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书房宠婢,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时间:2021-06-12 01:05:52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喂,妈,我们昨天聚餐,今天起的太晚了,忘了跟你说了……这周我就不回去了,下次再回……嗯……”

“蕊蕊,再喝点甜汤吧。”这边的人突然端着碗走了过来。
“男人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人迅速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何蕊连忙转过头,对他做噤声地手势。
“你是不是瞒着我们谈恋爱了,那小子是什么人,家是哪里的,长得怎么样?”
显然她已经晚了,何妈已经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了,“算了算了,我过几天就去你那儿看看,帮你把把关!”
“啊?不是这样的,妈,我在看电视……”
“蕊蕊,别着急,慢慢说。”某人再次添油加醋。
“人家都这么亲昵的叫你名字了,怎么,还想瞒着我们?”
何蕊突然觉得自己此时就算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只能赶快将电话给挂了,“妈,我还有事,先不跟您说了啊,拜拜。”
说完也不等那边什么反应,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怒气冲冲地走到那人面前,刚准备开口埋怨,就见这人温柔的将甜汤递了过来,还细心地帮她吹了吹。
这下,是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
“我打电话的时候你插什么嘴,还有,谁让你那样叫我的?”她开口质问,但态度显然比刚才缓和了许多。
江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都已经睡到一起了,叫你蕊蕊,不过分吧?”
“噗——”
她刚喝下去的一口甜汤就这样直直的喷到了他的胸前,白色衬衫上立马多了一片黄色的污渍。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着,她又手忙脚乱地拿过湿巾帮他擦。
“不碍事的,我来吧。”
两人的手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何蕊下意识地缩了回去,这才有些不安地问,“你刚才说,都已经睡到……一起?”
她已经细细地回想过了,可是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难道事情发生在自己断片的时候?
“嗯,一起睡觉。”说着,他转身去卫生间处理衣服上的污渍。
何蕊想了想,又细细的感觉了一下,然后就松了口气,还好没发生,没发生。
不过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来熟?

 文学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他竟然已经将衬衫脱了下来,直接西装裤配粉色围裙。
她愣了一下,随即转过了头,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让他留下来,说不定不是一个好主意。
“那个,我觉得还是趁早去查一下你的信息,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何蕊转而问道,“或者一会儿我们直接去派出所问问。”
“你就这么着急地赶我走吗?”他擦了擦手,好看的眉头都拧在了一起。
两人的身高极其相配,何蕊本身就一六八,而他至少也有一八五,两人离得极近,她一抬眼,刚好看到他的下巴。
她脸色微红,将自己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
“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自然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就先走开了。
江淮?这么说,他根本就记得关于自己的事,可是每次说到正事的时候,他都会转移话题。
自己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
还是说他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
何蕊的脑中瞬间出现黑帮少年出逃记、财阀少爷离家出走记、霸道总裁失忆沦落记等等好多个想法。
好像自从昨晚喝了酒之后,生活就变得相当魔幻了。
但是,更魔幻的是,江淮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
他竟然,只围了一个浴巾!
水滴正顺着他的碎发滴下来,胸膛上的水也没有擦干,顺着腹肌的纹路往下流着。
何蕊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要不要试一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已经在他的腹肌上了。
她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背对着他羞赧地叫:“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只有那一身衣服,已经洗了。”江淮抱臂看着她,脸上带着笑容,但是语气里却有些委屈。
何蕊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去房间拿了一个自己最宽松的睡裙出来。
虽然这睡裙非常宽大,也足以容得下他了,只是这男人穿着一个大嘴猴的睡裙,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可爱?
果然长得帅就是有好处。
“这个沙发往外拉一下就是床,今晚你睡这儿就好,明天我们就去派出所。”何蕊很快就划清了界限。
江淮忍不住勾了勾唇,她还真是跟派出所杠上了啊,不过还好自己早有准备。
两人非常和谐的度过了这个傍晚,依旧是江淮担任了晚上做饭刷碗的工作。
何蕊回到房间后,还有些不放心地上了锁。
她是个向来都不怎么做梦的人,但是今晚,她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似乎有人一直在叫她,那声音似近似远,但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出处,后来,她好像整个人都被绑了起来,动弹不得。
不舒服的醒来时,她首先看到的,竟然是一张脸……俊脸。
她的瞳孔瞬间放大,这才明白自己夜里的禁锢感是哪里来的了,江淮正紧紧地抱着自己!
“是不是不仅好看,还很好抱?”
就在她震惊的时候,身边的人突然低声开口,声音中还带着刚刚醒过来时所特有的沙哑。
何蕊连忙往后撤,同时使劲地推了他一把。
“咚!”
他直接被推到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江淮坐起身,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碎发。
这时,何蕊才注意到这不是自己的床,竟然是客厅的沙发??
“你半夜突然爬到了我这里,可是我又不舍得把你叫醒。”江淮趴在沙发边上,一脸无辜的解释着。
卖萌可耻啊!
何蕊皱了皱眉,的确,自己昨天还锁了门,除非自己主动出来,否则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这两天自己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太累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慢慢的往后挪,下了沙发之后就跑进了房间。

 

声明

1.《书房宠婢,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