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精选,优秀的《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大全

时间:2020-12-31 10:37:51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脈輪能量書1》是一本由奧修著作,生命潛能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50nt,页数:25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脈輪能量書1》精选点评:

  ●11111

  ●意识的不断扩展

  ●全面 讲述非常细致 佩服

  ●奥老师 你是7关都通关成功了嘛

  ●指导性比较强吧 这一本 好像一本指南

  ●我会让这些理论简单直接,离生活更近

  ●这是我第一次看奥修的书。这书很值得一看,里面有很多让我豁然开朗的话,对七个脉轮也进行了细致的描写,还讲述了一些偏见和误区。赞。

  ●这本是读过的脉轮书籍中最好的一本。奥修不是从修炼的方法讲一些莫名其妙的术法,而是阐释了自己对脉轮内涵的一些深刻理解,字里行间富含智慧,推荐给每一个想要真正了解脉轮知识的人。

  ●有用。

  ●奥修。 2020.9.5 待重读!

  《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一):别管那些争议

  尽管奥修饱受争议,可是这本书对我来说是个宝贝,解释的太清楚了。所以那些争议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最近一直在训练觉知,理解7个身体,我感觉觉知的训练方向更具体话了。虽然我知道觉知是通往空性的道路,但是中间过程是怎么样的却不清楚,如果没有这本书那么可能只有到了的那一天才知道。所以这本书对7个身体的解释基本上是一个修行的阶梯,我很喜欢。

  《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二):他们不过是他手里的工具

  印度一位国际知名艺术家Babamama在《我的回忆录》中有记载:

  1970年5月期间,Acharya Rajneesh(译注,奥修)在Gujarat邦的Nargol组织了一次交流会(shibir)。她去了Nargol,主要是为了在Rajneesh引导的这个交流会中找出这个方法。正如所料,事实上Rajneesh已经催眠了所有的听众,他们不过是他手里的工具,而非他们自身原本的人类。她坐在一棵菩提树下看见这一幕。她不能忍受这种对天真求道者们的误导。事实上,她强烈地感觉到,时机成熟、足以显现的时刻到了。所以,1970年5月4日的晚上,她走到一个远离交流会的、隐蔽的所在,面朝东方的天空,背对大海,坐下来,进入冥想之中。她几乎整晚都在冥想入静冥想,当太阳出现在东方的天际,在她之内已经存在了一场强大的体验。

  她知觉到她的头、她的顶部能量中心(Sahastrara)突然打开,出现了一朵像莲花一样圆形的花朵,当它展开它的花瓣,在莲花裡面好像有一千盏灯在发光。光在那裡,但它非常柔和,绝无伤害。这光並不闪烁,向着天空的方向,照亮了顶部能量中心(Sahastrara)的上方。突然地,莲花消失了,被另一朵一千瓣的花儿取代。她能轻易地数出这些花瓣。这花儿送出非常清凉的生命能量(vibrations),贯穿她的全身。

  《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三):第三脉轮:太阳轮,你的力量中心必须开启

  在上一篇里,我们着重讲解了第二脉轮:生殖轮。你的性能量和性欲与这个脉轮的平衡状况息息相关。 接下来,我们就看第三脉轮:太阳轮。还是先列个目录给大家吧,如下:

  1.太阳轮的符号解读

  2.太阳轮的位置在哪

  3.太阳轮的功能探秘

  4.太阳轮撕裂的案例:大卫

  5.太阳轮扭曲的案例:玛丽

  6.如何开启太阳轮

  太阳轮的符号解读

  第三脉轮太阳轮,也叫太阳神经丛轮(Solar Plexus Chakra),梵文名是Manipura,意思是“宝石所在地”。因为它像太阳一样闪烁着光辉,是一个发光发热的能量中心,也是一般所称的“力量中心”。

  就像太阳神经丛这个名字所暗示的,这是一个燃烧的、太阳般的脉轮,带给我们光、温暖、能量。这片区域从胸部下方一直延伸到肚脐,因此有时也被叫作“脐轮”(Navel Chakra)。

  不过我不建议使用脐轮这个名字,误导性太强,因为有些说法里把生殖轮也称为脐轮,有些说法里干脆脐轮是单独一轮,实在是乱得很。

  第三脉轮的颜色是黄色,象征符号是十瓣莲花,里面有个倒三角形。在《第二脉轮:生殖轮,性能量的转换你必须要学会》里我们知道,脉轮是由次级结构组成的,次级结构就是小旋涡。

  第一脉轮只有四个小旋涡,所以形象化为四瓣的莲花。第二脉轮由六个小旋涡组成,是六瓣的莲花。 第三脉轮的十瓣莲花,说明是由十个小旋涡组成。不过按照布蓝能的说法,第三脉轮是由八个能量锥,也就是八个小旋涡组成(见下图)。为啥会这样,我百思不得其解啊。

  倒三角形里面的符号,就是第二脉轮的种子音RAM(/ram/),摘出来就是下图这样。

  太阳轮的位置在哪

  在《脉轮和穴位大不相同》中有提到,脉轮是成对出现的。比如,第一脉轮和第七脉轮,如果希望配对的话可以视为一对。如图所呈现,第三脉轮 (太阳轮) 也是成对的,由3A 和3B 两个组成。A是正面,B是背面。在上一篇我们提到的第二脉轮 (生殖轮) ,也是如此。

  第三脉轮的正面(脉轮3A),称为前太阳神经丛脉轮(Front Solar Plexus Chakra),就在胸骨的正下方,太阳神经丛的部位。如果非要找中医的穴位来对应的话,大概是中脘穴的位置。中脘,就是胃的中部(center of stomach)。

  第三脉轮的背面(脉轮3B),称为后太阳神经丛脉轮(Back Solar Plexus Chakra),位于太阳神经丛的后面,对应中医的中枢穴,或者是脊中穴。中枢,就是身体的中心 (center of body),脊中,就是脊柱的中心(center of spine),姑且这么记吧。

  但你一定要记住《脉轮和穴位大不相同》,我们说脉轮位置的时候指的是脉轮根部位置。因为一个正常的脉轮,展开的旋涡末端面积直径能有15公分,距身体有2.5公分的距离。

  太阳轮的功能探秘

  注意哦,每个脉轮的前方和后方成对合作,每个脉轮之间的平衡,远比尝试将一个脉轮大幅度打开更加重要。

  先看脉轮3B,与个人对自己身体健康的意图有关。如果一个人对他的身体有一种强而健康的爱,具有保持健康的意图,该中心便是敞开的。该中心亦称为疗愈中心,并与灵性疗愈相关。

  再看脉轮3A,当我们紧张时,会在那个地方觉察到不安,因为这个脉轮支配着我们的力量和意志,它的良性运转会直接关系到一个人的情绪生活。

  如果该中心开放且和谐运作,个人将享有深刻充实的情绪生活,情绪生活不会把他压倒。然而,当这个中心开放但保护膜却撕裂时,他将有巨大失控的极端情绪。

  很多时候,这个中心在心轮与性轮之间扮演一个阻碍。如果心轮与性轮两者都打开,而太阳神经丛受到阻碍,心轮与性轮将分别发挥作用,也就是说,性不会跟爱深入接轨,反之亦然。

  在生理上,太阳神经丛对应腹腔神经丛,是一组神经网络的交会地,连接着胃、胰腺、肝脏、胆、脾脏这些主要负责消化、排毒和血糖调节的器官。

  第三脉轮的良性运转会直接关系到一个人的情绪生活。人们常用这些器官名称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比如用“ 我反胃了 ”表示忍耐度到了顶点,用“ 我要发脾气了 ”表示受到挫折或愤怒,这些都描绘出了第三脉轮的特性。

  第三脉轮也掌管了新陈代谢,负责把代谢的能量调节和分配到全身。它燃烧物质(食物)化为能量,因此消化系统是整个新陈代谢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太阳神经丛中心是关于人类连结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心。当一个孩子出生时,就存在一条连接母亲和孩子之间的以太灵带(Etheric Umbilicus)。这些能量灵带(Cords) 代表一种人类的连结。

  每当一个人创造了与另一个人的关系,两个3A 脉轮之间就会长出能量灵带。两个人之间的联系越强,这些能量灵带会更强、在数量上更多;在一个关系结束的情况下,这些能量灵带也会慢慢失去连结。

  太阳轮撕裂的案例:大卫

  修复前

  在《第一脉轮:海底轮》里提到了大卫的案例。他最明显和严重的问题出在第三脉轮,太阳神经丛脉轮已经被撕开了,必须把每个结构气场层的太阳神经丛脉轮都缝合回正常的样子。

  另外第一脉轮(海底轮)也扭曲变形,不但向左弯曲而且已堵塞。由于第三脉轮撕裂和第一脉轮堵塞,导致严重的能量枯竭,而且对他的体力影响很明显。

  在《第二脉轮:生殖轮》里也提到,大卫的第二脉轮(生殖轮)有能量枯竭和虚弱的问题,他的性功能已经被关闭了。

  修复后

  头几个星期,主要的疗愈重点放在矫正第一脉轮,然后缓慢地修复第三脉轮区域的问题。在这个阶段还不能注入太多能量给他,因为第三脉轮撕裂,还很脆弱,注入过于丰沛的能量可能会导致这个脉轮撕开的情形变得更严重。

