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我尝到妈妈的滋味400,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

时间:2021-06-13 01:26:02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师叔看起来好像挺开心的,有什么好事儿吗?”

“嗨,没好事也总得学着打扮打扮啊,毕竟是女孩子嘛。”碧云突然想起她现在和顾细雪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于是自嘲道:“瞧我,现在就和你说这些实在是太早了,以后教给你就是了。”
“哦”细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碧云以后要教她什么,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现在完全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哎,细雪,你有没有觉得我这身上不太好闻啊?”她自己虽然觉得是好闻才往身上抹香粉的,可是又担心这香粉的味道会给人带来不适感,反而弄巧成拙了。
“确实有点。”顾细雪仔细嗅了嗅空气,最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哎,我也这样觉得。”碧云拧着眉毛,看起来似乎很是犯愁。
细雪的心里总觉得碧云这样好像是要特意给别人看一样,但是当碧云的面又不好多问,只得把话都憋心里。
“师叔,咱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细雪忍不住问道,其他的事情都没什么,什么时候吃饭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碧云笑着打趣她:“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你就饿了。实在想吃的话也要等着师兄他们。”
细雪没话说了,碧云的话也没说错。她现在虽然不饿,但是总觉得有些无聊,时时刻刻都想找一些新鲜的事情去做。可是碧云显然不是最适合去陪着她的人,既然如此,那她便老老实实地闭嘴吧。
不做,就不会错。
“看你现在好像挺无聊的,去帮师叔去打一盆洗脸水来吧。”
“啊?哦。”
细雪愣了一下,虽然她现在闲着没事干,但是一听碧云这样的口吻去吩咐她,心里总归觉得不太舒服,就好像被别人给当成了下人一样。
细雪还是转身去了外面给碧云打来了洗脸水,脸盆看上去好像是铜制的,细雪并不觉得沉,加了水以后倒是有点吃力了,但是依然可以胜任。
本来细雪还在担心自己可能端不起这半盆水的,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小瞧了自己了。
“给我吧。”碧云将装了半盆水的脸盆接了过来。细雪没有事干,便在床上静静地坐着看着碧云。
“这香粉闻起来虽然不错,但是确实有点重,恐怕吃饭的时候另外几个师兄弟会觉得难受,所以我还是洗了。”碧云一边说,一边把毛巾的一头给丢进了水里,雪白的毛巾立即随着水的浸润变了颜色。
细雪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点点头。
她觉得自己这样呆呆地站着实在有些不妥,索性走上前去,问碧云:“师叔,有没有什么需要细雪帮忙的呢?”
就算真的没有什么需要她帮得上忙的,那她问问终归是没有什么错处的。没准还能和碧云的关系越来越好呢。不管怎么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暂时没有。”碧云扭过头来冲细雪笑道,一口洁白的牙齿更显得碧云的笑容灿烂动人。
她果然是美的。细雪看的有些呆了,直到碧云回过头去她依然怔在原地呆呆看着。

 文学

碧云在忙着洗脸,细雪觉得这个时候和她说话并不多么合适,却见碧云拿着湿了的那头毛巾擦拭自己的脖子,敢情这是连自己的脖子也擦上香粉了,细雪有些讶然,但是却没有贸贸然地问出口,她知道自己懂的并不够多,所以不想冒冒失失的,更显得自己无知愚昧。
“你现在还能闻到我身上的香粉味吗?”
“哦。”细雪答得有些敷衍,做起来却是认真的,她把碧云身上仔仔细细地闻了一遍,最后确认道:“闻不到了。”
“真的吗?”
见碧云似乎有些不信,细雪只觉得好笑“本来那么重的气味,师叔你自己也闻到了,若你自己现在都闻不到了,那自然是不需要担心了。”
“也是,那咱们可以准备下去吃饭了。”
“不去叫师父师兄他们吗?”细雪试探地问。碧云点头:“当然了,不然还能等着他们来叫咱们吗?师父那样身份尊贵的人,自然不该让这种芝麻点大的事情来惹他忧心。”
细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怎么以前的时候就没有发现碧云的口才有这么好呢。
快走到观沧海屋子外面的时候,迎面走来了长风和其他几个青云观弟子。看到长风,细雪下意识地低下了头,避开了长风直直投射过来的目光。
“师兄。”碧云冲长风微微一笑,细雪这才知道,原来碧云要叫长风师兄,可碧云看起来并不比长风小多少,这一点细雪原来完全没有想到。
“嗯,也是来叫师兄吃饭的吗?”长风也微笑着,细雪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这个师叔好像每次见他的时候都是面带笑容的。
话音刚落,观沧海的房门便打开了。细雪在心里默默想,师父也不怕别人见了会被吓到吗?
要不是清楚师父以及各位师兄的来历,细雪只怕以为自己遇上妖怪了。
不等他们进去,观沧海从里走了出来。
“走吧。”
一堆人前簇后拥地走着,细雪垂着头跟碧云走在最后,前面的几个师兄说说笑笑的,但是细雪却一点也听不进去。
她在想观沧海到底是什么人,第一次看见他,就觉得这个人真是好看,叫人不忍移开眼睛。周叔把自己托付给这样的人,除了希望自己平安长大以外,应该也是希望自己能为爹娘报仇的吧?
一想起自己爹娘的死,细雪便觉得师父的真实身份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她相信他。
“细雪呢?”观沧海从簇拥他的人群中回过头来,这让细雪觉得受宠若惊。
“师父,我在这!”
任谁都能听出来语气里的兴奋,可是,观沧海却没再说其他话,而是淡然地继续走着,这不免让细雪的心里有一丝失落与尴尬。
身旁忽然一阵清风飘过,细雪抬头,却看见观沧海温润丰朗的侧颜,她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满地道“刚刚为师叫你,你怎么都不知道走到面前来?没有规矩。”
细雪有些讶然,她还从来没有因为类似的事情被“长辈们”说过自己没规矩呢。
 

 

声明

1.《我尝到妈妈的滋味400,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