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老BWBWBWBWBW 多毛小姐BGMBGMBGM胖

时间:2022-12-15 11:15:12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织锦裙衫露亵衣,外罩云纹彩霞帔。腰束玉兰花革带,笼裙半遮凤头鞋。
  杨琳特地给赵廷玉挑的最大的衣服。权衡再三还是一一套在了身上的赵廷玉捂着脸,披散着头发躲在墙角不肯出来。
  “大男人你还害羞啊。”
  杨琳大踏步的上前把赵廷玉从墙角拽出来,看到他的一瞬间,杨琳立刻忍不住笑了,笑的忍不住弯下了腰。
  赵廷玉:“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我现在就脱了。”
  “不笑了,我不笑了。”
  见赵廷玉要回去脱衣服,杨琳赶紧拦下他,却又低头看见了赵廷玉脚上,只露出三寸金莲尖儿的鞋子。
  杨琳:“这鞋子我五师父都穿不上,你是怎么穿上的?”
  “什么呀,我还以为是小孩子的鞋子呢,我用针钉在了我的鞋上。”
  赵廷玉掀起裤脚,鞋头用两支针钉住的凤头鞋和他那大靴子对比鲜明。
  “你可真是,哈哈哈,天资聪颖,哈哈哈……”
  杨琳噗的一声又笑了,这一次直接笑的她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笑出了鹅叫声。
  “你让我穿的,现在你又笑话我。”
  赵廷玉有些不高兴了,直接将穿在外面的衣服脱了下来。
  “别别别呀,我不笑你了,不笑你了。”
  杨琳尽全力克制住自己,安抚着赵廷玉坐下。
  杨琳:“你不去帮你师父正名了,你要是不干了,我的钱不就白花了。”
  赵廷玉:“那你不许笑了。”
  杨琳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不笑了,不笑了。”
  二人闹了半天才重新安静下来。杨琳给赵廷玉梳了发髻,又把那些买来的玉环、银钗、花饰、珠翠全都用上,又给赵廷玉擦了不少的胭脂水粉,描了眉,抹了口红。有道是人靠衣裳马靠鞍,赵廷玉被杨琳这一打扮成了个身材高大的女子,虽然长大有些黑。
  二人一路来到医馆门前。杨琳嘱咐道:“就按之前咱们说好的,先给你看,等他们出了方子我再假装看病拖住他们,你好好看方子上的内容,记住我不亮明身份你千万别出声。”
  赵廷玉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二人这才进到医馆内。大堂上挂着块硕大的匾额上书“寒江医仙”四个大字。那女子歪坐在太师椅上,显得一点儿也不正派。
  杨琳双手拳的:“哎呀医仙,小可这厢有礼了。”
  那女子见杨琳眉清目秀的,立刻被她的相貌吸引,心里面便放松了警惕,立刻呵退众人亲自招待。
  “不知官人是哪里不舒服,奴家冷凝霜愿为你亲自检查检查。”
  那女子说着就上前凑,摆出一副妩媚的姿态,手很是自然的摸向杨琳的手。杨琳识趣的用扇子挑了一下女子下巴,也摆出一副妩媚的样子,说道:“我家娘子近日总是腹痛还时长呕吐,不知是患了什么疾症,可否请医仙给看看?”
  女子有些失落的撒开了杨琳的手,又白了赵廷玉一眼坐回到座位上,朝着自己对面努了努嘴。
  “坐吧。”
  赵廷玉缓步坐下,将手放过去,那女子将手指按在赵廷玉的脉搏处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女子突然猛的睁开眼,哎呀的叫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赵廷玉的心里都一哆嗦。