  成功修复后的脉轮见下图,能量很充足,可以清楚看到八个小旋涡。

  原因分析

  当大卫的第三脉轮运作得比较顺畅之后,他开始思考寻找疾病的意义。慢慢地,他找出了在人生中种下这个疾病种子的相关因素。

  原来,在大卫在接近青春期时第一次经历第三轮的撕裂,因为他想要反抗主宰欲和控制欲强烈的母亲。在此之前他总是尽可能地取悦她。他想切断与母亲之间的能量带,结果造成太阳神经丛区域有一个破洞,能量带则因失去连结目标而在气场中飘荡。

  最自然的反应就是找个人来连结,取代母亲(此时每个人都觉得问题在妈妈身上,而不在自己身上),然后他发现自己一直连结到那些控制欲很强的女性。他的能量系统会自动吸引控制欲强的对象,因为这是他最熟悉的能量,对他来说感觉最「正常」。正所谓物以类聚。

  知晓了原因之后,大卫和他的女友慢慢拔除了依赖的能量带,顺利分手。

  太阳轮扭曲的案例:玛丽

  修复前

  前面提到,太阳神经丛脉轮由八个能量锥(小旋涡)组成,在玛丽横隔膜裂孔疝气的情况下,位于身体左侧、左上方那一个小漩涡看来就像一个松掉的弹簧。

  想要疗愈它,需要将它推回并缝好,重建防护筛并给它一个保护盖,协助其用一段时间来疗愈。

  修复后

  在修复第三脉轮时,疗愈师得以看到金光细线正在缝合玛丽脉轮上的小漩涡。手指尽可能快速地移动,金线也更快地、以几千倍加速度移动着,金光强制受损的漩涡回到其正常位置。

  疗愈工作完成后,脉轮恢复正常,如下图所示。

  能量锥与器官对应

  每个能量锥(小旋涡)都负责供应能量给一个特定的器官,胰脏有问题时,太阳神经丛轮左侧的某个能量锥也会出现状况,心绞痛时会出现异常状况的能量锥则在它上方,如果是肝脏,就是同一个脉轮最靠近肝脏的那个能量锥会被影响。

  比如,下图是某位女士的太阳神经丛轮,下面有个能量锥是开放的,它顔色苍白、几乎不旋转,保护膜也不见了。这个出问题的能量锥对应的器官就是肝脏。

  如何开启太阳轮

  下面介绍几种练习。

  1、跳跃运动

  跳跃动作需要一位伙伴一起合作,握紧伙伴的双手,以伙伴做为支撑,进行上下跳跃。向上跳跃时,尽量把双膝带到胸口的位置。

  持续跳跃数分钟后即可休息,但不可弯下腰休息。接着调换,换你做为伙伴的支撑,让伙伴进行跳跃动作。

  2、昆达里尼瑜珈

  这里介绍两种姿势,选择其一练习即可,两者都练也行。

  姿势1

  双腿交叉盘坐于地板上。以拇指朝后、其余指头朝前的方式抓住肩膀。吸气时, 向左转身;吐气时,向右转身。每次呼吸都是深且长的,并确认脊椎确实打直。

  重复数次后转换方向。再次重复动作,然后休息一分钟。以跪坐的姿势,重复进行此套练习。

  姿势2

  平躺面朝上,双腿并拢,往上抬起脚跟至15公分的位置。同时抬起头部与肩膀至15公分高的位置;看着你的脚趾,将手臂打直,双手指头指向脚趾头。

  保持这个姿势,用鼻子做三十下急促呼吸。放松、休息,数到三十。重复此动作数次。

  3、哈他瑜伽

  瑜伽体式里的伐木式、弓式、挺腹、船式(抱膝式),都可以试试。

  如果我的文章对您有所帮助,而且您愿意支持我的写作,请移步到《“人的解读”两周年了,欢迎加入千人计划》。

  【相关阅读】

  人体能量学-经络系列 人体能量学-脉轮系列(基础篇)

  [01]脉轮的起源,为何必须要了解它?

  [02]脉轮和经络有啥区别,为何解剖上都发现不了?

  [03]脉轮和穴位大不相同,究竟意味着什么?

  [04]脉轮和人的七层身体,神奇远超你的想象!

  [05]从宇宙能量场到精微能量,脉轮连通了超自然世界

  [06]从出生到死亡,脉轮决定着每个人生阶段的发展

  [07]疾病的真相,不懂这些就不会有真正的健康

  [08]从灵摆到灵视,脉轮诊断就是认知世界真相的过程

  [09]疗愈的过程,神与我同在

  [10]跨越时空的疗愈:前世创伤和来生功课都写在脉轮里

  人体能量学-脉轮系列(实践篇)

  [11]第一脉轮:海底轮,你的能量之门必须敞开

  [12] 第二脉轮:生殖轮,性能量的转换你必须要学会

  [13]第三脉轮:太阳轮,你的力量中心必须开启

  《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四):读书笔记

  【1】

  一个以太体未经发展的人,也就是成长停滞在七岁之前的人,不会对吃喝以外的事情能够感兴趣。所以,当一个文化的发展一直滞留在第一个身体上的话,这个文化中的大多数人会只把能量放在他们的味蕾上。如果一个民族中大多数人的发展都滞留在第二个身体上,那么性就会变成他们的生活重心,而他们的性格、他们的文学、音乐、电影和书籍,他们的诗歌与绘画,甚至建筑与交通工具都会以性为重点,所有的事情都会充满了性与性欲。

  当一个民族中大多数的人都充分发展出他们的第三个身体时,这个民族会是一群富有智性与善于思考的人。不论在哪一个时代中,当第三个身体的发展成为一个社会或国家的重心时,当时就必然会有许多思想上的革命发生。像是印度比哈尔省在佛陀和马哈维亚的时代里,有许多人都拥有相当高的智慧,那就是为什么在比哈尔省这么小小的地方里,曾经有八个人有着与佛陀及马哈维亚同等的智慧。

  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希腊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时代中,还有中国的老子和孔子。更重要、更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光辉灿烂的人物都同时出现在五百年之间,在那五百年里,人类第三个身体的发展达到了顶峰。

  第四个身体的经验通常是非比寻常的,例如催眠、心电感应、千里眼等等都是第四个身体所拥有的潜能。当第四个身体得到发展时,人们能够在不受到时空限制的状况下与他人有所接触,他们能够你问而知地阅读他人的思想、影响他人的思想。或者,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协助下,他们能够把思想的种子灌输到对方的脑海里。他们能够离开身体做长程的旅行,能够进行星光体的投射,而且知道自己离开了肉身体。

  第四个身体里有着伟大的潜能,但因为其中充满了许多障碍以及欺骗的可能性,多数人的第四个身体都没有得到适当的发展。因为,当事情变得愈来愈精细、微妙时,欺骗的可能性也跟着变大。比如说,在第四个身体里,要知道一个人是否真的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个人可以梦想自己离开了身体,或是他真的离开了身体,但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除了他本人以外,没有其它任何人能够证实,所以其中欺骗的可能性也就跟着大为增加。

  从第四个身体开始,世界变成是主观的,在第四个身体之前,世界是客观的。比如说,我手中有一块钱,我看得到它,你可以看得到它,另外五十个人也可以看得到它,这是一个我们共同参与的现实,这一块钱的存在是可以验证的。但是在思想的世界里,你无法参与我的思想世界,我也无法参与你思想的世界。所以从这里开始,虽然有着许多潜在的危险,但是个人的世界还是开始了。在这种个人的世界里,所有外在的规定与法律都变得毫无用途,所以,真正的欺骗是从第四个身体开始,因为前三个身体中所发生的诈骗能够被轻易看穿。

  【2】

  通常我们认为光亮与黑暗是截然相反的两件事,但我们却不认为冷与热是截然相反的两件事。这里有一个值得我们尝试的有趣实验,你把一只手放在炉火上烤热,同时把另外一只手放在冰块上,接下来,你把两只手同时放在一个温度相当于室温的水桶里,这时候,你会发觉自己没有办法决定水桶里的水到底是热的还是冷的。你的一只手会说它是冷的,但是另外一只手又会说它是热的,你没有办法决定,因为两只手都是你的手。所以,冷与热并不是两件不同的事情,而是一种相对性的经验。

  当我们说某个东西是冷的,那只意味着我们自己的温度比较温暖。当我们说某个东西是热的,那也只是意味着我们自己的温度比较冷。从我们的话语里,我们只说出了我们的温度和物体的温度是不一样的,除此之外我们什么也没说。没有什么东西是热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冷的,换句话说,那个热的东西同时也是冷的。

