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被男狂揉吃奶胸60分钟视频 处处吻在线观看免费

时间:2022-12-15 09:07:56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出现在大雪坪另一端的两颗血色火球,持续短暂的时间后,向云雾深处移动,光亮越来越弱。
  风澜始终很平静。
  确定天影兽不会主动冲出八百里大雪坪时,松一口气,亦有点惆怅。
  通过大雪坪进入悬镜山脉,眼下看着,难过登天。
  风澜对瓠锋吩咐几句,便自回到营帐。
  六尾与七尾形影不离。
  贾裕聪与龙无眠跟着走进来,二人的脸色不大好,五味杂陈。
  “七玄盟的恶人,就那样没了。”
  “有时候,真是难以辨清什么样的人是恶人、什么样的人是好人。”
  龙、贾二人先后说。
  “总之,是由活人说了算。”风澜平静地说,又问,“大雪坪,很古怪的样子。”
  六尾接话道:“最近一次出现这么多天影兽,还是最后一位天妖贪狼的末期时代。距今已有一万七千余年。”
  风澜看向六尾,示意能说就多说点。
  “最后一位天妖贪狼,死在剿灭天影兽的征战中。
  一位人族大能之士,斩下贪狼的头颅,祭炼成一件法宝,才将天影兽彻底镇压。”
  六尾努力回忆着说。
  “那位人族,替天妖王庭做事?”风澜问。
  六尾道:“依人族的说法,那位人族,是末代天妖皇的舅舅。”
  “他姓什么?”
  风澜与龙无眠同时问。
  “张。”
  贾裕聪笑眯眯地接话说。
  风澜惊愕地看向他。
  他双手一摊,解释起来。
  “那户张姓人家,伴随天妖王庭的覆灭,仿佛烟消云散。
  从那时起,便无一人知晓任何事迹,仿佛不曾存在过一般。
  惟一清楚的是,末代天妖皇时期,天妖王庭内部发生过一次动摇根基的内斗。
  十分疑惑的是,没人知道谁赢了。
  惟一确定的是,那次内斗后的三千年时间里,天妖王庭迅速走向衰落。
  三千年时间,人族完成大酝酿,终于迎来对天妖王庭来说,毁灭级的爆发。”
  贾裕聪沉默好一会,继续说。
  “那三千年时间,亦是守护人族的大法师议会走向彻底覆灭的时间。
  有太多的事,埋入历史的烟尘,不为后人知晓。
  当然,许多许多事,乃是人为消除。”
  六尾狐瞄着贾裕聪,狐疑道:“你姓贾?”
  贾裕聪含笑颔首,道:“论起来,咱俩的祖上,还有一段私情。”
  他哈哈笑着指向风澜,道:“还是他祖上极力反对人妖之恋,拆散咱俩的祖上。”
  “你真的是风家后人?”
  六尾狐心中的疑惑,像一块石头落地,又急需确认。
  “我早应该确定是那把斧子。
  只是,那把斧子,怎么会弱到这步田地?”
  六尾狐自问自答地问。
  风澜如实说:“不知道。”
  “嗟嗟神契,有秩斯祜。
  你连秩序斧的斧诀都不知晓,怎么可能是大法师的正宗传人?”
  六尾狐呢喃一句,叹然道。
  “嗟嗟神契,有秩斯祜。”
  风澜默念一句,心道:烈焰城风家的祖祖辈辈,都是纸泥浆工,确实没有任何法诀传承。
  祖传的香炉与斧子,要真是神器,风家不可能传那么多代。
  只是,烈焰城风家确实是由一个庞大的家族,逐渐凋零成单门独户,最终成为一个孤零零的少年。
  烈焰城城主历来姓元。
  最后一位元姓城主,杀死风澜的父亲。
  风澜内心起了波动,快要熄灭的仇恨火焰,仿佛被滴上几滴油。
  “假是假不了。
  ‘秩序诀’,原本就被天鸿大法师封印在另一个世界,没有传下来。
  如果传下来,我们当然见不到这位风姓后人。”
  贾裕聪解释说。
  六尾道:“我族里亦有另一个世界的传说,天鸿大法师是惟一的守门人。”
  “他叫风澜,传到‘天’字辈,将来的名号是‘天澜’。
  或许,冥冥之中,还是要从我们这代字辈的人起事。”
  贾裕聪说。
  “当务之急,如何对付天影兽。”风澜转变话题道,“从七玄盟的攻击来看,神意境修士奈何不了。”
  “这个就不好说咯。”贾裕聪微笑道,“如果能找到天影魂王兽,可直接大破天影兽。”
  “只能等各派的强者到来。”
  风澜一筹莫展,却也轻松。
  “若没有人统一指挥,只会更乱。”
  龙无眠睡眼朦胧地说。
  他快要睡着,说完这句,便似进入梦乡。
  贾裕聪跟着伸展懒腰,哈欠不断,找个舒适的位置,躺下便睡。
  六尾与七尾回它们的位置,背靠背养精蓄锐。
  风澜独自思索良久,走出营帐,却见几人站着,似在等自己。
  瓠锋道:“盟主,到来的散修越来越多,全都聚集在您的大帐附近。
  隶属如元始门、天剑宗的修真势力,分别形成另两个强大的联盟。
  魔教众弟子,神秘退去,不知去向。”
  “瓠帮主,名册烧掉。”
  风澜思索着说。
  瓠锋与另几人面面相觑。

