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霸总竹马想啪我(1v1甜h),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时间:2021-06-12 00:43:49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水鬼低低的声音飘过来:“可你知道吗,我生前长得可好看了……”

我故意摇了摇头,露出嫌弃的表情。
“可是现在这样子完全看不出来呀!”
那水鬼冷哼一声道:“废话!你在水里面淹死了,也会变得这么丑!”
我哈哈大笑道:“可是我又不会在水里面淹死,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蠢?”
水鬼的眼神中愤怒又带了点嫉妒。
他说:“谁知道呢?说不定等下你就能变得和我一样了……”
“凭什么你们还是这样好好的模样,我就得变得面目全非?”
“这多不公平啊?是不是?”
我突然觉得这水鬼有些可笑。
他说这么多,难道就是嫉妒我们活着,嫉妒我们拥有人类的正常容颜?
我啧啧了两声:“这位水鬼兄弟,你这种思想可要不得!”
“如果别人有的你都想有的话,那岂不是乱了套了?”
“再说了,你已经成为水鬼了,就不要说这些痴人说梦的话了!”
“好好面对自己的丑样吧!”
我说完,还故意挑衅的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江姐在我身后,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这极大的激怒了那水鬼。
他怒斥道:“看来你是还不清楚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是吗?”
话音刚落,在另外的两个方向,也分别来了两只水鬼。
我早就察觉到了,一点也不惊讶。
我问:“就只有你们三个吗?还有别人吗?”
“啊不,我是说,还有别的鬼吗?”
左边那只水鬼的声音非常尖利:“我那三个已经足够杀了你们!”
我摇了摇头:“你们可别说大话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那就试试吧!”
水鬼大喝一声,然后便三只一起齐齐向我们发难。
要说这三只水鬼还真是蠢。
刚才我跟他们说这么多些话,当然不只是跟他们逗趣儿,也不是为了激怒他们。
更重要的,是我要拖延时间,悄悄的布下一个阵法。
现在阵法已成,他们说什么都晚了。
我直接掏出一个桃木剑,扔到了江姐怀里。
“你在旁边呆着,紧紧的抱住这个桃木剑。如果有别的东西来,就用这剑刺他。”
“他们进不了你的身,放心。”

