忠王妃连忙说道:“王爷可不要轻视这位慕家姑娘,这天下男子恐怕也是没有几人是能同她一般智勇双全的了。她会去说服她的父亲的。”
忠王有些诧异地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是对慕家姑娘有着如此高的评价。但念及自己的妻儿是被她救下的,倒底是没有多言些什么。只是说道:“若是这样,自然最好。”
“王爷,三日后,我便会带着慕姑娘回忠王府。这几日,王爷你还是继续和慕将军一起满夏城的寻我们吧。”忠王妃说道。
忠王点了点头,“还要我作些什么吗?”
“不用了,等慕姑娘入府小住几日时,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爷你只管顺势而为,做出最自然的选择,这就好了。”
不过三日的时间,忠王府的人和慕家的人就是将夏城给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是要将整个夏城给掘地三尺了。这从街上随意拉过来个平头百姓都是知道,忠王府出了大事,忠王妃和小世子都是失踪了。
日子一长,民间渐渐也是多了些不好的说法。忠王府中的陈莲儿面色虽然是看似一日比一日变得憔悴,但心里却是一日高兴过一日。
这日,陈莲儿正是心情极好的在给自己的母亲写着家书,抬眼却是见墨染面色凝重地走了进来。陈莲儿随手将笔搁在一旁,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姐,王妃和小世子找到了。”
陈莲儿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继而是彻底黑了下来。陈莲儿几步走到墨染的身前,反手便是一个耳光打在墨染的脸上,将墨染的脸都打得偏到了一侧,嘴角处也是渗出了血丝。
“你当初是怎么和我说的?你不是说陈锦书和她生下的那个小孽障,已经是坠崖而亡了吗?怎么她们还能活着回来,这是闹鬼了吗?”陈莲儿指着墨染大声质问道。
“小姐,这事是墨染的失职。但是如今王妃和小世子平安归来已是定局。王妃下一件事,便是要清除这府中要害她的人。小姐,你若是不能收敛自己的情绪,那便是将自己的把柄,生生递到王妃的眼前。”墨染低声劝解道。
墨染眼见陈莲儿的脸色依旧是难看得很,心下厌烦的同时,口中还是耐心地劝导着。
“小姐,我们能动手一次,就能动手第二次。但是,小姐一直是这个样子的话,依墨染之见,怕是小姐恐怕就寻不到下一次的机会了。小姐,无论您想要做什么,墨染都会帮您的。”
在墨染的话语中,陈莲儿的脸色总算是没有那么难看了。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墨染,不情不愿地问道:“我真的还有第二次机会吗?”
“怎么会没有呢?”墨染柔声劝道,“就算王妃对小姐起了疑心,但她手上没有证据。王妃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小姐还不清楚吗?您多陪她演上几日姐妹情深的戏码,她如何还能记得今日的疑心呢。”
听了墨染的话后,陈莲儿的脸色这才变得好了起来,她伸出手将墨染从地上拉了起来,笑着说道:“对,墨染你说的对,我那个姐姐就是块笨木头,天底下没有哪件事是比骗她更要容易的了。去,把自己给收拾干净了,和我一起去见见我那好不容易才回来的姐姐和小世子。”
陈莲儿带着墨染走到忠王府的大门处,正好撞上了刚刚回来的忠王妃一行人。陈莲儿一见到忠王妃,立即是红了眼眶,直接将忠王妃给扑了一个满怀。
“姐姐,你可算是回来了。莲儿真的是好担心你啊。”说着,陈莲儿就这么在忠王妃怀中哭了起来。
站在忠王妃身后一步距离的慕华锦,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眼中不禁是滑过了一丝兴味。单看眼前这幅姐妹情深的样子,谁又能想到,这姐妹二人背地里都想要对方的命呢?