 


  “要将一切公开、透明地说清楚,大势面前,不拘小节。
  众人只需要遵守‘做一个好人’的准则。
  如果有人违反该准则,就地诛杀,绝不姑息。
  诚可谓:勿谓言之不预也!”
  风澜没想过这时候,还会有很多人选择自己这一边。
  泰鸿古城一战的余威,影响力比想象中的要大、要重要。
  这里的凶险,绝非像泰鸿古城中随时随地会有强者出手一样有保障。
  或许,某个关键的时刻,风澜自己只有逃命的份,如何约束众人。
  正在此时,十三道法宝光芒冲进大雪坪,与影子妖兽大战。
  很快,三人被撕的粉碎。
  一个女子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大吼。
  “钌阳侯家。”景鞅轻呼道,“侯十三娘子,竟然亲自出马。”
  景鞅道:“盟主,我们应该警示与劝阻大家,不要再冒不必要的险。”
  “前辈,我们凭什么替他人做主?
  他们有足够的能力,知晓大雪坪上发生的任何事。
  那些个行走江湖几十年、上百年的修真强者,岂有听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的话的道理?
  退一步讲,便是本盟的人要出击,我也没有理由阻拦。”
  风澜淡淡地说。
  看见十三人回来十人,预判这十三人的道行确实不凡。
  然而,这种修真实力不凡的人,又是另一种极高的危险。
  风澜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最松散的规约。
  之后的两天时间,陆续赶来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任何人敢冒险一试。
  第三天傍晚时分,第一批掌天宗弟子,三十九人,到来。
  其中十人,正是卓一凡、卓一仙、厉飞云、万人王、雄破天等人。
  稍晚一个时辰,天剑宗、元始门、天龙殿的大批精英弟子到来。
  其中,天剑宗以陆襄长老为首,人数最众,有几分主人翁的架势。
  前往风雪城的叶乘风等人,一起到来。
  叶乘风叫上风澜,一起去拜见陆襄长老。
  风澜对天剑宗并无好感,想到要接受天剑宗长老的指挥,心中更是不愿意。
  如果不是碍于五正同盟这个尚未完全撕破的假面具,风澜定不会去拜见。
  陆襄长老,螓首蛾眉,雍容端庄,看上去还不到四十岁,身穿雪白袍裳,美的动人心弦。
  她旁边站的漂亮少女,与她很像,但是美艳动人略有不如。
  风澜识得少女,正是天火坑中遇到的白衣少女。
  红衣少女、云烈都到来。
  “风澜,你一直未出手,想必已有破敌之策?”
  待风澜行礼拜见后,陆襄问。
  风澜朗声道:“数万年来,掌天宗号令修真界,无往而不利。”
  有人失声惊呼。
  有人皱起眉头。
  没人能理解风澜怎么敢如此直白的说这样的话。
  风澜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思索五正中谁应该主导的事,一时不察,顺口说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说。
  叶乘风脸色大变,见风澜还要说,忙阻拦道:“师弟,师父已有交代,掌天宗弟子听候天剑宗调遣。”
  “我不只是掌天宗的弟子,亦是好人盟盟主。
  师父可没说本盟主要听天剑宗的调派。”
  风澜的内心有点慌,反驳道。
  他的脸上很平静,得益于一具少年肉身拥有两个记忆。
  “风澜,你太狂妄。”元玄玑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携掌天宗之虚名,欲号令数十万群雄?”
  “掌天宗号令泰明大陆以来,百万人数只是起点而已。”风澜沉声道,“你若不服,便是要赐教几招,生死由天的那种?”
  “怕你?”
  元玄玑走出人群,手中权杖雾气蒸腾。
  七星剑的剑鞘上闪烁起青辉。
  “好能耐,竟能人剑相通,心念摄剑芒。
  除非权杖中的那件法宝重生,否则,玄玑如何是风澜的对手。
  而这个风澜,一经出手,便是杀招,剑下不留活,确有几分果敢的杀伐决断。”
  陆襄长老暗自道。
  “玄玑,号令群雄,要的是实力,不是嘴上功夫。”陆襄劝住元玄玑,略一忖度,道:“好。这次,就由掌天宗来号令群雄。”
  陆襄心想,倒要看看圣符的这位弟子,有几分能耐。
  她这一支持,那怕是元始门、天龙殿、中洲大世家都不会站出来反对。
  风澜看出这其中的凶险,心想美人心黑又狠,绝非虚言。
  倘若此次失败,在宗门内外,对风澜的前程是一个莫大的打击,对掌天宗亦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群雄聚集,若无统一号令,自是一堆乌合之众,毫无战斗力。
  所以,我决定分八路,同时发起进攻。”
  风澜朗声,根据已知的修真力量,一一分派,泾渭分明,颇有章法。
  白衣美少女问道:“第八路?”
  “掌天宗。”风澜道,“陆师叔,请立刻发起攻击。”
  这会儿,众人瞧的明白。
  风澜的脑子真的灵光。
  倘若隔一夜,变数极大。
  只有现在发起攻击,那怕每个人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也是最有利于风澜的选择。
  以陆襄长老为首的天剑宗出击,
  元始门与天龙殿先后跟上,
  其它五路人被携势带入,冲进大雪坪。
  可是,风澜召集的人手与掌天宗弟子,选择观望。

