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在英语课上用J插英语课代表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时间:2022-12-15 11:24:23 来源:投稿 栏目:手抄报

 秦鹏笑了笑,随意拱手道:“原来姑娘是李天帝的后人,幸会幸会。”嘴上说着幸会,但是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摆明了就是敷衍,根本不信李菲菲的身份。
  李菲菲什么时候被人质疑过,尤其在对面的英俊少年前面,她一万个不愿意被人当成骗子,生气道:“你过来,跟本姑娘走一趟!”
  她霸道地下命令,自己往前走,还不忘回头瞪一眼秦鹏,意思是还不赶紧跟上?
  秦鹏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在李菲菲的无声威胁下,只好乖乖跟在了对方的屁股后面走着。
  二人一路走过长堤,并没有人认出秦鹏。
  自从秦鹏得到魔门上层的认可后,魔门也发了力,针对大江盟曾经手动绘制的秦鹏的画像,进行了大范围歪曲和混淆,在魔门恐怖的铺散下,已经覆盖了之前的画像。
  何况这年头的笔墨画,重意不重形,即便是大江盟原本的画像,与秦鹏本人也有着一些差距,属于勉强能认出来的范畴。
  加上九阳无极功的强大影响,秦鹏的气质与过去大为不同,相貌亦随着年龄增长发生了细微变化,与初版画像已经截然不同了。
  走街串巷之后,二人走入了一间民宅之内。
  早就感应到二人的逼近,几个人走了出来,为首之人是一名山羊胡老者,一对三角眼隐现精芒。
  李菲菲看见对方,跑过去喊道:“曾老伯,你们怎么都出来了?”
  曾劲扫了一眼秦鹏,对李菲菲笑道:“孙小姐,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
  李菲菲将曾劲拉到一旁,飞快瞥了瞥秦鹏,神秘兮兮地低声道:“曾老伯,我用逍遥真功测试过,这小子内功雄浑,自咱们走下逍遥峰的一路所见,那些所谓的江湖俊杰根本比不过他,这小子扮猪吃虎,没准是龙榜前五级别的高手哩。
  爹不是让咱们注意观察江湖中的良材美质,如有必要,可以想办法带回逍遥峰吗?这小子不错。”
  敢情这小小丫头套路颇深,她知道秦鹏在演戏,所以将错就错,想办法把秦鹏诓到了这里。有曾老伯等一干高手在,李菲菲有恃无恐,彻底不怕了。
  曾劲笑了笑:“逍遥真功能洞悉一切奥秘,孙小姐天赋异禀,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不会有差错。
  孙小姐,你先带人下去吧,如今的江湖不比当年了。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比一个狂,不用点手段,他们是不会屈服的。”
  李菲菲极为得意地朝秦鹏看去,琼鼻中发出一声冷哼,仿佛再说,让你敢耍本小姐,现在尝到甜头了吧!
  不过临走前,李菲菲还是吩咐了一句:“曾老伯,你下手轻点啊,务必要让那小子心服口服,别到时候人去了逍遥峰,心还留在外面。”
  曾劲点点头,李菲菲就领着一群人退走了,院中很快只剩下秦鹏和曾劲二人面对面。
  曾劲赞道:“不愧是魔门委以重任的后起之秀,秦鹏秦公子,久仰了。”
  秦鹏心中着实惊了一下,但却没有过于慌张,好整以暇问道:“老伯认识我?”
  “哈哈哈……”曾劲道:“当初剑仙子堵门,秦公子与日宗圣子大战之时,老夫恰好就混在人群中,是以见过公子真面。”
  秦鹏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一直在暗中保护我那二弟白仲羽。当时我二弟既然出现了,你自然也在不远处。”
  白仲羽的两大绝世神功,皆来自于雷霆帝君,而逍遥峰又是雷霆帝君的后人隐居之地,有些事就一目了然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白仲羽能安然在江湖中闯荡那么久,要不是有神秘力量保护他,他怕是早就遭了毒手。
  秦鹏之所以愿意耐着性子陪李菲菲演戏,其实就是想顺藤摸瓜,找到逍遥峰在临安城的主事者。
  曾劲突然道:“说起来,秦公子与我逍遥峰也颇有缘分。”
  “哦,此话从何说起?”
  “秦公子大概不知道,我逍遥峰第二代先祖,曾经创过一门剑法,他认为,一个人活在浊世,若想真正逍遥自在,无拘无束,那么必须要有超脱一切的力量,如同皇道高高在上,于是他将此剑法命名为皇道九剑!”
  秦鹏:“……”
  曾劲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扔给了秦鹏:“秦公子得到的皇道九剑,应该只是流传出去的残篇。秦公子不妨按照此册练习,老朽也希望看到有一天,先祖的力作在江湖中大放异彩。”
  从他随手交出剑法真迹的样子看,似乎对皇道九剑并不怎么看重。
  秦鹏不免对逍遥峰好奇了起来,也不知这个神秘势力到底底蕴几何,干脆收起剑法真迹,道出了今日真正的目的:“曾老伯,我那二弟身陷囹圄,你们逍遥峰有何对策?”
  曾劲道:“外人都说秦坛主阴险狡诈,依我看,秦坛主才是真正的义薄云天。不瞒秦坛主,白公子乃雷霆先祖的隔世传人,论辈分,连峰主都不如他,我等岂会坐看白公子身陷险境。”
  秦鹏道:“我对魔门的影响有限,但也会尽力促成营救之事。”
  曾劲的笑意更明显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如此有劳秦公子了,请!”
  “告辞。”
  秦鹏转身而去,离开了这间民宅。
  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赠予,在江湖上更是如此。曾劲交给秦鹏的皇道九剑,便是报酬,一份让秦鹏说动魔门高手,配合逍遥峰行动的报酬。
  当然,曾劲并没有强迫秦鹏一定要办成此事,从他直接交出剑法真迹的背后用意看,这更像是一份善缘。
  偏偏这就是曾劲最老道的地方,这江湖,处处都是人精啊。
  不一会儿,李菲菲满怀期待地跑了出来,左右看不见秦鹏,不由急道:“曾老伯,田力人呢?你不会把他搓成粉了吧?”
  语气急怕,差点跳起脚来。
  曾劲好笑道:“老夫还没那么深厚的功力,能把人震成齑粉。那小子被我放走了,孙小姐,人家死活不肯归附逍遥峰,老夫怜惜他天资不俗,就没为难他。”
  “哎呀,曾老伯你……”李菲菲急得跺脚,气道:“他都知道咱们的底细了,万一把锦衣司叫来怎么办?”说话间,人已经冲了出去。
  曾劲在后头喊道:“孙小姐放心,这地方是没法待了,咱们很快会换个秘密驻点。”
  魔门是一群什么人,曾劲这样的老江湖,可不敢相信魔门,既然秦鹏已经知道了这个地方,为了以防万一,他就不可能继续待在这里。

