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Haunted》读后感精选,《Haunted》读后感摘抄

时间:2020-12-21 14:50:55 来源:投稿 栏目:文章

 

《Haunted》是一本由Chuck Palahniuk著作,Doubleday出版的Hardcover图书,本书定价:USD 26.85,页数:41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Haunted》精选点评:

  ●Disturbing.

  ●原版更好看嗷嗷嗷!!!

  ●见它总会鸡冻。。。

  ●也许是《肠子》读太多遍习惯了,其余的每一篇都比《肠子》更重口

  ●令人不安!!

  ●早读过,一直忘记改。有趣的小书,一气呵成呢。

  ●就只读了最喜欢的两个故事……木哈哈。

  ● ChuckPalahniuk 肠子~~他的英文好难懂

  ●最后这句话没人说得出口,但也没人非要说出口。

  ●哲学书

  《Haunted》读后感(一):口味很重,可读性不强

  看到豆瓣上的书评,找来了这本书的英文版,断断续续一个星期时间读完了。总体感觉,此书口味确实很重, 书中涉及暴力,吃人,吃婴儿,等等等等。但是书中文字比较晦涩,有的段落觉得是为了重口味而重口味。

  书中故事的主线是写作研习营,其间穿插的每个人的小故事。小故事中我认为最好的就是“肠子”这篇。文字流畅,很有趣味性。我看后对胡萝卜,游泳池都有了心理阴影。

  其他的故事我觉得比较晦涩。不是一本让你拿起来就放不下的书。

  《Haunted》读后感(二):好戏一场

  读者在给他的来信中说,这本书是他们看过最幽默的书,也有读者说,这是他们看过最让人悲伤的书。一件一致的是,这是一本很黑暗的书。看看豆瓣上‘喜欢读"Haunted"的人也喜欢’的图书,里面包括了Snuff和索多玛120天,此书多重口味我就不多强调了。他说,这本书绝对不是一本好的枕边书。其实我想,此书一定是本好的厕所书,因为一些情节的确看得让我反胃。承受力差的同学们吐了可以直接吐在便桶。

  他叫做<<肠子>>的短篇是出了名了。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他朗读了这个短篇。前前后后一共晕倒了79个人。男女各半。 中途离场去厕所的难以统计。正因为这个,这个短篇最为出名。可是他说,我还以为这个是最让人容易接受的,所以才选了这个。有一些短篇阿,我都不敢念。

  一个朋友去了利兹的发布会,他送给每个人一样纪念品 – 生肉味的空气喷雾。另一个朋友说他写书就是让人恶心,看来此话不假,他就是喜欢让人恶心。

  除了恶心之外,他还想着要揭露揭露人性黑暗面吧,他说,人类永远有战争,因为斗争是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知道大多数的人都有自己的英雄,他说其实我们所有人都需要一个恶人(villain),恨一个人有时候是很好的驱动力。人总是很虚荣,我们讲了一遍又一遍的故事,其实在脑子中已经打了很多遍的草稿,尽管一些故事,我们打了草稿,一直没有机会讲。人总是有烦心事,想甩掉一个烦心事的唯一解决方法是摊上一件更烦心的事。

  书的背景是这样的,一堆(奇奇怪怪)的人在咖啡馆的留言板上看到这样一个留言:‘你们想与世隔绝三个月来创作伟大的著作吗?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秘密的地方。‘ 这群人包括:

  垃圾贵妇,她戴着大大的钻石戒指,看到人便说,这个钻石是我老公遗体加工的。

  无肠圣人,(他的故事包括在肠子那个短篇) 他不停的吃阿吃阿,还是很瘦。

  克拉克夫人,她的胸部到她的下巴,里面充满了盐水。

  等等等等,这一组人被锁在了房子里,故事展开了。他们每个人都讲了自己的故事,所以书里穿插了20余篇的短篇和诗歌。戏里戏外,我觉得都是好戏一场。

  《Haunted》读后感(三):你所有的问题和爱情。。。都是幻象

  老实说虽然Chuck的书几乎是我不求上进这么些年来唯一读的完整的小说,但是这些书我几乎都不会看第二遍,瞎忙自然是一个原因,最关键的是他的故事都很dark, 扭曲,不“美”, 不知道结局的时候是因为一颗心悬着一定要看水落石出,一旦看了结尾就如大部分悬念故事一样,再重看则不会有惊喜了。不像那些字句华丽优美的诗或者古典经典,可以反复的读,好像你可以反复的听一首好听的歌。