曾经惊才风逸再造乾坤的绝世人物,
  如今只剩下令世人瞻仰的丰碑与雕像。
  曾经因不同种族而撕裂开的仇恨,深深镌刻在每代人的血脉中,
  如今依旧代代相传,记忆犹新刻骨铭心的恐惧。
  不久前,杀死这一世仇人女儿的机会,就在风澜眼前,触手可及。
  亦在不久前,杀死害死孙友的狗男女,令他们尸骨无存,毫不犹豫。
  杀死残害同类的人族败类,仿佛是替天行道的正义之举。
  面对同样善良的人族同胞,他们完全合乎的责问与诉求,仿佛是负罪而行。
  人的心,怎么如此难以捉摸?
  生而为人,怎么会这么难?
  难道,真的没有评判的统一准则?
  风澜回忆仅存的烈焰城风氏先祖的记忆,渐觉心痛,心绪纷乱。
  只有全身心投入到参悟修炼,方能将诸般烦恼抛诸脑后。
  过到第三天,人族修士涌到那条无形的大雪坪边界,安营扎寨。
  风澜自然警惕起来。
  他不怕其他人的发难,而是担忧同门师兄。
  惶惶到傍晚时分,两处斗法,便是殊死搏斗。
  风澜伫立在风雪中,凝神观看二十里外纵横交错于空中的法宝光芒。
  六尾与七尾站在两旁,表情异常凝重,隐隐有冰霜。
  天色刚黑下来,营帐周围突然出现奇异的鸣笛。
  七星仙剑出鞘,青辉蒸腾。
  风澜飘然凌空,潇洒自如,宛若游龙,融进青辉。
  七星仙剑上的七颗星点依次亮起赤、橙、黄、绿、蓝、靛、紫星芒,恍若借取天穹之上的星辰之力。
  卷起漫天风雪,如大海深处不断蓄势欲冲天而起的海浪。
  方圆亮起的法宝光芒,被悉数卷入。
  雪如箭。
  风如刀。
  无坚不摧。
  风澜御剑落地,仙剑入鞘,余辉久久不散。
  片刻后,传来八具尸体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风澜用秩序斧砍下八颗头颅,一字摆开在营帐前方丈余外。
  “要感谢他们,让我时刻知晓自己的道行在进精。”
  风澜对六尾与七尾说。
  “在这里,这柄剑的威力似乎会大增。”
  六尾道行高深,见识不凡。
  若凭同品阶的法宝,风澜根本不是对手。
  自从风澜背上绝仙古剑后,六尾彻底放弃其它的念头。
  “七星剑,亦称龙渊七星剑,莫非真与悬镜山脉中的天龙有些渊源?”风澜回应道。
  真实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这里,左臂中藏的七彩晶石,会吸收某种能量,形成外溢。
