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把按摩棒含着别掉出来了男人j

时间:2021-06-13 00:18:14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门卫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儿,一边给火盆添炭一边没口子地跟李心兰夸凌少乾:

“你是小凌的婶子?小凌这小伙子真是好样的,我这条命就是他救的,不然我前些年就在清河里淹死了。
那时小凌还在县一中读书呢,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我就说了,这小伙子又读得书,又有一副热心肠,以后肯定是个有出息的。
这一晃几年都没在城里看到他了,是不是读大学去了?”
李心兰都还不知道有这回事,想想也知道这孩子当时肯定是怕她担心,所以把事情瞒下来了。
但有人夸凌少乾,李心兰还是很高兴的:“阿乾后来参军去了,在部队里也干得很好,现在已经是连长了。”
门卫大爷听了也挺乐呵:“老话说得好啊,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我瞧着吧,以后小凌还要有大出息的。”
“借你吉言了。不过有出息没出息的,我们也不求,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好……”
有地方坐,有火烤,听着李心兰和门卫大爷的唠嗑,安幼楠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打起了瞌睡。
凌少乾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安幼楠坐在火盆边上,头一点一点的,跟以前他同学家里养的一只猫儿一样——
那只猫儿因为太瞌睡了,不小心被烧掉了一小块尾巴毛,从此得了个“秃尾巴”的绰号。
要是这丑丫头不小心烧着她那头枯草头发……啧,那肯定更丑了!
见安幼楠的小脑袋又点了下来,凌少乾毫不犹豫地就伸手拉住了她的马尾:“醒醒,别做梦了!”
安幼楠头发一紧,醒了过来,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软软地“嗯?”了一声。
声音稚嫩又柔软,像一片新软的绒毛,轻轻扬扬地落到心尖上,带来若有似无的一丝痒。
凌少乾别开眼,触炭似地松了手:“醒了,我找到房子了,我们现在就搬过去。”
安幼楠“哦”了一声,急忙起身背起了背篓,跟门卫大爷道了谢,跟在李心兰后面走了出来。
凌少乾走在最前面,忍不住回头悄悄瞥了她一眼。
安幼楠那双又大又黑的杏眼已经不再水色迷蒙,而是回复了一贯的清明澄澈。
见凌少乾看向自己,安幼楠眨了眨眼:“怎么了?”
凌少乾心里隐约拂过一丝失落,板着脸轻咳了一声:“磨磨蹭蹭的。”
她哪里磨蹭了,凌狗子这是打算没事儿找事了?
安幼楠的眉梢还没竖起来,手里提的一只竹篮子就被凌少乾劈手夺了过去:“走了,跟上!”
这人——
竹篮子的提手硌手,安幼楠之前放下的时候,手指都被硌出深深的印痕了。
她怕李心兰操心,是斜在背后轻轻甩了甩手的,没想到凌少乾还注意到了这个,明明是好心,偏还要……
瞪了眼凌少乾几乎被大大小小的行李包埋没的背影,安幼楠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哼,别扭个什么劲儿!”
