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

时间:2021-06-11 00:54:44 来源:投稿 栏目:问答

 “语嫣,你爱吃的糖醋小排,喏,多吃一点。

“姐,我已经不爱吃糖醋小排了,你吃吧乔语嫣又将乔芮薇夹过来的糖醋小排送去她碗里。
乔芮薇笑笑,信了她的话。
“九爷,这是你爱吃的烧脆骨。
语嫣羞答答夹了烧脆骨放到荆厉寒碗中,水润的桃花眼星光熖熠荆厉寒不做声,筷子慢条斯理夹起烧脆骨放进口中,空气中响起嚼脆骨的轻微的吱声九爷,还有盐水鸡你也吃点,你最近都瘦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九爷,那个流氓也太没有人性了,怎么可以对你下这么重的手。”
九爷,我们字校好多人都把你当偶像,她们可羡慕我了。
乔芮薇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这跟她想象的重逢很不一样。
她想跟妺妺说说话,妺妺眼里好像完全没有她,肯定昰荆厉淾欺骗语嫣情窦初开忍着胸囗的闷气,乔芮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吃完这顿饭的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们回去了荆厉寒拉着乔芮薇胳膊要走,被她挣了开我今晚要住这儿。
这里是她的家,她已经很久没在家里住过,今晚不想走。
荆厉寒眉宇压下一抹阴沉,什么时候他的决定轮到被别人左右了?
“回家!
他的态度,毋庸置疑乔芮薇咬了咬唇,凶巴巴的眼神就像一只暴躁的小老虎。
“我现在就剩语嫣一个亲人,我想和她多呆一会儿都不行吗,荆厉寒,你不要太过分。”
就剩一个亲人?
当他是死的了?
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你再说第四遍我的决定也一样,我、要、住、下。
两人对峙,势同水火,周围似乎有无数因子在嘭嘭炸裂。
荆厉寒的脸色越发明暗,一把扯过乔芮薇路将人提起真这么想留下?
目光对视,阴鸷的气息喷洒在她鼻尖上,又凑近她耳边用仅能两个人听见的声双飞吗?
乔芮薇双眼怒红,恨恨地瞪着这个落兽。
无耻他松开她,勾唇一笑,浓黑的眉肆意微挑,“好吧,既然荆太太想在家里住一宿,那就…….
养芮薇厉声打断他的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们回家
语罢,长臂紧紧箍着愤怒的小老虎肩膀往外走。
看着两人上车,尾灯渐渐消失在夜幕中,乔语嫣咬着唇,摸紧了垂在身侧的手。
路上乔芮薇怒火难平,车刚停下她就扯开安全带下车,“嘭”一声摔上车门车内温度急剧下降,秦风不回头也能猜到自家爷那裹挟风暴的脸他已经听到了后座磨牙的声音,吓得浑身汗毛倒立,瑟缩着尽量降低存在感进门乔芮薇视线在客厅巡视一圈,看到客厅果盘里的水果刀,走过去藏在了袖口里。
这个恶魔一天不死,她们姐妹早晚都得毁在他手荆厉寒进来没看见那女人的身影,秦管家过来躬下身对他说了什么
“哼,果然是长能耐了。
荆厉寒垂眸冷嗤,挥了下手,秦管家便退了下去我倒要看看你能耐到了什么地步说着,也阔步上了楼。
可是等了半天,荆厉寒也没有回来。
她原本湃的杀心抵不住困倦疲惫,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身侧的床場陷下去,然后身上压下一座巨山熟悉的气息钻进口中,她猛然惊醒,房间昏沉,眼前是一双猎豹般的眼睛。
乔芮薇没有挣扎,反而勾住男人的脖子热切回应,周围的温度急剧上升副来夏去,乔芮薇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汹涌的涛浪中起起伏伏。
她的手缓缓伸到枕头下,指尖摸到了刀柄。
激烈的浪潮来的猝不及防,就在孿顶的时候她的手腕被紧紧按住。
荆厉寒不禁低吼出声。
同时乔芮薇脑海也炸开一道白光,忘了所有。
涛浪静止荆厉寒缓缓趴在乔芮薇身上,气息不稳,大掌顺着女人的手腕摸到了藏在枕头下的水果刀。
乔芮薇心脏咯噔一下,火热的身体骤然发冷,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就这么个小东西你也想谋杀亲夫?芮儿,你太天真了之前那声芮儿是他动情时喊的,宛若她是他心头至宝。
这一声芮儿带着讽剌,裹着冰霜,嘲弄她的异想天开总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真就这么想要我死?
你明知故问。

 文学

黑暗中两个人都炯炯看着对方,也是黑暗掩盖了太多情绪。
荆厉寒翻身而起,手里的水果刀“咻”地飞了出去,钉在墙壁的画框上。
他起身去了浴室,没扔下一句话。
乔芮薇坐起来,盯着浴室的门,有些猜不透他居然没有发火很快浴室的门又打开,男人卷着一身水和冷气到床边,铁指钳住她的下巴,力道大的恨不能将她的骨头看吧,就说他不可能不发火
“想要我死是吗?
他一字一顿咬碎了吐出来
“好啊,那在我死之前,我一定先让你生不如死乔芮薇脊背一寒,“你要干什么?
呵,害怕了?你会知道的。
看她还会害怕,荆厉寒心头的怒火稍稍降下,继续将澡洗完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声,他走了一连两天荆厉寒都没有回来,养芮薇寝食不安她再一次像只鸟儿一样被荆厉寒囚禁,每次想要出去都会被庄园门口的保镖绐请回来。
她想见妹妹乔语嫣,她一定要让语嫣离荆厉寒远一点太太,吃饭了。”佣人走到乔芮薇身后躬身道。
荆厉寒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佣人摇头:“九爷没有交代,我不知道你给他打电话,说我要见他佣人被吓到,脑袋摇的更欢,“我不敢乔芮薇朝她伸出手,“那你把电话拿来,我自己打
“太太,您不要为难我了,九爷会打死我的。
小女佣吓得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乔芮薇气的磨牙,她可不想再把三年三十年的光阴禁锢在这个庄园里荆厉寒不是想要报复她折磨她吗,那他肯定不会让她死的。
我不吃了。
乔芮薇回了房间,锁上门,挪过两个柜子将门顶住,之后又打开窗户,在外卧放了一把火。
看着火苗越烧越烈,她进了里卧到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卫生间隔音,很安静。
但她知道外面此刻一定热闹得很。
声明

1.《看来昨晚的惩罚还不够,双手绑在床头调教乳尖》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