  只见女子笑着对杨琳说道:“可要恭喜官人,娘子有喜了。”
  赵廷玉赶紧以袖遮面,扭过头去惊的目瞪口呆的看向杨琳。杨琳扮演赵廷玉的丈夫虽然不能放声大笑但也是可以表现出高兴的样子的。
  杨琳笑道:“那还请医仙撰写良方好为我家娘子保胎安神。”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女子提笔刷刷点点,不多时便写好了药方。见她要安排人去抓药便立刻称自己也不舒服,要求她给自己也看看。于是杨琳坐到赵廷玉的位置上挡住女子和她徒弟,赵廷玉按照事先约好的,顺手拿过药方到一旁去看。
  赵廷玉的医术虽然不高明,但自从身体里的饮血针被取出,又在应天大牢里流了那么多毒血,就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之前所背的那些医书如同印在了脑子里一样。他这一看,这药方上所写的驴唇不对马嘴,哪里是安神保胎药,根本就是见什么写什么的乱方子。
  那女子见杨琳打扮的俊美,心中暗自生出一计。低声对杨琳说道:“官人在同房时可有什么为难之处,就比如。”
  女子说着话看向杨琳的下半身,杨琳哪里知道男女的那些事情,遂问道:“医仙要说什么?”
  “唉,实不相瞒,官人的脉象乃是肝郁气泄,肾水不足,官人要不了孩子的。”
  杨琳着实有被雷到。她强忍着不笑,转头看向赵廷玉,二人说话的声音小,赵廷玉并不知道发什么什么。却听坐在女子一旁的徒弟说道:“你男人不行,问你是怎么怀上的。”
  这一句话终于让杨琳忍不住捧腹大笑。赵廷玉见状也不在装下去了,捏着药方,掐着腰问道:“我一个大男人怎么怀的孕,你这破药方子上胡说八道,会吃死人的!”
  二人的表现着实把对方吓倒,他们有些慌张的问道:“你,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杨琳:“还要问你们呢,你们是什么人?”
  赵廷玉就是:“为什么要冒充我师父的名号在这里害人!”
  “快来人呀,有人……”
  见对方喊人,杨琳扔出折扇打在了那胖女人的肩膀上,那人当场被砸晕。冒充冷凝霜的女子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往后面跑。
  “有人闹事!”
  店里的伙计们也都拿着东西上来要打。这些人并不知道赵廷玉和杨琳的身手,三两下便将这些人全部放倒。
  赵廷玉抬手打出阴冥指,直接将堂上所挂的“寒江医仙”匾额给打断,又把屋里所有和师父有关的东西全部销毁。
  此时,嘉兴府的巡防营到了这里,见医馆被砸,不问缘由就要将两人拿下。赵廷玉踢飞脚下长凳便将冲在前面的三人砸倒,杨琳上前以折骨手夺了二人兵器,随后双掌齐出将二人打翻。赵廷玉和杨琳无心伤人,却也以伶俐的攻势让这些人纷纷倒地哀嚎。
  赵廷玉高举着手中那张保胎的药方,摘了头上的簪子,披散着头发站到街上。
  “这些人根本就是骗人的,这药方分明就是乱写,她根本就不是冷凝霜。”
  外面人叽叽喳喳一通议论,人群之中突然有人问:“你怎么知道,你是谁呀?”
  “就是,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了?”
  赵廷玉脱口而出:“我是冷凝霜的徒弟,我能作证!”
  杨琳一旁道:“我也能作证!”
  人群之中又有人喊:“你凭什么作证?”
  “就是,你们两个一伙的吧!”
  “看他们的打扮就不像正常人。”
  “挺好的个小伙子可惜是个傻子。”
  人群中有人被这句话逗的发笑。
  赵廷玉委屈的喊道:“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东街那里都吃死人了,你们还来找她看!”