忠王妃在陈莲儿的背上轻轻拍了几下,“好了,好了,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是一个孩子一般,也不怕叫外人看了笑话。”
陈莲儿犹自赖在忠王妃怀抱中不肯起身,口中还嘟囔道:“姐夫,又不是外人,莲儿怕什么?”
就在这时,慕华锦故意地咳了一声。突然听到陌生的声音,陈莲儿惊了一跳,一下子便从忠王妃的怀中直起来了身子。正巧看见一身骑装打扮的慕华锦。陈莲儿不知道慕华锦是谁,可她却觉得这人看得她有些遍体发凉,让她想本能的不喜眼前之人。
忠王妃柔和的嗓音在陈莲儿的耳边响起,“看,我都说了有人在吧。这位是慕家的幼女,这次就是慕姑娘先找到我的。慕姑娘,这位便是我妹妹,陈莲儿。”
陈莲儿连忙是对慕华锦屈膝行了一礼。“多谢慕姑娘救了阿姊,日后你唤我一声莲儿就行了,不知道慕姑娘如何称呼?”
“在下慕华锦。”慕华锦一拱手说道。
陈莲儿看着慕华锦冷漠的表现,又想了想慕华锦方才执的男子礼,有些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睛。
最终,还是忠王妃出言解了困局,“好了,我邀慕姑娘来忠王府多住上一段时间,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也不急于这一时,还是先进去吧。”陈莲儿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这么被推着往前走了。

 文学

陈莲儿偶尔回头看上一眼,却是发现那个慕华锦正在和忠王说着些什么,心中疑惑更深。
“莲儿?”直到陈莲儿再次听到忠王妃唤她的名字,她这才收了心,老实地跟在了忠王妃的身后。
陈莲儿原本是打着一路缠着忠王妃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打探清楚的算盘,可是忠王妃却是以身体疲累为理由,三言两语便是将她给打发出去了。陈莲儿回到自己房中后,脸色变得有些沉重,但是这次她却没有像之前那般大发脾气,而是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
她今年已经是十五了,再有几月的时间,过了新年,她便十六了。女儿家的韶华总是如此的宝贵,若是再不能将自己的亲事给定下来,她就要成为一个老姑娘了。陈莲儿清楚,自己的父母是不会放任陈家出现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她的时间是真的所剩不多了,最迟明年五月,陈家便派人将她接回去安排亲事。想到这里,陈莲儿一下子捏紧了自己手腕上的珠串,她陈莲儿绝对不要嫁给除了忠王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
“我这辈子只争最好的那个,谁也别想和我抢!”陈莲儿手上一个错力,那珠串的线绳便在瞬间崩断,珠子散落了一地,向着房中的各个方向四散而去。陈莲儿却是连低头看上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就在此时,墨染轻声走入室内,她看了一眼地上还在滚动着的珠子,心里有些诧异。她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串珠串可是陈莲儿素日里最喜欢的。
“打听到了什么吗?”没等墨染行礼,陈莲儿便开口说道。
“是,王妃称自己和小世子是在猎场里被狼群追赶迷了路,幸而是找到一处木屋,便藏身其中,这才躲过了一劫。不过,却也是因此迷失了方向,走不出猎场。”
没等墨染将话说完,陈莲儿便是冷笑了一声,“呵,这是连谎都不愿意好好编上一个了吗?猎场之中哪来的小屋?”
