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锦集,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摘抄

时间:2021-01-07 10:59:29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喧嚣的九十年代》是一本由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著作,中国金融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8.50元,页数:287,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喧嚣的九十年代》精选点评:

  ●经济的狂躁年代

  ●很佩服很佩服。对于制度拥有崇高的信任,在理论和现实之间斡旋,尊敬理论的真诚,不排斥现实的反复无常和不可控制,那么我总有些无谓的担忧──这是中国政府的智囊团所不能及的。在中国,对于经济学理论的尊重始终不够,特别是在政策制定的时候。

  ●本书的敏锐和睿智,雄辩和恻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金融市场并不是智慧的象征,将自己完全暴露于国际资本市场无疑是一场灾难,聪明的国家都懂得积极号召大家参与游戏,但又避免自身过分置身于游戏中,美国的全球化扩张背后毫无例外是各种利益的驱动,违背商业原则的黑幕甚至政府背后的施压也置若罔闻,贪婪地喧嚣

  ●轰动

  ●底线经济学Bottom-Line Economics

  ●少有的我想呵呵的书

  ●斯蒂格利茨真是一位极其厚道的经济学家

  ●入门之上读物

  ●1美国内外有别地推行大量政策,忽悠别国私有化社保体系、平衡预算、贸易顺差、市场原教旨、少关注就业教育医疗、央行仅关注通胀等。2美国的对外政策大量被国内强势利益集团主导,它们唯利是图。3在贸易、资本市场自由化等方面,美希望在弱国尚未成长前就允其进入,抢占先机,于弱国有害。4对外援助上美国是主要发达国家中最吝啬的。5现实世界多数经济交易依赖于隐含合同和共识,因此道德的经济比不道德的运行更好。6世界不是完全信息、完全竞争、完全市场的,所以市场本身即有效稳定是错的。7世界近几十年的增长依赖于政府资助的研究基础之上。8利润为目标的企业必然较政府更有效率是不成立的。9银行投行间的防火墙,隔离了什么协同了什么?10没有什么逻辑一致信仰一贯,只有利益一致,政客企业主常常如是。11股票期权提供不了激励反增风险

  《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一):当事人评述美国经济政策

  作者作为九十年代克林顿政府政策制订参与者,对于当时各种政策的出台背景有一定的信息优势,但是作为民主党的智囊,立场确难以完全客观。对克林顿的前任和继任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否定,但是能做到自我批评确也实属不易。作者对九十年代高增长低通胀的经济状况进行了深入分析,并剖析了金融市场和高科技行业的泡沫成因。整体来看,是一本介绍美国九十年代经济史深入浅出的好书。

  《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二):随笔

  1.市场处于经济体的中心位置,但是政府仍扮演重要的角色,不应放松管制,精简人员,这一切建立在政府的效率低的前提下,如果能使政府的运转有效,应该加强管制 2.全球化的骗局,美国用华丽的伪善去剥削发展中国家,把自己的产品打入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却将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拒之门外,用自己的并不适合发展中国家的准则去要求它们。向它们兜售相同的美国成功秘方,却没有在意它们是不是适合

  《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三):环球同此凉热

  当国内经济还挣扎在市场取向与小政府改革的泥潭之时,有良知的经济学家大声疾呼要建设好的市场经济——以宪政为基础的法治市场经济,社会各界对此莫不寄予厚望和期盼,但是来自大洋彼岸最“自由”和最“繁荣”的美国却发出了另一个声音,本书的作者,当今美国最顶尖的经济学家,无情地也非常雄辩地忠告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者,看不见的手也经常失灵,信息充分对称,竞争完全充分的市场是乌托邦,他无情地揭露和批判那些以此为借口要求政府放松管制的富人们是如何的居心叵测,如何的贪婪。

  由于作者的特殊经历,使我们有幸聆听和目睹在全球化中美国躲在自由旗帜背后的双重嘴脸,安然事件中那些口口声声要求还权于市场的各种组织的真实目的所在,他也抨击了新经济中无比灵验的股票期权制度,称其为巫术会计原则,扭曲的财务信息,扭曲的和不当的激励……所有这些无不令我们深思和借鉴,政府的进退问题不在于他的大小,不在于他的管多管少还是管松管紧,而是哪些该管,哪些不该管,对于那些更高的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准则如社会公正,以及贫穷、歧视现象,再大的政府也要建,管制怎么严厉也不为过。本书的敏锐和睿智,雄辩和恻隐之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四):金融危机三部曲