见李心兰也在抿着嘴笑,凌少乾耳朵有些微红,想故作凶恶地唬安幼楠一下,没想到回头正对上了她的笑容。
笑容很轻,却像久日阴霾的天空中云层突破,天光乍泄,洒下一线阳光,照亮了人心。
凌少乾觉得自己一定还被耀花眼了,居然觉得这丑丫头这时候看起来还挺顺眼……
手上没提重物,安幼楠三两步就追了上来:“凌少乾,这么快你就又找着房子了?是什么样的啊?”
“跟刚才的那地方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凌少乾有意放缓了脚步,让安幼楠不用赶得太吃力。
“那房子……不便宜吧?”
见安幼楠有些担心,凌少乾下巴点了点自己随身带着的一只挎包:“喏,你打开看看。”
安幼楠疑惑地拉开那只挎包的拉链,“哇”了一声,又飞快地把拉链给拉上了,冲他竖了个大拇指:“你真行!”
跟在后面的李心兰笑着问了一声:“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呢?”
凌少乾笑而不语,安幼楠则嘻嘻哈哈地卖关子:“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新找的地方很快就到了,是位于临河街道的一处平房院子。
街道青石铺路,临河的一侧沿街种了不少槐树。院子正处在街道中段,老式的青砖上爬满了青苔,四季常青的蔷薇调皮越过院墙,垂了三两枝条下来。
还没进门,安幼楠就喜欢上了这个院子。
没等凌少乾上前拍门,大门就从里面打开,很明显里面的人听到脚步声,已经有些等不及。
开门的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见凌少乾背着一大堆行李过来了,脸上很有些局促:“小凌,你看这事……”
不等他说完,旁边站着的一个年纪更大些、眼珠子很灵活的男子就接了话:
“你就是小凌是吧,是这样的,老杜这房子呢不租你了,我们打算买了。
你看,老杜他是打算要出国的,这常年在外的,租金啊管理啊,这些都不太顾得上。
委托亲戚朋友帮忙是帮忙,麻烦别人不说,万一别人收了租金先用了,老杜还能坐飞机再从国外跑回来理这事?
那多不划算,还不如直接卖了来的撇脱,你说是不是?”
见凌少乾想说话,那人连忙一摆手:“你不用说,我知道我知道。
老杜之前是答应把房子租给你了,不就是20块钱订金吗,这订金他还你就是了,这事儿就不作数了。
又没有签合同签协议的,你也要体谅体谅老杜,出国了哪儿哪儿都要钱,我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也给老杜解决了后顾之忧不是?”
遇到这种情况,安幼楠真有些生气:“杜叔叔,你怎么能这么没有契约精神!”
到底是自己反悔违约,杜成昆扶了扶眼镜框,很是有些不好意思:
“之前是想租,好歹留个念想,租金委托朋友帮收着,隔个半年一年的给我汇一次款。
后来想想,这么租还是有些麻烦,我就想干脆一次性卖了算了……”
凌少乾之前问了人找到杜成昆的时候,他都是说的租,这才一个小时不到就改了主意,很明显是旁边这个眼珠子灵活的男子说得他改了主意。
凌少乾打量了一眼那人:“你花多少钱买的?”
那人打着哈哈:“小凌啊,这是各人的私事吧……”
“杜哥,他出多少价?我再加200块,这房子我买了。”
凌少乾这话一放出来,院子里的其他人都呆住,安幼楠却是眼睛一亮:刚才凌少乾让她看的那只挎包,装了整整一挎包的钱,既然房主想卖,那她们也能买啊!