  七星剑早已被七彩晶石浸润,同气相连,七星剑可轻松驾驭外溢的强大能量。
  一经用七星剑施法,威力倍增。
  风澜能清晰感受到磅礴力量随时冲破界限,不受自己控制的威胁。
  是以,速战速决,适可而止。
  如果有人将风澜当成神意境初阶来对待,铁定倒霉。
  正在此时,一行五十余人,打着火把,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来。
  为首二人,正是景鞅与瓠锋。
  他们没有看一眼尸体与头颅,一起行礼拜见道:“请盟主原谅我等的鲁莽。”
  风澜淡然道:“诸位前辈、道友言重,风某何德何能,承受如此大礼仪。”
  “我等见识浅薄,浮行狂妄,冒犯盟主虎威。”瓠锋朗声道,“请盟主原谅我等粗鲁之人,重新领导我们。”
  风澜眼力极好,看见两个“熟人”站在人群中,不断朝自己扮鬼脸。
  说不定就是他俩鼓动。
  “唉。”风澜叹息道,“如果大家形同陌路,将来要处理公义,不伤感情。反之,难免令人忧伤。”
  风澜怅然道:“诸位可要想好。当然,这里的大地非我个人空间,亦非掌天宗的飞地,大家可以自由安营扎寨。”
  “多谢盟主宽宏大量。”
  众人齐声道。
  “盟主,魔教弟子正与中洲熊家斗法。”一人大声道。
  “这事,不归我管。”风澜拒绝道,“大家尽快收拾营帐,早些歇息。”
  风澜看向贾裕聪与龙无眠。
  二人会意,跟着走进营帐。
  “真漂亮。”龙无眠瞟着六尾与七尾,“这你都能忍得住?”
  “你们有没有遇到一个叫查高兴的人?”
  风澜开门见山地问。
  对于这种无聊的俏皮话,直接过滤。
  “哟,又一个大法师的后人?”
  龙无眠大大咧咧地说。
  贾裕聪笑而不语,摇摇头。
  “你肯定上当了。”龙无眠数着指头说,“胭脂宫,天龙,法师符印,云云。”
  风澜点头承认。
  “要当心查氏一脉。”贾裕聪淡淡地说,“查氏一脉的根基,在流沙界的黑殿。”
  “流沙界?”风澜惊道。
  “这点,绝对不差。”贾裕聪道,“但是,是否与魔教有直接关系,倒是不可知。”
  “我想,我师兄他们匆匆北上,定与他有关系。
  那么,可以确定,他早已是魔教中人。”
  风澜很快想明白一些关键路径。
  那个假灵脉,应是提前预谋。
  那么,查高兴图谋的是一件什么物什?
  “这次的形势,有些复杂。

