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被几十个男人下药绑着玩,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

时间:2021-06-11 01:31:20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乔语嫣摸着拳,深吸一口气,看上去是在强迫自己冷静。

姐,我看得出来你是怕我跟你抢九爷,但你编出这种理由也太荒唐了吧,爸妈是跳楼自杀,哥哥是欠高利贷被害,你又不知所踪,要不是九爷撑起公司,公司早就被蚕食掉了
“你别把我当成小孩子欺骗,我只是对九爷感恩又不是要跟你抢九爷,你犯得着这么防着我吗?
“语嫣
“好了你别说了,我还有作业,你和昊妈聊吧说着乔语嫣快步上了楼,留下养芮薇木头似的看着她背影大小姐,你也看到了,二小姐根本不容许别人说九爷不好。”吴妈又叹气。
乔芮薇回神,讽刺的苦笑,“她居然感激自己的仇人,看来当年洪水不仅把她人冲走了,还把脑子也起冲走了。
知道妹妹是不会再搭理自己,乔芮薇拒绝了吴妈留她吃饭的请求,去了华项阳的诊所对于她能获得自由华项阳好像并不意外,给她泡了杯苦养茶,姑娘家很少有喜欢这个茶的,她喜欢
“项阳,我之前拜托你去看看菁青你去了吗?
“每个月探监日我都会去,而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再有一个月青青就出狱了。
芮薇很惊讶,“不是判了五年吗?
因为表现良好,所以提前出狱那太好了感到欣喜的同时乔芮薇又不禁难过这四年青菁肯定吃了不少苦,我还记得最后一次去看她她瘦了很多
那里面哪有不受苦的,好在生活又能重新开始了
“重新开始?”乔芮薇冷笑,“那也得有人不找麻烦才行。
华项阳默了默,开口,“薇薇,你已经不是乔家大小姐了,别再惹祸上身,要不是厉寒…
“你是想说要不是荆厉寒保护我,我阜死了?
乔芮薇打断华项阳的话,嘲弄地轻嗤一声。
你以为我会感激他吗?他本来就跟姓柯的不对付,他帮我只是不想让姓柯的称心如意而已荆厉寒会对她那么好心?这话本身就很好笑项阳无奈,“你怎么总把厉寒对你的好意扭曲了,薇薇,你以前很善解人意的未经他人痛苦,就莫劝他人大度,项阳,如果你知道我那两年都经历了什么,你就不会在这说风凉话乔芮薇冷漠地看着华项阳,华项阳被怼的一时语塞。
他确实不是很淸楚当年的事,只听昊妈隐晦地提起薇薇被荆厉寒囚禁过,还被送去过精神病医院。
但他只是想他们都好他微叹,“说真的,你们新婚燕尔那一年我很羡慕,那时候你们多恩爱,只是厉寒的占有欲强了些。
后来我被老爷子赶出囯流放两年,回来时乔家已经一败涂地,我去找你和厉寒了解情况,就看见你们商婚那一幕。
“当时你咬牙切齿地诅咒厉寒,然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了家。目此厉寒整日酗酒也不吃饭,他以为你走投无路一定会回来找他,直到你彻底失踪,他也疯了够了项阳乔芮薇腾地站起来,不想再听华项阳给荆厉寒开脱。
吸一口气,压下胸腔靦滚的浪
既然你的心选择在荆厉寒那边,那我们也不再是朋友了,语罢,乔芮薇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离开项阳诊所,乔芮薇内心很是悲哀,妹妹执迷不悟,她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
想到明天开始就要和仇人住在一起,她掉头去了云城最大的娛乐场所—一夜飞歌。
进入夜飞歌一派奢磨景象,舞池里灯光炫动,男男女女疯狂摇旯。
在吧台坐下要了一杯酒,眼睛有意无意地巡视四周,寻找她今晚的猎物。
乔芮薇今天一袭白裙很显纯洁,尤其她天生丽质,从进门就有人注意到了她美女,看着你有点面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一个穿着贵气,长相清隽的男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乔芮薇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拿起酒杯慢慢啜饮。
男人也不尴尬,自以为很风流地笑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陆,是这里的老板闻言,乔芮薇水眸微凝,姓陆,这里的老板?
她终于拿正眼看他,“陆靖宇?
呦,你知道我?
陆靖宇有点惊喜,被美女知道名字是很开心的事乔芮薇嗤之以鼻,“能开得起夜飞歌的陆家,就只有云城四大豪门之一的陆家,而在那个陆家里最不正经的也就是二少陆靖宇,这不是明摆着陆靖宇还是头一次被人用“最不正经”这四个字形容,心情有点古怪。
生气吧又不像,可也说不上太好。
“你很大胆,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吗?”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乔芮薇将酒杯往吧台上一墩,一字一顿,“乔,芮,薇乔芮薇?
陆靖宇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他双手下意识想捂屁股,时隔这么多年那里的痛楚犹然还在是南城乔家……的乔芮薇?
“嗯哼!
不然还能有哪个乔芮薇,知道他陆二公子不正经?
陆靖宇一脸菜色,忍不住吞了囗水难怪他一看见她就觉得眼熟往事不堪回首,天知道从小学到初中他的屁股被这死丫头踹过多少回,上高中为了躲她,他都宁愿跑到国外去流浪,直到去年才回来。
乔芮薇,你不是死了吗?
你才死了呢乔芮薇蹬他一眼,继续喝酒。
陆靖宇忙又坐好,挠了挠头,“真的,他们说你从精神病院出来就死了,我今年还去给你扫墓来着,但是没找到你的墓在哪儿。
我没死哪来的墓说完她眼底一黯。
死了也可能没有墓,比如她哥哥。
“怎么会呢,咱们同学一场,你家里的变故我也挺同情你的。
那能不能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帮我一个忙?
乔芮薇粉唇一勾,坏坏地看着他。
靖宇立马双手抱在胸前,满脸戒备—
“不会你家破产了你想让我包养你吧,我跟你说,咱俩做那事儿我怕我立不起来。
神经病啊你乔芮薇手比脑子快,一杯酒全泼在陆靖宇脸上陆靖宇抹了把脸还挺庆幸,“不是就好,要不然我妈让我传宗接代的愿望恐怕要落空了