 

西子湖畔秋时雨,柳岸长堤留不住。
  又是一场大雨过后,湖上薄雾蒸腾,几艘楼船划开水波,晕起湖中残荷阵阵摇曳,远方的山隐没于遥遥天际,似有棹歌传来。
  湖边一座酒舍,已经在春风和秋雨中矗立了数十年。白墙上带着斑驳的痕迹,屋瓦虽然老旧,但严丝合缝,酒舍内四五张木桌,在座的基本都是些江湖人。
  老者站在柜台后,笑眯眯地看着酒舍内热火朝天的景象,与外边的秋寒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
  “再来三两将军醉。”一名年轻人拿着酒壶,走了过来。
  老者劝道:“后生,将军醉乃是本店最烈的酒,寻常人只喝一口便醉了,就算是酒性极佳之人,也喝不到二两。上次有个客人,喝了足足半斤,最后在小店内醉了三天三夜。后生呐,你已经喝了三两,要不换个杏花酿漱漱口吧。”
  年轻人道:“再来二两。”
  见对方不听劝,老者只好苦叹一声,接过对方的酒壶,拿着酒勺蹲身沽了几次,最后将酒壶递给年轻人。
  年轻人转身回到座位上,一边望着窗外的西湖,一边慢悠悠品酒。
  周围的客人有意无意地关注这个年轻人。
  老者听过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对方叫叶乘风,似乎最近几日在江湖上很出名,他每天都来这里喝酒,只不过从来没点过将军醉,也不知今日是怎么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老者都应该感谢对方,因为酒舍中很多客人,都是因为叶乘风来的。
  又是三两将军醉下肚,叶乘风面不改色。
  这里的常客都暗暗乍舌,没想到叶乘风的酒量比他的剑还要深不可测。
  远处走来一行人,皆很年轻,个个风华正茂,气质出众,很快就在长堤上造成了轰动。
  “玉魔在那里!”
  “剑仙子和玉魔动手了。这次玉魔肯定要栽,除了剑仙子,龙榜第三的岳寻仙,龙榜第四的任狂,每一个都够玉魔吃一壶的,他们在替剑仙子掠阵!”
  远处的躁动,令酒客们坐不住了,就连叶乘风都眯起了眼睛,酒杯放下时,人已消失在位子上。
  原本喧闹的酒舍,瞬间人去楼空。
  老者摇摇头,走到门口往热闹处看去,面上枯井无波,这样的场景他大概看了不知多少次。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逃不过纷争,哪怕在西子湖畔也一样。
  伴随着一阵轰然叫好声,似乎是那个玉魔被剑仙子杀了,可惜剑仙子很快言明,对手并非玉魔,而是另一位邪魔歪道。
  虽觉遗憾,但人们还是交口称赞剑仙子,尤其是亲眼见到剑仙子的剑术后,没有人不服气。
  哪怕是龙榜第三和第四的岳寻仙,任狂二人,脸上亦带上了丝丝凝重,并且二人还意外发现了另一位极为可怕的对手,叶乘风。
  三股无形的气场,将岳寻仙,任狂和叶乘风三人隔开,人群的喧闹都渐渐消失了。但很可惜,三人彼此对视后,皆没有出手的意思,任狂和叶乘风擦肩而过。

