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老马的春天顾晓婷,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时间:2021-06-12 00:06:46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这只水鬼吃过一次亏,见状马上发力,黑雾更浓,水也涨的更快了。

情急之下,我点着了下面的沙发垫子,融进去了一滴自己的血。
蓝色的火焰蹭地一下升起。
黑雾太浓我根本就看不清水鬼在哪,只能挥舞着手上的垫子想要驱散黑雾。
耳边很快传来了水鬼轻蔑的声音。
“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就这点小伎俩。”
垫子太小,很快就烧光了。
黑雾重新聚了上来。
这些黑雾像是有生命一样,不停地拉扯着我的身体。
我慌乱之中伸手想要拍打,却感觉不到自己的任何着力点。
像是在拍打空气一样。
我身下的水也很快漫过了脚下的沙发,这时已经到了我的脚面。
水里像是有无数只手在拉扯着我往下一样。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麻木,已经被拉扯得没有感觉了。
“有趣,身体和灵魂居然可以不是一个人的。”
一个不同于水鬼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水鬼恭敬却又害怕地说,“主人,这小子要不要带回去。”
“不必,这种异人留着是祸害,杀了他别坏了我的事。”
那个声音恶狠狠地命令说。
水鬼得令后,开始更加不留余地地对付我。
我脑子还是清醒的,只是身体无法动弹。
要是继续这样被控制住,我会被拖死在这里的。
于是我聚集精神,大喝一声。
“太一帝君,召汝真灵。一召即至,来降帝庭。”
这是我偶然在一本被翻烂的风水书上看到的雷神令,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突然一道雷火降到水鬼身上,水鬼猝不及防被劈中。
伴随着“啊”的一声凄厉尖叫,水鬼受伤维持不住法术。
我趁着黑雾和黑水暂时退去,冲着江姐的房间跑去。
一把推开门,只见江姐整个人像是泡在水中很久了一样,脸都发得像馒头这么大了。
不好,面色发黑,体质成水,再以水融合,对方是要吸食她的精气。
在我还在狐疑是谁在修炼这么恶毒的法术的时候。
身后的水鬼恢复了一些。
“看来是小看你小子了,本来还想慢慢折磨你的,看来得快点解决你了。”
水鬼重整旗鼓,想要跟我一较高下。
这时我顾不得其他,奋力向门外跑去。
水鬼邪笑地看着我,也不去阻拦。
我虽然心生疑惑,但是求生心切,不顾一切地往外面跑。
我很顺利地冲到了门外,往前跑了很久后累到不行停了下来。
我心想都跑了这么久了,水鬼应该被甩掉了。
我环顾一下四周,觉得很奇怪。
按理说我跑了这么久,也该到小区的步梯口了啊,怎么还在过道里。
我心中一惊,又赶忙忙了一段距离,发现自己还在过道里。
我莫不是在原地兜圈子。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我又回到了504房间。
“没人能随便从我的结界里面逃出去。”
水鬼狞笑着说。
我冷哼一声。
“就算你法术通天,也还是同样受制于人,永世不得超生。”
被豢养的鬼除非主人开恩解除关系,才能离开,否则生生世世都要做主人和主人的后代奴隶。
我的话明显激怒了水鬼。
它一挥手就上来一团黑雾掐住了我的脖子。
“就算是奴隶,也是个能主宰你生死的奴隶。”
“你难道不想摆脱控制恢复自由吗?”
被人豢养的鬼,通常会被主人折磨,大都对主人心怀怨念,但又无计可施。
水鬼听了我的话之后,明显动摇了。
这时那个人声又响起。
“王八蛋,你敢违抗我的命令,我将你的魂魄抽干。”
水鬼听了一哆嗦,手下的力度又加重了。
“江福海,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水鬼闻言,脸上神情突然变得释然起来。
“啊!”一声痛苦的嚎叫传来,是那个人发出的声音。
豢养的鬼一旦知道了主人的名字,就以为着是主人的宽恕。
这时鬼和人之间的仆从关系就可以解除。
江姐天生容易招来邪祟的体质本来就让我生疑。
一般来说像她这样财运正当头的时候,体质是不会这样的。
除非是她家人损了阴德,天道才会降下惩罚在后代身上。
恰好江姐跟他交心,说过一些她爸爸的事情。
据说早年她爸沉迷乱七八糟的法术,她妈忍无可忍离了婚。
但是狗男人不知羞耻找过她们母女几次,说是要一家人一起成仙。
江姐她妈吓坏了,连夜带着女儿搬了家这才消停。
我料定江姐她爸修的是邪门歪道。
这些法术会蛊惑修道者去吸食家人的精气来加速修行速度。
所以我才会去赌这个人是江姐她爸。
只是没想到江姐她爸这么伤心病狂,居然真的想要自己女儿的命。
想到这里,我急忙冲进江姐的房间。
江姐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
我急忙打电话给阿标,让他带人上来。
很快,阿标就扶着江姐她妈上来了。
江姐她妈看起来也是很虚弱,两眼无神。
“天命,我老婆这是怎么了。”
我顾不上回答阿标的问题,过去看了看江姐她妈。
幸好只是被锁了感官,对外界没有感知而已。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我一边小心划破江姐她妈的右肩,一边低声念着。
不一会儿,江姐她妈像是溺水的人刚从水里被救出来一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阿姨,你没事吧。”
阿标对这个“丈母娘”还是挺上心的啊。
江姐她妈一脸疑惑地看了看阿标和我。
她很快就看到了一旁躺在地上的江姐。
“女儿,你怎么了。”
江姐她妈扑上去拍打着江姐的脸。
“丈母娘,不是,阿姨,您别着急,大师在这呢。”
阿标在看了我“施法”后,现在估计跟老李差不多觉得我法术高超了。
江姐她妈抬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我女儿这是怎么了?”
“阿姨,江姐她爸这些年知道你们在哪吗?”
江姐她妈闻言,表情马上变得不自然起来。
“她爸,应该是不在了吧,这么多年也没有过消息。”
江姐她妈很明显是在掩饰着什么。
“阿姨,江姐是您女儿。你可千万不要有所隐瞒,害了她。”
江姐她妈马上就急了。
“是不是那个死鬼跟你说了什么,我已经按他说的给了他钱了。”
我皱了皱眉头。
“真的只是给钱而已?”
他们那些醉心邪门法术的人,只相信得道成仙,哪里会在乎什么钱财。
江姐她妈咬了咬嘴唇。