  事实上,热和冷是一种容易产生误导的说法,比较正确的方式是以温度来表达。科学家从来不用冷、热这种词汇,他们会直接说这个东西的温度是多少度。冷、热是一种诗意的词汇,但是对科学而言,它们是一种危险的词汇,因为它们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爱与恨的振动就像是黑暗与光亮一样,它们有它们自己的比例。不论是爱还是恨,它们再也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你会开始知道它们是同一件事情的两种名称。当你选择其中一种情绪时,你也自动地选择了另外一种情绪,你不可能避开第二个情绪。

  【3】

  现代科学说当物质被分析到最终时出现的是电子,电子不是物质,而是电的微粒。当物质分析到最后,剩下来的不是什么实质的东西,而是能量。科学在过去三十年已经有了惊人的发现,即使科学曾经把物质视为真实的现实,但是现在也做出了这样的结论:「物质并不存在,能量才是事实。」现在的科学说:「物质只是个幻象,物质不过是能量快速运转后所产生的幻象。」

  就像是电风扇处在高速运转的状态中时,我们看不到电风扇上的三个叶片,我们只能看到一个圆不断地运转着,叶片与叶片之间的空隙看起来像是被填满了。

  事实上,那是因为叶片运转的速度非常快速,第一个叶片在我们眼睛里所产生的印象还没消失前,第二个叶片的印象已经出现了,然后第三个叶片又紧接着到来,叶片一个接一个地快速出现,所以我们看不到其中的空隙。甚至,我们可以让电风扇极度高速的旋转,让两个叶片之间的空隙被快速的填满,一个叶片才刚消失,下一个叶片已经出现了,在这种情况下,你根本不会感受到其中的空隙,甚至连你坐在上面,都不会感觉到有任何东西在你下方转动。这些完全都是速度的问题。

  当能量高速运转起来时,看起来就像是个实质的物质。原子能量是现代科学研究的基础,但是我们从来不曾真正的看清楚过它,我们能够观察到的只是它呈现出来的结果。最基础的能量是不可见的,所以观察不观察的问题也就跟着消失了,不过,我们仍然可以观察到它的影响力。

  所以,如果把以太体看成是原子体,那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就以太体而言,我们也同样只能看到它的影响力,而无法直接观察到以太体。是因为这些影响力的存在,我们才承认以太体的存在。

  【4】

  「嗡」,这个字无法被翻译成世界上的任何一种语言,它表达的是一种深度的灵性体验;在西方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相对应的文字能够表达它。同样的情形,「量子」是新造出来的字眼,它表达了科学所到达的颠峰,在任何语言中也找不到相对应的字。如果我们试着去了解量子的意义,它意味着一个粒子与一个波浪。这是难以想象的事,它是一种有时 像粒子,有时又像是波浪的东西,它的状态是难以预料的。

  【5】

  如果你只爱某个特定的人,而不爱其它人,你也无法在这个当下去爱。如果你的爱是一种关系,而不是发自内在的状态,你无法在这个当下去爱。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条件,就像是如果我说我只爱你,那么当你不在的时候,我就不爱了。那么,一天之中有二十三个小时我都处在不爱的状态,只有当我跟你在一起的那一小时,我才会爱。这是不可能的,你不可能一会儿在爱里,一会儿又不在爱里。

  如果我是健康的,那么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是健康的,不可能这一个小时是健康的,而另外二十三个小时是不健康的。健康不是一种关系,它是一种存在状态。

  爱不是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它是你内在的状态。如果你爱,你会爱每一个人,而且不仅是爱人,你也会爱一切事物,爱会从你身上流动到物体上。即使当你独自一人时,即使没有其它人存在,你也会爱。爱就 像呼吸一样,如果我坚持“只有当我跟你在一起,我才呼吸”,那么我会死亡。呼吸不是一种关系,它与任何关系都无关。对以太体而言,爱就像呼吸一样,爱是以太体的呼吸。

  你要不是去爱,不然就是不爱。到目前为止,人类所创造出来的爱是极度危险的爱,连疾病所制造出来的种种荒谬、不合理,都没有所谓的爱制造的多。由于这种对于爱的错误观念,整个人类都变得病态。

  【6】

  就是如其所是地接受你的欲望,明了你许多世以来一直有着许多欲望。你曾经有过这么多的欲望,而且不断地在累积。对于第三个身体,对于你的星光体,就是接受你的 欲望,接受它们本来的状态,不要抗争,不要创造出一个反对欲望的欲望。就是接受它们,并且知道自己确实充满了欲望,和它们放松地在一起。唯有如此,你的第三个身体才有可能放松下来、不再紧张。

  如果你能够接受内在已经存在的无数欲望,不去创造出另一个反对欲望的欲望;如果你能身处在无数欲望之中,因为它们是你所有累世的过去;如果你能够按照它们本来的样子来接受它们;当你的接受是如此全然时,在那一瞬间,所有 欲望都会消失。它们再也无法存在了,它们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一直有个基石存在——那就是你不断地渴望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

  你渴望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那是无关紧要的,即使你渴望的是无欲,你渴望的基石在那里,你所有的欲望也都会在那里。如果你能够接受你的 欲望,你就可以创造出没有欲望的片刻,你能够接受欲望的本来样貌,那么你就没有什么可欲求的了;欲望不见了。你需要接受事情本然的状态,你需要接受你的欲望,然后,即使你没有做什么, 欲望都会自行消失;而你的星光体会变得自在,来到一种肯定性的健康状况。只有如此,你才能够往前一步来到第四个身体。

  【7】

  第四个身体的困难,也就是心智体的困难在于:我们对于头脑的认同。如果你的身体生病了,而有人说你病了,你不会感到生气。可是如果你的头脑生病了,有人对你说:“你的头脑有病,你看起来神志不清。”你会非常生气。为什么呢?

  当有人说“你的身体好像生病了”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在同情你。但是如果有人说“你的头脑有问题”,像是“就你的头脑而言,你好 像出了些问题,你看起来有些神经质”时,你马上就会生气,这是因为你对头脑的认同,远比自己对身体的认同还来得深。

  你能够感觉自己和身体是分离的。你可以说:“这是我的手。”可是你不会说:“这是我的头脑。”因为你一直认为:“我的头脑就代表着我。”如果我要帮你的身体动手术,你会让我动这个手术,但是,你不会愿意让我为你的头脑动手术。你会说:“不,这太过分了!我会失去我的自由。”你是这么深地认同你的头脑,你认为“头脑就是我”,你变得再也不知道超越头脑的东西,你极度的认同它。

  我们知道有些东西是超越了身体的,那就是头脑。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还可能放掉对身体的认同,但是,却不知道任何超越了头脑的事物。只有当你开始觉知到自己的思想时,你才会开始了解头脑只不过是一个思想的过程、一种不断的累积、一种机械化的运作、一个储藏库,一台储存你过去经验、学习与知识的计算机。头脑不是你,没有了头脑,你还是能够存在。你可以操作你的头脑,你可以改变它,甚至抛弃它。

  现在,有一种新的可能出现了。有一天,甚至连你的头脑都能够被移植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就像是心脏能够移植一样,迟早有一天,记忆也能够被移植出去。这么一来,一个即将死亡的人不会真的完全死去,至少他的记忆可以被保存下来,移植到另一个孩子身上。这个孩子会得到这个人的全部记忆,他会开始谈论他从来没有经验过的体验,他会说:“我已经经验过了。”不论那个已经死亡的人知道些什么,这个孩子也都会知道,因为那个死者的整个头脑移植给他了。

  这样看起来似乎很危险,不过我们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如此一来,我们就会失去了对自己的认同:我们就是我们的头脑!但是对我而言,这种事情还是有着可能性,或许,一个新的人类能够就此诞生。我们可以觉知到头脑,那是因为——头脑不是我们。

  头脑不是“我”;头脑就像是肾脏一样,都是身体的一部分。我可以透过移植而得到一个新的肾脏,而我仍然是同一个人,没有什么变化,同样地,我也可以透过一个移植的头脑,毫无变化地继续生活下去。我可以继续当我曾经是的那个旧的“我”,只不过现在多增加了一个新的头脑。头脑其实不过是一种机械装置而已,但由于我们对头脑认同,许多紧张因而产生了。