 


  人群里又是一阵叽喳讨论声:“那你们也不能打人啊!”
  “就是,你知道人家明天看多少病人吗,你知道吗你!”
  杨琳怒道:“你们是白痴吗,她都害死人了你们还这么维护她,还找她看病!”
  “谁每个失误的时候呀,那个老四家媳妇有哮喘都多少年的事了,早该死了,只不过是碰巧了而已。”
  赵廷玉:“你们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是假的又怎么样,真的谁见过呀!”
  “你说她是假的,你是真的吗?”
  “一个大男人穿成这样,莫不是个有断袖之癖的心理变态吧。”
  赵廷玉哪曾受过这个,又急又气,两眼急的发红,泪珠这里面打转转。可他又不能平白无故的对这些人人动手,纵使心中怒火中烧却又无处发泄。不经意间看见了头顶上医馆的幌子,使出阴冥指将幌子的旗杆打断,飞身而起将幌子撕烂。
  又见屋里的伙计们爬了起来便又折返回屋内,顺手抓过柜台上的一个药罐子对着屋里所有人厉声喝道:“今后你们要是再敢借着我师父的名号在这里招摇撞骗,这就是榜样!”
  赵廷玉将药罐子扔向空中,随后抬手一道白光射出,白光穿过罐子将它打的粉碎。
  屋内屋外,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直愣愣看着两人。杨琳见动静闹得大了,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带着赵廷玉匆匆离开。
  已是华灯初上,二人回到馆驿内。睡眼惺忪的朱罡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们怎么才回来,我的酒和烧鹅,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打扮?”
  朱罡以为自己没睡醒,使劲揉了揉眼睛。
  杨琳:“我这可都是为了赵廷玉新买的。”
  朱罡表情凝固的看向赵廷玉:“赵廷玉,你还有这癖好?”
  杨琳脸上写满了疑问:“什么癖好?”
  “他们就住在这里。”
  门外忽然传来店小二的声音。
  “客人,您开门呀客人。”
  朱罡不明所以的对外吼了一声:“干什么,睡啦!”
  门外之人破门而入,一队官兵杀了进来,见到三人举刀便砍。朱罡扔出被子盖在先冲进来的官兵头上,赵廷玉紧接上前双抄封天打在他头上,然后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杨琳打开窗子,窗外立刻射来几支羽箭,幸亏朱罡在飞身将她扑倒这才幸免于难。
  赵廷玉运足了气力,单手将屋中的实木桌子抓起来砸出去。这伙衙役全然不似之前遇见的那些人,一个个不要命了似的,砸到了接着爬起来,根本就不怕赵廷玉。
  朱罡拿出炸药高喊着:“赵廷玉趴下!”
  巴掌大的炸药坛子,带着火花从赵廷玉的头顶上飞过,飞到门外的人群中炸开。爆炸的碎片和坛子里面存的铁渣在高温和爆炸的高速推力下,轻而易举的将那些人的皮肉撕开。
  炸药炸破了房门,更震下来屋檐上的瓦。赵廷玉就在门口,耳朵被震的嗡嗡响。朱罡和杨琳架起赵廷玉,趁着爆炸后还未散去的烟雾冲出了屋子。
  “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这么响?”
  “他们在那!”
  埋伏的弓弩手立刻朝三人追来。怎奈三人跑的实在太快,这些人即追不上又射不着。
  朱罡带着赵廷玉和杨琳七拐八拐的进了巷子,在一处青石巷口停下了脚步。
  杨琳:“怎么不跑了?”
  赵廷玉:“他们应该追不上了吧。”
  只听一阵砖石磨擦声响,朱罡对着二人招手示意二人过来。原本平整的石墙上竟然多处个门洞,木制的楼梯直通向黑洞洞的地下。
  朱罡:“看什么看,走啊。”
  杨琳看上去有些害怕。
  杨琳:“这是什么地方啊?”
  赵廷玉安慰道:“朱罡在嘉兴的时候有个绰号,叫立地货。”
  朱罡:“这里呀虽然黑,可直通鬼市,用不了半盏茶的功法就到了。”
  杨琳吹亮火折子,小心翼翼的攥在手里,夹在两人中间。
  赵廷玉:“杨琳你是怕黑吗,这里没事的。”
  杨琳:“我才不怕呢,我只是觉得这里空落落的,就像深不见底似的。”
  朱罡:“下面有个煤矿,所以只是看着黑。”
  赵廷玉:“放心,这一路很好走的,一会儿就到鬼市了。”
  杨琳:“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呀?”
  赵廷玉:“我只是来过一次,谈不上熟悉。”
  朱罡:“我们两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上次我就是从这里跑的,还有,那次你三个师父加上赵廷玉都没抓住我就凭这些个人不在话下,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官兵为什么追杀咱们,你们两个为什么穿成这样?”
  赵廷玉便将事情经过说给了朱罡。
  朱罡:“原来是这样,听说凌雨生走后新上任的府尹对手下很是纵容,每次抓差办案都会让手下人随意抢夺案发现场的赃物,名曰充公,实则是衙役们私底下分了。”
  赵廷玉:“所以他们才和不要命了似的抓咱们。”
  杨琳:“就冲一点,这个人要不是什么好官。”
  朱罡:“可他为什么要找人冒充你师父呢?”
  赵廷玉愤愤说道:“反正一定没有好事,他们败坏我师父的名声,我一定饶不了他们。”
  朱罡笑道:“看见没,赵廷玉开窍了,怎么,你不害怕了?”
  杨琳:“怕什么,怕有什么用嘛,于情于理都是他们有错在先,总不能任人欺负呀!”
  赵廷玉:“杨琳说得对,唯唯诺诺只会任人欺负。”
  漆黑的环境里总算是看见了一束光。朱罡伸手拨开挡在路口的藤蔓,看见了天空和月光。
  朱罡:“喏,鬼市到了。”

