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年轻漂亮,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

时间:2021-06-12 00:07:09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这是我从破书上看到的可以破锁魂阵的阳怒阵。

江姐她爸既然能驱使这么厉害的水鬼,那实力也不差。
本来自己就没指望水鬼会击垮她爸。
知道自己在破阵,那江姐她爸肯定会来。
那就以此解决所有的问题吧。
“滴答滴答”墙上的时钟慢慢走着。
声音听在我耳朵里更像是恶鬼的催命声一样。
两点一到,房间里想起了呼呼的声音。
明明今晚没有风,怎么会现在风声大作。
我开始警惕起来。
“注意,待会儿千万别睁开眼睛。”
老李他们只是普通人,没开天眼不能随便见鬼。
而且见到了之后会影响气运。
老李他们也知道今晚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个个都额头冒汗,紧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不一会儿,一个全身破烂,狼狈不堪的男人出现了。
男人全身都笼罩着一股鬼气,整个人都阴暗不已。
这想必就是江姐她爸了。
“臭小子,竟敢坏我的好事。”
我把他的名字告诉了水鬼,现在契约解除,作为前主人,他肯定跟水鬼厮杀过了。
“怎么,那个水鬼没能要了你的命?”
男人仰天长笑。
“这些个肮脏的东西都是不会有忠心的,你以为我不会留后路吗。”
这男人果然是没心没肺。
自己做尽了恶毒之事,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男人脸上青红交织着凝固的血。
显然是他自己的血跟水鬼的血。
“不过因为你我废了一个最厉害的奴隶,现在你还想坏我的好事吗?”
我歪了歪头。
“老东西,一把年纪了,好好养老我不会为难你,谁知道你竟然要伤天害理,还是对自己的亲女儿。”
江姐她爸先是疑惑地看了我一下。
然后又一副了然的样子。
“哈哈哈,不过话说这丫头也挺标致的。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把她炼成傀儡,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顿了顿又说。
“不过,你得帮我做事。”
这话听得我牙痒痒。
“你个老不死的,看小爷今天不收拾了你。”
说罢,我掏出五铢钱串成的金钱剑。
啐了一口自己的血在上面,金钱剑发出金光。
江姐她爸的脚步因此停住了。
“你竟然还有如此宝贝,怪不得那些废物不是你的对手。”
说罢,他口中念念有词。
一个长着长长獠牙的面青鬼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冷笑一声。
“你这是黔驴技穷了,这种低阶鬼也敢拿出来叫嚣。”
我一动不动,怒喝一声。
面青鬼霎时间被阳怒阵发出的一缕金光震得灰飞烟灭。
“不错,是货真价实的阵法。”
江姐她爸似乎本来就意料到了面青鬼打不过我。
紧接着他又同时召唤出了五个魑魅鬼,分别将我们五人围住。
“太上老君,急急如令,附!”
我急忙念口诀。
我念完口诀的同时,老李他们四个的眼睛跟我一样猛地睁开,亮起了金光。
这倒不是我给他们四个都传授了道法。
而是我念动咒语临时附身在了他们身上。
五行同时催动,这就是阳怒阵最还厉害的地方。
那五个魑魅等级估计不低,还在江姐她爸的驱使下抵挡了一阵才消失。
人都是精灵,我这样强行附身对精神消耗极大。
但为了破解锁魂阵,我只能拼了。
“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莹明,元灵散开。”
这是我目前所知最厉害的召魂归来咒语了。
短短几句话念下来,却是抽干了我几乎所有的力气。
江姐的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
像是癫痫发作一样,还往外吐水。
江姐她爸见状,心下一慌。
想要冲上去阻止江姐魂魄归位。
我趁机上前将早已准备好的金钱剑插进他的腹部。
江姐她爸腹部瞬间出现一个黑洞。
但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怎么可能,你只是一个毛头小子,在强行附身后精神还没有崩溃。”
我冷笑一声。
“你心术不正,怎么修炼都是枉然。”
江姐她爸还想说点什么,但是长大了嘴巴却痛苦地跪地说不出话来。
这时从他的嘴里爬出了一缕缕的黑烟。
还伴随着凄厉的尖叫声。
这时我才明白,江姐她爸是在收集少女的精气来练功。
他先是驱使水鬼夺魂,然后用锁魂阵将少女的精气魂魄锁在体内。
本来是想等到第一百个的时候一起在体内炼化。
这样他就能炼成鬼丹,那时候可就无敌了。
而最后一个,得是自己至亲的精血,所以他丧心病狂地找上了江姐。
但万万没想到遇上了我这个半吊子。
现在他的元气被我大伤,困不住体内的冤魂了。
冤魂都涌出来要吞噬他。
这时江姐和老李几个也醒过来了。
只是江姐脸色还是惨白。
几个人见到江姐她爸一副被吞骨噬肉的样子。
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江姐不明所以,但还是认出了她爸。
她叫了一声“爸”。
然后又晕了过去。