  【8】

  第一个脉轮是穆拉达脉轮,是物质的中心。

  第二个脉轮是史瓦迪斯坦脉轮,是生命力的中心。

  第三个脉轮是玛尼普尔脉轮,是与性欲、能量有关的中心。

  第四个脉轮是阿那哈特脉轮,是不朽的、美学的中心。

  第五个脉轮是维酥迪脉轮,是宗教的中心。

  第六个脉轮是阿格亚脉轮,是灵性的中心。

  第七个脉轮是萨哈拉脉轮,是神性的中心。

  【9】

  你需要觉知到你的身体,你需要觉知到它的作用、它的感觉、它的音乐、它的宁静。有时候身体是宁静的;有时候身体是嘈杂的;有时候它是放松的,身体不同的状态都有着非常不同的感觉,不幸的是我们对这些变化毫无觉知。当你晚上准备入睡时,你的身体会有些微的变化,当你清晨从梦中醒来时,你的身体又会有些不同的变化,你需要去觉知这些差异。

  当你清晨醒过来准备张开眼睛,不要马上急着张开眼睛,当你发觉睡眠已经结束时,觉知你的身体。不要急着张开你的眼睛,而是感觉一下「身体现在怎么了?」你的身体内在有着巨大的变化,睡眠的状态正要结束,而清醒的状态才正要开始。你曾经见过朝阳升起,但是你从来不曾见过你自己身体的升起,它有它自己的美。你的身体里有着清晨也有着夜晚,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转化的片刻、变化的片刻。

  当你准备入睡时,让自己静静地观照所有发生的一切。睡眠会来临,睡眠会发生,而你就是保持觉知!唯有如此,你才能够真正觉知到自己的肉身体。一旦你开始觉知到肉身体时,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肉身体的梦。然后清晨醒来时,你将能够知道什么是肉身体的梦,而什么又不是。如果你能够知道自己体内的感觉、体内的需要以及体内的节奏,那么当它们出现在你的梦里时,你就能够了解它的语言。

  我们从来不曾了解过自己身体的语言。但是,这个身体有它自己的智慧;身体有着上百万年的经验。我的身体里有着我的父亲和母亲,有着他们的父亲和母亲,有着等等诸如此类的经验,经过无数个世纪,我的身体终于演化成今日的样子。身体有它自己的语言,而你需要去了解它,等到有一天你能够了解身体的语言时,你就能够知道什么是肉身体的梦,然后,早晨醒过来时,你将能够区辨什么是肉身体的梦,而什么又不是。

  【10】

  通常我们认为光亮与黑暗是截然相反的两件事,但我们却不认为冷与热是截然相反的两件事。这里有一个值得我们尝试的有趣实验,你把一只手放在炉火上烤热,同时把另外一只手放在冰块上,接下来,你把两只手同时放在一个温度相当于室温的水桶里,这时候,你会发觉自己没有办法决定水桶里的水到底是热的还是冷的。你的一只手会说它是冷的,但是另外一只手又会说它是热的,你没有办法决定,因为两只手都是你的手。所以,冷与热并不是两件不同的事情,而是一种相对性的经验。

  当我们说某个东西是冷的,那只意味着我们自己的温度比较温暖。当我们说某个东西是热的,那也只是意味着我们自己的温度比较冷。从我们的话语里,我们只说出了我们的温度和物体的温度是不一样的,除此之外我们什么也没说。没有什么东西是热的,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冷的,换句话说,那个热的东西同时也是冷的。

  事实上,热和冷是一种容易产生误导的说法,比较正确的方式是以温度来表达。科学家从来不用冷、热这种词汇,他们会直接说这个东西的温度是多少度。冷、热是一种诗意的词汇,但是对科学而言,它们是一种危险的词汇,因为它们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如果有个人进入了某个房间,他说房间是冷的,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他在说什么,因为很可能这个人现在身体正在发烧,所以他觉得房间对他来说是冷的,即使那个房间可能一点也不冷。所以,除非这个人知道自己身体的温度,否则他对这个房间所做的温度衡量是毫无意义的。

  因此我们可以说:「不要只告诉我们房间是冷的还是热的,你只要说出房间的温度就好了。」温度不会显示出冷或热,它只是告诉你它的温度是多少。如果温度比你的体温低,你会觉得冷;如果温度比你的体温高,你就会觉得热。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光亮与黑暗这件事情上,光亮与黑暗完全依赖于我们眼睛看的能力。

  黑夜对我们而言是黑的,但对猫头鹰而言则不是如此。猫头鹰会觉得白天非常暗,它一定会疑惑:「人类是多么奇怪的动物啊!他们在晚上醒过来。」通常,人们会认为猫头鹰很愚蠢,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猫头鹰对人类又有什么样的看法。对猫头鹰而言,黑夜是它的白天,而白天则是它的黑夜。它一定会认为人类非常的愚蠢,它会认为:「人类之中有不少聪明的人,但是他们却在晚上醒过来,而在白天睡觉。当他们该起床活动时,这些可怜的家伙却在睡觉。」猫头鹰的眼睛能够在黑夜里看到东西,所以晚上对猫头鹰来说一点也不黑暗。

  爱与恨的振动就像是黑暗与光亮一样,它们有它们自己的比例。所以当你开始觉知到第三个身体层面上的事物时;你会发觉自己身处于一种奇怪的情况中,因为不论是爱还是恨,它们再也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你会开始知道它们是同一件事情的两种名称。

  当你选择其中一种情绪时,你也自动地选择了另外一种情绪,你不可能避开第二个情绪。如果你要求一个已经到达第三个身体的人来爱你,他会问你是否也准备好要接受他的恨。当然,你会说:「不,我只要爱。请给我爱就好了。」但他会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爱的另外一个形式就是恨。事实上,爱是让你觉得愉悦的一种形式,而来自同一个振动的恨则让你觉得不悦。

  在一个人的第三个身体苏醒之后,他将开始能够从这些彼此相反的相对情绪中解脱出来。他将能够明了,以往他一直认为相反的两件事,其实是同一件事,两个看似方向相反的枝桠,其实是来自同一个树干。然后,他会嘲笑自己过去的愚蠢行为,因为他曾经那么努力要摧毁其中一方,保留另一方。他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不知道在内在深处,那两种情绪其实是源自同一棵树木。

  【11】

  在拉玛克里希那的生平里有一个精彩的故事。对于那些接近他、熟悉他、知道他是成道者的人,他们一直感到极度困惑。对他们而言,看到拉玛克里希那这样的成道者是一种极度的困扰,因为他们无法相信,一个已经达到三摩地的人,居然会对食物有着如此强烈的渴望。

  拉玛克里希那常常因为食物而变得极度焦虑,他会一次又一次地进入厨房中,一次次地追问他的妻子色拉达(Sharada):“你今天煮些什么?现在已经很晚了。”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他谈论各种灵性主题的过程中,常常,他会突然地站起来, 冲进厨房里问他太太煮了些什么菜,然后开始找食物吃。

  由于羞窘,色拉达时常会委婉地责怪他:“你在干什么?人们会怎么想,你就这样突然丢下谈到一半的梵天,然后开始谈起食物。”这种时候,拉玛克里希那只会笑一笑地保持沉默。那些亲近他的门徒也会劝告他:“这会为你带来不好的名声,人们会说:‘一个已经成道的人怎么会被食物的 欲望所压倒呢?’”

  有一天,他的妻子变得异常烦躁,她开始责备他,而拉玛克里希那则告诉她:“你完全不了解这整个情况。如果有一天,我开始显示出对食物的反感时,你就知道在那之后我最多只能再活三天。”

  色拉达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拉玛克里希那:“我所有的欲望与热情都已经消失了,我所有的思想也都离去了,但是为了人类的福祉,我刻意紧抓着对食物的 欲望,那就像是绑住一艘船的最后一条绳子,一旦这条绳子也被切断,这艘船就会航向无尽的旅程。我现在需要努力才能够继续待在这个身体里。”

  或许那些当时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在拉玛克里希那死亡的前三天,当色拉达捧着一碟食物进房时,拉玛克里希那只看了她一眼就闭上眼睛,他甚至转身背对着她。

  突然间,色拉达忆起他曾说过关于自己死亡的那些话,这时候,碟子从她的手中掉了下来,她开始悲痛地哭泣起来。

  拉玛克里希那说:“别哭,你以前一直希望我不要这么渴求着食物,现在,你的希望成真了。”拉玛克里希那正好在三天之后过世。他曾经非常努力地紧抓着这小小的 欲望,那个欲望变成是帮助他持续生命旅程的支持,当那个欲望消失时,全部的支持也都消失了。

  【12】

  第一个脉轮、第一个动态的中心就是性的中心,又称为穆拉达脉轮。它是你和大自然之间的连结,它是你和过去的连结,也是你和未来的连结。你经由两个人之间性的连结而诞生,你父母亲的性行为是你出生的因,所以你透过性与你的父母亲有所连结,也和你父母亲的父母有所连结,诸如此类不断的延伸下去。可以说你透过性与所有的过去有所连结,这个血脉是透过性而产生的。然后当你生下自己的孩子时,你就与未来有所连结了。

  耶稣曾经用极度强硬的方式坚持过许多次:“如果你不痛恨你的父亲或母亲,你就无法来追随我。”这句话听起来非常的严苛,你几乎难以想象这会是 耶稣说出来的话语。他为什么要说这样严苛的话语呢?他是慈悲的化身,他就是爱,他为什么会说出“如果你要跟随我,就要痛恨你的母亲、你的父亲”?