 


  岳寻仙不像二人那么不解风情,面含微笑地走到江梦影身旁,二人有说有笑,在人群的瞩目中渐渐远去。
  长堤的一处岔道,距离人群数百米的地方,一名秀气少女皱起了琼鼻,一脸很不服气地说道:“装模作样。”
  注意到身旁的年轻人微笑不语,少女怒道:“怎么,你不同意?”
  年轻人道:“我觉得姑娘说的很有道理,我这人最烦的就是干什么都端着的人,那个什么剑仙子,还不是照样要吃饭喝水,放屁拉屎,也没见她和凡人有何区别!”
  这话令少女噗嗤一声笑出来,但很快又跺脚斥道:“谁准你大放厥词,口出……如此污言秽语的,污了本姑娘的耳朵,本姑娘不饶你!”
  年轻人赶紧拱手讨饶。
  少女上上下下打量着年轻人,对方一袭青衫,头束满天星纶巾,身材很高挑,关键长相极佳,少女从来没见过这么英俊又有趣的少年,何况刚才对方还贬低了江梦影,心理上就亲近了不少。
  少女问:“喂,我叫李菲菲,你叫什么名字呀,家是哪里的?”
  少年一本正经道:“在下田力,至于家,四海为家罢了。”脸上略有几分萧索。
  少女的大眼珠子一转,喜道:“我看你一个人闯荡江湖,像你这么嫩的,可别什么时候被人砍出个好歹来,最好先找个靠山。如今这江湖,没靠山是寸步难行的。
  相见即是有缘,这样吧,本姑娘看你还算顺眼,你不如跟我走吧,回头我让师叔看看你的资质。放心,有本姑娘作保,至不济你也不用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混迹江湖了。”
  “这……”少年一脸犹豫,显得很为难。
  李菲菲从小霸道惯了,她要的东西,什么得不到?眼看自己好声好气地诱哄着,这小白脸居然还不马上答应,李菲菲当即哼道:“小子,知道本姑娘是哪里来的吗?”
  少年疑惑地看过来:“正要请教姑娘。”
  李菲菲昂首挺胸,无比自豪道:“本姑娘来自逍遥峰,乃逍遥峰主的唯一亲孙女,哼!”
  秦鹏长眉一挑,这次可不是演的,刚刚他混在人群里,利用九阳无极功感知到了李菲菲体内的波动,因而有意撩拨,没想到还真发现了一条大鱼。
  逍遥峰,并非属于江湖谣中的顶尖势力,但江湖中恐怕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
  没有外人知道逍遥峰到底在哪里,只知道逍遥峰的主人,惊才绝艳,目空一切,并且胆大包天,竟然自号‘天帝’。
  当然,这个名号也不是全无道理,传闻逍遥峰的人,乃是昔年雷霆帝君的后代。雷霆帝君在世时,称霸江湖多年,他的后人继承其遗志,自号为帝倒也正常。
  只不过一个江湖中人,以帝为号,难免会让朝廷脸面无光,这些年锦衣司四处追查逍遥峰的下落。要不是逍遥峰有一手,怕是早就被剿灭了。
  这也是为什么,逍遥峰从不敢光明正大出现在江湖中的原因所在。
  秦鹏盯着李菲菲,实在有点怀疑,这女人说自己是李天帝的孙女,这自报家门也太随意了吧?