 


  正邪两大势力齐至,
  亦正亦邪的势力亦至,
  至今不见各方金丹境强者现身。”
  贾裕聪微笑着问:“这意味着什么?”
  风澜道:“真正的目标,不在这里。”
  龙无眠抿嘴道:“英雄所见略同。”
  贾、龙二人说起一路上的事情,滔滔不绝。
  六尾与七尾背靠背,沉沉入眠。
  子时末,六尾与七尾同时站起来,看一眼风澜,立即看向营帐外。
  风澜率先走出营帐。
  但见大雪坪的另一端,出现两束光亮,像极两个狼眼手电发出的强光。
  六尾轻声道:“妖兽。”
  贾裕聪惊叹道:“啧啧,兽潮来的这般早?”
  风澜想到云中仙说过的话,纳闷怎么不见老头的踪影?
  “盟主。”
  瓠锋等人全部走出营帐,站在周围。
  “我建议大家原地不动,先等等看。”风澜沉声道,“大家可以各行其是,不受约束,后果自负。”
  风澜清楚自己这个盟主,用得着的时候,大概是有点用,用不着的时候,一定是摆设,索性把话挑明。
  “瓠帮主,请帮忙将聚集在周围的人,录成名册。”
  风澜发现这里的人多出许多。
  如果任由任何人混入,万一哗变,后果不堪设想。
  瓠锋抱拳道:“属下遵命。”
  他立即着手办理。
  半个时辰后,百余法宝光芒升空,闯入大雪坪上空,向那两束光亮靠近。
  八百里广阔的大雪坪,空间充足。
  无论那一方势力打头阵,都有足够的回旋余地。
  有人报道:“盟主,是七玄盟的人率先出击。”
  又有人报道:“熊家与魔教一战,熊家陨落一位精英弟子,受伤三人。”
  “知道了。”
  风澜说,心想瓠锋把事情安排的很周到,不愧为一帮之主,我要好好学习。
  七玄盟并没有鲁莽而行。
  直到天明,他们才缓缓靠近那两束光亮。
  八百里,对于御法宝飞行的修士来说,近在咫尺有所夸张,但绝对不能算远距离。
  正当所有人屏住呼吸,期待发生什么时。
  大雪坪上出现一个个兽影,个个振翅高飞,凶残攻击人族修士。
  转眼,七玄盟损失三分之一的人手。
  其他人立即溃散,往回逃。
  兽影紧追不舍。
  七玄盟剩下的人逃到五十里开外时,只剩三分之一。
  所有人没有想到,另一半没有出击的七玄盟弟子,同时出击。
  这份勇气,带给其他各方势力不小的震撼。
  风澜没想到的是,先后出击的不只是七玄盟。
  恶归恶。
  此刻,风澜却也不知如何评判七玄盟这股强大的修真势力。
  或许,“五正七玄”的名号,确实已经成立。
  最后,只有自己这一方,没有出击。
  短时间内,人族修士压住兽影的攻势,逐渐推向大雪坪的另一端。
  “这是什么妖兽?”
  风澜从紧张中缓过神来,问。
  “天影兽,悬镜山脉中特有的妖兽。”有人回道。
  “天影?”
  风澜想到掌天山脉上有一峰名“天影”,暗自忖度是不是因为天影兽而得名。
  看起来,天影兽的战斗力有限。
  人族修士推到四百里开外,忽然溃散。
  有一队人,像是陷入包围圈。
  那队人,正是七玄盟的两百余人。
  距离太远,无法知晓发生了什么。
  溃散的人,逃离到风澜等人所在的方向。
  一人道:“风澜,快出手救救七玄盟的众人。”
  原来是王凤年家的人。
  风澜问:“发生了什么?”
  站在大雪坪外的人,只能看清形势,其它的太远,如何看得清。
  “能够隐身的天影兽,突然出现。”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幸亏数量不多。可是,还是将七玄盟的人包围。”
  “我只是一个神意境初阶的小修士。”
  风澜何尝不紧张,喃喃说着摇摇头。
  不到一刻钟。
  大雪平正中间的上空,一个个大活人,开始被撕碎,衣服碎片与其它碎片飘荡在空中。
  有人受不了,呐喊出来。
  风澜开始反胃,胃里拧的紧。
  “盟主!”瓠锋道,“可否放下成见,救七玄盟的人一次?”
  “晚了。”风澜道,“以我的道行,螳臂挡车。”
  不是不出手。
  实属实力不够。
  各方侥幸逃回来的年轻弟子,颤抖的牙齿咔咔打响。
  七玄盟的两百余人,全部陨落。
  而在此时,大雪坪另一端的浓雾中,出现两个明亮的血色火堆。

 