  金融危机三部曲

  《经济学原理》 格里高斯•曼昆

  《喧嚣的九十年代》 斯蒂格利茨

  《郎咸平说:谁都逃不过金融危机》 郎咸平

  经济危机迅速波及开来,中国被迫进入一场全球规模的经济大浩劫。但是,由于国内对于西方经济学常识的传播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缺失,而全球化浪潮早已将这个学科嵌入到整个世界经济构架。这种双向的错位,导致国人对经济危机的认知可能会存在一些偏差。诚然,这种个体认知偏差不至对于国内经济政策产生足够大影响,但是,对于个体的未来的投资理财,或者构建更为完善的世界观,甚至单纯的树立对克服经济危机的信念,都十分不利。确实,这是一个需要每个公民都是经济学家的时代。

  格里高斯•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对于初窥门径的人,不失是一本补足常识,构建完整认知体系的好教材。最为难能可贵的,这本教材幽默诙谐,通俗易懂,同时不失理论的严谨性。其问世之初便成为世界诸多国家最受欢迎的经济学教程也就不足为奇。

  曼昆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经济学奇才,却并非完人。在他的教材中,到处充斥着对自由市场经济的顶礼膜拜。我们现在反思经济危机爆发之前,美国经济秩序构建与发展,与学界遍布的这种学派思潮脱不开干系。在阅读中,作者零星表示的对格林斯潘的推崇,与当下格的臭名昭著,倒不失为一种有趣的比照。

  《喧嚣的九十年代》作为大师斯蒂格利茨的畅销书,或许无法完整展现给我们造成金融危机的制度脉络。但是梳理他提供给我们的末节,确实会展现给我们另一套理论体系。这个体系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被誉为最有前瞻性、最富有资本主义良知的理论。

  斯蒂格利茨的这本书面对21世纪初美国互联网泡沫而生,如今拿出来重读,其对美国制度、经济泡沫的批判以及对信托责任的呼吁,与今天我们面临的经济课题如出一辙。笔者很遗憾的认为,不是斯蒂格利茨拥有无上的预测能力,只是许多问题我们从来没有解决。

  如果打算寻找一本读物,去了解金融危机对国内的影响,郎咸平的《郎咸平说:谁都逃不过金融危机》确实是不错的选择。诸如贪婪的华尔街、复杂的金融创新、关联交易等花哨的词语,大都是美国人的玩意,并不是中国的问题。中国的很多问题其实比这要“低端”的多。

  郎咸平的这本书,最出彩的无非是将复杂的金融创新简单化、模型化,甚至一个门外汉读毕,会迅速实现对金融危机比较科学的认知。在阅读过程中,没有叫人眼花缭乱的专业名词,只有阅读的快感。郎咸平一直在炮制这种理论,自然这本书不例外。

  《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五):2008年,斯蒂格利茨本书的每一个观点都被验证了

  斯蒂格利茨写过很多经济学著作。他的书,有本事将复杂的问题拆解得极通透,文字偏又狠辣锋利。但凭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履历,即使特立独行恃才傲物放狠话,也理所应当了。

  《喧嚣的90年代》2002年出版,此书只是一部小作品。虽然小巧,但内容丰富。斯蒂格利茨的经济政策理念,在这册书中,可以清晰看见。本书回顾了美国经济在90年代经历的大起大落,从中应当汲取的教训,在今日美国经济危机之下,更有特别有益的意义。

  在克林顿主政的90年代,当时名声大噪的斯蒂格利茨离开学界,前往华盛顿,担任克林顿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作为一个著名的经济学者,这段从政经历,给了他难得的机会,观察到美国官商两界的最高层运作。这本书中,颇有些华府轶事,以及月旦人物。比如1996年12月,作者在一次华盛顿的会议上,听到格林斯潘的一次演讲。那一天,格林斯潘以他特有的含糊不清的讲话风格评论日本的房地产暴跌现象,创造出了一个经典词汇“非理性繁荣(irrational exuberance)”。会后,斯蒂格利茨找到格林斯潘,他知道,格林斯潘必定是在隔山打牛,言指日本,意在美国的市场泡沫。

  奇怪的是,格林斯潘在96年用非理性繁荣这样的词语暗示了市场泡沫(那时S&P指数只有700点),但是美联储一直未有加息或者提高margin的作为,放任市场自由,一直到2000年S&P涨到1500点,诞生了一个更大的泡沫。泡沫越大,破裂的成本越高。格林斯潘的“无为而治”,并不能让他成为所谓的圣徒。