 

端木雅见秦鹏若有所思的样子,笑嚷道:“你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秦鹏没有回答,起身离座,拱手道:“多谢旗主指点迷津,属下既心中有数,自然不会再去冒险,多番打扰旗主,还望恕罪,属下告辞。”
  说罢,转身离去。
  等他一走,岳洺也松了口气:“还是旗主能耐高,劝住了秦舵主。”
  有些事身为心腹,岳洺看得反而比秦鹏更清楚。以秦鹏今时今日在魔门中的地位,他要真不顾一切去救人,魔门还真不敢放任不管。
  可这样一来,无论对秦鹏还是魔门来说,都绝不是智者所为。
  谁知端木雅却摇摇头,诡魅一笑:“你真以为这厮听了我的话,就不会乱来了?那你也太小瞧了这厮。”
  岳洺惊道:“旗主的意思是……”
  端木雅闭上眼睛,倒在躺椅上,安心享受着岳洺轻一下重一下的服侍,嘴里哼起了勾栏熟客才能听懂的韵律。
  不远处俯身剪花的丰腴身影,听完了两大魔头所有的对话,转头看了一眼故作高深的女魔头,完全不懂她在打什么哑谜。
  但裴夫人心中难免暗自冷哼,魔门中人果然都是些无信无义之徒,白仲羽为了秦鹏身陷囹圄,可看秦鹏的样子,分明是打算独善其身了。
  所谓的魏龙渊不会动手,没准就是这两个魔头用来安慰自己,欺骗别人的借口罢了……
  秋雨沥沥的湖面泛起圈圈涟漪,稀疏的柳条随风弄姿中,水上八角凉亭若隐若现。
  从端木雅的院子返回后,秦鹏招来了胡茵茵,自己斜靠在长亭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份份加密的信笺,上面记录着最近一天内临安城内各门各派的消息。
  都是司徒大娘和其手下的杰作。不得不说,那女人估计真是被秦鹏和胡茵茵联手逼急了,这些天疯狂往春风别院传递情报。
  情报内事无巨细,按照门派,重要人物等级,事件性质分门别类,秦鹏想看哪一类,或者哪个人的消息,很轻松就能找到,比天马牧场的那批人专业了不知多少辈,不愧是老牌风媒。
  当然,缺陷也很明显,司徒大娘手下只有几十号人,很多情报浮于表面,而且也无法覆盖到整个临安城,难免会遗漏掉很多重要消息。
  胡茵茵坐在石桌旁,涂着紫色指甲油的手指正仔细剥开一颗紫葡萄,往嘴里塞,闭眼一副享受的模样。
  秦鹏斜睨这女人一眼,冷道:“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没人的时候,胡茵茵可不怕他,起身行礼,扭着水蛇腰笑咯咯道:“妾身错了,还请舵主使劲,用力地惩罚属下吧!”
  秦鹏:“……”
  最近九阳无极功第二重的副作用开始出现了,一见这女人搔首弄姿的风情,秦鹏的小腹猛地一热,扬起手中的纸笺,冷哼道:“这是怎么回事?”
  纸笺上记载的,乃是最近几日一件颇为轰动的大事件。
  自从魏少雄被秦鹏所杀后,龙榜的排名自然也迎来了变动,除了秦鹏跃居第五外,后五名的其他俊杰都往上提了一位。
  如今排名龙榜第七的,乃是武当派弟子,‘八变神龙’廖秋寒,此人以一口寒冰剑闻名江湖,横扫荆楚一带同辈无敌手,绝对是年轻一代中的绝顶高手。

 