  Haunted是讲一群“文学青年”被困在一个废弃的剧院里与世隔绝的时候每个人自己的故事和他们讲述的故事。里面的每一个小故事如chuck一贯的风格,非常的dark,不美,扭曲,甚至残忍。不是每个故事我都喜欢,有些有点过头了所以反而欲速则不达了。总体而言,chuck是个深沉的家伙。也是个很会做秀的家伙(不知道是不是gay的本性:),但是首先我觉得chuck是个会讲故事的人。扯远了,anyway我想说的是Haunted里面的The Nightmare box这个小故事.

  故事是倒叙的。先讲了一个妈妈怎么发现她女儿对着浴室的镜子剪去她长长的睫毛,然后全身裸露地蜷在沙发上抽烟发呆一个晚上,一言不发,然后就出走了,消失了。然后倒叙前几天晚上母女去参加了一个画廊的酒会。chuck花了浓墨重彩描述女儿的性感迷人的黑色小礼服,高耸的发髻,浓密的睫毛配着绿色的眸子,总之就是典型的那种对未来充满渴望,美好华丽的未来就在不远处向她招手的青春美少女。美少女两胳膊紧紧地收在两旁夹住没有肩带的性感小礼服,连一杯鸡尾酒也只是作摆设的撰在手里不敢喝,生怕手一动小衣服就会滑下去。

  这个酒会上有一台古董“噩梦机”(the nightmare box)。这个机器是个黑盒子(有人描述说就像一个小棺材),样子就像很老式的那种照相机,就是照相的人站在后面,拍的时候还会腾起一阵烟雾的。这个盒子一直在不停的嘀嗒,但是嘀嗒声会随机地停止。一旦嘀嗒声停止,就是它发挥魔力的时刻,你就可以把脸凑过去看里面到底呈现什么样的“噩梦”。

  故事又倒叙了两个在嘀嗒声停止后看过这个盒子里面的人。一个是古董店老板的儿子,本来前途一片,将来要上大学作律师的阳光少年。看了后就呆了,以后再也不说话,最后被送进福利院,成日介哈喇子乱流,蟑螂虱子在他身上进进出出他也没有反应的。一个是古董店老板自己,他看了后自杀了。

  镜头闪回,酒会上,黑盒子的嘀嗒声突然停止了。留着小胡子带着光华夺目的钻石耳环的画廊老板笑嘻嘻地邀请青春前途无量美少女去看个究竟。美少女笑嘻嘻地走了上去,把脸紧紧地贴在盒子上,从侧面大家可以看到她的浓密的黑睫毛忽闪忽闪的。然后她掀动了机关。。。然后她把头拔出来,眼睛看着地板,漂亮的睫毛一直耷拉着,一言不发。然后她把脚从针尖高跟鞋里退出来,把耳环摘下,对她妈妈说“我们可以走了吗?”。

  那个妈妈再也没有找到她的女儿,她开始研究这个黑盒子。有一天她拿着厚厚的笔记去见那个画廊老板,却发现他失神地坐在地板上,小胡子剪掉了,炫目的砖石耳环不见了。她马上猜到画廊老板也看过黑盒子里面了。于是她让画廊老板看她的笔记,看她的研究结果到底对不对。笔记大致是说:1. 那个黑盒子的构造是让你只能用左眼来看里面,左眼是由右脑支配的,而大家都知道右脑是感性,直觉的;2. 那个盒子只能容纳一个人观看,所以你所看到的(也就是你所经受的噩梦)只能是属于你的,没人可以分享;3.那个盒子鱼眼的设计使你所看到的东西被扭曲;4. 那个盒子上刻着“噩梦机”本身已经给了观看的人一种恐怖的心理暗示。

  画廊老板在妈妈的追问下只是笑了笑,然后说不,不是那样的。。。但是是差不多的感受(but this is how it felt)。

  然后倒叙画廊老板的一次经历:他曾经在一家他不喜欢的公司工作。在一次公司聚会上,他恶作剧的带了一柳条筐的白鸽藏在桌子底下。在大家一边吃喝一边侃侃而谈了一个上午的企业目标,经营要旨,团队精神以后,他猛地把筐子揭开,白鸽们像炸弹一样的喷涌而出冲向天空。。。这些平时大家以为自己都很熟悉很了解的同事,在这突如其来的惊吓中有的在尖叫,有的跌倒在草地上,有的用手护着自己的脸。。。然后白鸽在天空中散开来,飞向它们本来的家园。。。这时候人们才缓过神来,但是还是震惊得无法言语。而在那之前的混乱时刻,这些人忘记了生活中一切重要的事情,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白鸽冲向蓝天。