  事实上,他的意思是你要放掉所有与性有关的连结。耶稣以一种象征性的方式在说:“你要超越性的中心。”一旦你超越了性,你马上就脱离了与过去的连结,也不再与未来有连结。

  是性让你成为时光中的一份子,一旦你超越了性,你就成为永恒的一部分,而不再是时间的一份子。然后突然间,只有当下会存在。你就是当下。如果你是透过性的中心来看待自己,你就是属于过去的一部分,因为你的眼睛有着你母亲和父亲的颜色,而你的身体有着百万个世代传下来的原子和细胞。你的整个生理结构都是一长串连续过程中的一部分,你只是一长串链子中的一环。

  在印度,他们说除非你生下孩子,否则永远无法偿还你亏欠父母的部分。他们说如果你想要偿还亏欠过去的部分,你就必须创造出未来,如果你真的想要偿还,这是唯一的方法。你的母亲爱过你,你的父亲爱过你,他们已经不在了,你现在能怎么办呢?唯一的方法是:让自己变成孩子的母亲、孩子的父亲来偿还大自然。你的父母、你和你的孩子都来自 于大自然这个源头,你可以偿还给这个源头。

  【13】

  一个超越了性的人也超越了他人,他或许仍然生活在这个社会里,但他不再属于这个社会,他或许仍然行走于人群当中,但他是单独行走的。而一个还拥有性 欲的人,即使他是一个人单独高坐在圣母峰的顶端,他还是会想着别人;他可以到月亮上去静心冥想,但是他冥想的都会和他人有关。

  性是你和他人之间的桥梁。一旦性消失了,链子也就断裂了,而这会是你第一次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那就是为什么人们常常过分着迷于性行为,但却从来不曾因此感到快乐,因为性是一个双面利刀,性把你和他人连结起来,可是性并不允许你成为一个个体,不允许你成为你自己。

  性会勉强你成为父母亲,进入一种奴役、枷锁的状态。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超越性,那么它会是一唯一能够使用性能量的方式,变成一种安全活塞。

  【14】

  当一个新的中心还没有敞开时,如果你不断地阻碍能量、谴责它、强迫它、压抑它,那么你只会让自己变成一座火山,一座任何时刻都有可能爆发的火山。你会因压抑而变得神经质,你会因压抑而疯狂,这么一来,你还不如释放掉那些能量。如果你的某些脉轮已经敞开,已经能够吸收能量的话,各种伟大的潜能将会在你的面前一一出现。

  我们曾经提过第二个脉轮是丹田,它是死亡的中心,非常接近性的脉轮。人们常常会恐惧超越性,当能量超越了性的中心,开始往上移动时,它会来到丹田,这时一个人会开始感到恐惧与害怕。那就是为什么人们更害怕进入深沉的爱里,因为当你深深的进入爱的时候,你性的中心也会随之产生涟漪,而那份涟漪会传送到你的丹田,然后恐惧就出现了。

  许多人到我这里来,他们说:“为什么我们对异性会有这么多的恐惧?”

  事实上,那不是对异性的恐惧,而是对性的恐惧。因为当你真的深入性行为中,你性的中心会变得更活跃、更动态,会创造出更大的能量场,而那些能量场会开始与丹田脉轮有所重迭。你是否观察过,在性高潮里,好 像有些什么在你的肚脐下方开始移动、悸动着。其实,那份悸动就是来自于性的中心与丹田中心的重迭,而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害怕性,特别是害怕很深的亲密或性高潮。

  【15】

  人类已经偏离了轨道。没有一种动物会像人类这样饮食,所有动物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食物。如果你把水牛带到花园里,它们只会吃特定的草,不会去吃其它东西,也不会吃掉花园里其它东西。水牛是非常有选择性的,它们对于自己的食物有着特别的感觉;而人类完全失去这种能力了,人类对于食物不再有任何感觉,人类只是不断地进食,摄取所有种类的食物。

  事实上,你几乎找不到任何东西是人类不吃的。有些地方的人会吃蚂蚁,某些地方的人会吃蛇,某些地方的人吃狗……人类几乎吃过所有的东西。人类根本已经疯了,人类再也不知道什么食物与自己的身体是有共鸣的,而哪些食物是没有共鸣的;人类已经完完全全地困惑了。

  在自然的状况下,人类应该是素食动物,因为人类的整个身体都是为素食所创造。科学家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人类的身体架构显示了人不应该是一种肉食动物。人类是由猿人演化而来,而猿猴是素食动物,全然的素食,如果达尔文的说法是对的,那么人类应该是素食者。

  现在,人们已经找到一些方法,判断某一种动物应该是素食者还是肉食者,那完全是由动物的肠子来判断,肠道的长度决定了一切。肉食类动物的肠道通常非常短,像是老虎、狮子的肠道都很短,因为肉类是一种消化过的食物,不需要很长的肠道来消化。消化的工作已经被动物完成了,如果你现在吃动物的肉,它是经过消化的,所以你不需要很长的肠道来消化那些肉。然而,人类拥有动物之中最长的肠道,表示人类是一种素食动物,需要很长的消化时间,也有很多的排泄物需要排泄。

  如果人类不是肉食性动物,却不断地摄取各种肉食,那么他的身体会背负很多负担。在东方,所有伟大的静心者如佛陀、马哈维亚等人,都极度强调素食,那不是因为非暴力的关系,暴力还是其次,真正重要的是,如果你要进入深度的静心中,你的身体需要处在轻盈、自然、流动的状态下。你的身体需要是无负担的,而肉食者的身体总是充满了许多负担。

  观察一下,当你吃肉的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当你要宰杀一头动物时,它在被宰杀时会发生什么事?当然,没有任何生物愿意被宰杀,生命总是渴望能够延续,所以那只动物的死亡是一种不情愿的死亡。

  如果有人要杀你,你不会心甘情愿地死亡。如果有一头狮子跳到你身上要吃你,你的头脑里会发生什么?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你猎杀一头狮子的时候,痛苦、恐惧、怨恨、焦虑、愤怒、暴力与悲伤等情绪,都会出现在动物身上。暴力、痛苦、憎恨会充满动物全身,它的全身会充满了毒素、各种有毒物质,它身上所有的腺体会释放出毒素,因为它是在不甘愿的状况下死亡。然后,当你吃下它的肉时,那些肉充满了它释放的毒素,肉的整个能量是有毒的,毒素全都会进到你的身体里。

  你吃下去的肉是属于某一个动物的身体,它们有着特定的目的。这个动物的身体里有着特定的意识形态,而你所处的位置比动物的意识形态还高一些,当你吃下动物的肉体时,你的身体也会跟着降低到最低层面,来到动物最低的层面上。结果,你的意识和身体之间出现了巨大的落差,紧张与焦虑也因此出现。

  你需要吃自然的食物,摄取那些对你来说是自然的食物。比如说水果、坚果、蔬菜等等,你可以尽你所能的吃,这些东西的好处是你不可能吃的过量。不论是什么食物,当它对你而言是自然的食物时,它会带来一种满足感,因为你的身体有饱足感,你会觉得满足。不自然的食物永远不会为你带来满足感。你可以不停的吃冰淇淋,但你永远不会有满足感。事实上,你吃的愈多,就觉得需要吃更多,那并不是食物,你的头脑被哄骗了。现在,当你吃东西时,并不是根据身体的需求在吃,而是根据你的味觉在吃,你的舌头变成了控制者。

  你的舌头不应该是控制者,它对你的胃没有任何概念,对你的身体也一无所知。舌头的目的只是品尝食物。一般说来,舌头的作用是要去判断哪些食物适合身体,哪些食物不适合身体,这是它唯一的工作。舌头只是一个守门人,它不是主人,如果你让守门人变成了主人,那么每件事情都会开始变得颠三倒四。

  广告商很清楚舌头可以被哄骗,鼻子可以哄骗,而舌头和鼻子都不是主人。你或许不知道世界上有许多关于食物的研究,研究表示,如果把你的鼻子完全封住,眼睛也封住,那么即使有人拿一个洋葱给你吃,你也无法分辨吃的是什么。

  一旦把鼻子封住,你将难以辨别你吃的到底是洋葱还是苹果。因为你感受到的滋味里,一半以上取决于嗅觉,也就是鼻子,另外一半的滋味则是由舌头来决定,但现在两者都被限制了。所有商人都明白冰淇淋有没有营养并不重要,只要它有味道,有某种能满足舌头的化学物质就够了,对身体有没有帮助一点都不重要。

  人类变得充满了困惑,远比水牛还困惑。你是不可能说服水牛去吃冰淇淋的。你可以去试一试!