 

“不知秦,秦相找我们有什么事呀?”
  金其龙和凌焱站在堂下,换了衣服的秦桧衣冠楚楚的坐在堂上。
  秦桧:“听说你们两个会做炸药?”
  凌焱:“小人祖上原是火药局御营的凌振。”
  金其龙道:“小人精通器械打造。”
  秦桧点了点头:“两位都在皇城司挂职吧?”
  “是!”
  二人齐声回复。
  秦桧:“你们两个做一个能够将城门轻而易举炸开的炸药,今晚申时之前务必带到北城去,下去吧。”
  二人领了命退了下去,凌焱心中却泛起了嘀咕。
  凌焱:“北边的翁城可是关押着这次几千叛军啊,能把城门炸开的炸药,他想干什么?”
  金其龙:“管他呢,新官上任三把火,何况他一下成了宰相,可别让他把咱们烧了,不就做个炸药嘛,各路人马那里有的是火药,炸开个城门还不容易。”
  ……
  武倾影惊道:“什么,难道一个也不留?”
  赵构:“他们造反就是不可饶恕之罪。”
  武倾影:“可他们只是些当兵吃粮的穷苦人家,只是服从了命令而已主犯是苗刘二人呀?”
  “武大人管的有点多了吧。”
  只见一人,体型瘦弱,面方而长,剑眉细眼,蒜头鼻子,颧骨高,两腮陷,嘴和下巴尖着头戴乌纱帽,一身紫色的官袍。
  这人径直走进殿内跪拜赵构:“臣,新任参知政事万俟卨,拜见陛下。”
  万俟卨笑着看向武倾影:“你一个祭酒才几品官,能让你参与政事已是陛下格外加恩了,那还由得你在这里妄揣圣意,指手画脚。”
  “你!”
  武倾影有心发怒却因赵构的在场不得不忍耐。
  此时门外又传来一个声音。
  “臣杜充救驾来迟望陛下恕罪。”
  但见杜充跪在门外叩首而拜。
  赵构:“武爱卿,你武功盖世就负责保护杜充的安全,配合他把这件事情做干净。”
  ……
  当夜,冲天的火光映照着滚滚升起的浓烟,撕裂天空的巨响打破了夜的寂静。应天府北边的瓮城里,参与苗刘兵变的部队全部暂时关押在这里,他们已经一整天水米不沾了。
  浓烟散去,翁城的城门被炸开,几个胆大的悄悄的探出头去四下看看,门外出奇的安静,远处传来几声受惊的犬吠。几人回头看了看,皎洁的月光照在城楼上,军旗在风的吹拂下飘摇,如此的爆炸声却没有惊动城上的守卫。刚才还聒噪的人群注意力全都被这爆炸所吸引,而爆炸之后的突然安静更是让人心里发毛。
  突然,城楼上人影窜动,灯球火把将小小的瓮城照的透亮,又有数量塞门刀车将城门堵住。灯火通明的城上,杜充站了出来。
  杜充:“大胆叛军,还敢炸毁城门试图逃窜,全部射杀,一个不留!”
  杜充所带来的都是他手下的亲信,这些人根本不顾城下人如何叫冤。一时间,滚木雷石,箭矢齐射,小小的瓮城宛如人间地狱,哀嚎不断,血流成河。
  苏月夕:“师父,这……”
  武倾影:“闭嘴!”
  单方面的屠杀很快结束了,杜充走到武倾影面前得意的笑着说道:“武大人,听说你们武林中人轻功都了得,武大人更是中原武林中的佼佼者,想必这踏,踏血无痕的本事是具备的吧,就请武大人到下面看看,是不是有漏网之鱼,毕竟咱们要为了皇上的安全着想啊,万一真有那么几个命大的事后打击报复可就是你我的失职啊。”
  武倾影双拳握的咔咔响,气的沉吟半晌之后,从牙间挤出来两个字回道:“遵令。”
  武倾影飞身下了城楼,自尸身堆中而行,血不沾履。凡见有一息尚存者皆掌击其顶,那人立刻毙命当场。五音奇才在城上看的即担忧又气恼,怎奈是敢怒不敢言。
  ……
  应天府,青洛
  冷凝霜推开吱呀的木门,待尘土散去,院中的枯枝败叶,墙角结成的蛛网,毫无人气的空气。
  赵廷玉:“师父,这是什么地方?”
  冷凝霜:“这里就是师父我从小生活的地方。”
  赵廷玉有些惊讶道:“啊,怎么没听您说起过?”
  冷凝霜:“以前每年冬天,城外的江面都会结冰,师父就带着我们到出去收药材,给各处穷苦人治病,久而久之他们就叫我寒江医仙。”
  赵廷玉:“原来您这名号是这么来的。”