  画廊老板说“那才是盒子里的景象”。他接着说,“盒子里的东西是一种可以叫做‘生命之不是’的证据。我们的世界是个梦,无限虚假,一个恶梦。。。只要(朝黑盒子里面)看一眼,你的生活 - 你所有的精心打扮,挣扎和烦恼 - 都变得毫无意义。。。你所有的问题和爱情。。。都是幻象。”画廊老板接着说,“你在黑盒子里看到的,是对真正现实的惊鸿一瞥。”然后嘀嗒声又停止了。。。那个妈妈没有敢朝黑盒子里看。

  《Haunted》读后感(四):Guts

  书没有读过。不过那篇infamous短篇Guts2004年的时候读过。

  那天朋友提到这本书。回家查查,发现这篇04年的读书笔记:

  (A word of warning: please do not read this before or after your main meal. You might find what I am going to tell you a bit distressing.)

  Having seen so many horror movies, I had developed this aloofness, when I saw blood and guts and they no longer shock.

  Then last Saturday evening, after my tea, I opened the weekend supplement came with the newspaper I bought on the day and found this short story. The editor’s note read: the most gruesome short story ever published? You see, when I saw this “?”, I thought to myself: an overstatement to attract eyeballs or what? So in order to prove this was a pile of old guff, I decided to read it.

  The story was called “Guts” and was written by Chuck Palahnuik, the author who wrote Fight Club (that book was later made into a cult film). It contained three mini stories about masturbation which, according to the author, were all based on true events.

  tory 1 was about this 13-year-old boy who was a little sex manic, he once tried to jack off by sticking a deliberately sharpened carrot up his own rear end. But rumoured explosive orgasm never came. And he hid the dirty carrots with his dirty laundry and went to have supper, but when he got back to his room, his carrot had gone, his mom had taken the dirty clothes and washed them. He assumed that his mom had found that sordid carrot, but nobody in his family ever confronted him, yet his teen years were scared by this no-longer visible carrot.

  (Having read what I just told you, you might think: so what? What’s so shocking about that? Exactly, I was not shocked by it at all. When I read it the first time, I even laughed. But do allow me to tell you the second story, see if you still find it funny.)

  tory 2 was about a boy whose older brother was in the navy. This older brother had travelled a fair bit and told his younger brother that Arab guys would attain their sexual pleasure by sticking a metal rod inside their boner. Since the mental rod was hard to come by, the boy decided to try it out using a wax thread. And the disaster struck, the wax rod got stuck inside, his guts hurt and he was hospitalised. And his parents paid good money, the money they saved for his university education, to get this f*cking rod out. And this kid’s future had remained limpy ever since.

  (When I was reading this, the first thing came into my mind was: Ouch, this one hurt a little.… I know people do silly things with their body, but this was pure stupidity! And to call this the most gruesome story ever published? What a load of b*ll*cks! So I read on to see where Chuck was leading us…)

  tory 3 was told in first person. It was about this kid enjoying seeking pleasure under water. His family had a nice pool in the backyard and he had developed this method beating off in the pool in the water.

  (OK, this sounds innocent enough, right?)

  One day, he was doing this usual pleasure dive. Accident happened and his ass got stuck by a circulation pump. He tried everything he could to be unstuck. But to much of his dismay, the pump started to suck everything which had been neatly arranged inside him in a messy, gruesome and bloody way …

  (Well, I am not to going to repeat what Chuck wrote here. Anyway, if you have some imagination, it’s not difficult to work it out yourself. I can tell you how I felt that evening when I was reading this passage, seeing this kid’s stuff going down the drain in a literal term, the tea which I just had was doing a reverse turn.)