 文学

我赶紧上去查看,发现并无大碍。
再看看老李几个,就连一向大胆的阿标这时候都全身哆嗦。
老牛更是直接尿了裤子。
过了一会儿,怨灵们把江姐她爸啃得只剩下衣服才离去。
临走前,他们还回头对我嘿嘿一笑。
我知道这些怨灵现在对我们是没有恶意的,就任他们离开了。
这时候,我的精神力也快消耗殆尽了。
再也坚持不住,倒在地上起不来。
阿标最先缓过神来。
“天命,没事吧,快起来看看我老婆怎么样了。”
我一阵无语。
但还是由他搀扶着到了江姐面前。
如我所料,江姐没什么大碍。
很快就清醒过来了。
阿标见女神清醒,急忙上去嘘寒问暖。
江姐看了看我们。
“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在我家。我家怎么到处都是水。”
“江姐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问道。
江姐摇摇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妈呢?”
江姐抬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然后又向我投来了怀疑的眼神。
四周不仅有水,而且经过一阵斗法,全都乱糟糟的,像经过一场世纪大战。
实在不像只是水管裂了的样子。
我不是不想告诉江姐事情,只不过只是牵扯到她爸,所以怕江姐一时接受不了。
这时,江姐突然皱了皱鼻子,表情嫌恶的说道:“这是什么味道?”
阿标一下子反应过来,立刻对老牛使眼色:“老牛,你快回去换裤子!”
江姐是他女神,他可不想江姐看到这么腌臜的场面。
之前怨灵来势汹汹,老牛直接被吓得尿了裤子,空气中逐渐泛起一股骚味儿。
老牛臊得慌,可又怕还有残留的怨灵,提着裤子看看阿标,又看看我,不敢一个人走。
我抬了抬下巴,示意老李跟着他一起。
可刚从生死关头走了一遭,相对胆大的老李这次也不敢了。
老李挠了挠头,最后指了指阿标:“要不让阿标也跟我们一起吧?”
我点头,说:“阿标,这里有我,你跟着老李他们,先回去。”
阿标还想在自己女神面前多博点好感,所以疯狂向我使眼色,让我留下他。
我无奈的说:“你留在这儿只会越帮越忙,现在已经没事了,先带着他们回去吧。”
好说歹说,三人才终于同意离开。
等到他们走了,江姐才反问了我一句。
“这就是你说的只是小区水管裂了?”
“小区水管炸裂,也能让他们吓尿裤子?”
“还能让他们不敢一个人回去?”
我自知善意的谎言败露,摸了摸鼻子,没做回答。
江姐叹了口气:“那你就告诉我真相是什么吧。”
我刚要说,就听到门咔嚓的一声响。
接着,之前按照约定躲在房间的江姐她妈走了出来。
她看见江姐,立刻上前来,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了江姐一番。
“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江姐摇了摇头,说:“妈,我没事。”
“就是刚才觉得头有点晕,之前有些事情记不清了,身体上倒没什么大问题。”
江姐她妈松了口气,眼中泛起了泪光。
“这次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他们到这里来?我又怎么会躺在这里?”
“这些你都不记得了?”江姐她妈问。
江姐指了指自己的头:“这里疼的慌,一想事情就觉得脑子要炸裂了,想不起来。”
江姐她妈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又温柔的揉了揉她的额角。
“想不起来也好,这种记忆还是不要有的好。”
“就当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全部都忘了吧。”
江姐虽还有疑问,但是通过母亲的劝解,还是决定先去休息一下。
等到江姐睡下,我刚要离开,却被江姐母亲给拦下了。
这位妇人虽然保养得当,但是岁月的痕迹骗不了人,脸上有许多皱纹。
“这次多谢你了,可是我害怕这些脏东西还会卷土重来,所以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再帮到我女儿呢?”
“如果你能够帮忙,那我实在是感激不尽!”
她眼神中尽是担忧,语气也十分恳切。
母亲疼爱女儿之情切切,让我不忍拒绝。
我掏出一个符篆,放到江姐母亲手中。
“现在她已经睡着了,你等一下进去,就把这符篆贴在她床头,能够保她两日平安。”
江姐母亲郑重的接过,又对我千恩万谢。
我补充道:“一直使用符篆终究不是办法,我会尽快找到破解之法。”
“不过这几日可以先用符篆,等到这个用完,两天后你再来找我,我换一个新的给她。”
这次出来匆忙,根本没有带够足够的符篆。
而且符篆需要用助辟邪朱砂,辅之以通灵之人的一滴血,才能起到最好作用。
血越新鲜则效果越好,所以每天制作一张新的,效果最佳。
江姐母亲点头称是,我又交代她一些注意事项,这才离开。
两天后,没想到我没等来江姐母亲,却等来了江姐本人。
江姐约我下午到咖啡厅见面。
我见到她的第一面,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想起来那天的事情了。”
我原以为她约我出来是想询问那天的事情,却没想到她已经重拾记忆。
“你是有事要问我?”
“还是你母亲告诉你,要到我这里来拿符篆?”
没想到江姐本人冰雪聪明,一语道破了各种关窍。
她说:“符篆终究不是治本之法,所以我另有事相求。”
“请讲。如果我能做到,必定竭尽所能帮助。”
江姐看着我,认真的说:“我想聘用你来保护我一段时间。”
“昨天多亏了你,否则我定丧命。我也知道你会相术,所以想高薪聘请你过来保护我。”
“你意下如何?”
我摸了摸下巴,一边思索一边问:“您母亲同意吗?”
江姐回答:“我母亲最近要出一趟远门,她不在家,所以也是希望有人能够在家中保护我。”
她母亲出门我倒并不惊讶。
毕竟昨天之事涉及到江姐父亲,所以多半江姐母亲出远门与这事有关。

 

声明

1.《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年轻漂亮,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