 文学

87年县城里很少有买卖房屋的,住房是紧张,很多一家三口就挤在十几个平方的房间里,不是不想住大房子,实在是手里没钱,买不起!
能买房子的,在县城里确实是凤毛麟角了。
所以杜成昆一开头就没往那边想,再加上心里也确实有些舍不得,就只想着把房子租出去。
凌少乾一来求租,杜成昆谈好了租金就答应了,没想到凌少乾前脚才走,后脚徐爱国就跑过来说要买房子。
杜成昆一开始没答应,说是已经应了凌少乾那边了,徐爱国左说右说的,还是说动了人,答应把房子卖给他了。
本来以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的事,结果凌少乾也说要买——
杜成昆一下子呆住了。
徐爱国顿时急了:“嗳,我说你这人,你怎么能这样呢?”
凌少乾没理会徐爱国,他从谈好租金到背行李过来,总共也不到一个小时。
这么短的时间内徐爱国要说服杜成昆改变主意就已经很紧张了,应该没来得及签合同。
“杜哥,你和这位同志还没签合同协议吧?”
杜成昆愣愣摇了摇头:“还没签,我跟老徐说了,要等你过来,跟你说好了把这订金退给你了再签……”
所以刚才徐爱国才那么积极,一口把说退凌少乾这事接过来。
他这么一说,凌少乾就笑了:“老徐是吧,这房子呢我也可以不租,直接买。
你之前不就是跟杜哥有个口头的说法而已,这口头的不作数的。”
徐爱国气忿忿的:“都说好了的,怎么能不作数?”
凌少乾一摊手:“我都还交了定金呢,你刚不还是说让他还我就算了?
老徐同志,你看杜哥也是急着出国要用钱,你也要体谅体谅杜哥,如果真想买,我们两人可以公平竞价嘛。”
徐爱国刚才说的话,还没过两分钟,就被凌少乾全还回来了,还堵得他没法说个“不”字。
杜成昆就是个书呆子,徐爱国把价压得低,在价钱上是占了大便宜的。
听了凌少乾的话,徐爱国一咬牙就要再出价,安幼楠先喊了出来:“等等!”然后把凌少乾的挎包拿了过来。
“为了防止有人故意抬价,把对方挤走,后面又逼着卖家降价,我建议,先把保证金码这儿,说到多少价,当场就以多少价买下!杜叔叔,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你觉得怎么样?”
话一放出来,安幼楠自己先从那只挎包里掏了一摞大团结出来。
第四套人民币这时候还没有发行,市面上流通的依然是第三套人民币,最大的面值就是十块钱的大团结。
灰蓝色的大团结整整齐齐叠成一摞,直接这么拿出来,还是很有些镇人的。
何况安幼楠还拿的不只是一摞,手一伸进去,又掏出了一摞,接着又是一摞……
李心兰刚要阻拦,被凌少乾微笑着拉住了:“婶,让小楠来!”
一摞一百张,就是一千块钱,安幼楠取了四摞码在院子里的那张石桌上。
八十年代万元户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存在,四千元,差不多是半个万元户了,还是码的现金。
杜成昆是书呆不是蠢,安幼楠这法子明显对他有利,卖了直接拿现钱,办完手续他就可以走人。
安幼楠第一摞大团结码出来,杜成昆就忙不迭地点头了:
“小姑娘说得对。老徐,你想买,小凌这边也想买,你们本来也都是前后脚,还是竞个价吧,这样公平些。”
公平个屁!
徐爱国气都粗了几分。
如果不是凌少乾和这莽头莽脑的黄毛丫头插了这一杠子,他跟杜成昆这个书呆子谈的价是2800元!
院子是有两百来个平方,可是不能住人的地方,这时候值什么钱?
院子里的房子只有60来个平米,而且还是建国前就修建的,现在已经老旧。
徐爱国就拿房子的面积跟杜成昆谈价,左一忽悠,右一嫌弃的,杜成昆就答应了下来。
凌少乾这几个人一来,徐爱国要多花多少钱?
87年全国商品房的均价是408元/平方米,但是那是被京都500元每平的价格给平均上去的。
像这儿十八线的小县城,这种老旧平房算50块钱一平的价格也说得过去。
一般城镇居民谁会买房?
一来没那方面的大额资金预算,二来居民大多是有单位的,大家都眼巴巴地等着单位分不要钱的房子呢。
徐爱国是手里有点钱,家里儿子又多,二儿子赶着要结婚,等不及单位分房,所以才想买。
再算刚需,家庭的经济条件也只允许他把预算打到3000块。
本来故意忽略了院子的面积,一口价跟杜成昆谈到了2800,徐爱国心里还窃喜了一阵,计划着把剩下的200块正好拿来拾掇房子——
这一下如意算盘全被凌少乾和安幼楠给毁了。
凌少乾之前就说在他的价格上再加两百,他还能怎么加?
再往上也加上两百?
3200,他不是拿不出来,是一下子比原来要多花四百元,他心里揪得疼。
想把价格杠上去让对方好好出一回血吧,他一下子还真拿不出这么多保证金。
而且安幼楠一下子拿出了四千块现金,谁知道她们身上还有没有存折,存折上面还有多少?
谁也不是傻的,能让他在这里空口喊价?
徐爱国半天不吭声,安幼楠还贴心地问了一句:“徐老叔,你是不是要回家取现金?你放心,我们就在这儿等着你。”
取个屁啊!徐爱国又不是毛头小子受人激,拼不起这钱不说,最主要的是划不来!
不甘心啊!
可是不甘心也没办法!
徐爱国咬着牙瞪着那4摞大团结,恨恨地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你钱多了不起啊!”
认怂就老老实实认怂呗,说酸话有什么意思?一个大男人,活了这么些岁数了,还恁看不清!
安幼楠可不惯着这种人,笑着随手拿起一摞钱在脸边扇了扇:“不好意思哦,钱多就是了不起!
这不,这钱砸出去,这房子就能归我们,这感觉挺爽的,要不老叔你也砸钱出来试试?”
南霸天都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扇风的钞票哗哗地响,徐爱国觉得像一个个巴掌拍下来似的,脸上火辣辣的,铁青着脸掉头就走了。
安幼楠轻哼了一声,把钱重新放好了,偷偷朝凌少乾投过去一瞥:这种拿钱砸人的土豪戏码,她喜欢!

 

声明

1.《夜夜春宵老扒40部分,把按摩棒含着别掉出来了男人j》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