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为什么坐在上面才有感觉知乎 做完放里面睡觉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时间:2022-12-15 09:24:35 来源:投稿 栏目:手抄报

 乌斯图五人在进入秘窟后还真的寻找了李言两人一下,但入口处对着三个方向。
  他们每个方向都分出人手去找,那了一段路后,最终也没有寻到李言两人的痕迹,只能暂时做罢。
  其实,最终他们去的方向却真的和李言方向相同了!
  不过,乌斯图等人在先前浪费了寻找时间。
  再加上李言虽然与他们方向相同,但终究是没来过这里,所以与乌斯图他们选择修士和妖兽出没较少的路线还是有偏差的。
  致使双方一直没有撞在一起。
  安蝶说话间已抛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淡红阵盘,接着快速舞动洁白藕臂,在空中缓出一大片雪白幻影。
  随着她的舞动掐诀,自这些幻影中慢慢升起了一个半透明的淡红光幕,将五人很快笼罩在了其间。
  就在五人被笼罩的瞬间,光幕即可散去,连带五人的身影一同从原地消失不见,从下方望去也是空空如也。
  在刚才位置的上空,一个隐形光罩中,五人的身影迅速浮现出来。
  光罩之中,干瘦黑枯老道再次开口。
  “有了安蝶道友的此阵遮掩,除非有元婴修士探查,否则那‘黑云霜凝虫’哪怕到了三阶后期巅峰,也不会察觉我们埋伏于此。”
  他说出这句话后,其他几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一行让这安蝶加入就是为了她的阵法造诣,这里大多数人曾经都与这勾人妖精交过手。
  安蝶虽然本身战力不如他们,可是一旦给她机会布下阵法,胜负可就难说了。
  安蝶见状,更是吃吃笑着,胸前雪白一片晃得几人一阵眼晕。
  干瘦黑枯老道也是连忙移开目光,按下心中的燥热这才接着又说道。
  “那么现在再来确定一下以前说好的分配事宜,各位不要到时一见‘黑云霜凝虫’就乱了心性,那样我们只会引起内讧的。”
  这里一共有两名假婴修士,干瘦黑枯老道和黑色斗篷男子。但明显干瘦黑枯老道气息更加的悠长和凝实,众人隐隐以他为首。
  “这个其实不用再说了,我们五人并没有出尔反尔之人。”
  黑色斗篷男子声音依旧嘶哑的说道,干瘦黑枯老道则是摆了摆手。
  “陈道友,这里谁都知道谁的底细,不要说一些人没有坐收渔翁得利的想法。
  我之所以提出来,就是让大家都知道‘黑云霜凝虫’的凶残,一个不好哪怕被其喷上一口妖气,那就是可能重伤的下场。
  ‘黑云霜凝虫’能分配的材料共有三种,肉身、妖核、嗓中蕴含冰毒的气囊。
  安蝶道友倒还好了,她只需要其肉身用来炼制丹药,而妖核和冰毒气囊是我们四人共同分配。
  以前说是均分,那是因为寻找‘火阳石’成不成功还是两说之事。
  现在,我觉得需要按谁真正出力多少后,再来分配份额才是最合适的!
  安蝶道友目前倒是基本做到了她的承诺,得到那具肉身倒是可以……”
  这下,不待干瘦黑枯老道说完,乌斯图和驼背男子脸色就黑了下来。
  “牛鼻子,你就直接说按修为高低来分配不就得了,我们就是拼尽全力也是不能与你和陈道友相比的。”
  驼背男子歪着头,脸带不屑的说道。
  “你早不说,晚不说,待我们辛苦配合安蝶道友布好大阵后,你才提出来,这是否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乌斯图虽然没有出声,但也是一脸阴沉的看向了干瘦黑枯老道,目中同样透着不屑。
  他们几人都清楚,安蝶出手虽然也需要分出材料,但她要的是‘黑云霜凝虫’肉身。
  三阶妖兽的肉身是很值钱,但他们需要‘黑云霜凝虫’身上的另外两种更值钱,东西就那么多,多与少自然是重要的很。
  干瘦黑枯老道眉毛挑了一挑,他的本意其实还真是怕这几人到时为了保存实力,而不真正施出全力。
  在这地下秘窟之中,谁都知道如果一旦受伤的后果,稍重些的话,可能就意味着小命不保。
  而就在几人意见出现分歧时,突然他们一个个脸现异色,都看向了一个方向。
  随即,五人脸上先是一片愕然,然后竟然都露出了喜意。
  “安蝶道友,你这阵法好像是可以移动的吧,莫要惊扰了此处的妖兽……”
  “那我们就先放一下‘黑云霜凝虫’之事,先把其他好处给分了!”