风澜收集战利品后,任由尸体横陈。
  垂首思考时,眼中闪烁寒芒,与冰天雪地浑然一体。
  此刻,幡然醒悟,从走出烈焰城的尸山血海开始,那颗滚烫的少年心,早已结了一层冰。
  每杀死一个生灵,那层冰厚一分。
  不知不觉,有太多东西已经变成“理所应当”。
  只是,小和尚阳烨的出现,让他出现短暂的深刻反思。
  风澜淡然一笑,将普通灵剑插进冰地,卸去所有的乔装,换上掌天宗服饰,御起七星仙剑,继续赶路。
  远离赘胥城五百里后,结伴匆匆赶路的行人越来越多,时常遇到修士斗法,你死我亡。
  白天,风澜会站在远处观看。
  晚上,认为谁不对,出手便是最凶狠的杀招,七星剑下无活口。
  渐渐地,白天热热闹闹,晚上安安静静。
  行到三千里外,修士规模更大,多以门派倾巢出动,亦有结盟的门派互相照应。
  风澜终于可以确定,从各方汇聚而来的修士,绝大多数是绕着赘胥城,走一南一北两条道。
  若不是祖传的秩序斧破掉那件古怪的法宝,他与两只白狐无法活着离开赘胥城。
  天剑宗、七玄盟、魔教的弟子,只敢到城外展开厮杀。
  好一个古老的繁华大城,难道是一处人间炼狱?
  如果不是距离太远,风澜定要重返赘胥城,探个究竟。
  这里的人数众多,鱼龙混杂,没个头绪。
  仍不见师兄们与天龙殿的弟子。
  风澜决定暂时找一地,不现身。
  多亏有两只白狐,总能找到非常适合藏身的雪洞。
  “这些弱小的人族,真正不知死活。”
  六尾狐饮着美酒,醉眼朦胧地说。
  “我是人族,我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远数千里之遥而来。”
  “嫉妒,人族天生以来生长在心上的恶性`肿`瘤。”
  “固执,缠绕在灵魂深处的愚昧锁链。”
  “虚荣,无数恶行因它而生。”
  “盲从,失去自我,迷失自我,随波逐流。”
  “侥幸,自我欺骗的放纵。”
  “人类的无数迷惑行为,只可意会,不可言语。”
  风澜痛心地说着,忍不住发出长长的叹息。
  六尾狐与七尾狐背靠背,透过雪孔望着幽暗苍穹。
  它们不懂人类。
  风澜何尝能懂人类。
  时常,连自己都不懂,尽是疑惑。
  十多日的奔波,从无睡过囫囵觉的风澜,此时昏昏欲睡。
  他忘记两只异族巨妖就在身边,和衣而卧,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是翌日正午时分。
  六尾狐狐媚地笑道:“睡的真香,如释重负?”
  “本没有重负,何来如释?”风澜辩解一句,问,“外面可有异状?”
  “打打杀杀,从未停过。”六尾狐道,“不过,昨夜有两拨人对峙时,其中一拨人中的一人说‘如果风澜盟主在此,大事可定’。”
  “瓠锋他们到了?”
  “师兄他们应该不远了。”
  风澜忖度后,道:“咱们吃饱喝足,出去看看。”
  他简单梳洗洗漱一番,收拾的干干净净,大吃一顿,与两只白狐走出雪洞。
  五里开外,十余件法宝光芒缠斗在一起。
  风澜憎恶地翻个白眼,绕道而行。
  “盟主?”
  忽然,一人远远惊呼。
  风澜停下脚步,看过去。
  但见两拨人纷纷退出战圈,七人赶过来,一起行礼拜见。
  正是瓠锋一行。
  另一拨人,风澜识不得,不知是魔教中人,还是所谓的正道中人。
  “瓠帮主,诸位前辈,好久不见。”
  风澜打哈哈道。
  “叶公子他们接到掌天宗传令,前往天剑山脉。我等只好绕行走北道,五日前才赶到这里。”
  “据我们所知,有人散播假消息,将许多人引向悬镜山脉。”
  风澜正听着,忽然哦了声。
  瓠锋回道:“梅老前辈,于当日回泰鸿古城去了。”
  风澜嗯一声,心道:他敢有什么特别的心思?胭脂宫,悬镜山脉,究竟是魔教布局,还是别的什么人布局?
  既来之,则安之。
  “他们是什么人?”
  风澜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八人。
  “北域的八位散修。”瓠锋略微一顿,“他们非说我们抢了北域的资源,要搜我们的储物袋。”
  “好厉害的样子。”风澜笑道,“走吧。”
  那八人识得风澜的服饰,识趣的离去。
  一行人走到二十里开外,见两拨人正在血战。
  有的人被断一臂,仍是死战不退。
  瓠锋呼道:“涼山镜花堂景老英雄?”
  另一人冷哼道:“玄月宗弟子,又是七玄盟的人。一路上,他们不知做过多少恶。”
  风澜杀意涌起,长啸一声,道:“请玄月宗的道友们住手。”
  “那来的疯狗,敢管七玄盟的闲事。”
  暗地里走出五人,喝骂着,御法宝杀过来。
  一人道:“盟主,这些人本是修真界的败类,只不过穿上七玄盟的袍服。”

