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肥臀老夫梅开二度,丧夫后的滋润日子

时间:2021-06-11 23:38:19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熟睡被惊醒后,那个暴脾气。

“老东西,你他妈脑子有病吧!”
“傻逼吧你!”
.....
当看到老李整个人不对劲的时候,他们都被吓到了。
一个个都把目光转向我。
“老李是被鬼吓到了,阿强,你留下来看好老李。”
“阿标,老牛,二龙,把你们床上的被子抱着,跟我去收拾水鬼。”
“对了阿标,把你床下的灭蚊器戴上,火机也戴上。”
“老牛,把老李床底下藏着的那几瓶六十二度的二锅头,也给戴上。”
丢下几句话,我把我床底下的海绵垫给抽了出来,托着就往外跑。
他们四个傻不愣登的,还没反应过来。
都是年轻人,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都抱着好奇和憧憬的心态。
看了看我严肃的表情和匆忙的行为,再看看老李的那张被吓坏的脸色,他们四个开始相信了。
我都已经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毛孔已经炸起来了。
“走,他妈的,把我们李叔吓成这个逼样,老子倒要看看是个什么东西。”
阿标骂骂咧咧的,抱起床上的被子,顺带着床底下的灭蚊器和打火机。
这节骨眼,他还点了根烟,紧随我身后。
老牛二龙两人也没含糊,都跟了过来。
“天命,到底是那户人家闹鬼了。”一遍跑着一遍冒着烟问道。
“五栋504”我回道。
“艹他娘,那不我老婆家,干,惹谁不好,惹到我老婆身上。”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心里把江姐当作自己的媳妇。
这几个家伙,都跟我一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在废话,不过一分钟的功夫,我再次来到五栋楼梯口。
水鬼还在,看样子是准备一直守在这里,等依附在江姐身上的那只水鬼下来。
“天命,鬼在哪儿呢,老子先上去滋他一泡尿。”阿标提着嗓子对我喊道。
我指了指楼道,“楼道,电梯,还有门口,三只水鬼守在这里。”
他们三个往里面看了看。
什么都没看到。
有了李叔的先例,我也没准备让他们三开眼,见水鬼。
“天命,你确定这水鬼就在这门口,别骗老子。”阿标咬着烟嘴,有点不相信的问我。
我点了点头,刚准备冲进去,只见阿标居然解下裤腰带,顶着个弟弟往前走。
“正好,老子最近上火,先给你们来泡热尿,洗洗滚水澡。”
见此情景,我也是无语了,连忙拦住。
“不行,那是水鬼,水攻不行,最好用火攻或者土埋。”。
“用火是吧,简单。”
说着,这货直接收回弟弟,用打火机把自己的被子给点燃了,举着烧着火的被子,对我嚷嚷道:“哪儿呢,在哪儿呢,老子烧死这个鬼东西。”
被子燃烧火光,我明显看到楼道内,墙壁上的水膜在紧缩。
“阿标,把被子扔进去。”我连忙喊道。
阿标也不含糊,直接举着燃烧额被子走了进去。
靠近电梯口的时候,我赶忙冲过去,一把把他拽回来。
阿标臭骂我,“拽我干嘛!”
就在这一瞬间,电梯门猛然打开,一张大嘴猛然吞噬过来。
就跟海浪一般,直接把阿标手里的被子给包了进去。
要不是我拽的快,他整个人也跟着进去了。
楼道外,老牛和二龙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一幕,被吓坏了。
这两个家伙的心理素质比老李还差,丢下被子,跟受惊的疯狗一样,乱叫乱跑。
这节骨眼我也管不了这俩货。
反倒是阿标,虽然被吓到了,但看他的表情有种越挫越勇的感觉。
“天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大哥,我一切听你的。”
“我只有一个要求,保证我不死。”
这态度转变的有点快,不过这样是最好的。
“行,有我在,你想死都难,你现在那个被子过来,将二锅头都倒在被子上。”
阿标手脚很麻利,快速完成我的指示。
“好,被子先放在地上,拽着灭蚊器和打火机,跟着我身后。”我嘱咐道。
我自己也捡起一瓶二锅头,倒在了海绵上。
我将大海绵,举起来挡在身前。
来到电梯口,我按了下上行。
电梯门哐啷一下打开,没等那水鬼张开大嘴,我一把将大海绵塞了进去。
然后大喊一声,“阿标,上前,点火,灭蚊器,喷!”
啪!
打火机点燃,阿标拿着灭蚊器对着火焰喷洒。
喷出来的灭蚊器,都变成了火焰,对着电梯里一通燃烧。
海绵上因为有酒精,瞬间被点燃。
电梯内的水鬼想要挣脱,无奈,海绵的吸水力太强,被紧紧的依附在海绵上。
电梯里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一道道诡异的声音穿出来。
就像风穿过门缝的声音,似哭非哭,似叫非叫。
“天命,这是什么声音。”阿标被这声音吓得脸色有些苍白。
“鬼哭声,不用管他,这只鬼已经成不了气候了。”
“把灭蚊器和打火机给我,你去外面,把被子抱着,跟我上楼。”
我本以为另外两只水鬼会吓得逃跑,没想到不但没逃,还主动攻击过来。
这就让我怀疑,这些水鬼,可能不是黄浦江里的冤鬼,而是人饲养的。
江姐不过是个生意人,她的原生家庭也不是那种大富大贵的人家,怎么会被这些人给缠上了。
虽然疑惑,但是此刻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
“阿标,把倒满酒精的被子给我。”
阿标直接把被子扔给我,我就接过被子,点燃火机,一触即燃。
与此同时,我很隐蔽的掐破我的右肩,再咬破我的食指,将两处的穴融合一下,滴一滴在被子上。
被子上的火焰由原本的有蓝色变成了幽绿色。
我拽着被子的一角,任由火焰燃烧,我都干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因我刚刚使用了茅山术法,血焰。
人体有三昧真火,右肩处乃是人火,与食指精血相溶,可形成血精。
以精血为媒,借助外来火焰焚烧。
我这火,焚不了五行,却能燃烧脏东西。
我拽着被子摇摆挥洒,同时整个人想楼梯上攀走。
火焰所过之处都黑气缭绕,鬼哭声连连。
阿标见我这样十分潇洒,他也点燃了一张被子,跟我后面摇摆。
我俩一路冲上五楼,转火头往下看时,黑气已经全部飘散了,楼道处全是水渍。
我俩将被子丢在地上,遇水全灭。
来到504门口,还有一只水鬼就在里面。
“阿标,里面还有一只水鬼,跟我一起杀进去吗?”我问道。
阿标此刻显得很疲惫,脸上汗如雨滴。
“我全听你的,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什么,说。”
阿标喘着粗气道:“你现在不但要保我不死,还要保我老婆不死。”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打心眼里佩服他的胆量。
或不多说,我直接按了下504的门铃。
出乎意料,门开的很快。
一张老妇人的脸探了出来。
这妇人的长相跟江姐有着七分相似,是江姐的母亲,我每天都能看到她出小区买菜。
不过她的脸看起来很怪,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妖媚感。
眸子里发出来的光,都有点勾人。
这不像平常的她,听江姐说过,她的母亲也是个读书人,知书达理,不可能一副妖媚勾人的样子。
而且,这么晚了,我才刚按门铃,这门就打开了,她不睡觉吗,还是一直就守在门口。
“进来吧!”妇人嘴角带着笑,请我俩进去。
我把阿标往后推了推,“快下去报警,这里头有古怪。”
阿标也看出了江姐母亲的不对劲,十分机灵的撒了个谎。
“阿姨,我就不进去了,我去楼下看看。”
说完话,我进了门,他下了楼。
我打量着屋内的环境,一片红暗。
江姐母亲领着我来到沙发前坐下问道:“喝点什么?”
我回道:“阿姨,您就不问我这么晚过来干什么?”
江姐母亲只是看了看我,妩媚一笑,没有回答,进了厨房。
就在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阿标打过来的。
电话接通,听到阿标压抑着声音,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声音里有着恐惧。
“天命,快下来,我刚在楼下碰到江姐她妈了!”
听见阿标这么说,我心中一惊。