  乌斯图和干瘦黑枯老道两人一前一后分别开口,其余几人也纷纷点头……
  三千多里之外,有两道人影正沿着河岸不紧不慢的飞行着,他们不时将神识投入河流之中,仔细搜寻一番。
  李言将神识收回后,又抬眼看向了河对面的巍峨黑色大山。
  “按照玉简描述,上一次发现‘号寒石’就是在这条河岸边缘,但太过具体位置也没有,只是一个大概的范围。
  我们一路寻来,毫无结果。
  不过,我觉得此山通体冰寒彻骨,是否因某些原因就能生出‘号寒石’。
  而诞生的位置正是寒气最浓、亘古一直泡在河中的山体下半段。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号寒石’出现在河对面沿岸可能性就会更大些了!”
  他们自从找到这条河流后,就按照玉简的描述,沿着河岸已寻了一段时间了。
  “师弟说的有道理的,河这边靠近平原,那些雾气团也会扩散到河边,在被寒气驱散之前,雾中的灵气还是会影响到河这边温度的。
  ‘号寒石’乃是极阴之物,孕育条件本就极高,相对而言,河对面几率的确是高上不少。
  这样,师弟你到河对面寻找,我在这边寻找,速度就能快上许多!”
  李言点了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虽然河面只有一百四十丈左右,对他们来说,同样神识一扫便可。
  可是有些宝物,光靠神识可未必就能探寻到的,而是需要动用各种感知之力,法力、眼观、鼻嗅、甚至是走近时的感知等等。
  李言也不再多言,立即身形一晃,就向着河对面山脚处飞了过去。
  他们计划在半个月左右将这条河仔细搜索一遍,如果没有那也只能作罢,余下时间就看看苏虹口中的残破雕像了。
  重新确定了方式后,两人就在河两边搜索前行了,同时也警惕着四周情况。
  他们先前在平原上过来时,又遇到了几拨修士,李言他们则是尽量远远的避开。
  那些人的实力他与赵敏现在虽然不惧,不过以他二人的性格,根本不想在这些事上浪费时间。
  只要不是太过麻烦,能绕路避开的自是远远的避开了。
  可即便是这样,李言他们还是被其中三名修士追了上万里,不得不转身与对方斗了一场。
  在重创对方两人后,三名修士才知道踢到了铁板之上,仓惶而逃,李言二人也没有追赶。
  所以,在这里任何时候他们都会分出一缕神识在四周警惕防御。
  就这样两人一边寻找一边前行,沿着河流又飞了一千余里。而在某一时刻,李言和赵敏几乎是同时身体猛的一顿,他们都感到了一股令人不安的心悸人从神魂深处传来。
  这是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敏锐感应,二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同时向着对方低喝一声。
  “小心!”
  与此同时,两人迅速向河中间聚拢,但就在二人身形刚刚相对飞出时,几声猖狂的大笑声在他们头顶响起。
  “哈哈哈,感应还挺灵敏的嘛!”
  “我就说直接动手得了,现在反而被他们先发现了,失了先机!”
  李言和赵敏的相对而飞的身形陡然就停了下来,李言脸色刹那间变的难堪起来。
  他和赵敏在聚拢之前就被人分割包围了!
  而最让他觉得不安的是,对方竟然都已欺身到了他们的头顶,他依旧没有发觉,这在以前几乎是不会出现的。
  反而是各自的本能在生死危机中先有了反应,这才没让他们猝不及防。
  寻声望去,待看清这些人修为后,李言更是心中猛的一惊。对方共有五人,正是他们曾见过的乌斯图那一行人。
  他们如何能这般悄然潜入到了身侧?
