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在我们眼前,一些风景会逐渐消失,

时间:2023-01-16 10:11:51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三年后,年轮指向2011年。在我们眼前,一些风景会逐渐消失,同时,一些新的亮点会悄然出现。

 

我们再也看不到隆隆的火车驶过。穿过城市,进入地下,铁路给市民带来了平静和舒适的感觉。我们将看到一个新的铁路客运站在南方崛起。它的姿态雄伟迷人,将续写石家庄“火车牵引的城市”的新传奇。

 

我们再也看不到“白龙”、“黑龙”、“黄龙”从中药厂、钢厂、焦化厂喷涌而出。节能减排,工业企业搬迁,会让我们的天更蓝,空气更清新,心情更舒畅。我们可以在晴空白云下和孩子玩耍,在夜空下数星星。

 

我们在城市里再也看不到村里密密麻麻的二层小楼,也看不到狭窄拥挤的街道和混乱的环境。高楼大厦将从这里拔地而起,城中村将不再是城市的“孤岛”,而将成为城市的亮点和骄傲。

 

我们再也看不到沙尘暴天气来袭时满大街的白色口罩,看不到“热岛效应”发挥威力时人们干渴焦虑的眼神。滹沱河、太平河、民心河,潺潺流水,三江汇合,滋润了这片干涸的土地,也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一份韵味。

 

我想把这个看不见的场景刻在我的记忆里。

 

我想把我能在诗行里看到的骄傲写出来。

不记得前几天了。那天晚上我被困在被子里,很生气。

 

是关于一个朋友的,我在高三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各种悲剧发生的时候,高考迫在眉睫,准确的说是一个“低点”。那时候总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乱,原来的世界观一次次被现实颠覆。这时,这个朋友出现了,他说他叫“妖”。

 

他把“妖”定义为看透世界的“人”,在他的概念中是高于人类的存在。

 

其实我一直认为“妖”这种东西是看不透世界的生物。因为看不透,他们天性中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天真和偏执。

 

然而,我不反对他这样定义。反正我不是妖,我是人。

 

那时候他一直教导我,人性是黑暗的,社会是属于权力和潜力的。在他的话里,我似乎觉得我所受的苦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他经常提醒我,“你是一朵住在温室里的花,你看到的世界不过是包装美化而已。”

 

恶魔从不赞美人,或者,我应该说,他从不赞美我。他常说:“你读书不好,做人也笨。活着有什么用?”这种尖锐的要死的话,对于我来说,一开始还是很生气的。后来才知道他只有一张嘴一个人,于是我就走出了视线,自动过滤了他们。

 

高二的时候,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我年少时的偏执逐渐减少。应该说是在朱者赤附近。我渐渐发现,没有人能掩盖我的世界观。

 

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一路成长,但我是一个恶魔,一直固执的待在原地。

 

他说:“你们大学生最卑鄙。毕业后最高工资一个月1500,还不错。告诉我,十几年的寒窗是什么?这是干什么用的...还不如站在夜店门口的小姐。一晚上两百块钱。”

 

他还说:“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那么好。他为什么要做对他没有好处的事情?那只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鼓励你。你真的很认真。真的很抱歉打破你的象牙塔童话,不过还是尽快从童话里走出来比较好。”

 

他说:“这个社会,女人有脸有身材就是钱,你两样都没有。所以我们说气质和内在,你觉得你有吗?一个半吊子,还想着去必胜客等地做服务员赚钱,你真没出息!你为什么不想赚大钱?赚这点小钱就成功了?”

 

这样的话不胜枚举。

 

从我现在的角度来看,这些话伤害不了我。我没有否定自己,任何人对我的否定都是浮云。只是,我总是这样听。我累了。

 

我觉得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成长”这个词。

 

我知道这个社会不公平,我知道这个社会权力为王,但那又怎样?好好活着就是最好的信仰。如果我能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活得好好的,在夹缝中活得还算不错,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终极完美。为什么,天天一副被社会玩死的样子,天天在那边说教,说社会那么黑,说现实那么残酷,那么伤人...做一个被社会玩死的跟屁虫,我不干。

 

我跟他说我想看书,我也想拿这个大专文凭。我会继续读下去。至于钱,是要赚的,但是小钱我不在乎。只要我这一辈子活着能靠自己的能力赚钱,我就够了。

 

夜总会能赚多少年的钱?大款,能赚几年?

 

我不是超人,也不是可以把社会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狂妄之人。赚点小钱就够了。

 

他说:“那我知道很多超人。”

 

这一次,我不想听他的朋友有多少是牛逼的。我跟他说:“那你就多花点时间陪你的超人朋友吃咸鸭蛋吧。”

 

有些事情,适可而止,我觉得这样更好;有些朋友,也许只是适合一段时间。

 

不能一起成长,一起面对风雨的朋友,不要也罢。

声明

1.《在我们眼前,一些风景会逐渐消失,》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