 文学

我怕厨房里的江姐母亲听到,压低了声音。
“阿标,你听我说,你现在咬破自己的手指往那女人额头上点,看她的反应。”
虽然现在快到午夜阴气最重的时候了,但阿标他们几个壮汉阳气十足,也能顶一阵。
“天命!你小子听见我说话了吗,上头那个是假货,你快下来!”
阿标是个口之心快的,急得冲电话里喊。
“小伙子,你朋友听起来好像很急的样子。”
这时江姐母亲从厨房出来了,边说边递水给我。
为了不引起她的怀疑,我只好不管阿标直接挂电话。
说真的,除了看起来比较妖异之外,我淬过的天眼倒是一点没看出来她有什么不妥。
“阿姨,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一会儿我直接下去
跟他说就好了。”
我有点担心江姐,索性就接过江姐母亲的水,坐了下来。
“阿姨,江姐怎么样了,刚才我在门口看她好像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
江姐母亲笑笑说,“喝多了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想起江姐那张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脸,我狐疑起来。
自己女儿都这样了,还只是喝多而已,这个妈心也太大了吧。
“阿姨,我跟江姐是朋友,我不太放心,方便看一下她吗?”
据说有些道行深的鬼是能幻化人形的,若是眼前这个......
听见我这么说,江姐母亲不高兴了。
“怎么,难道你怀疑我?”
我顿时觉得周围阴气重了许多,再一看眼前,江姐母亲已经面目全非。
只见一个披散着头发,铁青着一张看不清楚五官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终于忍不住要露出真面目了?”
我冷笑一声。
“小子,本来今天没想多收一条命,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别怪我不客气了。”
原来眼前就是刚才那只还没有被解决掉的水鬼。
只见一团团黑雾向我袭来,所到之处都涨起了黑水。
我心中暗叫不好。
随即马上跳到了近处的沙发上,掏出阿标留在我这的一只打火机。
“又想故技重施吗?”
声明

1.《肥臀老夫梅开二度,丧夫后的滋润日子》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