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小东西我想弄坏你

时间:2021-06-11 23:37:52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跟我同一个班次的老李,感兴趣的来到我旁边。

“小宋,那个江总今晚出事儿,你也不去帮一把。”
“你小伙子一表人才,还有一身看相的本领,英雄救美,弄不好那江总会看上你。”
老李今年差不多五十岁了,他对我看相的本领十分相信。
原因无他,我之前给他看过,算出他老婆出轨,而且还要卷走他全部财产。
他自己也一直怀疑他老婆给她戴绿帽子,就是找不到证据。
我就好人做到底,直接给他算出她老婆哪天出轨,什么地点,让她过去活捉。
之后,就不用多说,捉奸在床,手机拍了照,作为证据,让他老婆净身出户。
她有一个女儿,快毕业了,因为老婆出轨的原因,他有点怀疑女儿不是自己的。
又不好意思拉着女儿去做鉴定,又是求我给他算上一卦。
这哪需要算,看一眼就知道,三阳健在,左眉心丰厚,是个做岳父的命。
其实有一点我没有告诉老李。
就是他的老婆有个私生子,跟他结婚之前跟过一个男人生过孩子。
做人不能太绝,要是都告诉他,对他来说未必是件好事儿。
“一个人的钱财和权贵是要拿命去换的。”
“命好的人可以享受祖辈留下来的,命不好的,就拿自己的去换呗。”
我平淡的回道,但人心都是肉长的,说不担心,只是我嘴上倔强而已。
“哎哟,那照你这么说,我们这种没钱的人就是命好。”
老李被我说笑了,调侃道。
“没钱的更可怜,都要看老天爷的脸色,自己的命做不了主。”
老李跟我左一茬右一茬的聊天。
不知不觉过了夜里十二点。
江姐的宝马还没有开回来。
出事儿了,子时一过,这一天的流年运势已经改变。
子时前是横灾,这子时后只怕要参杂点不是活人的东西。
思索间,一辆宝马x5行驶了过来,是江姐。
“哟,小宋,你家婆娘安全回来了,不用担心了。”老李喝着开水调侃笑道。
我没有搭理,按了开关,小区大门打开。
“那个江......”话到嘴边,我连忙憋住。
我看到他的车后座坐着三四个黑东西,似人非人。
还有一个脏东西坐在江姐的大腿上,抓着她的手驾驶着宝马。
果然有脏东西,我的精神颤抖了一下。
昨日流年已过,这今天的流年?
我忍不住有给她排了一卦。
四柱凶煞,命犯白虎。
白虎煞本为灾煞,福少祸连绵,此煞主血光横死,在水火防焚溺,在土防坠落瘟疫。
克身大凶,若有吉神相助,多有武权。
水上生财,但命犯白虎,遇水则溺,被淹死了吗?
不对,未见血光,命还在。
看了一下江姐的车行驶过的痕迹。
这天干路燥的,居然留下水印。
老李端着茶杯走过来,准备逗我两下。
我连忙捂住老李的嘴巴。
车缓缓驶进小区,我看着车内的江姐,心脏隐隐刺痛。
“臭小子,捂我嘴巴啥,你小子刚才是不是抓了屁,往我嘴里放。”
老李擦了擦嘴,不信任的问我。
“不要闹了,江姐半个身子入土了。”
“什么啊?半个身子入土了?她那么年轻,哪会这么快?”
见我脸色凝重,老李被我的话语吓到了。
“你看地上。”我指了指地上的轮胎水印。
“怎么了,不就是个轮胎印吗。”老李不以为然。
“马路这么干,哪里有水。”我白了他一眼。
老李被我说的迷惑了。
“就算没水,那你跟我说,这轮胎印跟她半截身子入了土有啥关系。”
我没有多做解释,顺着轮胎印,快步跟过去。
脑袋里凭空多了这么多知识,倘若见死不救,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你小子跑什么,还没跟我说清楚呢。”老李急急忙忙的跟在我身后嚷嚷。
“回去看你的大门,别跟过来。”我手挥了挥让他回去。
老李茶杯不离手,见我停下来嘿嘿笑道。
“你小子,神秘呼呼的,不给我说清楚,这大门别想让我一个人守着。”
“你真的要跟过来。”我肯定问道。
“神神叨叨的,我就不信那车子上有鬼。”说着老李把茶杯拧开喝了一口。
“如果真的有呢?”我很认真的回道。
老李被我的神色吓得一愣,转而又笑道:“你小子,承认你有些本事,这大晚上的想吓唬你李叔,先去吃个五百家盐,再来跟我吹牛。”
我也被他这话给激到了。
“不信是吧,到时候见到了别尿。”
丢下这句话,我赶忙快不跟上去。
“混小子,跟谁说话呢。”老李骂骂咧咧的跟上来。
宝马车开的有些慢,距离江姐家的车位越近,轮胎水印越深,而且明显能看到车上有滴水的痕迹。
“这是洒水车呢这是!”老李忍不住询问我。
我摆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把他拉到一旁,弓着身子偷偷的行走。
“小声点,别惊道了水鬼!”
“什么?水鬼?你说那丫头车上有水鬼?”老李惊讶到了。
到底他这个年纪还是迷信相信这个世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么多水,不是水鬼是什么?”
“有可能是车子的水箱破了呢!”老李还是不相信的反驳。
就在这时,车子停了,歪歪扭扭的停在了她家车位上。
“卡!”
车门打开的声音,我连忙拉着老李躲到旁边的绿化带里。
我和老李盯着车门。
“娘娘嘞,车里真的在流水。”
没等他把话说完,车门猛地一下全开了。
“哗啦啦~”
就像一个装满水的水缸破裂了一般,一股水流从车子里滚流出来。
那水流在地上,却没浸入土里,就像一个巨大的水珠,在地上晃动。
紧跟着车后门也被打开。
哗啦啦~
又是一滩水,滚落在地上,凝聚成一团,没有流淌。
江姐下了车。
因为小区路灯比较亮的原因,我和老李大概能看见江姐的脸。
“这丫头的车里哪来的这么多水,从黄浦江里开上来的啊!”
老李惊讶道,但在他的脸上看不到惧色。
老李话没说完。
宝马车的前后车门都被关上。
老李见了惊呼。
“小宋,看着了没,那江总站着没动,这车门怎么就合上了。”
我何止看到车门被关上,还看到四只水鬼正托着江姐的身子。
她的身子在移动,但她的脚却一部都没有迈出。
老李有些不淡定了,手里的茶杯都有些抓不稳的意思。
“快快快快看,那丫头身子怎么在飘着走。”
我这才意识到,老李是看不见脏东西的。
而我之所以能看见,是因为我曾用茅山之术,给我的眼淬炼过。
“你是不是怕了,怕了就回去看大门。”我故意鄙视道。
我也不愿意老李跟过来,毕竟这活人见了脏东西是不吉利的。
这档口,老李不知怎的,突然站起来大声吼叫。
“看大门,看个锤子,老子是这个小区的保安,这小区里所有住户的人身财产安全都归老子管。”
“不是这个小区的都给老子滚,管你是人是鬼,通通给老子滚蛋。”
这顿吼声太大,小区里都出现回声。
十几家住户都吵醒,开了灯,有的更是打开窗户开口破骂。
老李这是被吓坏了壮胆,这个时候他的精神在亢奋,千万不能打断泄了他的气。
“李叔,想不想见见那脏东西。”
我也站起身跟他呼应。
“见,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鸟东西。”老李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气势,像极了他那天将他老婆捉奸在床。
雄赳赳气昂昂,怒目圆睁,煞气外露。
我随手摘下两篇树叶,将我的眼睛睁的老大,凉风刺眼,硬是挤出两滴眼泪落在树叶上。
随后将树叶往老李那双怒目上抹了一下。
老李睁开双目,我明显感觉到他整个人一惊,身上的那股气势险些破了。
“啊~他大爷的。”将手里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磅~

