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宝贝你叫出来我就轻一点

时间:2021-06-13 00:50:56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哎,这丫头居然还没醒,看来下的药分量够足啊。”

观主正感叹着,突然怀里的人动了动。“看来是快醒了。”
果然,细雪睁开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到有个陌生男人将自己抱在怀里,当下吓得大叫“你是谁?抱着我干嘛?”
观主手一松,细雪就落在了地面上。细雪气急败坏地骂道“说你呢!我周叔呢?你把他给弄到哪里去了?”
观主无辜地将手一摊,说起来他也是受害者吧?
细雪突然恐惧起来“你该不会是妖怪吧?”在细雪的幼小心灵中,像翠翠那样光鲜亮丽模样好看的人都是妖怪!
观沧海失笑,“我哪里像妖怪?”
“你真不是妖怪?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和翠翠是同一种人。”
观沧海有些好奇,“翠翠是谁?”细雪有点懵,这个问题她也没想过,但是这个人既然问了,她肯定要把能说出来的她知道的都告诉他。
“翠翠是个坏女人,她害死了我爹娘,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她和你一样长得像个妖怪……不过我感觉你可能是个好人。”
观沧海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细雪试探地问问“叔叔你是怎么见到我的?”她明明记得是周叔带她出来的,还带了桐芽一起啊。
观沧海心想迟早也要告诉她真相,于是按照周腾告诉他的如实告诉了细雪。细雪半晌没有说话,她觉得太突然了,明明之前还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模样,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为什么都没通知她一声就把她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观沧海见细雪半天不出声只好问道“你怎么了?”观沧海不问还好,一问细雪就忍不住哭了,眼泪如同珍珠一样一颗颗全落了下来,大有连绵不绝之势。
“别哭了,你哭什么?不是还有我照顾你吗?”观沧海出声安慰,他可不想把这个小孩再给送回去。
细雪揉了揉眼睛,抬眼看观沧海,问道“周叔让你照顾我的吗?”观沧海点了点头,“没错,你周叔还是很疼你的,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长大,教你法术,让你亲手为你死去的爹娘报仇,你说好吗?”
细雪点了点头说好,她也希望自己有一天真有能力可以亲手为爹娘报仇。只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真能照顾好她吗?
“观主,我以后就这样叫你吗?”
观沧海点点头“除了叫我观主你还可以叫我叔叔。”
“观主叔叔,我能这样叫你吗?”
“自然是可以的。”
“那观主叔叔,这观里还有其他师兄师姐吗?”
“青云观内男女都有”
细雪挠挠头,试探地问“那我是这观里年纪最小的吗?我今年十三岁了。”
“青云观里七八岁的都有,看来你还不是最小的。”细雪在心里暗想,既然自己年纪不是最小那应该也不是最得宠的了。
观沧海好像能猜透细雪的心思一般“虽然你不是观里最需要照顾的,但是我和观里的师兄师姐一样会照顾好你。”
细雪总算心安下来了,只是还有些担心那些七八岁的孩子会不会因为自己分走宠爱而心生不满。
观沧海不知道细雪在想什么,只以为她是想通了。
“我会让你和碧云师姐同住,只你们两个人。”
“啊?”
她和另一个人住一间房?这待遇会不会太好了点?细雪连连摆手,观沧海疑惑道“怎么了?你碧云师姐性格温柔,应该能照顾好你。”
“不是说这个,我是觉得这样会不会让青云观的房间不够住?”
青云观的房间会不够住?哈哈,纯属多虑了。
观沧海又笑道“不会的,不然也不会让你们一起住了。你不需要操那么多心。”
“那就好。”细雪点了点头。
观沧海拉起细雪的小手,“走,我带你去找你碧云师姐去。”细雪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抬起头一脸懵懂地问,“观主,在外云游的那些师兄师姐们是不是都忙着捉妖怪呢?”
“嗯。”
“那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们一样呢?”
“这个就要看你自己。”观沧海看着细雪,细雪从观沧海的眼中看到了宠溺。
“我以后一定要像他们一样斩妖除魔,我要当第一个十三岁就能出去斩妖除魔的!”
观沧海忍俊不禁,他没告诉细雪青云观里不缺年少有为的道士,让细雪立下一个目标总比她整日浑浑噩噩度日要好。
“师兄,我回来了!”
细雪抬头一看,一个年轻俊秀的男子咧着一口白牙,阳光下笑得像朵灿烂的太阳花。
这是……师兄吧?
“你怎么回来了?”观沧海有些惊讶,长风喜欢在外云游,已经走了半个月。
长风没有急着先回答师兄的话而是先问道“这丫头是谁啊?哦,别提了。这次我碰上了点麻烦。”
观沧海扭头看了细雪一眼,手又抚上细雪的脑袋。“她是你的师侄。”细雪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可是又觉得自己就这样闪开实在太不给观主面子,便一直僵立着。
长风蹲下来,对着细雪勾勾手指。“师侄,快到师叔这里来。”
细雪:……
“你碰上什么麻烦了?”观沧海的这个师弟虽然功力不及他,但却是有两下子的。一般的妖怪都不是长风的对手。
“京城里闹了挖人心的妖怪,关键是那妖怪不对那些养尊处优的达官贵人下手,却对一些下人下手。搞得人心惶惶。”
“难道你捉不住它吗?”
“它最近没有出现,而且也不知道它下次作案是什么时候,我就先回来了。”
“你是想和我借人手?”
“嗯,如果能遇见在外云游的师姐师兄他们就好了,那样我还能多几个帮手。”
“青云观里加上你这个师侄只有十七个人,怕是不够让你差遣的。”
“没事,我留下了许多符咒在那些富贵人家的家宅里,能抵挡一阵。”长风有些得意。
不料,观沧海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声音依旧不冷不热。
“希望那妖怪不会对普通百姓家下手。”
长风笑不出来了。
“师兄,依你看应该怎么办?”
“师叔,我觉得你可以多找几个人等在那几家贵人家里。”
守株待兔?
长风有些欣喜“这个主意不错,小师侄,你继续说。”
“额……”细雪仰头看着长风的笑脸明晃晃的在太阳底下居然有些刺眼,忍不住把头转向别处。
“容我想想……”
哎呀,怎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细雪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耳畔突然飘来了观沧海的声音。
“不如我们一起下山吧。”
“啊?就我们三个人吗?”长风疑道。
“所有人下山。”
“这样行吗?万一有妖怪把我们的家给弄坏了怎么办?”细雪担心青云观的人走了以后,会有一帮妖怪来袭,她可不能让自己的新家让那帮妖怪给毁了。
观沧海失笑,这孩子还是太缺乏安全感了。“不会的。大不了我们再建一个。”
“真的吗?”