  自然的食物……当我说“自然”的食物时,我指的是你身体所需要的食物。老虎所需要的食物和你需要的食物很不一样,老虎的猎食需要很多的暴力,所以如果你吃下老虎的肉,你会变得很暴力,而这些暴力要宣泄到何处呢?你是生活在人类社会里,不是在丛林里生活,所以你只能把暴力压抑下来,而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当你压抑暴力时会发生什么呢?当你觉得愤怒、充满暴力时,你的内在会释放出某种毒性的能量,这种毒素会创造出特殊的情境,让你可以真的充满暴力地去宰杀某人。那股暴力的能量会来到你的手,也会来到你的牙齿,这两者是动物最能够展现暴力的部位,而人类也是动物王国中的一份子。

  当你愤怒时,身体会释放出能量,那股能量会来到你的手,来到你的牙齿,也来到你的颚关节里。但是你生活在一个人类的社会里,生气不见得会带来任何好处,你生活在一个文明的世界里,没有办法 像动物一样的行动。如果你表现的像个动物,你要为此付出许多代价,而你并不想要付出那些代价,所以,你能够怎么办呢?你只好把愤怒压抑在你的手里,把愤怒压抑在你的牙齿中,脸上做出虚假的微笑,但是牙齿却不断地累积着愤怒。

  我几乎没有看过哪个人有自然的下巴。人们的下巴已经不再自然了,变得阻塞、僵硬,因为其中累积了太多的愤怒。如果你用力挤压一个人的下颚,他所有的愤怒都会被激发出来。而人们的双手也变得丑陋无比,失去了原本的优雅、原本的弹性,因为其中压抑了太多的愤怒。

  那些进行深层按摩的工作者发现,如果你很深的按摩、碰触一个人的双手,这个人会开始充满愤怒。这看起来似乎毫无道理,你在按摩他的双手,结果他却突然间生气起来了。事实上,如果你按摩、碰触的是他的颚关节,这个人也会开始生气,因为这两个部位都累积了许多的愤怒与紧张。

  【16】

  每个人都在胃里积存了许多垃圾,那是身体中唯一能积存东西的部位,除了胃,身体没有其它空间了;如果你要压抑、藏匿任何东西,你只能压抑到胃里。

  你想要哭泣,因为你的妻子过世了,你钟爱的人过世了,你的朋友过世了,但因为哭泣被认为是丢脸的,会让你看起来很软弱,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哭泣?所以你只好把情绪压抑下来。可是,你能把悲伤压抑到哪 里呢?很自然地,你会把悲伤压抑到你的胃部,那是身体里唯一可用的空间,唯一中空的部位,也是你唯一可以强迫的部分。

  如果你压抑你的胃……事实上,每个人都压抑了各式各样的情绪到胃里,其中有爱的感觉,性欲、悲伤、哭泣的感受……甚至还有笑声。现在,当你笑的时候,你已经没有办法从你的腹部来笑了,因为那会让你看起来太粗鲁、太失礼,如果你从腹部发出大笑,你就不是一个文明人,所以你压抑了各式各样的感觉。也因为这些压抑,你没有办法深深的呼吸,你的呼吸总是非常的表浅。如果你呼吸得深一点时,所有压抑的伤口会释放出它们的能量,那会让你感到害怕。事实上,每个人都害怕去感觉自己的胃。

  每一个孩子在出生时,都是从腹部来呼吸的。你去观察一下孩子睡觉时的状况,他们的肚子会不断上上下下地起伏着。起伏的从来不是他们的胸部,没有任何一个孩子会从胸部来呼吸,他们全都是从腹部来呼吸。他们还是全然自由的,没有任何的压抑,他们的胃还是空的,而那份空有着独特的美。

  当你的胃里压抑了太多的东西,你的身体会被分隔成两个部分,下半部和上半部,然后,你就再也不是一个整体了,你被区分成两个部分,下半部是被抛弃的部分。你原本的整体性会消失,二分性开始出现在你的存在里,你再也无法是美丽、优雅的;你携带的是两个身体,而不是一个身体,而且在两个身体之间永远有着断层存在。你无法优雅的走路,某种程度说来,你必须带着你的两条腿走路。如果你的身体仍然是一个整体,那么你的腿会带着你走路;可是当你的身体被区分成两半时,你就必须带着你的腿去走路。

  你需要拖着你的身体,它就像是你的重担一样。你没有办法享受身体,没有办法好好地享受散步、好好地享受游泳、享受畅快的奔跑,因为,你的身体再也不是一个整体了。要能够享受那些活动,你的身体必须重整起来,必须再次成为一个整体,你的胃需要完完全全地被清理净空。

  要清空你的胃,深沉的呼吸是非常必要的,当你深深的吸气、吐气时,胃部会吐出所有的东西,在你深深的吐气时,你的胃才能开始释放积压的情绪。这也是为什么深沉、富有韵律式的呼吸会如此重要,呼吸时的重点是在吐气,吐气能帮助胃释放掉长久以来不需要的负担。

  当胃里面没有任何累积的情绪时,如果你原本有便秘症状,这个症状将会突然消失。当你把情绪压抑在胃里时,你通常会有便秘的症状,因为压抑了那么多的东西,你的胃根本无法自由地蠕动,你只会严厉且彻底的控制它,而不让它自由。所以,如果一个人的情绪受到压抑,这个人通常患有便秘。说起来,便秘比较像是头脑上的疾病,而不那么属于身体的疾病。属于头脑的程度远比属于身体要来得多。

  你要记得,我并不是把头脑和身体分成两部分,它们是同一个现象的两种向度。头脑和身体不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事实上,头脑和身体并不是正确的说法,“头脑身体”才是比较正确的表达方式。

  你的身体是一种身心相关的现象。头脑是身体较为细微的部分,身体是头脑较为粗糙的部分,两者彼此互相影响着,它们是平行互动的。如果你在头脑中压抑了某些东西,你的身体也会开始压抑。如果头脑释放掉一切,那么身体也会释放掉压抑的部分。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强调发泄的重要性,发泄是一种清理的过程。

  【17】

  我曾经听说过一个很美的故事,一个极为古老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下雨,所以每样东西都开始干枯、萎缩。最后这个省的居民决定去找一个能够祈雨的人,因此他们派了一个代表到遥远的地方去见这个能祈雨的人,要求他尽快赶到这个已经快要被烤干的地方来祈雨。

  这个祈雨者是一位年老的智者,他答应为他们祈雨,可是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求居民在空地上盖一间他个人的小农舍,然后他会在其中隐居三天,这期间他不需要食物,也不需要水,在这之后他就会知道该做些什么。当地的居民答应了他的要求。

  到了第三天傍晚时分,大量的雨水开始从天上降下来。充满了赞美之声与感激之情的群众,朝圣般的涌向智者所在的小农舍,他们兴奋的大喊着:“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办到的。”这个祈雨者回答:“很简单,在这三天里,我唯一做的事情就只是整理我自己。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找到了自己内在的秩序,这个世界也会是有秩序的,而那些干旱的田地必然也会得到雨水的滋润。”

  谭崔说:如果你是井然有序的,那么整个世界会因你而变得井然有序。如果你是和谐的,那么整个存在也会因你而处在和谐之中;而当你失序时,整个世界也会失去秩序。不过,这不能是假的秩序,也不应该是外在强加的秩序。当你把某些秩序强加在自己身上时,你只会更为分裂,而在你内在深处的失序状态会继续存在。

  你可以观察:如果你是一个易怒的人,你或许可以勉强抑制自己的怒气,把它压抑在深深的潜意识里,但愤怒不会因此消失。即使表面上你完全觉知不到愤怒的存在,但是它还是在那里,而你也知道它还在那里。愤怒在你内在深处运作着,隐藏在内在黑暗的地窖里,它还在那里。表面上,你仍然可以微笑,但你知道愤怒可能在任何一个片刻爆发。而且,你的微笑无法是深入的,你的微笑不可能是真实的,你的微笑只是一种你用来对抗自己的努力。

  一个把外在秩序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人,会一直是失序的。谭崔说:除了外在强加的秩序外,还有另外一种秩序存在,那是当你不把任何秩序强加在自己身上,不把任何戒律强加在自己身上,就只是放掉所有架构时,你会变得自然而充满自发性。这是人类所能跨出的最大一步,它需要绝大的勇气,因为社会不喜欢人们变成这个样子,社会极力反对这种状况。

  社会要的是某种既定的秩序,如果你跟随社会的秩序,它会嘉赏你,如果你稍微偏离了它所认定的秩序,那么社会会变得极为愤怒,而群众总是疯狂的。

  谭崔是一种叛逆。我不称谭崔为革命,是因为其中没有任何政治成分;我不称之为革命,因为其中没有任何企图改变世界的计划,没有任何企图改变社会状况的念头。谭崔是叛逆的,它是个人的叛逆,是一个个体脱离社会架构与奴役的叛逆。一旦你脱离社会的奴役,你会开始感受到另一种世界围绕在你周围,那是你以前从来不曾感受过的世界。那就像是你一直带着眼罩在生活,有一天眼罩突然间松掉了,你的眼睛张开了,开始看见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