  冷凝霜四下看了看院中的井还有水,便取了些水径直走进屋内。空旷的小屋里,只摆了一副桌案,上面供奉着冷凝霜的师父。冷凝霜将桌案牌位一一擦干净。
  “徒儿,过来给你太师父磕头。”
  冷凝霜在前,赵廷玉在她又后侧,师徒一起参拜先师。
  冷凝霜念念有词:“师父在上,不孝徒弟冷凝霜叩首而拜,皆因应故人之约抚养小徒,十年未曾至师父灵前祭拜,望师父原谅。”
  祭拜之后,冷凝霜道:“廷玉呀,别怪师父啰嗦,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能做出有背道义的事。”
  赵廷玉:“徒儿谨记教诲。”
  此时门外传来朱罡故意装作沙哑的叫喊声:“赵廷玉,来活啦,别在躲在你师父怀里哭鼻子啦。”
  赵廷玉出来回道:“喊什么呀,什么来活了?”
  朱罡扔给赵廷玉一块牌子:“武祭酒帮你谋了个差事,跟我一起去汴梁吧,杜充大人让咱们去给重新建立留守司做准备。”
  赵廷玉回头看向屋内,冷凝霜站在门前对赵廷玉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朱罡少有的严肃了起来,走上前向作揖,将先前冷凝霜给他的手镯双手奉还:“此行若有难处,还望前辈能够出手相助。”
  冷凝霜把朱罡的手推了回去,倒背着双手走到赵廷玉身前:“朝廷的事我不会再插手,如果是涉及到你们自身安危的事嘛。”
  冷凝霜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视情而定。”
  赵廷玉:“师父,您不回去了?”
  冷凝霜整理着赵廷玉的衣服道:“马上要冬天了,这里刚经战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为没钱看病而坏了性命,廷玉,你长大了,师父不可能永远跟着你,有些事情要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赵廷玉:“知道了师父,您教过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是汉人,这件事情我愿去做。”
  “也算上我一个。”
  杨琳不知何时来到这里,说道:“我太师父要闭关修炼,不然我师父她们出门,让我待替她们去汴梁。”
  朱罡:“我是这样想的,咱们改道去嘉兴先把你那炊饼钱还了,再去汴梁如何。”
  杨琳:“你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吧。”
  赵廷玉跪倒叩头向冷凝霜辞行:“师父,您多保重,徒儿去了。”
  朱罡:“你就别担心你师父了,天底下有几个人能害的了她呀。”
  几人辞行离去。
  ……
  松江,市舶司。
  邓恩一伙逃到了此地。
  “哈哈,真是少见,想不到不可一世的邓恩也会有一天惶惶如丧家之犬?”
  市舶司提举蒲罗身穿锦绣大袍,赤色发红须的老脸上写满了不屑。
  蒲罗:“来人啊,替他们安排住处。”
  ……
  嘉兴
  “你去哪了?”
  赵廷玉看着一身土的朱罡。
  朱罡拍打着身上的土,将一个油纸包拿出来扔到桌上。
  朱罡:“这是先前我从凌焱身上顺了来的炸药,这次去汴梁一定用得上,哎对了,钱你还了没有。”
  赵廷玉:“那家掌柜的没出摊儿,搞不好要等到明天了。”
  杨琳:“既然如此咱们出去玩去吧,我可不想一直待在这个地方长毛。”
  朱罡道:“我说杨大小姐,都赶了一天的路了,你不累啊。”
  杨琳:“一个大男人走点路就累着你了,赵廷玉,走,和我出去。”
  朱罡把脚上的两只鞋子踢下,往床上一趟:“你们去吧,我可得躺会。”
  赵廷玉:“哎你身上这么脏就直接睡啊。”