 文学

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细雪在心里默叹:财大气粗,财大气粗啊。
“我带你师侄去碧云那里了。”观沧海说罢转身将细雪带走了。
细雪心里万分期待下山的路途,她只要一想到她和这么多人一起下山就开心,关键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利益同家人还有桐芽家人以外的人相连。
这种感觉,相当美好。
“观主,我应该叫你什么?”
“长风是我师弟,我让他叫你师侄,你当然要叫我师父了。”
“啊?奥”她没想到自己会成为青云观的弟子,即使是,她还以为自己会成为长风的弟子呢。
“到了”观沧海站定,道“这就是你碧云师姐的房间。”
细雪有点好奇,碧云的房间观沧海怎么会知道在哪?莫非这青云观里每个人的房间他都知道在哪里?嗯,应该是这样。
“师父,我要自己进去吗?”
观沧海摆手,“你不必管”观沧海把碧云叫了出来。
“师兄?诶,这是哪里来的小孩,长得真可爱。”
碧云的一番夸赞让细雪心生好感,殊不知碧云在暴露真正面目后有多骇人。
观沧海抚摸着细雪的头“这是我新收的徒弟,也是你师侄。细雪,这是你师叔。”
“是,师叔你好。”
“碧云,以后你们俩同住,要照顾好你师侄。”
观沧海的话让碧云心里不满,但是她可不能表现出来。
“师兄,把她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细雪看了一眼碧云,这个人很会说话,但是能不能做到说的话就不一定了。
观沧海点点头,说道“有劳你了。”
观沧海看了细雪一眼,飘然而去。碧云师姐将细雪带进屋里攀谈起来。
“你的名字叫细雪?我觉得挺好听的。”
“呵呵,谢谢。”
“你家是哪里的?”
碧云的这个问题,让细雪有些犯难。
“……潘家沟的。”
“潘家沟?那是什么地方?”碧云故作惊讶。
细雪闷闷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一个小山村,我不知道它具体在哪,因为如果我自己回去我是绝对找不到路的。”
“你是第一次离家?”
“对。”
细雪从内心觉得无力,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离家好啊,我就是为了历练自己才离开家的。”
细雪没法接话,她不想把自己丧失双亲的事情到处跟人说,也无法把这些当作靠近一个人,与人亲近的手段。
碧云看出了细雪的不对劲,问道“你怎么了?神不守舍的。”
细雪摆摆手,闲扯道“没什么。碧云师叔你家是哪里的?”
“京城。”
“哦。”原来是繁华地段。
“我跟你说哦,我家那里好吃的东西可多了。”碧云一提起自己的家乡,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细雪点点头,她记得这次下山也是要去京城吧?
“对了,这次我们下山去京城正好有机会可以重温那些美味。”碧云一副小女孩的模样。
提到吃的,细雪也兴奋了起来。
细雪本想问师父有没有足够的银两让他们尝尝鲜,但是觉得师父性格凉薄,还是直接问自己面前这个人好了。
“碧云师叔,你说师父他有没有足够的银两让我们吃吃喝喝啊?”
碧云脸上换上了一抹愁绪。
“师兄虽然有钱,可是那也是他拿命换来的,我们还是别太随意的好。”
细雪点点头,她怎么就忘了修道之人的财产来源有限,都是用毕生所学拼出来的呢?
“对了,这不是有你在吗?师兄这么宠你,肯定会让你吃够喝够的。唉,师兄他都没对我们这么好过呢。你可真幸运。”
细雪汗颜,这个女人的思维还真是活跃啊。
细雪已经没有了和这女人聊天的兴致,碧云接下来说的话她虽然也认真听了,可是也都当做耳旁风,随便敷衍几句了事。几个回合下来,细雪对这个女人的好感已经去了十之五六。
声明

1.《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宝贝你叫出来我就轻一点》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