 文学

“那你让我帮什么?
乔芮薇勾勾手指,两人的脸贴近了些你给我弄点药。
什么药?
“就是你们这里常用的药,要最烈的。
陆靖宇嘴角抽了抽,有点害怕,“姑奶奶,你想给谁用啊,不会弄出人命吧?
你驯不动的,那还能是小狼狗吗,怕是大野狼吧。
可不就是一头豺狼,乔芮薇勾着红唇,笑意有点冷
“差不多。
不远处,殊不知一双犀利的眼正焚烧着怒焰,直直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个人。
荆厉寒周身寒气肆虐,大拿倏地收紧捏出清脆的咔咔声。
她说要自由,自由就是出来勾搭野汉子?
感受着九爷冰封千里的寒气,秦风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立都是天意啊,九爷明明该在家养伤的,也不知接了谁的电话就来了这里好死不死又看到了这一幕,这回又有人要遭殃了那边乔芮薇松开陆靖宇,陆靖宇冲她抛了个媚眼,然后下了转椅离乔芮薇笑笑,收回视线继续自斟自饮荆厉寒正要过去,手机突然震动,他看了眼,接听荆九,你怎么还没来啊?”
已经到了。
视线又落到那个白色倩影身上。
那你快点,就等你了。
语罢收了电话又有男人过去搭讪,乔芮薇直接从包里掏出一把锋利的瑞士刀把玩,男人悻悻地走了在这里看着她,有什么意外,我扒了你的皮。
秦冈一个寒噤,忙应,“是,九爷
荆厉寒刚推开门,一枚闪亮的东西就朝他飞了过来他侧头一躲,指缝堪堪将那东西夹住。
是一把菱形飞镖荆九,你的反应怎么慢了呀。
包厢里三个人,两男一女刚说话的黄毛寸头唐宇正呵呵笑凤岚妩媚的大眼,拂过诧异,“荆九,你受伤了?
唐宇捏着另一把飞镖又跃跃欲试,听到这话陡然收回动作。
“不是吧,还有人能伤了你?
“小伤。”荆厉寒道。
苏扬抿酒轻笑,“死要面子。
荆厉寒漫不经心地在真皮沙发上坐下,唐宇给他倒了一杯酒。
“你来晚了,先罚三杯唐五,他受伤了不能喝酒。”凤岚轻斥唐宇耸肩,“又死不了,咱们难得聚一回,苏七你说是不?
苏扬笑,“你别闹了,荆九看着伤的不轻。
荆厉寒挡掉唐宇的酒杯,“确实喝不了,不想我如年纪轻轻守寡个人皆是一愣
“你找到她了?”凤岚问荆厉寒点头:“是的三姐。
现在不行,下次吧。
切,还惹着,真不够意思。
苏扬扬唇,酒杯撞了唐宇的酒杯一下,“早晚能看见的,你着什么急?
我不是好奇嘛。
太好奇了容易挨猫挠,你要不好奇能让野猫给挠了?
凤岚打趣。
唐宇立刻急了
“我早晚会遠住那只小野猫的,我让她跪着叫爷爷。
就着这只挠人的小野猫,几个人以唐宇为中心开了话题陆靖宇给乔芮薇弄了一包药,挺不放心地交绐她。
“薇薇,你可真不要弄出人命啊,人生还很美好,你也不要自暴自弃乔芮薇将药装进包里,拍拍他的肩,“谢了不等陆靖宇说什么,乔芮薇已经起身走了出去老板,她还没结账呢。”酒保指着乔芮薇背影说。
陆靖宇蹬他,“结什么账,那是我老铁,以后她来都不许要钱。
十来张百元大钞拍在吧台上秦风笑容不达眼底,“这是刚才那位小姐的酒钱,陆先生,我家九爷想跟您聊聊。
声明

1.《被几十个男人下药绑着玩,高挑人妻无奈张开腿》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