听到这话,墨染的面上也是露出了几分不自在,“小姐,那里确实是有一处木屋,是慕家人建的。他们常去猎场打猎,便在那儿建了一个木屋用来歇脚。这是奴婢疏忽了,未曾是想到王妃竟然是能抱着小世子误打误撞地跑到了那里。”
这样看来,谋害忠王妃母子的计划不成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墨染手下的那些人办事不利。在说完这话之后,墨染的头垂得越发的低了。她觉得自己今日定是逃不过陈莲儿的责罚了。
垂着脑袋的墨染没有看到陈莲儿,她非但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露出满面怒色,反而是嘴角勾起了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真是的,命大也不该是这么一个大法才对啊。”陈莲儿的声音似娇似嗔,却是没有半点之前生气的样子了。听得墨染是起了一身的凉汗。恍惚之间,墨染竟是觉得自己从陈莲儿的身上感到了一种压迫之感,这是她之前从未感觉过的。
陈莲儿对着墨染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的身边来。看着陈莲儿眉眼俱是笑意的模样,墨染却是从心底里慢慢爬上了一种恐惧的感觉。有那么一刻,墨染甚至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是被恐惧给封存了起来,不再跳动。
不过,即便是身体的本能在不断叫嚣着快些离开,墨染依旧是乖巧地坐到陈莲儿的身边。
陈莲儿笑着问道:“那慕家小姐,慕华锦呢?她是怎么回事?”
陈莲儿虽然面上是带着笑意,但是那双乌黑的眼珠子却是幽深得如一口枯井一般,看着便是瘆人。墨染只看一眼,便再也不敢同她对视。
“是王妃说她与慕姑娘一见如故,这才邀她过府小住几日。慕姑娘此番只带了两个人来,一个是名叫珍珠的丫鬟,另外则是一个名叫李辞令的小厮。”
“这是借口啊。”陈莲儿长长地感叹了一声,“也是狼口脱险之后,再不起戒备之心的人恐怕就只有傻子了。”
话一说完,陈莲儿便是突然伸手挑起了墨染的下巴,让她不得不直视着她的眼睛。陈莲儿的指尖有些发凉,这让墨染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陈莲儿将墨染的动作看在眼里,嘴角的笑意渐渐化为虚无,她的神色变得凝重,这让墨染越发觉得不安。此刻的陈莲儿似乎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被墨染了如指掌的陈莲儿了。
“墨染,记得我和你说过,忠王这辈子只能是成为我陈莲儿的男人。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尽力帮我呢?因为,不论是我自己,还是你另外的主子,都希望忠王妃的名字能从陈锦书改为陈莲儿呢。被两个主子同时厌弃的狗,会死得很惨呢。”
陈莲儿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可听在墨染的耳中,这声音像是来自地府的低喃。墨染的面色几乎是在瞬间变得惨白如纸。陈莲儿松开了自己的手,一边冷眼看着墨染惨白的脸色,一边拿起一块手帕细细地擦起了自己的每一根手指。
“我曾经愿意给你几分脸面,是因为你能替我成事。因为你有用,你身上的那些猫腻,我只当作自己是瞎了一双眼睛,装作看不见就是了。”说到这里,陈莲儿突然将自己的身子向着墨染探了过去,两个人的上半身几乎要是贴在了一处,呼吸都要交缠到了一起。
“在我这里没有用的狗,不过是被丢掉而已。在那人那里会怎样呢?”墨染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陈莲儿伸手摸摸了墨染的面颊,“是死了一了百了,还是会生不如死呢?这么漂亮的脸蛋,还真的是可惜了啊。”
墨染沉默了半天,最终才是下定了决心对陈莲儿说道:“墨染会助小姐达成所有心愿。”
陈莲儿看了看墨染古井无波的面色,有些无趣地将手给收了回来。‘可惜了,没吓到。’陈莲儿心里有些遗憾地想到。
“嗯,你有这份心便好。”陈莲儿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眼下那个慕华锦有些太碍事了。有她在,我们许多事情都做不成,得尽早除掉才行。这忠王府碍眼的东西还真是一日多过一日啊。墨染你得帮帮我才行啊”
“是,墨染明白。”
在墨染走出房间后,陈莲儿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游记,随手翻了几页之后,终是觉得无趣。
“找这么一个稍稍一吓唬,便什么招了的人来帮我,真不知道是看低了我,还是看低了忠王府。这可真是……”陈莲儿未说完的话,尽数隐没在了嘴角的笑意中。
声明

1.《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隔壁教授是前任》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