  格林斯潘身上,反映出90年代市场原教旨主义(market fundamentalism)在华盛顿的盛行。美联储,以及其他的监管机构,相信自由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那只“无形的手”是分配资源和创造增长的最优方法。这种理念的历史溯源,是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这种理念的现实背景,是90年代初冷战结束而造成经济学界主流鼓吹“自由市场制度的胜利”。

  斯蒂格利茨以他对信息经济学的研究(因此获得诺奖),极力反对自由市场学说。他说,因为信息的不完善和不对称,一个不受约束的所谓自由市场,绝非一个有效的经济引擎。90年代,因为政府过度的放松管制,而造成的种种市场失灵(market failure)的现象,验证了斯蒂格利茨的观念。

  在《The Roaring 90s》一书中,斯蒂格利茨写到,正因为对无形之手的迷信,我们看到了美国市场的失控,放松监管导致了利益集团的冒险、会计欺诈、当泡沫破裂必定有安然这样的丑闻付出水面。斯蒂格利茨不无讥讽的说,当华尔街投行的分析员们为着个人利益而向资本市场提供虚假信息之时,他们甚至可以不必有道德上的负罪感。因为他们相信亚当斯密说的,you advance the common good by making money for yourself!

  资本主义周期性、信息的不完全、以及非自愿失业的大量存在,这些让斯蒂格利茨相信,政府需要干预私营经济和加强监管。在自由市场派的“小政府”和社会主义的“大政府”之间,是斯蒂格利茨的“第三种道路”,这条经济路线其实就是所谓的“新凯恩斯主义”。

  而斯蒂格利茨对于社会公平的怒吼,则是最令我尊敬他的地方,这代表了一个经济学家的良心。在他的书中,在他的很多评论和演讲中,斯蒂格利茨无数次抨击美国经济政策背后所隐伏的社会不公。

  一个典型例子是布什上台之后的减税,先是资本利得税,然后是遗产税,受益的都是美国人口不到5%的富人。穷人既没有股票,更没有遗产。减税的代价,是布什一年之内就耗光了克林顿政府积累的全部财政盈余。

  布什减税的内在逻辑,是所谓“利益均沾“经济学(trickle-down economics),意指通过向富裕阶层倾斜的政策可以恢复经济繁荣,从而间接导致大部分人群分享经济红利。--- 结果呢,减税并没有给布什带来预期的经济恢复的局面,而少数利益集团对社会资源的巧取豪夺却是现成的事实。斯蒂格利茨这老头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利益均沾!

  中国发展到今天,以牺牲农民利益为代价换来的城市繁荣和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已经到了考验我们的社会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斯蒂格利茨对社会公平的呼喊,何异于一声声的警世钟。

  1997年,斯蒂格利茨离开白宫,到世界银行出任首席经济学家。《The Roaring 90s》这本书的另一个主题,便与他这段经历有关。世行有众多研究发展经济学的学者,如果你要观察全球化和新兴市场,这是一个最好不过的平台。

  在世行的三年间,斯蒂格利茨不改其狂人本色。这次他的矛头直指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IMF的后台老板—美国财政部。

  美国财政部和IMF对发展中国家抛出的很多市场原则,斯蒂格利茨干脆直斥其为伪善,因为那些政策,其实发达国家自己是不去做的。因为词锋太盛,得罪了IMF,斯蒂格利茨终于在2000年离开世行。--- 离开华盛顿,未始不件好事,对一个正直学者而言。

  斯蒂格利茨注意到,IMF和美国财政部所鼓吹的所谓“华盛顿共识”,要求那些发展中国家按照美国模式进行大规模的私有化和监管自由化,是一种基于market fundamentalism的错误的理念。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拉美危机已经显示,IMF推销的美国经验并不管用。学习美国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穷国,不仅失去了增长资本,即便当增长出现时,经济利益也被权势阶层取走了。

  于是,斯蒂格利茨在书中写到:阿根廷是最听话的IMF的小学生(他用了一个很有讽刺意味的词是“poster child”),结果恰恰是市场失灵,损失最惨的一个。而中国是最不服IMF管的,中国坚持走自己的道路,结果是最成功的一个新兴大国。

  现在,IMF哭着喊着要中国从2万亿外汇储备中借钱给他,好让IMF重建国际金融秩序,你猜结果会如何??

 
声明

1.《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锦集,喧嚣的九十年代读后感摘抄》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