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当着别人的面玩弄人妻

时间:2021-06-13 01:16:48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一行人赶了一段时间的路后到了一个沿路的客栈。客栈虽然不大,但是足够容纳他们七个人住下来。分配好房间以后,大家便各自回了屋子休息。

“细雪,你要睡觉吗?”碧云在说话间已经摊开了被子,细雪摇摇头,“我不睡,师叔你要是困了你就睡吧,不用管我。”光在床上躺着又睡不着,躺下把头发给弄乱以后还要起来,自己何苦去浪费那闲工夫。
“好,那我睡了,你去把房门给插上吧。”
“好。”细雪走上前去打算插上门,想了想又退了回来,细雪的小动作落在碧云眼里,碧云说:“咋了?就让你插下门还指使不动了?”见碧云误会,细雪连忙解释:“不是的,我......我只是想待会去看看师父,所以碧云师叔你还是自己把门插上吧。”
“你......”
见碧云一副好像被气到了的样子,细雪心虚地快速跑出门,去了观沧海在的房间。没有关门,细雪轻轻敲了敲房门,观沧海允了她才进门。
“师父?”顾细雪见观沧海闭着眼睛,心有不解,不太好意思打扰师父又实在无聊,于是轻轻出声问道。观沧海闻言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细雪有些看呆了,师父的眼睫毛好长啊,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扑闪扑闪的。
“怎么不去找你碧云师叔玩呢?”忽然听到观沧海这么问,顾细雪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嗫嚅着说道:“我......师父,我和碧云师叔还不是太熟悉。”她胡扯了一句,不太敢和师父说她和碧云处不来。“多相处相处就好了,也许是我当初考虑不周,不该让你们两个隔了不少辈分的人住在一起的。”
师父这样说,难道是要把她从碧云师叔身边调离吗?那真是太好了!细雪心里暗喜。可是心里又暗暗地有些忧虑,她和碧云师叔合住还没有多久,就这样草率地换了?只怕碧云会因为不理解而记恨她。那岂不是弄巧成拙?
细雪觉得自己一下子又陷入了难以决定的境地。脸上的表情也随之而变化,这一切自然而然落在许久没有听见细雪说话的观沧海眼里。他淡淡地开口道:“在想什么?”语气中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关切。细雪回过神来,连忙摇头否认,她不想让观沧海再把自己调来调去,少得罪一个是一个。
“师父......”细雪心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道。
“怎么了?”语调依旧如同春风拂面,只是语气不由也加重了几分。
“碧云师叔是您的师妹吗?”
终于问出口了,细雪心里竟觉得如释重负。
“对啊。青云观内无论男女,只要是和为师一个辈分的,你都该叫师叔或是师伯。”
“哦。”细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大概听明白了。反正她该叫碧云师叔,至于其他师伯师叔她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莫非是云游去了?还是已经驾鹤西去?
细雪正要再问,却见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闭上了眼睛。看来是困了,那自己就不问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是说与师叔师伯见面的时候称不称呼并不要紧,而是当下再没有任何事比得上让师父安心休息更重要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

 文学

本以为观沧海已经睡着了,却听见对方突然开口说话,细雪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观沧海再次睁开了眼睛,见细雪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心里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没有了。”细雪连忙摇头,师父这么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她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惹得师父对她生厌。
“没有的话就退下吧,赶路走了不短的路途,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免得到时候再赶路的时候会无所适从。”分明是下逐客令,可是细雪的心里不会觉得多么不舒服。
“嗯,师父,那徒弟就先退下了。”
就这样吧。
“去吧。”声音平淡得没有任何一点情绪,似乎是广袤的大海一样,可以容纳万物,却又让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细雪最后悄悄地退出了房门,而在她的身影在门口消失后不久,两扇门“吱呀”一声关闭了。观沧海没有想到的是,细雪在墙后过了不知道多久才离开的,细雪也理所应当地听到了门关上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她没有听到师父走路的声音,但是她并不感到很奇怪,师父在她心中的形象本就那样神秘,仿佛高岭之花一样,更有如神袛一样,只可远观,却不能亵渎。
说白了,只是她一辈子只配来仰望的人罢了。
她出身贫贱,整个家族里不知道要往上数多少代才能有一个大人物。可是师父不一样,要是......要是她也能像师父那样了不起就好了。
细雪心里有事,于是便慢悠悠地向前走,丝毫没有注意到路前面有个人也正在往这里走。
“哎哟,撞死我了。”
听到一声男性的惊呼,顾细雪惊愕地抬起头,发现原来是说过自己丑的人。哼,真是活该。细雪撇了撇嘴,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刚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继续往前走。
“哎,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撞了人也不知道道歉呢?”长风故意逗细雪。
“哼。”细雪把头扭到一边,心里还因为长风曾经的戏言而耿耿于怀。
“咋啦?”长风凑到细雪面前,一张俊脸在面前突然放大,细雪下意识地退后,却被长风给扶住了。“你干啥?”细雪立马警惕地看了长风一眼,复又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才觉得轻快了些。
不是她傲,而是她实在是不习惯而已。
“刚刚要不是我扶着你,恐怕你早就撞到柱子上去了。”长风颇为不服气地辩解道。
恩?虽然这样的原因并不意外,但细雪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说过她丑居然还扶了她一把,看来这个师兄也不是什么坏人。
好歹人家帮了自己,之前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是自己总不能到了这个地步还要保持和之前一样的态度,那样的话实在是自己说不过去了。
于是细雪抛却了之前的矜持,恭恭敬敬地向长风道谢:“谢谢师兄,刚刚确实是师妹的不是,还请师兄能够见谅。”
声明

1.《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当着别人的面玩弄人妻》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