  只是不等李言继续想出原因,他就被两人成扇型包围住了,乌斯图和那名干瘦黑枯老道。
  而赵敏也被其余三人围在了另外一边。
  “张道友,真是有缘呐,我们又见面了!”
  乌斯图看到李言有些阴郁的脸色,心中升起一阵的舒畅。
  “几位想做什么?”
  李言先是瞟了赵敏那边一眼,双方刚刚形成对峙,同样尚未动手,他的心念快速飞转,思虑着对策。
  他脸上已恢复了平静,盯着乌斯图和干瘦黑枯老道,一字一顿的说道。
  “没什么,想借两位道友一些东西?”
  干瘦黑枯老道缓缓开口。
  “借命?”
  李言眼睛一眯。
  “无量天尊,呵呵呵,所以说道友刚才问的就是废话!”
  干瘦黑枯老道单手打了道礼,显得十分温和有礼。
  “乌斯图,我与你们巨木族也算是关系不错的,且还见过你们的老祖,你这般做法贵族知晓吗?”
  李言不再理会干瘦黑枯老道,而是看向了乌斯图。
  乌斯图闻言就是一怔,他还真不知道李言见过自家老祖之事。
  因为那个时候他还在闭关,而亭碧宵是直接带领李言三人进入族内深处的,就是他的眼线也不敢整日里盯着自家族长在做什么。
  他只是在一楞之后,随即觉得对方这就是在扯大旗做虎皮了。
  自家老祖乃是一位元婴强者,对方已经得了“木精池”的好处,老祖还要见他?简单是无稽之谈。
  又再想起对方让自己中毒一事,他更是觉得对方阴险无比,时刻都想借用其他方法来算计自己。
  “我家老祖还真知晓此事……”
  乌斯图语带调侃的说道,但他话未说话,另一边已传来了黑色斗篷男子的嘶哑声音。
  “你们废话太多了,可还有更重要事情呢!”
  就在嘶哑声音传来的同时,另外一边已是“轰轰轰”声音不断,周边空间剧烈激荡起来。
  顷刻间三人就对赵敏开始出手了。
  一名金丹初期妖艳女修,一名金丹后期驼背男子、
  那名黑色斗篷男子突然气息暴涨,修为大增,竟然是金丹中至强者,一位假婴修士。
  李言他们会隐匿气息,别人同样也会。

 

这名为“潮落”的功法等级划分的倒很简单,入门、小成、大成三种境界。
  这让李言想起了清秀少女之前的隐匿气息之术,他虽只是匆匆在玉简上一掠,目中已闪过一丝惊艳。
  此术修炼到入门阶段后,可以屏蔽高出自身一至两个小境界的神识探查,实际情况还要视敌人神识强度而言。
  修达小成时,隐匿三个小境界都可以,而一旦此功法修炼达到大成,几乎可以隐瞒一个大境界的探查。
  这才是让李言最为心惊的,他修炼的“癸水真经”本身就拥有着隐匿境界的功用,也是他所见过的修士中最强的隐匿之法。
  而即便是目前他修为已到了金丹后期,想要瞒过一个大境界也是很难做到。
  “这门范围修炼到大成地步竟然能瞒过一个大境界,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真能如此,刚才直接杀了那女子还真是大意了。”
  李言先前很快就看破了清秀少女的真实修为,金丹初期快接近顶峰的样子,所以并未对其放在心上,也根本没想搜魂,随后直接杀了对方。
  “还是大意了,如果对方没将这门功法刻录在玉简上,估计真的要错过这件好东西了!”
  李言想到这里有些后悔,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神仙,能掐会算。刚才杀心一起,就觉得与对方没有什么用了,直接就下了杀手。
  “我可以与师姐一同修炼这套功法,我再有‘癸水真经’增强之下,不知能否达到出人意料的地步。
  通过之前清秀少女的隐匿气息来看,她应该修炼到入门阶段了。”
  李言在心中想着,脸上已然露出了笑容,抬头看向了赵敏。
  “师姐,这有一门功法还是不错的!”