 


  风澜醒悟过来。
  这样,一切都说的通。
  七玄盟大肆招揽江湖败类,此行北上,只为坏事。
  既是说,七玄盟已不把五正放在眼里,只待荒谷道大决战后,进攻下一个目标。
  风澜祭出七星仙剑,青辉如洪波涌起,隐隐有海啸之威势。
  这正是烈焰城武僧所授的“烛天·潮汐”。
  借七星仙剑之威,威力超凡。
  七星仙剑正面撞向五件法宝,法宝断,人头落。
  风澜用剑接住五颗冒着热血气的头颅,掷向前方大战的人。
  近乎同时,连绵如云雾的剑影,笼罩过去。
  六尾狐轻声道:“他的道行,进精好快。”
  瓠锋等人面面相觑,都能真切感受到风澜道行大进的威压。
  转眼,玄月宗的二十七名弟子被斩杀。
  镜花堂一行,死了五人,重伤五人,其他人皆是轻伤,早已力竭。
  “多谢风少侠出手相助。”镜花堂堂主景鞅抱拳道,随即慨叹道,“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披着人皮的凶兽猛禽横行?”
  “前辈,不要侮辱了凶兽猛禽。”风澜摇摇头,“前辈,悬镜山脉方向,究竟发生了什么?”
  “呃。”景鞅,花甲之年,精神力旺盛,开口道,“古老的传说,每一甲子年的正月,悬镜山脉中会有龙抬头。数千年来,每到此时,会有许多人前来。”
  风澜心想,每个人的说法不一,各有各的传说,的确是件怪事。
  想来,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否则,师父岂有派四人前往的道理。
  魔教,兴师动众,又所谓何事?
  “风少侠,你不信?”景鞅问。
  风澜摇摇头,又点点头,道:“家师没有交代相关的事。”
  “掌天宗镇守南域,不屑于,合乎情理。
  若不是魔教走出流沙界,掌天宗的确不会派人过来。”
  景鞅早已注意到风澜身边的两个雪衣美女,此刻眼神渐渐冰冷下去。
  “此二位,应是风雪镇外的千年妖狐吧?”
  “是。”
  风澜感受到景鞅的敌意。
  “掌天宗乃是传承万年的名门正派。
  昔年,以掌天仙君为首的人族九圣,挥斥方遒,
  率领人族大军覆灭天妖王庭,
  终结天妖王庭对人族的残酷奴役,
  以万千妖族的鲜血祭奠人族对妖族的血海深仇。
  纵使万年之下,掌天宗传人也不应忘记。”
  景鞅激动地说。
  “他们,该怎么算?
  人族主宰世界万余年,
  无论是同类之间的残酷,
  还是与异族之间的残酷,过犹不及。
  万年之下,是不是该开启新的篇章?”
  风澜指着地上的尸体说。
  风澜默默将另一个世界的认知带到这个世界,并无察觉,只以理相论。
  在他人看来,便是不理解的怪异举动。
  “盟主,请恕瓠某冒犯,此二人果真是千年妖狐?”
  瓠锋抱拳相问,脸上的严肃神态,眼睛似要喷火。
  风澜肯定地回道:“是。”
  瓠锋口气凌厉地责问道:“盟主为何不诛杀妖狐?”
  另六人异口同声道:“请盟主诛杀妖狐!”
  风澜安静地一一对视过七人的眼睛。
  他们的决心,坚定如铁,无丝毫动摇。
  风澜又看向镜花堂众人,个个已经握紧手中的法宝。
  他们那种深刻在骨髓血脉中对妖族的仇恨,震撼着风澜的心灵。
  风澜气弱,道:“我会带她俩回掌天山脉。”
  风澜理亏,不知说些什么好,索性不过多解释。
  “盟主,若是不忍心,就由瓠某代劳。”
  瓠锋亮出法宝,斩钉截铁地请求道。
  “请盟主切勿固执,一意孤行。”
  其他人异口同声地请求道。
  风澜缓缓转身,看向悬镜山脉方向,道:“我偏要固执。”
  瓠锋、景鞅等人呆在原地。
  风澜与两只白狐飘然离去,遇事不再理会。
  来到距悬镜山脉八百里的边界,
  冰封雪原犹如平整的大雪坪,一马平川,无任何掩体。
  大雪坪对面,洁白的浓雾迷漫,看不清任何情形。
  六尾白狐说,真正的悬镜山脉,要在进入浓雾之后,继续深入三百里,方可到达。
  风澜视察地势,挑选东南角一处不起眼的山丘,扎下营帐。
  “后悔了?”
  六尾狐看着沉默如山的风澜,问。
  “没有。我不惧任何人的正义审判。”
  风澜掷地有声地回答。