  Eventually, he was reduced to a tiny skin-bag… His father found him later and called pool guys to have it cleaned. When the pool guys came, his father said, it was a naughty dead dog. But when they cleaned the pump, they found a Vitamin C pill still stuck inside a bit of guts left there…

  (OK, I admit now that it is shocking. But does shocking mean good? To be honest, I still cannot work out the moral of this story, perhaps one of you could tell me …)

  《Haunted》读后感(五):天鹅挽歌

  这是诽谤界大伯爵的经历。

  我家的狗一天因为吃了不知什么用铝箔纸包着的垃圾,而要花我千把块给它做X光。我住的楼的后院满是垃圾和玻璃屑。人们在那里停车,还丢着抗冻剂,时刻准备毒死路过的阿猫阿狗。

  眼前这位素食主义者即便是一个光头,却瞅得好似我以前的好友。像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那种我小时候天天可以见到的笑容。就如我熟知,他下巴的酒窝和鼻子上全部雀斑的位置。我还知道他会用两颗门牙之间的缝隙吹口哨。

  此时此刻,他给我的狗打了一针。在这铺着冰冷的瓷砖的房间里,他站在银亮的钢质桌子边,一手抓着狗脖子上的皮。他提到了犬心虫什么的。

  我都快哭瞎了眼才在电话簿里找到了他,我太担心我的狗了。电话簿上还有他的名字:肯尼斯·威尔考克斯,兽医学博士。我莫名其妙地喜欢这个名字。某种意义上,他就是我的救星。

  他接着拨开两边狗耳朵瞧了个明白,和我说是犬热病还是什么的。他白大褂的胸兜上绣着几个字“肯博士”。

  甚至乎他的声音宛若从很久远的时间节点回荡而来一般。我一定听过他唱“生日快乐歌”和在棒球比赛时的大喊:“一击没中!”

  他就是这样的人,很像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但他更高,还有松松垮垮的眼皮垂下来。下巴的肉也多了点,牙齿也黄了点,眼睛也没有记忆中的那么亮那么蓝。“它挺棒的。”他夸道。

  我问他,你说谁?

  “你的狗。”他答道。

  我的眼睛没有离开他锃亮的脑瓜和幽蓝的眸子。我问:“你以前在哪里上的学?”

  他说了加州的一个大学,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他小的时候我也很小,我们不知道怎么搞的能一起长大。他曾有一只叫跳跳的狗,他一整个夏天都光着脚到处走,有时去钓钓鱼,有时候忙忙修葺树屋。瞧着他,我甚至能回忆起一个冷冷的下午他的外婆从厨房窗户那儿看着我们堆起一个超棒的雪人。我问:“你是不是小丹尼?”

  他笑了起来。

  也就在那一周,我和一个编辑说起了遇见他的故事。有关我如何找到他,小肯尼·威尔考克斯——几百年前那部电视剧《邻家小丹尼》里的童星小丹尼——他可是伴随了我们的成长岁月。他现在是一个兽医。这个中年秃头、微微发福又没人搭理的人就是他。

  他不再有名气。却闲适地生活在两卧的房子里。他的两边眼角都划出了鱼尾纹。他要吃药来降胆固醇。他自己承认说万人迷的光芒褪尽之后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失落,但现在也过得快活。

  重要的是肯博士已经同意(他当然愿意!)做一个采访。给报纸的周末娱乐新闻添一点版面。

  被我磨着的这个编辑,用原子笔尾巴往耳朵里捣鼓出秽物。脸色比无聊还糟糕。

  他和我说,读者才不要听一个天生的可爱有才小少年,被人花大价钱请来拍电视,最后还永远快乐地生活下去的故事。

  不,人们才不要什么完满的结局。

  人们要听:《给你爸爸挪个地儿》的小男孩鲁斯提·汉姆给了自己一颗花生米;或者《奶奶和教员》里的小甜心特兰特·雷曼在操场的围墙上让自己翘了辫子;《家里琐事多》的布菲扮演者小安妮莎·琼斯,还控制一个叫做比斯利女士的小玩偶,却吞下了洛杉矶有史以来最大剂量的巴比妥酸盐。

  这才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和我们去赛车场看车祸是一个道理。德国人说:“最纯粹的快乐来自恶意的喜悦。”我们所嫉妒的人的痛苦,是我们快乐的源泉。此之谓也。这方是快乐最正统的模样。就好似你目睹一大轿车转错了弯跑进一个单行的街区时候的快感。