  这个眼罩就是你所谓的头脑,其中包含了你的思想、你的偏见、你的知识和你种种的经典,它们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眼罩,让你是盲目、迟缓的,让你无法是生动有力的。而谭崔要你充满生命力, 像树一样的充满生命力,像河流一样的生动有力,也像太阳和月亮一样的充满生命力。那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力,失去了它,你不会因而获得任何利益,只会失去所有。即使你放掉一切来拾回你的生命力,你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因为,如果是全然的自由,刹那间的自由都足以让人深感满足,而奴役般的束缚会让一个百岁的人生也变得毫无意义。

  要进入谭崔的世界需要勇气,因为它是一个冒险。直到目前为止,只有非常少数的人曾经走上这条路。不过,未来是充满希望的,因为当人类愈来愈了解什么是奴役,也愈来愈了解没有任何一种政治上的革命能够带来真正的革命时,谭崔会变得愈来愈重要。

  所有政治上发起的革命到最后都会变成一种反革命,一旦他们掌握到权力,他们马上会变成反革命份子。因为权力本身就是反革命的,权力之中有着一种事先建立好的机制,不论你把权力交给谁,他都会马上变成是反革命的;权力创造出它自己的世界。所以,即使世界上曾经有过许许多多的革命,但全部都失败了,完全失败了。现在,人类开始觉知到没有任何一种革命能够带来真正的帮助。

  谭崔带来的是一种全然不同的视野,它不是革命性的,但它是叛逆的。所谓叛逆意味着个体性,你自己一个人叛逆,不需要为此组织一个团体。你可以一个人单独的叛逆,就是你自己一个人。叛逆不是一场对抗社会的战争,这点你要记住,叛逆就只是超越社会,而不是反社会;叛逆是无社会的,它与社会毫无关系。叛逆不是反对奴役,而是支持自由——存在的自由。

  【18】

  首先,谭崔说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只是男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只是女人,每一个男人同时是男人也是女人,而每一个女人同时是女人也是男人。亚当的内在有着夏娃,而夏娃的内在也有着亚当。事实上,没有人只是亚当,也没有人只是夏娃:我们是亚当—夏娃,这个看法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洞见之一。

  现代的深度心理学已经开始觉知到这一点,他们称为双性体(bisexuality)。然而,谭崔知晓这一点、教导这一点至少有五千年的历史了。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透过这份了解,你可以朝着内在的方向移动,否则你无法朝着内在移动。

  一个男人为什么爱上某个女人呢?因为他内在已经携带了一个女人,否则他无法堕入爱河。而你为什么会爱上某个特定的女人呢?外面有成千上万个女人,但是为什么某个女人会在突然之间对你变得如此重要,像是其它所有女人都消失了,而她是唯一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某个特定的男人会吸引你?为什么,才第一眼而已,你就觉得有些什么突然间一拍即合?

  谭崔说:你的内在同时携带了一个女人的形象和一个男人的形象。每一个男人内在都携带了一个女人的形象,而每一个女人内在也携带了一个男人的形象。当外在世界的某个人符合你内在的形象时,你就堕入爱河,那就是所谓的爱。

  你不了解事情为何会如此发生,你只能耸耸肩膀说:“它就是发生了!”可是,这其中其实有微妙的机制在作用着。为什么你爱的感觉只会和某个特定的女人发生,而不是与其它人?因为某种程度说来,她符合了你内在的形象。那个外在的女人之所以感觉起来有点熟悉,是因为她的某些部分正好触碰到你内在的形象,所以你开始觉得“她就是我的女人”或“他就是我的男人”,这就是人们所谓爱的感觉。

  但是,这个外在的女人无法满足你,没有任何一个外在的女人能够完全符合你内在的女人,那是不可能的。外在的女人和你内在女人的相似处或许只会有一点点,你感觉到一些吸引力、一点磁力,但这些部分迟早都会消耗完毕,很快地,你会在这个女人身上发现一千零一件你不喜欢的事情,要发现这些事情不需要花多久时间。

  一开始,对方让你感到着迷;一开始,你只会看到符合内在女人的部分,你会觉得自己被淹没了。但是渐渐地,你会看见一千零一件不符合你标准的事情,在种种的生活琐事上,你们两个就像是陌生人、外星人一样。没错,你仍然还爱着她,但是这份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种热恋了,罗曼蒂克的眼神消失了。而对方也会觉得你内在仍然有些什么吸引着她,但你整个人却不再那么吸引人了。

  那就是为什么每一个先生都试着改变他的妻子,而每一个妻子也试着要改变她的先生。到底他们尝试的是什么?又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妻子会一直不断地要改变她的先生呢?为什么?她曾经爱上这个男人,然后她又马上尝试要改变这个男人!

  事实上,那是因为她开始觉知到他身上那些不符合的部分,所以她想要去除那些差异性。她想在这个男人身上削下几个部分,好让他完全吻合她内在理想的男人。而先生也有同样的想法,只是他不 像女人那么努力、那么固执而已,男人很快就会觉得累了,而女人的期望通常持续得比较久一点。

  所以老人通常会变得愈来愈有包容性,因为他们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是他们能够改变的。这也是为什么老人会变得比较优雅,因为他们已经了解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老人会变得愈来愈有接受性。而年轻人会非常愤怒,是因为他们无法接受现况,他们想要改变每件事情,想要把世界变成他们想要的样子,他们努力挣扎,但是改变却从来不曾发生。事实上,改变不可能因此发生,那不是事情本来的状态。

  外在的男人永远无法吻合你内在的男人,外在的女人也绝对无法完全吻合你内在的女人,那就是为什么爱也会带来压力与痛苦。爱不仅带来快乐,也带来不快乐,不快乐的部分远比快乐的部分来得多。

  【19】

  和自己连结——就是静心,与存在连结——就是祈祷

  我告诉你们:我们在错过,我们一直在错过。我们一直把头脑当成是与存在连结的语言,事实上,头脑会切断你与存在的连结,头脑让你整个人变得封闭,而不是让你敞开来。

  思想就是障碍。思想像是万里长城般地围绕在你周围,让你只能透过思想来摸索,而无法触及真实。其实,真实与你的距离并不遥远,神距离你也很近,顶多只有祈祷那么远而已。但是如果你一直在思考、沉思、分析、诠释、作各种哲学式的谈论,那么你会愈来愈远离现实,你与真实的距离会愈来愈远,而当你远到某个程度时,你就会脱离现实。当你思考的愈多,你就愈难以看透它们,思考创造出浓雾,也创造出盲目。

  【20】

  一个思考的头脑是一个不断错过的头脑,这就是谭崔精神中最基本的态度。思考不是你可以用来与真实连结的语言,那么,什么语言才能与真实连结呢?那就是不思考。就真实而言,文字是毫无意义的,宁静才富有意义。宁静是意味深长的,文字则是死寂的,你要学习的是宁静的语言。

  即使你已经全然忘记了,但是你曾经待在母亲的子宫里整整九个月的时间,你没有说任何话语……但是在深深的宁静里,你们是一体的。你和母亲当时是一体的,在你们之间没有任何障碍,你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个体,在那么深沉的宁静中,你和母亲是一体的,而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整体”。那不是一种融合为一,而是一个整体。你们当时不是两个个体,所以那不是融合,而就只是一个整体。

  当你再度变得宁静的那一天,同样的事情会再度发生,你会再次回到存在的子宫里。你会再一次与存在连结,以一种全新的方式与存在连结。

  也或许,那不算什么全新的方式,因为当你还在母亲的子宫里时,你就已经用这种方式连结了,只是你完全遗忘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人类已经遗忘了连结的语言,而我所谓的与存在连结,就像是你当时和母亲之间的连结一样。当时你的每一个振动都会传递到母亲身上,而母亲的每一个振动也都会传递到你身上,你和母亲不可能会有误解,在你们之间有的只是了解。误解只有在思考出现之后才会发生。

  如果没有思考,你要如何误解一个人呢?你能吗?如果你不思考关于我的事情,你会对我有所误解吗?你怎么能够误解呢?但如果你思考的话,你要如何来了解我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从你开始思考的那个片刻起,你就已经在诠释我了。从你开始思考的那个片刻起,你并没有注视着我,而是在逃避我。你躲在你的思想背后,而你的思想又是来自于你的过去。我在这里,我在这个当下的片刻里,我表达的是这个当下,但是你却把你的过去带进来。

  你一定知道章鱼这种动物,当章鱼想要躲藏起来时,它会释放出黑色的墨汁围绕在它的周围,那是一团墨汁所形成的云雾。然后,没有人可以看得见它,它完全消失在自己做创造出来的黑色云雾里,黑色云雾是一种安全措施。当你释放出思想的云雾围绕在你周围时,发生的正是同样事情,你会迷失在思想的云雾里,无法和任何人有所连结,而别人也没有办法和你连结。要和头脑连结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只能够和意识有所连结。

