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

时间:2021-06-16 00:53:05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中了赤蛇的毒,毒液再晚些进入心脉,她必死无疑。

“谢谢,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被咬了,还好有你。”季小媪也心有余悸,算是死里逃生了一回。
要不然,可能刚穿来就要穿回去了。
“这个送你,以后进山的时候必须带上,这是驱蛇虫的。”方宸从腰上将自己的布囊拿下,放到季小媪的手里,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你给我了,那你自己怎么办?”季小媪看着男人,莫名的有点暖心。
“我能再做。”方宸见季小媪不伸手,便将布囊放到季小媪的怀里,然后一把将季小媪抱了起来。
“你……”季小媪一愣,这男人真是……好man。
“事出突然,我送你下山,不会有人看见的。”方宸知道女子名节的重要性,她刚刚不肯嫁他,他不会强人所难。
但是现在她刚中了蛇毒,虽然他及时解了毒,但是身体到底还是很虚弱,必须得休息。
方宸像是感觉不到重量似的,抱着怀里的季小媪下了山,手里还拿着一条大鱼,丝毫不费力的走到季小媪的破屋前,如今的破屋已然打扫过,虽然说已经可以暂时住人,但是也只是勉强可以住人,家具也只是简单的一张木板床,上面铺着李家送来的被褥,别无其他。
虽然不知道季小媪是谁家的,但是看到这样的屋子,方宸还是不由的皱起了眉,她就住这样的地方?
将季小媪小心的放在床上,季小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小屋简陋。”
“你就住这样的房子?家人都不管你?”方宸莫名的有些生气。
“呃……”季小媪一愣,不知应该怎么和他解释,叹了口气,只能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他。“我……娘家不要我,夫家如今已经将我休弃,能有这样的房子住,已经是别无他求了。”
现在的世道,她一个刚刚被休弃的女人,能有个房子住都不错了,哪轮得到她挑三拣四。
听到她的身世,方宸心有点堵的慌,没想到她居然刚刚被夫家休弃?总不好再过问她的伤心事,方宸抓了抓头,“你好好休息,最快明天就能恢复了。”

 文学

“谢谢你……”季小媪想道谢,却想起来自己连面前的救命恩人叫什么都不知道,“敢问恩人大名?”
“我叫方宸,没什么恩人不恩人,我不过就是个放牛郎。”方宸无所谓的摆摆手,“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说罢,转身便离开了季小媪的破屋,走了几步后,回头看了看季小媪所在的破屋,方宸抿了抿嘴,回头上了山。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季小媪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缓缓的坐起身,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季小媪这才松了口气,走出房间,看到院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大缸,昨天抓到的大鱼就在大缸里乐呼呼的游着。
摸着自己正在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季小媪看着自己家徒四壁的破房子,除了个锅什么都没有,光这么水煮,这鱼不得腥死。
浪费食材是可耻的,抓抓头,巧妇难为无调料之炊啊……
走出破屋,正巧看到对面有户人家,有个人影正好走进去,看着那妇人的背影,好像是……昨天叫醒她的那妇人?
叫什么来着?好像是……李大娘?
走到李大娘的院子前,季小媪敲了敲虚掩的门,不一会李大娘便走了出来,看到是季小媪,立即问道。“小媪,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
李大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季小媪想来借粮,正在脑子里想着怎么说服自家汉子,便听季小媪开口道。“大娘,家里除了一口锅什么料都没有,想来问问您能不能借用一下您家的厨房做个饭……或者,借一点油盐也行。”
李大娘一听,这算什么事啊,当然没问题。“这当然没问题,刚好我中午也要烧饭,正好帮你一起烧了。”
“不不不,哪能劳烦你,我会烧饭,我来帮您一起做了吧!”季小媪立即道,总不能借人家的厨房还要让主人家烧饭。
李大娘想了想,便点了点头,“行吧!正好我也不得闲,就劳烦你帮我家汉子和儿子烧个饭。”
“好,谢谢大娘,我去拿点东西就来。”季小媪高兴道,转身便走向小屋,将抓到的鱼带了过来。
“娘……是谁啊?”因为离的近,季小媪拿着东西回来的时候,屋内正好响起了声音,听声音年龄不大,应该是李大娘的儿媳妇。
“是对门的小媪,来借我们厨房烧个饭,大娃咋样,吃饱了没?你奶水够不?”李大娘大声解释道。
看来李大娘的儿媳妇似乎正在做月子,刚生了孩子。
“大娃能吃,应该够吧……”儿媳妇似乎有点犹豫,话中带着忐忑。
季小媪听至此也大概明白了情况,再次敲了敲门。“大娘,我来了。”
“诶,我这会给大娃换个尿布,厨房就在门边,你找找。”李大娘似乎在忙,声音传来让季小媪自己去找。
“好,我这就去。”季小媪走向右侧便看到了一座小屋,应该就是厨房,进去一看,确实是厨房没错了,虽然简陋,只是一个砖砌的大锅,旁边放着一个水缸,但该有的调料都有,便二话不说便开始处理大鱼。
利落的把鱼去内脏,刮鱼鳞,然后用盐腌制一下,李大娘便走进了厨房。
看到季小媪面前的大鱼,李大娘错愕地问道,“小媪啊,哪来的这么大的鱼啊?看这份量,还不少呢!!”
村里人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次肉,更别提鱼肉了,那都是新鲜货,季小媪突然这么大一条鱼,可把李大娘给吓着了。
“早上醒来无事,去深山的湖里抓的,大娘,您儿媳妇在坐月子?”季小媪笑着解释道。
李大娘这才回神,点了点头,“可不是嘛,刚生了大娃不久,这会做着月子呢!”说完怜悯的看了季小媪一眼,村里人都知道,季小媪被休的理由便是不能生,同为女人的李大娘,知道一个女人不能生养意味着什么。
这刘家,真不是东西,就这么把人就扫地出门了。
声明

1.《我和学霸下面连在一起写作业,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