  再好像,杰·史密斯——那个被我们叫做小指头的“小混混”——被人用刀结果在拉斯维加斯外的荒漠里。

  那种快感宛如我们得知达纳·普拉多——《细路仔》里的小女孩——不仅被逮捕起来,裸照还被发在花花公子上面,又嗑了过量的安眠药。

  人们百般无赖地在超市等着结账,剪优惠券,慢慢变老。只有这些爆点才能让他们去买报纸。

  人们大多想听兰尼·奥格雷迪——《家有八宝》里的伶俐姑娘——被人发现吃饱了维柯丁和百忧解的样子冷冰冰地躺在房车。

  不崩坏,没卖点。编辑这么和我说。

  有着笑纹的肯尼·威尔考克斯的快乐生活。他不会买这个账。

  他跟我说:“去他的电脑里找到幼齿情色。去他的屋子里挖到死尸。这才是你的卖点。”

  编辑接着说:“比这些更棒的,无出就是发现他已经死了。”

  过了一周,我的狗吞了一大口抗冻剂。我用《邻家小丹尼》里小丹尼的狗的名字来叫我的狗,跳跳。我的小跳跳一身雪白缀有几片黑点,外加一个红领子,活似电视里的那头。

  为了治疗抗冻剂中毒我只能给我的狗灌肠了。往他小小的胃里塞活性炭。先找他的静脉然后往里注入酒精。用纯酒精来洗他的肾。天啊,为了救我的小狗,我要把他灌得死醉。这不,我又有机会去找肯医生了,他也同意下周接受采访。他同时提醒我说,他的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

  相信我,我跟他说。能把普通事件写得让读者如痴如醉,这才是好文笔。我和他说啊,没必要担心的你生活不吸引人,讲故事给大家听的人是我。

  这些天我太需要工作了。在被编制到娱乐版之前,我曾作为一个自由作家很多年。娱记好赚钱。参加下媒体发布会什么的啊,吹一吹刚上映的电影啊,和影星一起在一桌媒体面前露一小脸啊,就这么些活而你别打哈欠就行。

  电影首映礼。专辑发布会。新书见面式。个中有稳固的流程,但一步走错,肥缺插翅飞走。某个电影公司威胁要推迟零售广告,接着砰的一声,报道上不再署你的名字。

  而我呢,我就因为一次失策而丢掉了饭碗。一次我提醒读者们与其看那部电影还不如买点别的什么东西,至此以后我就成了圈外人。就那么一部暑假档期的恐怖片,还有背后的黑手,迫使我低声下气地去祈求能写点讣告、照片标注都好。能写点什么都好。

  明摆着我被套住了,一开始就陷入看似平常但你一点胜算都没有的迷局。多少年的滚打就是麻痹自己,什么都成绩都没有。你能把一个平常人炒成电影明星。同时你什么时候谢幕早就被人定好了。你就等着垮台吧。全盘皆输。看看那些花花公子的猥琐模样。揭穿隔壁小女孩第三只手的恶习,还嗑药。外人看来的好妈妈还用铁丝架打孩子呢。

  被那编辑说中了。肯·威尔考克斯太没意思。才没人会去听他的故事。

  采访的前一周,我在网上做了功课。我下载了原苏联的一些文件。他们有一种另类童星:俄国一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孩㚻姦。没开花的捷克女孩子和猴子们搞在一起。我把这些都储存在小小的闪盘里。

  次日晚,我拴着跳跳提心吊胆地经过邻居小区。我满口袋塞满塑料袋和小枚信封纸回公寓。还有折好的铝箔纸。里面有好多种止疼药,还有用玻璃瓶装的可卡因和海洛因。

  我们还没坐在一起开谈,肯·威尔考克斯甚至都还没开口,我的采访记录就有一万四千多字的了。

  当然啦,我还是要带上录音器来装装样子。我带了本笔记本,假装在记笔记,可谁知道那笔都干了墨。最后是一瓶掺了镇定剂的红酒。

  在肯的郊外小房子里,可以预见有那么一个玻璃橱子尽是落尘的奖杯啊,反光的照片啊,市里面颁的奖什么的,是他童年的记忆品。说来怪了,偏偏没有这些。他挣的钱都在银行里生利息。他房子里除了棕色垫子、粉刷的墙壁、每扇窗户都有的拉绳窗帘、粉色瓷砖装饰的浴室,没了。