  但就是这样的俊杰,被武当上下寄予厚望的下一代扛旗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另一个更年轻的剑客击败了。
  那名剑客,叫做‘十杀剑’叶乘风。
  叶乘风是最近一年才出道的后起之秀,从未与龙榜高手交过手,但第一次交手,他就击败了龙榜第七的廖秋寒。
  更令人震惊的是,双方一共只交手了九招。
  如果仅是这样,还不至于造成如此轰动。在击败强敌后,叶乘风竟当众表示,自己手中一口凡剑,欲饮妖魔血。
  在龙榜前七中,被称作魔的人,有且仅有一个,那便是刚刚战平了江梦影的‘玉魔’秦鹏。
  叶乘风想杀秦鹏!
  消息早就传开了,很多江湖人都在观望,以秦鹏的嚣张狂妄,应该忍受不了叶乘风的挑衅,双方极可能会有一战!
  随着秦鹏久久不出,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秦鹏赫然成了一只胆小怕死的阴沟里老鼠,不敢接受叶乘风的挑战,只敢躲在暗处无能狂吠。
  最热闹的是,龙榜第四,龙榜第三的俊杰也已抵达了临安城,相继表达了要为江湖除害,除魔卫道的意思,目标亦直指秦鹏。
  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江湖人拼的就是一张脸,一般被人如此指名道姓的羞辱,但凡有些地位的人,都绝不可能闷不做声。
  当然,到了这种程度,双方一旦开战,也必定是不死不休。
  一方是正道的众多年轻魁首,另一方则是魔门的武林新星,攸关正魔双方,在正道名宿们的纵容下,舆论迅速升华,自然吸引了全江湖的目光。
  胡茵茵柳腰款摆,走到秦鹏面前,笑容不改:“一群得了失心疯的狗在乱叫而已,舵主不必理会。”
  秦鹏没理她,转而道:“昨日洛正光又跑来见我了,问我什么时候救出他的那个宝贝儿子。”
  当初天马牧场之所以肯投靠秦鹏,便是寄希望于秦鹏从日宗救出洛明,但前段时间因为魔帝洞府的事,事情就耽搁了。
  洛正光倒也算有耐心,忍了好几个月,终于是坐不住了,言语中已经颇为急迫。
  胡茵茵正色道:“日宗乃龙潭虎穴,想救人哪有那么容易。舵主,不如先下手为强,把洛正光那老东西做了,免得天马牧场背叛我等。”
  看着杀气腾腾的胡茵茵,秦鹏觉得自己这个舵主应该让胡茵茵来做才是,无语道:“别小看洛正光。营救洛明的事,交给那个女人吧,你写封信到峨眉派,让那个女人见机行事。”
  胡茵茵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一脸的狐疑,又想起了那日自己返回后,峨眉派的那位女弟子蹒跚前行的模样,瞅着秦鹏的脸色就变得怪怪的。
  “对了,让司徒大娘重点盯着那个叶乘风,对方的任何一点消息,都及时向我汇报,滚吧!”
  见秦鹏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胡茵茵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这次没有再触虎须,躬身一礼,转身退走了。

声明

1.《在英语课上用J插英语课代表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语文课代表做我腿上写作业 没交作业被老师C了一节课网站

    乘云听罢﹐哈哈大笑﹐道︰“谢谢老哥好意。小弟若要富贵﹐唾手可得。奈何小弟幼承师训﹐视金钱如粪土﹐富贵似浮云。”跳下马来﹐双手高举圣旨﹐道︰“也先接旨!&rdq...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没有过不去的坎

     人的承受能力,其实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就像不到关键时刻,我们很少能认识到自己的潜力有多大。  有这样一位农村妇女,她18岁的时候结婚,26岁赶上日本人侵略中国,在...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心态决定成败

      众所周知,良好的心态对一个人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乐观生活必不可少的一个因...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

     年轻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青春的誓言总是会挂在嘴边。不管是在哪里都能够体现出我们年轻人的朝气,而大学是一个年轻人最聚集的地方。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会更...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为什么坐在上面才有感觉知乎 做完放里面睡觉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乌斯图五人在进入秘窟后还真的寻找了李言两人一下,但入口处对着三个方向。  他们每个方向都分出人手去找,那了一段路后,最终也没有寻到李言两人的痕迹,只能暂时做...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你们站着是怎么进去的 怎么样才知道顶到底了

     孟楠等人互视一眼,缓缓向着那个洞口走去。  当听到刚刚那个声音的时候,孟楠等人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孟楠等人走进了那个洞口,只见洞口内是一个...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我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作文课渺渺 超多肉和车的糙汉文

    吴道子完全没有想到孙天兆竟然不按道路出牌,直接夺走了他的乾坤法剑。  虽然由于乾坤法剑上有他的吴道子的力量,短时间内孙天兆无法使用。  但是随着孙天兆用...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好好活一场,风雨不在乎

     红尘路上,磕磕绊绊,一路风风雨雨。有过许多疲惫,却不能喊累,继续着生活的琐琐碎碎。时光打磨着傲骨,那些锋芒棱角被岁月的刀,慢慢削去。随着时光的渐行渐远,曾经褶皱...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放下就是释然,忘记就是快乐

      放下就是释然,忘记就是快乐,   人活着,没必要凡事都争个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朋。跟家人争,争赢了,亲情没了;跟爱人争,争赢了,感情淡了;跟朋友争,争赢了,情义没...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我们都是时间的孩子

      无论光阴之外,或光阴之里,我们都是时间的孩子。它牵着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带给我们欢欣喜悦,也带给我们逼仄疼痛。  1  打开衣柜,着实吃了一惊。不知什...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