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老公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

时间:2021-06-13 01:25:39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你刚刚叫我什么?”

“师兄啊。”细雪不太明白眼前的这个大男孩为什么这么问她,但还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一脸懵懂无知的样子煞是可爱。
“哈哈。”长风爽朗大笑起来,又道:“你若是叫我师兄,那你岂不是和你的师父是一个辈分了?”
她刚刚叫错了?太尴尬了,细雪毕竟年纪还小,知道自己确实叫错了人以后脸上立刻带上了淡淡的红晕,显得白如凝脂的脸蛋更加好看了。
“那我该叫师叔。”细雪有些羞愧地低着头,此刻的她真是恨不得掘地三尺。
见细雪这小丫头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长风反倒不知道该做什么姿态好了。不过姜还是老的辣,长风神色如常地摆了摆手:“念在你还小的份上,我便不和你计较了。”
到底是谁得了便宜还卖乖?细雪心中感到无语,却不好多说什么,心里已经起了离开的心思,奈何长风压根没表达出让她离开的意思,细雪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师叔,没事的话师侄就先退下了。”
“嗯,下去吧。”长风点点头,细雪则是如蒙特赦一般松了一口气,恨不得当场蹦蹦跳跳地走路。可是,那个变态......师叔还在这儿呢,细雪只得规规矩矩地走路,不然只怕那厮要去和她的师父去打小报告了,那岂不是麻烦?还是不要得罪了他,不自找麻烦的好。
顾细雪一路小心翼翼地走着,仔细听身后,一点动静也没有,可是她却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觉得长风在盯着她,像在观察一个罪犯那样看着她。这种感觉让她心里发毛,可是她又不敢回头去看,只是越来越加快了脚步,离的越远,细雪心里的那种发毛的感觉也越来越不明显了。
总算离远了。细雪的心情又变得轻快了起来。
细雪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碧云师叔说过自己要休息的,自己现在回去,怕是要打扰到碧云师叔,万一她又像之前那样对自己语气不好,那自己的心里定然不太痛快。
罢了罢了,大不了在外面多转悠一会。反正现在外面阳光正好,闷在屋子里反而不好。
在客栈后面的院子里一直待到太阳快落山,细雪才悠哉悠哉地起身准备回屋子里去。
估摸着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细雪进屋去看看碧云有没有醒过来,要是没醒的话,她大概就要在一边等一会儿,然后再一起去吃饭,反正她现在也不饿。

 文学

走进屋里,一股奇怪的香味扑面而来,细雪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香味,只是觉得闻着很舒服。
“你去哪里玩了?”碧云问,原来这种令人舒服的香味就是从碧云师叔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在外面晒了会太阳。”细雪老老实实地答道,碧云此刻好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仍然像是细雪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样亲切和善。
“你闻到我身上的香味了吗?”碧云的脸上有一抹喜色,那样子好像是有什么好事要发生一样。
“师叔看起来好像挺开心的,有什么好事儿吗?”
“嗨,没好事也总得学着打扮打扮啊,毕竟是女孩子嘛。”碧云突然想起她现在和顾细雪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于是自嘲道:“瞧我,现在就和你说这些实在是太早了,以后教给你就是了。”
“哦”细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碧云以后要教她什么,那也是以后的事了,现在完全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哎,细雪,你有没有觉得我这身上不太好闻啊?”她自己虽然觉得是好闻才往身上抹香粉的,可是又担心这香粉的味道会给人带来不适感,反而弄巧成拙了。
“确实有点。”顾细雪仔细嗅了嗅空气,最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哎,我也这样觉得。”碧云拧着眉毛,看起来似乎很是犯愁。
细雪的心里总觉得碧云这样好像是要特意给别人看一样,但是当碧云的面又不好多问,只得把话都憋心里。
“师叔,咱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细雪忍不住问道,其他的事情都没什么,什么时候吃饭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碧云笑着打趣她:“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你就饿了。实在想吃的话也要等着师兄他们。”
细雪没话说了,碧云的话也没说错。她现在虽然不饿,但是总觉得有些无聊,时时刻刻都想找一些新鲜的事情去做。可是碧云显然不是最适合去陪着她的人,既然如此,那她便老老实实地闭嘴吧。
不做,就不会错。
“看你现在好像挺无聊的,去帮师叔去打一盆洗脸水来吧。”
“啊?哦。”
细雪愣了一下,虽然她现在闲着没事干,但是一听碧云这样的口吻去吩咐她,心里总归觉得不太舒服,就好像被别人给当成了下人一样。
细雪还是转身去了外面给碧云打来了洗脸水,脸盆看上去好像是铜制的,细雪并不觉得沉,加了水以后倒是有点吃力了,但是依然可以胜任。
本来细雪还在担心自己可能端不起这半盆水的,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小瞧了自己了。
“给我吧。”碧云将装了半盆水的脸盆接了过来。细雪没有事干,便在床上静静地坐着看着碧云。
“这香粉闻起来虽然不错,但是确实有点重,恐怕吃饭的时候另外几个师兄弟会觉得难受,所以我还是洗了。”碧云一边说,一边把毛巾的一头给丢进了水里,雪白的毛巾立即随着水的浸润变了颜色。
细雪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点点头。
她觉得自己这样呆呆地站着实在有些不妥,索性走上前去,问碧云:“师叔,有没有什么需要细雪帮忙的呢?”
就算真的没有什么需要她帮得上忙的,那她问问终归是没有什么错处的。没准还能和碧云的关系越来越好呢。不管怎么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暂时没有。”碧云扭过头来冲细雪笑道,一口洁白的牙齿更显得碧云的笑容灿烂动人。
她果然是美的。细雪看的有些呆了,直到碧云回过头去她依然怔在原地呆呆看着。
声明

1.《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老公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