 文学

阿标是个暴脾气,忍不住说。
“都什么时候了,再不说你闺女就没命了。”
“我......”
江姐她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阿姨你放心,我虽然大概知道了事情,但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江姐她妈这才开口。
“她爸,前几天找到家里来,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鬼都会养了,知道你家地址有什么意外的。
江姐她妈顿了顿,接着说。
“他说他很久没见过女儿了,这些年很想她,想要一张照片,我想着照片也没什么,就给了。”
我扶了扶额头,这老太太真是无意害了自己女儿啊。
鬼没有人的嗅觉味觉之类的感觉,但是却可以通过主人的双眼感知。
与人签订了主仆契约的鬼,可以根据主人的指令找到主人要找的人。
很明显,江姐她爸就是通过照片让水鬼找上女儿的。
江姐她妈见我神情凝重。
“怎么了,我女儿不会有事吧。”
我只能先安抚住她的情绪,然后翻了翻江姐的眼皮。
江姐的眼珠已经开始瞳孔有些涣散了。
按理说,水鬼在跟江姐她爸解除了主仆契约后。
江姐她爸对江姐的精气吸食会消息的。
但是现在江姐的精气还在不断消耗。
想必是江姐她爸是对江姐用了锁魂阵导致的。
对人用这样恶毒的阵法,也真是够有损阴德的了。
“阿标,叫上老牛、二龙和老李。”
既然是这样,那就来比试比试阵法吧。
你用锁魂阵来驱鬼索命,那我就来破你的毒阵。
阿标赶紧下去喊人上来。
不一会儿,老牛、二龙和老李都到了。
我接下来要布的阵法得要三四个身强力壮的压阵。
我从厨房里找了个碗出来。
“你们几个从右手食指挤出几滴血来,都滴到碗里。”
阿标和老李没得说,不怕痛。
老牛和二龙两个小子,你推我让的。
直到我怒喝,“王八蛋,人都这样了,还舍不得那点血。”
两人这才狠心一咬牙,啐了点血出来。
我也融了血进去之后。
双手紧握,做出雷势,嘴里念叨了几句后。
让他们几个把江姐抬到中间来。
我先是掏出几张纸,用血现画了几张钟馗符。
随后让他们将符咒贴在房间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接着我用剩下的血,涂在江姐额头、左肩、右肩三个人的命门处。
“天命,你这是干啥,一下子叽叽咕咕的,一下子又画猫画虎。”
老李忍不住问。
“一会儿,你们让阿姨躲到里屋去,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出来。”
我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
“熬到明天早上六点,鸡鸣的时候才可以出来。”
公鸡是至阳之物,啼叫引来日出东方,那时候阳气鼎盛。
能撑到那时候的话,江姐应该就没事了。
“不是,孩子你到底要干啥,神神叨叨的,你跟我们解释解释行不行。”
江姐她妈见我这个阵仗,忍不住问。
我摆摆手。
“别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不是命运迫使,我倒是宁愿这辈子都不知道这些。
江姐她妈见我态度坚决,不好多问。
等江姐她妈进去之后,我对四个男的说。
“待会儿闭上眼睛,听到什么都别睁开。”
嘱咐好了他们之后,我开始用心布阵。
我站在阵法最前面的位置。
声明

1.《老马的春天顾晓婷,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