  我给他倒了杯酒就不管他了,随便说。接着我叫他等等,我要完整记录你的每句话,嘿,还真像那么回事。

  他也说对了,他的这辈子比夏天重播的黑白剧都还惹人昏昏欲睡。

  话说回来,我准备的这出戏才是重头。我的故事是关于小肯尼从聚光灯下到解剖台上的漫长心路。他如何为了当小丹尼而让童真给电视网的高管糟蹋。如何为了讨好赞助商而被他们当玩物包养。如何为了拍片子连夜不得安眠。连他的家人朋友都不知道他深陷毒品泥淖有多深,也不知道他追求瞩目到了种变态的地步。直至他事业末路、读了个兽医博士就为了方便吸毒和与小动物交媾,也没有人知道这些事。

  只要肯·威尔考克斯的酒杯没空过,他便滔滔不绝地说他的人生如何在摆脱《邻家丹尼》后精彩了起来。当了聪明的小丹尼八季了啊,但实在觉得真实的只有二年级的记忆。就那时候的记忆和肮脏的东西不沾边。每天你学习对话,只要考试及格就够用了。但在爱荷华州哈特兰的漂亮农场只是个门面。透过窗户,蕾丝窗帘的后面,尽是裸露的黄土和烟屁股。有个扮演丹尼外祖母的演员会在对词的时候乱吐口水。她觉得她的口水能消毒:里面的松子酒都比口水多。

  肯·威尔考克斯边抿着酒,边说现在的生活有意义多了。给动物治病,抢救小狗。每咽下一口酒,他的语言变得越支离破碎。他闭上眼前问了句,跳跳现在怎么样。

  我那狗,跳跳。

  我和他说,挺好,跳跳过得挺好的。

  然后肯尼·威尔考克斯说:“好好。过得好就好了……”

  接着他就睡着了,嘴角还有一抹微笑。这时我把枪口塞进他的嘴巴里。

  “过得好”对于其他人来说没什么好处。

  这是一把没有登记的枪。我戴着手套把他的手指绕在嘴里的枪扳机上。小肯尼光溜溜地倒在沙发上,他的下体涂满了食用油,电视里放着他拍过的节目。重头戏是我把娈童的录像拷到他的电脑硬盘里了。我还打印了好些张录像的截图,都贴在了他卧室的墙上。

  一包包止痛药被我藏在了他的床底下。那些海洛因和可卡因埋在了他的糖罐子里。

  不消一日,全世界就会对本来惹人喜爱的肯尼·威尔考克斯恨之入骨。邻家的小丹尼就要从小童星沦为大怪兽了。

  在我的故事中,肯尼斯·威尔考克斯的最后一个晚上,他胡乱地把枪口四处戳。他大声控诉着没有人愿意理他了。全世界尝够他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他扬言不怕死,一整夜没完没了地喝啊嗑啊。在我的故事中,我回去后他才挂的,。

  第二周我的故事发表了。享有世界百万拥簇的小童星生前最后一次深谈。这采访新鲜得离邻居们发现他自杀了才不过几小时。

  又一周后,我被普利策奖提名。

  又过了几周,我得奖了。尽管就两千块钱,但真正的好处可长着呢。我终于可以过上对工作有主导权的生活了。我的代理人给我拉来一些活时,我义正言辞地说不,我只做能赚大钱的大项目。知名杂志的封面故事。要有全国的收视率。

  我的名字再也不是代表着高质量的报道。签上我的名,那就是金口玉言。

  你来看看我的电话簿,上面都是你认识的电影明星、摇滚明星、畅销书作家。我有了点石成金手。我不住公寓了,有了一栋大房子,有一整个后院给跳跳疯癫。我们有一个花园一个游泳池、一个网球场,还有有线电视。以前给跳跳做X光、灌活性炭的债都还清了。

  当然啦,某天你打开电视还是能看到曾经那还没有变成脸上唾沫横飞的怪兽的肯尼斯·威尔考克斯吹着口哨打着棒球。小丹尼和他的狗狗光着脚丫子穿过爱荷华州的哈特兰。然而他邪恶的内里是我的故事的鲜活血液。人们爱死了我那关于外表光鲜亮丽的小男孩的真实故事。

  “最纯粹的快乐来自恶意的喜悦。”

  这一周我的狗挖出颗洋葱吃掉了。

  而我,我一个一个兽医找过去,只求有人能救救它。这点上,钱不是问题。我什么都肯给。

  我和我的狗狗生活得很美好。我们过得挺好。这一切,在当我还慌乱地在电话

声明

1.《《Haunted》读后感精选,《Haunted》读后感摘抄》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