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时间:2021-06-13 01:15:58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碧云实在太会来事了,细雪直觉自己不应该和这个人说太多话。于是借口自己还有东西要收拾,便匆匆离开了碧云的视线。

没想到刚走几步便被身后的碧云追了上来。细雪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回头,正好看见碧云春风满面地迎了上来。细雪微张着嘴问道“师叔,你怎么追上来了?”
“我来帮你呀。”
“啊?”
碧云依旧笑眯眯的,道:“干嘛这么惊讶?你师父就是这么吩咐我的,咱们走吧。”
“谢谢师叔。”
好吧,只能这样了,尽管她并不希望碧云跟着自己,却还是不得不就这样妥协了。
碧云看起来倒还算尽心,主动帮细雪收拾了不少东西,细雪对碧云心里有些感激,但还是没有轻易改变之前对碧云的看法。
“好了,这下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了,谢谢碧云师叔。”细雪拍了拍手,转身给碧云倒了杯水,“碧云师叔,请。”
“啧,真是个好孩子。”碧云接过了水。
“呵呵。”细雪不知道说什么,尴尬地摸了摸头。好在碧云没有多说,只是静静地喝水,细雪觉得这下正好,“碧云师叔,我们何时启程?”
“快了。”碧云笑眯眯的,显然她也很期待这次的旅程。
“师兄,你收的这个小女孩是什么来历?”长风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师兄。观沧海却对此避而不谈:“她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没有什么来历。”
“只怕不是什么普通的小女孩吧。”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观沧海直直地看向长风,目光锐利如箭。长风很少看见观沧海这样,顿时像个哑巴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没事的话你就先下去休息吧,我打算明天下山除妖。除了你,所有人都要去。”
“我?”长风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太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
“为什么啊师兄?”
“你之前一直四处云游,观里需要人留下来看家,我看你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吗?”
长风闭了嘴,既然观沧海都已经开口了,那他也没有推托的必要。不去就不去吧。
“对了师兄,这次只有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吗?会不会太少了?我一个人可不一定能把这里给看好啊。”
观沧海听了长风的话以后静默了片刻,这一次,他之所以做了这样的决定全是因为长风在外逗留的时间长了些,他是抱着想要长风收一下心思的心情说出这些话的。但是他也有些担心,依长风这样风风火火的性子,怕是不能承担起自己交给他的重任。
“要不,你也一起去吧?”观沧海试探着问长风,因为他知道长风刚刚回来,怕是不太愿意再跟着自己出去折腾,但是他远低估了长风的活跃。

 文学

“好啊师兄,那就这样定了,你可不要反悔。”长风看上去很兴奋,观沧海笑着点头,有他看着长风,不怕长风会捅什么娄子。
第二天,观沧海吩咐下去要众人在青云观门口集合,看着门口加上自己只有寥寥的七个人,这其中却并不包括观沧海和那个才来的小师妹,长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问碧云:“师妹,怎么只有咱们几个人在啊?”碧云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一大早醒来就没有看见细雪。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
“这就奇怪了。”长风百思不得其解,目光习惯性地往门里看了看,却看到自家师兄不紧不慢地向这走来,身旁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仔细一看,不是新来的小师妹又是谁?
“他们来啦。”碧云兴奋地冲着长风喊道,长风却并没有理她,而是自顾自走上前,笑着对观沧海说道:“师兄,怎么你来得这样晚?”
“恩?难道你没有发现细雪这孩子今天有什么不同吗?”观沧海没有急着回答长风的话,而是把话题给引到了细雪的身上。
经观沧海这么一说,长风的注意力才重新放到了细雪的身上,重新将其打量一番,长风才发现了细雪今日的不同之处:昨日的两条麻花辫今日已经被盘成了两个小小的发髻。
“噗嗤——师兄,你怎么把她给打扮成了这副鬼样子?”长风有些忍俊不禁,顾细雪的脸色在听到长风的话以后一下子变了,反观观沧海,他不但没有帮她说话,反而也微微一笑,细雪原本以为这是风雨来临之前的前兆,可是见观沧海一副憋笑的样子,细雪便也认命地垂着头任由他们笑了。
“哈哈哈哈,师兄你别憋着啊,想笑就笑。”偏偏有人不识抬举,细雪鼓足勇气,抬起头后瞪了长风一眼,她长得有那么难看吗?居然说她是鬼样子,观沧海给自己盘了发髻以后自己可是亲眼看了的,虽然不是那么好看,但是毕竟是师父亲手弄的,也就这样将就着看吧,反正她自己又看不着。
“咳咳,别笑了。我觉得我的手艺还不错,何况细雪本来就好看,你就别笑了,别笑了。”观沧海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警告了长风一下,长风总算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一丢丢的过分,于是止了笑声,识相地引开了话题:“诶师兄,怎么这会儿还是只有咱们几个人在这?”
长风这么一说,细雪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前听师父说这青云观里的弟子众多,可是现在除开师父和自己,也就只有碧云师叔和长风师兄而已。
“是这样,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留在馆里的人应该多一点好,你和碧云跟来把细雪给照顾好就好,收妖的事情交给我来就好了。”观沧海解释道。
“收妖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长风一听收妖便来了劲头,完全没有注意到观沧海脸上闪过了一抹郁色。
“既然你愿意,那便随我好好地收妖。千万不要因为贪玩坏了大事。”观沧海如是叮嘱道。“知道了知道了。师兄,你就放心吧。孰轻孰重我心里比谁都清楚。”
看长风这么说道,观沧海知道自己不该再多言,因为多言也无用。
“哒哒哒”有脚步声从门里传了出来,众人都心知应该是观中几个应该一同前往的弟子匆匆赶来了。
“既然人已经来齐了,那我们便启程吧。”观沧海没有问那几个弟子为何晚到,只是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叫几个女弟子来代替这几个有些毛躁的小伙子来。两个弟子见师父没有说自己,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麻烦,另一个叫岑源的弟子心里觉得奇怪,但是见另外两个人没有发文,也就暗暗地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一路上,细雪一直跟在观沧海的身边,没有过多地和自己同居一室的碧云多接触,比起同是女娃的碧云,细雪竟意外地觉得自己的师父更有安全感,这一点连她自己也感到意外。不过,好在师父从来没有不欢迎自己的表现。
声明

1.《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