  意识没有过去,而头脑除了过去以外则一无所有。谭崔所谈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你需要学习性高潮的语言。下一次,当你和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做爱时,注意一下其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会发现在那几秒钟的时间里——虽然这是非常罕见的状况,而且当人类变得愈来愈文明时,这种状况也变得愈来愈少——在那几秒钟里,你不在你的头脑中。

  平常当你受到惊吓时,你和头脑之间的连结会被切断;当你跳跃时,你会突然脱离你的头脑;而在那几秒钟的性高潮里,当你脱离了头脑时,你能够再一次与存在连结,再一次地回到子宫里……在你的女人的子宫里,或你的男人的子宫里。你们不再是分离的,那不是合而为一,而是整体的再出现。

  当你开始与一个女人做爱时,那是两人合而为一的起点,而当性高潮出现时,那并不是两个人合而为一,而是一个整体出现了,所有的二元性也消失了。在那样的深度经验、高峰经验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谭崔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在那样一个高峰的片刻里,不论发生的是什么——都是你与存在连结的语言。那是你内在深处本质的语言,是你存在最深处的语言,不论你认为自己是在母亲的子宫里,或是再度消失在爱人的子宫里,在那几个片刻里,头脑就是停止运作了!

  【21】

  然后来到第四个中心——心的脉轮,它被称为阿那哈特脉轮。阿那哈特脉轮这个字是美,它的意思也是无声之音,而无声之音也就是禅宗里所谓的“只手之声”。心的脉轮正好在所有脉轮的中间,它的下方有三个脉轮,上方也有三个脉轮。心是从下方通往上方的门,从较高来到较低的门,所以,心就像是一个交叉路口一样。

  从以往到现在,心一直受到全然的忽略,从来没有人教导你要诚恳、要衷心,你也从来不被允许进入心的领域里,因为那太危险了。心是无声之音的中心,是非语言的中心,是一种非撞击性的声音。语言是撞击性的声音,我们用声带创造出声音、语言,所以语言是一种擦撞性的声音,是两只手的拍击声。而心是只手之声,在心里是没有语言、没有文字的。

  对于心,我们一直逃避得很彻底,完全的忽略它。我们生活的方式像是心根本不存在一样,再不然,我们顶多把它当成一个不断跳动的器官,维持我们的呼吸与生命,如此而已。可是,我们的肺不是心,心其实隐藏在肺部的后方深处,而且心也不是身体上的器官,而是爱从中涌现的所在。那就是为什么爱不是一种多愁善感式的情感,多愁善感式的爱属于第三个脉轮,而不是第四个脉轮。

  爱不仅仅是多情的,爱比多情更深,爱比多情更实在。感情则是短暂的,或多或少,人们都把多情的爱误认为那就是爱。比如说,某一天你和某个女人或男人坠入爱河,然后隔天它消失了,而你称它为爱,可是那不是爱,那只是一种情感而已,你曾经喜欢这个女人或男人。你只是“曾经喜欢过”而已,要记得,那并不是你“曾经爱过”。那只是一种喜欢,就像是你喜欢冰淇淋一样,那是一种喜欢。

  喜欢来来去去,喜欢是短暂的,喜欢无法持久,因为它没有持久的能耐。你喜欢一个女人,你曾经深深的喜欢她,然后结束了!喜欢结束了,就像是你喜欢冰淇淋一样。你喜欢冰淇淋,所以你吃冰淇淋,但是吃完以后,你不会再去看它一眼,如果有人给你更多的冰淇淋,你甚至会说:“不要,它开始变得恶心了,不要了!我再也吃不下了。”

  喜欢不是爱,永远不要误把喜欢当成爱,否则你的一生都会像是一块浮木……你会从这个人漂浮到另外一个人,而亲密却永远不会滋长。

  【22】

  当一个孩子诞生时,他透过从喉咙来接受的,所以他从喉咙吸入第一口气,第一个呼吸,接来他又从母亲那里把母奶吸吮进来,生命透过喉咙而进入。

  刚出生的孩子都是从喉咙来运作的,但那样的运作只是喉咙所有功能中的一半而已,而且婴儿很快就会遗忘了这部分的功能。婴儿只会接受,他没有办法给予,婴儿的爱是被动的。如果你一直都在索求爱,那么你会一直保持在孩子气且幼稚的状态里;除非你开始变得成熟,你开始能够给予爱,否则你还不是一个成人。每个人都在索求爱,渴求爱,可是却几乎没有人在给予,这是存在于世界各地的悲惨状况。而且,每一个索求的人都还认为自己是在给予,他们一直相信自己在给予。

  我曾经见过成千上万个人,每一个人都渴求着爱,但是却没有人试着以任何一种方式去给予爱,这些人还相信自己已经给予了许多,却没有得到回报。事实上,如果你给予,很自然地你也会得到,事情一直都是这样发生着,在你给予的那个片刻,爱会快速奔腾地来到你身上。爱与任何其它人都无关,爱与神性的宇宙能量有关。

  喉咙的脉轮是接受与给予的中心,你从喉咙这里接受,也从喉咙这里给予。这也就是为什么基督说:“你必须再度成为一个孩子。”如果把这句话翻译成瑜伽的语言,它其实意味着:你必须再度来到你喉咙的中心。因为随着时光的流逝,每一个孩子都遗忘了喉咙的作用。

  【23】

  事实上,所有你看到的吸烟者都还停留在口腔期,烟雾、香烟与雪茄带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母亲温热的母乳通过喉咙的中心一样。他们一直局限在口腔期,他们没有办法给予。如果你看到某个手不离烟的老烟枪,你几乎可以确定他是个无法给予爱的人;他会索求,但他无法给予。

  那些吸烟过度的人通常也会对女人的胸部有着过多的兴趣。这种情况注定会发生,因为香烟只不过是乳头的替代品罢了。我并不是说那些不吸烟的人对女人的胸部就没有兴趣,但可以确定的是吸烟者对女人的胸部极度迷恋。至于对女人的胸部极度着迷却不吸烟的人,他们往往会嚼槟榔或口香糖,或是找到其它东西来代替,或是沉迷于色情刊物与影片中,再不然,他们就是过度执着与女人的胸部。在他们的头脑中、梦中以及幻想中,会一直充满了女人的胸部,除了胸部以外还是胸部。他们是属于口腔期的人,只会不断地吸吮。

  当耶稣说你必须再度成为孩子时,他的意思是你需要再度回到喉咙的中心,但是,这次你需要带着一种新的能量、给予的能量来到你喉咙的中心。事实上,那些富有创造性的人都是给予者,他们或许是为你唱一首歌、跳一支舞蹈、写一首诗、画一幅画,或说一个故事。而在所有这些活动中,他们一定会用到喉咙这个脉轮,而且是运用到它给予的功能。接受与给予的会合发生在喉咙的脉轮里,能够拥有接受与给予的能力是最伟大的整合之一。

  有些人只拥有接受的能力,而这些人会一直处在烦恼与痛苦的状态中,因为一个人不可能透过接受而变得丰富,一个人只会透过给予而变得丰富。事实上,你只能拥有那些你可以给予出去的,如果你没有办法给予某样东西,那么你的拥有只不过是头脑中的一种相信而已,事实上,你并不真的拥有它,你并不是主人。

  如果你没有办法给予金钱,那么你就不是金钱的主人,相反地,金钱才是你的主人。如果你能够把金钱给予出去,那么你才可以确定你确实是它的主人。这番话听起来或许有些矛盾,但是让我再重复一次:你只能拥有那些你可以给予出去的东西。在你给予的那个片刻,在那一瞬间,你也变成是拥有者,你因此而变得富裕。给予让你变得丰富。

  吝啬的人是世界上最贫穷、最烦恼、痛苦的人,他们甚至比穷人还要穷困。他们无法给予,他们只是不断地吸吮,不断地囤积,然而囤积只会形成重担,让他们无法自由。

  事实上,如果你真的拥有些什么的话,你只会变得更自由。看一看那些吝啬的人,他们有很多东西,但那些事物却成为负担,他们因此而无法自由,连乞丐都比他们还自由。到底,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其实,这是因为他们只运用喉咙中心来接受,却从来不曾运用喉咙来给予。这些人甚至还没有跨入佛洛伊德所谓的第二个阶段肛门期,所以他们会一直是个囤积者、吝啬者、一个便秘的人。他们会永远为便秘所苦。

  记住,我并不是说所有便秘的人都是吝啬的,有些人的便秘或许是基于其它理由,但可以肯定的是吝啬的人总是为便秘所苦。

声明

1.《《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精选,优秀的《脈輪能量書1》读后感大全》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