 


  朱罡:“哎,对了,你给我捎点吃的回来,不用太隆重,半斤酒,再来只烧鹅就行。”
  杨琳没好气的说道:“呸,美得你!”
  赵廷玉附和:“就是,先把你这叫洗了,一会我还怎么进这个屋。”
  朱罡:“那我就不管喽。”
  赵廷玉:“好好好,那你就饿着吧。”
  二人转身出了客房的门,朱罡探出头来笑说道:“没有烧鹅的话烧鸡也行。”
  赵廷玉和杨琳二人同时回头道:“睡你觉去!”
  二人行至嘉兴城的街上,忽听的你男子失声痛哭,哭声引来了众人围观。二人也上前去看,但见男子跪在地上,面前用白布遮盖着一具尸体。只听旁边有人问。
  “这是怎么了?”
  “老四他媳妇死了。”
  “啊,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听说是被庸医给害了。”
  “哪个郎中看的,还不去官府告他!”
  “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寒江医仙冷凝霜。”
  杨琳低声与赵廷玉耳语:“你师父腿脚够快的呀,咱们坐船走了一整天,她都在这里坐诊看病了。”
  赵廷玉低声回道:“怎么可能,我师父的医术高明的很,从来没有失手过。”
  只听男子骂道:“狗屁医仙,就是个骗子,该千刀万剐!”
  一旁人道:“老四呀,还是先把你媳妇入土为安在从长计议吧。”
  “我呸,凭什么!”
  “你有所不知啊,这冷凝霜可是新任知府的小妾。”
  赵廷玉一听就火了:“你胡说!”
  杨琳见这里人多赶紧拦下赵廷玉不让他在多言。见周围人看了过来,杨琳立刻挽着赵廷玉的手对众人笑着说道:“他说我呢,他说我呢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杨琳用力掐着赵廷玉的胳膊,低声道:“你先听着说不定是重名重姓或是冒名顶替呢。”
  那人又说道:“前天晌午,东街的刘二肚子疼吃了她一副药晚上就死了,他家里头去找上门理论,结果后半夜被打折了腿扔到状元桥的乞丐窝子里去了,人当时就不行了。”
  男子一听,蹭的一下的站了起来,拿起地上半块石头:“我就不信这天底下没王法了,我今天就去宰了那个婊子。”
  周围人赶紧拦他,场面一度混乱。赵廷玉在杨琳的拉扯下离开了人群。
  杨琳:“哎呀赵廷玉你要干什么呀!”
  赵廷玉:“他们骂我师父。”
  杨琳:“你弄清楚了吗就要动手,你师父教你的你都忘了,你师父是庸医啊还是那个什么狗官的小妾啊。”
  “你……她。”
  赵廷玉觉得杨琳说的在理,一时无言以对。
  赵廷玉:“那现在怎么办?”
  杨琳笑道:“看你平时呆呆的,想不到还有发威的时候。”
  赵廷玉:“你就别笑话我了。”
  杨琳想了想:“走,咱们先去看看,要是真的咱们就当面问清楚,要不是,我就替你一掌拍了她。”
  二人稍作打听便找到了那医馆。门口的人络绎不绝,不少男人堆在医馆门口往里张望。二人垫脚往屋里面看,医馆大堂中央端坐一女子。豹头虎目,说她五大三粗一点也不过分。女子不知与看病的人起了什么争执,只听她声如狼嚎,两手抓住那看病之人的衣服就把他拎了起来。那人脚尖触地仍然与之逞口舌之能。
  杨琳:“这能是你师父,这个知府可真没品位。”
  “她敢辱我师父。”
  赵廷玉撸袖子就要往里闯。杨琳赶紧阻拦:“哎你先等等。”
  “不得无礼!”
  一声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所有的喧闹。赵廷玉和杨琳屏息凝视的顺着声音看去。因为这声音和冷凝霜的声音一模一样。
