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错将妻子当帽子经典读后感有感,错将妻子当帽子的优秀读后感

时间:2021-01-06 14:36:48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错将妻子当帽子》是一本由奥利弗・萨克斯著作,译林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16.30元,页数:319,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错将妻子当帽子》精选点评:

  ●电子书

  ●他们在我们无法经验的世界。想到里面那对孪生兄弟,两人互说素数,一个说完,另一个点点头,笑一笑,仿佛在品味这个数字,于是也说一个素数。有时候也困惑,我们到底有没有权利,去干涉这样的他们,以帮助他们适应生活的名义?

  ●对于我这种纯找新奇的读者来说,有点过于长了。

  ●终于看完啦~这个世界充满奇迹

  ●不是小说,是一名精神专家的病例记录,前段时间中国也有类似一本,什么长蘑菇,忘记书名了,看了一章。写作素材积累

  ●让我对人体各种奇怪病症发生兴趣的一本书。并开始让我在街上寻找

  ●coffee reading

  ●超好看

  ●头好痛 = =

  ●了解了许多病情的案例

  《错将妻子当帽子》读后感(一):其实我们都有那么一点点。。。

  确实有的时候气味或者音乐能突然把过去沉睡很久的记忆唤醒,在创作之中的自已与在会计计算中的自己有着天壤之别(以至于有的时候转换会成为难题),还有一些细微的经历与之中的的描述有着惊人的相似——不要说只是我一个人是如此,应该不是我疯了吧……

  《错将妻子当帽子》读后感(二):翻译上的两个问题

  第5章《手》P73 第三段

  “开始是行动。”歌德写道。

  这句话读起来不太容易理解。钱春绮所译《浮士德》中将其译为“太初有为”,意为“必须有行动,始能发挥力量”,这样似乎好理解些。

  第18章《心里有狗》 P186 G.K.切斯特顿的诗歌第一行

  他们并非没有鼻子

  原文为”They haven't got no noses,“意思其实是”他们压根儿就没有鼻子“才对。

  《错将妻子当帽子》读后感(三):破却的世界

  和书名一样是一本很有趣的书。翻译的也不错,流畅。

  虽然书中作者作为一名医生、一名神经病学家,更多解剖了形形色色的生理-心理病患者独特的世界。但通过这种独特的视角反观我们所谓的“正常人”的世界,有时不仅要问究竟什么是“正常”?做一个“正常人”能够适应“正常的”世界就是我们所有的价值和目的吗?

  因为功能性的缺失,有些病人生活在“缺失的世界”中而不知,同样有的病人因为功能性的过剩所引发了某些感知的放大或强化,遗失了“自我”或通过“记忆重放”找到了“自我”,对弱智病者的介绍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从不认为值得关注的惊奇的世界:音乐天才、数学天才、绘画天才等。

  所有的这些对远离正常人群、正常社会的极度边缘人群的生活状态的叙述对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才是真正的、健康的、道德的生命状态?难道我们现在的所谓的“正常生活”“”正常社会“就是了吗?神经病患者因为器质性、功能性的原因有时表现出比我们”正常人“更睿智、更道德、更人性的一面。这些对我们的启示又是什么呢?

  《错将妻子当帽子》读后感(四):异构的巴别塔

  在我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家附近的桥洞里住着一个疯子。胆大的坏孩子会冲着他嬉笑叫嚷,而我这样胆小且听父母话的小孩则每天默不作声的走过,目不斜视,只怕多看一眼就会招致他发疯。他究竟是不是疯子,其实我并不确知,只不过人们都这么说罢了。印象中只见过他一次狂舞四肢大喊大叫的样子,但也许只是冬天他借此取暖也未必。

  稍大一些后有同情心了,开始会说:“好可怜,那个人疯了。”同情归同情,却还是毫不犹豫的将他归入“糟糕”的一类。“神经病”或“精神病”在小孩子的词典中,终究还是一句非常严重的骂人话。

  再后来,认识到那种自以为是的同情背后的残忍。于是开始对身边言行异常的人避免使用“病”这个字,而是尽可能的忽视那些异常,至多不过说“那个人有些奇怪”。不过再怎么着,也只是忽视而已,在心底多少还是将其看作是“病”,是“若能医治就再好不过”的东西。

  虽然偶尔也会觉得,有一些自闭症或与宗教相关的神秘的癫狂其实挺好,不需要治疗,但直到读了萨克斯的两本书《火星上的人类学家》和《错将妻子当帽子》后,我才开始反思那些“同情”,有多少体现了“正常人”对这个世界定义的狭隘。

  《错将妻子当帽子》一书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孪生兄弟的故事。他们两被认为是严重的智力低下,但同时又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如随口告诉你八万年内任何一天是星期几,或记忆一个三百位数的数字。这对双胞胎喜欢两人一起玩品味数字的游戏,就是轮流的,一人说出一个数字,另一人听了会点点头,笑一笑,细细品味一番,然后再说出下一个数字。借助数学列表,萨克斯发现这对兄弟“品味”的是素数,品味一个八位数的素数需要半分钟,二十位的则需要超过五分钟。那对兄弟并不具备基本计算能力,他们从来都不是算,而只是说“我看见它了”。

  萨克斯说“这对孪生兄弟好像利用了一种直接认知的能力”,“他们可以直接看见数字的宇宙和天堂”。“这种认知尽管十分奇特,尽管十分怪诞”,“却为他们的生命提供了一份独特的自足与安宁”。

  可是“正常”的人们却认定他们的行为是病态的,还很尽心的给他们治疗。人们为了阻止他们“彼此间的那种不健康的交往”,为了让他们能“以一种恰当的、能为社会所接受的方式走出来面对世界”,于是将他们两人分开,让他们在严密的监督下干些粗活赚点零花钱。终于他们可以半独立的生活、可以“为社会所接受”,可他们奇特的数字能力及两人品味数字游戏的快乐却不复存在。

  让孪生兄弟获得半独立生活能力的医生是可敬的,可他做的果真正确么?孪生兄弟拥有的是我们所无法理解的精神世界,我们怎么能因为自己的不理解,而强行要将其“矫正”到我们的世界中呢?巴别塔倒塌,碎砖搭起持不同语言人们之间的壁垒。沟通应该表现为尝试着去理解的努力,而非将他人整齐划一纳入自己的砖墙内的霸道。

  自己也曾遇到过行为极其怪异的人,比如有人会不自觉地抽搐并且嘴巴发出声响。耳畔一整天都是这样的声响为伴确实有些恼怒,可我们有权利消灭那声音么?确实有药物可以“治疗”抽搐症,但“病人”却或许会因此去某些才能、激情、勇气、快乐(见《错》第十章)。那作为“行为正确”的你,会怎么选择?

  我的愿望,是强势的“正常人”,不应该只有同情,或者“希望你能被医治好”的善心。“正常人”的世界需要足够的包容,让与众不同的少数人也能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生活。

 
声明

1.《错将妻子当帽子经典读后感有感,错将妻子当帽子的优秀读后感》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