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晚上听见妈妈说不行疼

时间:2021-06-16 01:09:38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季小媪带着笑,给众人分了剩下的绿豆汤,人手一碗,虽然不够,但大家都倒一倒,你一点我一点的,终归是有一口能喝上。

喝到绿豆汤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停顿了下,有些人猛的一口把剩下的倒进嘴里,有些则一点一点的小口眯着喝,但无一不是一脸享受,身上的热气仿佛遇到了天敌,被这一碗微微冰凉的绿豆汤给败了火,整个人都透心凉。
又甜又冰又爽。
可惜就是太少了啊!这么一小口哪够喝啊!!!
再抬眼,看着一脸淡定的李老汉,几个关系不错的老汉就上前了。
“我就说你这李老汉平时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好端端的怎么会这么善心管人家一口饭!”一老汉瞪眼道,敢情原因在这呢!
要他,他也愿意啊!!
“呵呵,你们就羡慕吧!晚了。”李老汉平时谦虚的这么一个人,这会十分得意的看着好友,一脸得瑟的剔着牙。“这是我闺女,我李老汉的闺女。嘿嘿~”
众老汉看着都恼火,恨不得给他一拳,心里暗叹自己丢了宝,早知道他们就让自家婆娘送点东西过去早打好关系了,这会被李老汉抢了先,啧!
“丫头啊,这李老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呐,要不你做我闺女吧!我家都是臭小子没闺女。”一大娘拉着季小媪的手道,这么好手艺的姑娘,是她闺女该多好啊。
“诶诶诶!给我松开,赵小花!你松开我闺女!”李大娘立马不干了,抓着季小媪的手赶紧拉回自己身后藏起来。“这是我闺女,你们,去去去去去~”
赶走了围在季小媪身旁的妇女们,李大娘赶紧把东西收拾了,塞到季小媪的手里。
“丫头快回家,快回去回去!”

 文学

“对,小妹你快回家。”一旁一直干着急怕自己妹妹被抢走的李大哥赶紧附和,让季小媪快回家,别被人抢了。
“丫头,你回家,晚饭别送了,我们回去吃。”李大爷也发话了,虽然看似淡定,但警惕的眼神依然盯着那些人。
这丫头是宝贝,绝对不能让他们给抢喽。
“好好好,我这就回。”季小媪好笑道,被李大娘推了两步,回头跟着众人挥挥手,便往家走去。“那我先回家了,晚上早点回来吃饭噢~”
季小媪走后,李老汉和李大娘身旁便围上了一堆人,今天贼殷勤。
“老李,我们很久没喝一壶了吧?今晚上你家,咱哥几个喝一个!”
“凭啥,我们也很久没喝了,老李别管老王,咱可是都姓李的,要喝也轮不到他应该是我啊……”
“……”
“老李家的,咱两家离的近,要不晚上拼一桌得了,就这么说呗,我家晚上就不开火了。”
“你脸呐,你家离老李家十万八千里,一个村头一个村尾,你哪来的隔壁,呸,李姐,别理这货,我家可是和你离的就差一亩田呢!要拼也是和我家拼啊。”
“……”
李老汉和李大娘无语地看着自己面前这群人,为了来家里蹭饭,什么理由都出来了。
眼看着几个要好的都快急眼了要打起来了,无奈只能开口。
“得了,都别喴了……”都是村里关系处得比较好的,答应哪个都不对,想想没办法,只能都请了。“晚上让丫头做几个好菜,咱就在我家随便吃点菜,你们看怎么样?”
“……哈!就等你这句话了。”几人面面相觑,会心一笑。
“啧!还是草率了!”李老汉拍拍自己的头,突然有点后悔,是不是答应的太快了。
季小媪不知道这边干爹给她招了一大帮人,回家的路上还十分‘碰巧’的遇到了救命恩人。
方宸目不斜视的望着正前方,似乎看不到季小媪似的想要从她身旁经过。
“诶~方……方大哥?”本想叫方宸,但总感觉直接叫方宸有点不礼貌,季小媪开口留住了正准备‘经过’她身边的男人,方宸适时的停下,看向季小媪。
似乎在无声的问,叫住他做什么?
“我做了点绿豆汤,不嫌弃的话,尝尝?”季小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开口叫住他,只是不想看他就这么走过去。
“好。”方宸看了季小媪一眼,环顾四周没有其他人,便点了点头。
季小媪听到这性感的沙哑声莫名的抖了抖,虚抚一下自己刚起的鸡皮疙瘩,带着方宸走向自己的破屋,进去倒了一碗送出来给站在门口不肯进入的方宸。
“很好喝!你的手艺很好。”方宸看着季小媪道。
虽然看不出满脸胡子的方宸有什么表情,但是他喝到绿豆汤时因愉悦而眯起的眼,让季小媪觉得,他应该是喜欢的。
“丫头……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哎哟!你谁啊!!”季小媪正准备开口,李大娘突然走了进来,因为答应了要请大伙一起吃饭,怕季小媪准备的菜不够,所以特地带了点菜回来,结果看到屋外居然有个男人。
“李大娘!”方宸显然知道眼前的人是对家的李大娘,向她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
“你……你不是小牛郎?!你怎么会在这里?”李大娘认出了方宸,方宸经常在忙农的时候帮忙拉着牛帮他们耕田,见到他在这里,更是不解了。
“干娘,他……”季小媪正准备替方宸解释,方宸却先行开口打断了季小媪的话。
“大娘,我路过口渴了来借个水喝。”方宸一脸严肃的口吻解释道,让季小媪一愣。
“这天确实热,让人受不了。”听到只是来借水,李大娘松了口气,拍了拍方宸的肩膀。“最近很久没见你小子了,刚好这两天帮去犁一下荒地。”
“好。”方宸点点头,将空碗递给季小媪,向其点点头就走了。
季小媪看着他的背影,他就这么走了?
不是,干什么这么让人陌生的样子?
季小媪心里有点不舒服,感觉自己好像被推开了一样,他在跟她装不认识吗?为什么不让她说出他曾经救了她的命?
余光扫了眼身后破旧的房屋,方宸双眸闪烁着幽光,转身往深山走去。
声明

1.《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晚上听见妈妈说不行疼》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