  但见大堂一侧的门帘撩开,走出一女子,模样乍一看确实与冷凝霜颇有些相似,但举止作派与之大相径庭。这女子,举止风骚,眼神妩媚,谈吐多有挑逗调情之举,轻而易举的就让那个病人安稳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她,更是让门口这些男人忍不住嚎叫。
  杨琳看着赵廷玉笑道:“原来那个大胖子是你师姐呀。”
  “呸呸呸,是你师姐,我现在就进去戳穿他们的嘴脸!”
  赵廷玉说着就要进去。
  “哎呀你算了吧。”
  杨琳拉着赵廷玉就往一边走。
  赵廷玉挣开杨琳的手:“你干嘛呀。”
  杨琳:“现在这里除了我谁还见过你师父,还有谁知道你是冷凝霜的徒弟,你有什么证据能揭穿他们?”
  赵廷玉被一连串的的问题问懵了,不知该如何作答。
  杨琳:“怎么样,傻了吧,你个呆瓜,先跟我来,我有办法。”
  杨琳带着赵廷玉走街串巷,什么裁缝铺、成衣店、绸缎庄转了个便,又到各家首饰楼里精挑细选了一整套首饰,又从街市上买了些香囊折扇一类事物,不一会东西就堆的像个小山,可以说,凭赵廷玉一人之力是拿不了了。
  赵廷玉倚在路边摊墙角:“停,停一下,你要干嘛呀,我身上可没钱。”
  杨琳转过头垫着手里的钱袋,趾高气昂的看着赵廷玉:“本小姐刚刚受了当今天子封赏,还要你那仨瓜俩枣的钱,跟着我。”
  赵廷玉往路边一坐:“你倒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呀,这么久了不是首饰就是衣服,走街串巷的买了这么多,没几个有用的呀。”
  杨琳:“这才多久你就累了,再说了我花的是我自己的钱,你心疼什么呀?”
  “我心疼什么,只不过,你看看。”
  赵廷玉拿起一件男人穿的衣服道:“这个买给谁的,还是个最小号,你认识这么瘦小的男人?”
  杨琳一脸坏笑着说道:“我当然认识呀,我家官人。”
  “啊?”
  赵廷玉满脸惊讶道:“你官人,你嫁出去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杨琳笑着抢过衣服,又抓过折扇香囊等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要你管。”
  随后向巷子里跑去。
  赵廷玉不解,喊道:“你要去哪,等等我?”
  杨琳:“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
  不多时,自赵廷玉身后房屋的顶上飞身下来一男子,腰配香囊,手使折扇,穿的正是杨琳刚刚拿走的那身衣服。他虽然比赵廷玉矮了足有一头,却气宇不凡,长的十分清秀,鼻子下的一字胡修的整整齐齐,整个人看上去很是干净利落。男子朝着赵廷玉拱手行礼。
  “廷玉小友,这厢有礼了。”
  赵廷玉赶紧回礼:“不敢不敢,敢问阁下是?”
  “杨琳姑娘乃是在下未过门的妻子,我常常听她提起你。”
  “噢,是嘛。”
  赵廷玉不知为何,心里面竟然闪过一丝失落。
  那男子突然发出一阵女人的笑声:“看你傻不拉叽的样子,笑死我了。”
  赵廷玉定睛一瞧,此人和五音奇才中的单雨彤有些神似,来者正是杨琳。
  “好啊是你,琳儿你竟然骗我。”
  赵廷玉伸手将杨琳脸上的胡子撤了下来。疼的杨琳举手就要打,活像个受了气的小媳妇。
  杨琳疼的跺着脚:“这是粘上去的,很疼的。”
  赵廷玉:“你穿成这样子干嘛?”
  “山人自有妙计,你先把这身衣服穿上我再告诉你。”
  杨琳那回胡子重新贴上,把剩下的那些衣服一股脑的塞给赵廷玉。
  “可这是女人的衣服啊?”
  杨琳搂住赵廷玉的脖子:“你不是想拆穿她的嘴脸嘛,咱们就……”
  杨琳和赵廷玉耳语几下,赵廷玉乐了。
  “杨琳呀杨琳,平时你大大咧咧的想不到还有心思缜密的时候啊。”
  杨琳笑道:“那是,本小姐是谁。”