 文学

说完,我便迎头而上,朝着那三只水鬼的方向冲去。
三只水鬼铁了心想要一击击毙我,拿出了十足十字的力道。
原本只有一只露出了本来面貌,现在另外两只,由于过于用力,被泡的肿胀的鬼脸也现了出来。
他们三只水鬼合力向我投过来的是一个水阵。
水鬼死在水里,变成鬼以后就通了水性,对水的应用得心应手。
现在他们就是想要通过水阵,把我整个身体包裹起来。
等到水阵里面的带有鬼力的水从我的肌肤钻进身体,在侵入心脏的时候,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他们杀了我还不够,竟还想要占据我的身躯!
我冷笑一声。
这群杂碎,竟然还有这样的念头?!
真是太小看我,也太高看他们自己了!
按照常理来说,面对水系阵法的攻击,我肯定要使用火系来加以对抗。
可是我偏偏不。
根据我近些年修炼的心得,有些时候,同姓阵法的压制力在适当的情况下反而能更上一层楼。
所以,在三只水鬼惊讶的眼神中,我也使出了一个水系阵法。
不过我们两者使用的阵法大不相同。
他们的阵法阴气森森,到处都透露着诡异。
而我的阵法,虽说也是水系的温柔阵法,却丝毫不缺火系阵法的阳刚之气。
这是我之前通过半年的时间琢磨出来的一种法子。
让水系阵法和人体内的阳气融合在一起,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只不过之前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场合能够使用,现在倒是有了实验对象!
那三只水鬼明显以为我要进行火攻,本来已经想好了该怎么逃,现在却愣住了。
我偏了偏头,问到:“怎么?傻眼了吧?”
说着,那水阵已经迎头而上,完全将那三只水鬼给盖住了。
水鬼只慌乱了一瞬,但很快便清醒过来。
他们哈哈大笑道:“你不会以为区区一个水系阵法,还能够困住我们三个吧?”
“我们本就是水鬼,对于水的应用比你得心应手多了!这对我们根本没用!”
我笑了笑,反问道:“真的没有吗?要不你们试试看能不能走出来吧?”
水鬼看我如此自信的样子,也有些不确定了。
有一只伸出手去,去触摸这个阵法形成的水壁。
照理来说,水鬼可以通过绝大部分的水系阵法,并且毫发无伤。
但那水鬼的手掌刚一碰上去,就立刻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这是水鬼的灵魂被火焰灼烧的声音。
他大叫一声,立刻收回了自己的手。
可速度还是慢了一点,整个右手的手掌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一点也不剩,空荡荡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另一只水鬼立刻说:“你再聚集你的鬼气,重新把手长出来!”
那水鬼听了立刻照做。
可是等他开始凝聚鬼气,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却依旧没有办法。
那手掌就像是永久的被切断了,再也续不上。
灵魂体要想仅仅通过一个阵法被击碎,那是相当困难的。
而且水鬼们之前也从未听说有这个方法。
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水鬼们抬起头来看我,瞪大了眼睛说:“你究竟搞的什么鬼?”
“我可没搞鬼,你们才是鬼,我又没搞你!”
我悠哉悠哉的说了句俏皮话。
水鬼们恼羞成怒的说:“少说废话!赶紧放我们出去!”
我扑哧一笑:“你们刚才不是说,这阵法完全难不倒你们吗?”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自己出来吧。反正我又不拦着你们,自行出来即可。”
可刚才的状况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怎么可能自行出来呢?
水鬼们面面相觑,可又毫无办法。
正当这时,那个被附身的年轻人竟然悠悠转醒了。
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慢慢直起了身子,揉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等他的眼睛重新适应路灯的光线,看到我们的时候,不禁被吓了一跳。
他唯唯诺诺的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儿?”
江姐问:“你不记得了?”
年轻人摇了摇头:“不记得了……你的意思是,我该记得什么吗?”
江姐无奈的说:“那还是不记得的好!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记忆!”
那年轻人一脸莫名:“我刚才就是刚刚加完班,下班回家,然后就突然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这儿了,看见了你们两个。”
看着年轻人眼底的乌青,我猜测这年轻人应该是熬了很久的夜,所以生命力下降。
这种情况下,就更容易被水鬼附身了。
现在情况不明,说不定还有别的危险,我只能让年轻人先走。
不过走之前,我向他勾了勾手,让他过来,准备镀一点阳气给他。
毕竟找他现在无精打采的样子,如果又遇到水鬼,不出几步肯定又会被附身。
如果短时间内被几次附身,那对身体伤害可谓是巨大,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我就好人做到底,再帮他一把好了。
可我这好人却受到了质疑。
那年轻人狐疑的看着我,问:“过来干什么?你想做什么?”
“你们不会是想抢钱吧?”
说着,年轻人抱紧了挂在自己身上的公文包。
江姐白了他一眼:“你看我的穿着,看起来像是缺钱的人吗?”
那年轻人随机愣愣的说:“有道理……”
“好了,别说这么多废话,快点过来。”
“再不过来我就打你了!”
我瞪了他一眼,警告道。
“好好好。”
年轻人立刻连滚带爬的过来,我抓住他的手腕,然后闭上眼睛。
一秒钟过后,我就将阳气注入到了他体内,能够把他不会再被水鬼侵袭。
“好了,你走吧。”
“啊?就这?完了?”
年轻人挠挠头问。
“不然呢?你真的想我打你一顿?”
“不不不,不了,我走了!”
说完,年轻人立刻抱着自己的公文包,头也不回的跑了。
“真是个傻子,不知道自己刚才多危险,还是我救了他呢。”
我吐槽道。
江姐笑了笑,随即问我:“那现在危险已经解决了?我们该走了?”
我皱了皱眉,摇头说:“不,真正的危险或许才刚刚到来。”
江姐愣了愣,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解释道:“我感受到周围的鬼气越来越浓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那水鬼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是死了,但是他死之前叫回来了其他的水鬼!”
“什么?!”
别说江姐感到惊讶,我原先也是不信的。
虽然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就有朝这方面想。
但是很少有怨灵能够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招集出其他怨灵过来帮忙。
这一瞬间,我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一般的怨灵很难做到这样,可是如果是借助外物的帮忙,那就不一定了!
之前我用的风旗,就是一种法器,一种辅助的外物。
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种效果,我想,那怨灵应该也是用了风旗……
只不过,我们两人用的风旗,从目的和使用方法来看都是南辕北辙。
我用的是聚阳风旗。
至于那个水鬼,应该用的是招阴风旗!
对,没错,我想起来了!
刚才那水鬼死之前,口中念叨的那些咒语,就是招阴风旗的咒语!
我一直学习的是正统的道术,没有学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仅仅只是对这些有所涉猎,所以我刚才一时间没有想起这咒语是什么。
现在,各种信息结合在一起,我已经完全判断出来了!
可恶!
我不禁又把江姐往我身边拉了一拉,让她紧跟着我,免得出什么事儿。
江姐看出了我的紧张,很自觉的站在了我的身后。
突然,一阵风过,也带来了更为阴森的鬼气。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笑声由远及近,朝着我们的方向过来。
这声音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回荡,听起来有些森然。
”是水渍!”
江姐突然惊呼道。
我看着所在街道的道路,原先还是干干净净的,毕竟今天一整天都是大太阳,还没有下过雨。
但现在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到处都是水渍。
这是水鬼来临的征兆,我想的果然是对的。
随后一个面目狰狞的水鬼,便出现在了我的视野范围内。
他没有附身在人身上,展现出了他的本体。
水鬼的最本体的灵魂,一般是他死之前断气的那个时候的模样。
水鬼是在水中窒息而亡的,死之前的样子肯定难看极了,脸都会变成猪肝色。
所以很多水鬼死后,都会把自己死之前的模样掩盖住。
平时和其他水鬼见面,或者被其他通灵者看见,都是死之前的模样,只是脸色苍白些。
现在这个水鬼,看起来很是享受别人看到他原本不一样害怕的样子。
声明

1.《霸总竹马想啪我(1v1甜h),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