 文学

破碎的声响给老李壮了几分胆。
“你们四个,给老子站住。”
老李的手指着四个水鬼,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往前一照。
只见江姐那张惨败浮肿的脸,转了过来,对着我俩诡异一笑,紧跟着飘进了楼道里。
老李被那阴森的笑容吓得有些发闷。
“老李,别特么照了,追。”
我连忙追赶过去。
这水鬼不在水里害人,怎么跑上了岸?
还有这小区高山低水,四周土木极盛,敢来这里,就不怕这土木埋了它们。
思索间,我和老李已经追到了楼道。
不管是电梯口还是楼梯,都浸满了水渍。
向哪个方向跑了?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那四个水鬼去了江姐的家。
“小宋,那脏东西托着江总朝哪个方向走了。”老李浑身怒气的问我。
我知道他不是生我的气,是对那脏东西愤怒。
“5楼504”,说着我变向楼道上爬去。
刚上两个阶梯,我感觉不对劲,这脚踩下去不像是踩在楼梯上,有种踩进沼泽的感觉,我赶忙退了回来。
老李这个时候冷静不下来,按了下电梯上行,对着我急躁喊道。
“这节骨眼还爬什么楼梯,坐电梯,赶紧的。”
眼看电梯下来快要打开,我高喊一声:老李,快闪开。
随后,抓着他的衣服往外拖了两步。
老李刚准备开口骂我没出息,只见电梯门开了,一个大水球从电梯内滚了出来。
那大水球猛然扩散开来,好像变成了一张大嘴,将电梯口旁边的东西都给吞了进去,又恢复成一个水球,滚进了电梯内。
见了这场景,老李被吓得一身冷汗。
“两只水鬼挡住了去路,一只守在电梯口,一只守在楼梯口,咱们不能贸然上去,弄不好会被淹死。”
老李此刻还惊魂未定,活了这么大岁数,第一次见鬼,还差点被鬼给吞了,任凭他社会经验多丰富,也无法淡定了。
“娘锤子的,想吃老子,有本事站出来跟老子面对面对干。”
老李这顿骂几乎是咆哮出来的,整个楼道都被他的声音炸的嗡嗡响。
但奇怪的是,楼道里的声控灯居然没亮。
这就说明,声音被围住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的墙壁,果然,墙壁上贴着一层水膜。
此刻,我突然感觉有种下沉的感觉。
借着楼道外的路灯,我看一下地上。
卧槽,我和老李的的双腿都陷入了水里,诡异的是,我俩都感觉不到被水浸湿的感觉。
“老李快跑,水鬼缠上咱俩了。”我大喊一声,拽着老李的胳膊往外逃。
老李这个时候神经在紧绷着,他早就想跑了,面子挂不住,一直硬撑着内心的恐惧。
听到我这一嗓子呼喊,他大爷的,就差个翅膀要起飞了。
好在这水鬼气力不大,再加上我俩卯足了劲,很轻松的摆脱了水鬼。
我俩冲了出来,不约而同的冲向保安室。
我回去是为了拿家伙,老李向保安室冲,估计是本能害怕,找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来到保安室,老李一脚把门踹开,打开灯。
声明

1.《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小东西我想弄坏你》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