声明

1.《老BWBWBWBWBW 多毛小姐BGMBGMBGM胖》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VODAFONEWIFI巨大黑 欧洲女RAPPERDISS大战

     一边再战,大白那处也不算好过。  。。。  楚云藏在钟乳石后被大白发现。  “凝脂化箭!”  大白低吼一声。  指尖渗出几滴脂肪,在坠下的瞬间...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毕业五年后,你会在哪里?

      我有时候也在问自己:毕业后五年,我会在哪里?  毕业后,有人工作,有人继续上学……希望看了这篇文章能让给人启迪,所以我希望它能帮到正在迷茫中的你,...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自暴自弃庸庸碌碌,或许也能活得下来,但这绝不是生活

     做人,无需去羡慕别人,也无需去花时间去羡慕别人是如何成功的,想的只要是自己如何能战胜自己,如何变得比昨天的自己强大就行。自己的磨练和坚持,加上自己的智慧和勤...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奋斗的十二大理由

     “闻鸡起舞,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然荻读书,囊萤映雪”,这些都是古人勤奋努力的故事。“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百分之九十九的血汗。”&ldqu...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男生把小j放进女人屁股视频狂躁 美女裸体扒开尿口桶到爽

     眼看敌人已经不打算隐瞒下去,蒙面女子也是把心一横,面对这几个实力比自己明显要强一大截的家伙,她不得不全力应战。就见她右手单掌向头顶一拍,一座燃烧着熊熊烈焰...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美女扒开内裤光屁股给男人看 男生把小J放进女人屁股视频狂躁

    “你醒啦?”  阳烨激动的叫道。  顿觉失态,脸红的像柿子,额头冒出斗大的汗珠。  “谢谢你,小和尚。”  美少女缓缓坐起来,用一双哀怨的...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被男狂揉吃奶胸60分钟视频 处处吻在线观看免费

    出现在大雪坪另一端的两颗血色火球,持续短暂的时间后,向云雾深处移动,光亮越来越弱。  风澜始终很平静。  确定天影兽不会主动冲出八百里大雪坪时,松一口气,亦有...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5
  • 其实,你没那么喜欢他

      爱情,有时候它就是一种无解的毒,当到了一定的时间毒素就会消失,在它消失之前就算用神仙妙药也无法解。   年少轻狂的时候很喜欢一个人,他的一颦一笑都被深深的...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女孩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女孩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每次你的朋友同学或者同事聚会的时候我都会担心你会喝多酒,并不...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一梦千年,谁与我执手红尘,许一诺不离不弃?

     云雨初收,暮天烟淡,风絮飘城,纷乱了谁的浮生?飞花碎月,月落乌啼,筝萧长叹,剜痛了谁的心扉?秦淮笙歌歇,江南烟雨茫,流年错乱,镜花朦胧,水月破碎,殒寂了谁的繁华?蒹葭苍苍,蓑草...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