声明

1.《被男狂揉吃奶胸60分钟视频 处处吻在线观看免费》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其实,你没那么喜欢他

      爱情,有时候它就是一种无解的毒,当到了一定的时间毒素就会消失,在它消失之前就算用神仙妙药也无法解。   年少轻狂的时候很喜欢一个人,他的一颦一笑都被深深的...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女孩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女孩那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每次你的朋友同学或者同事聚会的时候我都会担心你会喝多酒,并不...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一梦千年,谁与我执手红尘,许一诺不离不弃?

     云雨初收,暮天烟淡,风絮飘城,纷乱了谁的浮生?飞花碎月,月落乌啼,筝萧长叹,剜痛了谁的心扉?秦淮笙歌歇,江南烟雨茫,流年错乱,镜花朦胧,水月破碎,殒寂了谁的繁华?蒹葭苍苍,蓑草...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一朝花开错半期,伊人独上心头来

     酌一杯清茶,在闲暇的午后,静坐在用岁月年华编织的长椅上,翻看一本名为青春的书。倾刻间,回忆蔓延,思绪荡漾…… —题记  情到深处,不免问起,红尘...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命运永远掌握在自己手中

    岁月无情,回首才发现人是活着的。不要忘记曾经拥有的,珍惜曾经得到的,不要放弃属于自己的,不要回忆失去的,为自己想要的努力。 现实中,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努力改变自己...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男人要捧,女人要宠

    真实案例。 朋友的老公有了外遇,朋友把所有的姐妹召集在一起声讨心碎者,哭着控诉老公的种种罪行。最让我闺蜜受不了的是,女方无论长相还是收入都不如她。“我...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人最大的不幸,就是不知道自己是幸福的

    有一个富人,非常富有。凡是能用钱买到的东西,他都买,都喜欢。 人最大的不幸是不知道自己是幸福的。然而,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快乐。他很困惑。 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把家...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强捣蜜汁跪趴喘息H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怀孕H

       萧易在老人面前,默默地了站了一分钟。  不管老人生前是什么身份,杀过多少人。  他确实是一个爱剑的人。  是一个懂剑的人。  是一个剑道高手!  他...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高H黄暴NP辣H一女多男 长篇交换高H肉辣全集目录

     “老祖!”  几个灰衣人和渡边津的口中,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几人的脸色,同时变得惨白。  几人的眼睛,同时瞪大了起来,每个人都完全不敢相信,眼前...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
  • 被C哭着爬走又被拉回来挺进H 娇嫩撑开抽搐承受求饶H

     “我知道,不过你的那些规定,对我没有意义,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阻拦得了我,另外,我这次来,是来找你的。”  萧易淡淡地道。  对他没有...

    分类:文章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