  三日后,夕阳下,在沙漠的尽头出现了一座遮天蔽日的大山,山体黝黑,寸草不生。
  在面对沙漠一侧的山脚前百丈处,本来一望无际的黄沙到了这里也是戛然而止,与黑色大山泾渭分明。
  李言和赵敏站在沙漠边缘处,在他们的前方山脚下有一个“人”字形的峡谷,里面光线更加的幽暗。
  他们一路行来,中途又被伏计了五次,有修士、也有妖兽。
  那些修士都是刻意的想杀人夺宝,李言下手当然也毫不留情,杀人搜魂。
  最后让他与赵敏颇为意外的是,伏计他们的这些修士有的竟然在这里待了近百年左右。
  他们基本都是花了灵石进来后一无所获,当然心不甘就这般出去,于是在这里干起了伺机截杀其他修士的营生。
  他们有独行客,也有几人组成的小队。
  一些人在截杀别的修士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这可比他们自己寻宝要强上许多倍。
  于是,那些人干脆就留了下来,以此为生,就如李言他们最开始遇到的灰衫老者三人。
  李言和赵敏几番交战下来,一共杀死了三名修士,大部分修士都在一看势头不对时,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亡。
  在这里能够活下来的修士,一个个奸滑不溜手,基本都有着自己的一套保命手段。
  除非他们像灰衫老者那样作茧自缚,一不小心将自己与敌人同时封在了阵法之中。
  于是,李言在从三名修士身上又得到了几只储物袋,只是这几人的储物袋空间不大,也没有多少值钱东西。
  李言猜测这几人就是在寻宝无望情况下,身上灵石、丹药也已快消耗完了,这才又出来抢劫的。
  但这一次运气并不好,遇到了自己二人。
  像灰衫老者那样身上财物众多的,在这里也只是某一些修士罢了,不少修士可能还是入不敷出的。
  至于那些攻击他们的妖兽,情况就如弩虫一样了,那是李言和赵敏经过了它们的领地,倒像是自动送上门去了。
  无论是修士的精血,还是身上的宝物,也足以让妖兽想要击杀他们了。
  以李言和赵敏如今的实力,他们单独一人面对假婴修士都六七成胜算把握,何况是两人同行。
  一路行来,李言强大的神识起了重要作用,在敌人发现他们之前,往往都能准确锁定对方,一路有惊却是无险。
  一入峡谷,从中一阵阵阴寒细风就吹了出来,虽然不是狂风大作,但风中冰凉寒意如同一枚枚细针直刺入骨。
  细风带着尖锐的呼啸声,让本就幽暗的四周显得更加阴森,峡谷中山石嶙峋,如同暗夜中的一只只怪兽蛰伏其间。
  光线虽暗,但在对于李言和赵敏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在他们眼中,这里的景物如同满月下的夜晚。
  两人神识放开,在黑暗中掠过绕过一块块山石,快速穿行而过,神识扩散开来,峡谷内竟然没有其他修士和妖兽。
  只是半盏茶时间,二人眼前景色突的一变,豁然开朗起来,那是一大片宽阔的大地。
  大地一望无际,茫茫黑夜中不知延伸到何处,更像是一大片的平原。
  宽阔的大地上,距离地面一尺左右有着一团团薄薄的雾气聚集。
  在黑暗中如一只只鬼魂或聚或散,那些雾气中有着较为浓郁的灵气不断散出。
  李言站在谷口,将手中的玉简从额头拿开,然后仔细的辨认了一下方向,指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我们往那个方向去,那条曾经出现‘号寒石’的河流距此大约五万里的样子。
  这‘魂狱族’以前真是强者无数,仅这秘窟的大小据说就开辟出来三十一万里,这已不亚于一些一流宗门领地了。”
  李言发出一声感叹,这里无疑就是一座地下巨大空间。
  自己前几日中虽然遇到了十余名修士,与这里的宽阔的地域比起来,的确如散落的星辰,哪是还能算得太多。

 


  “那就快些过去吧,出来已经过去了三十一天时间了!”
  赵敏轻声说道,李言则是呵呵一笑。
  “在这里快的话二十余天,慢的话月余时间就可以赶回天灵族了。”
  李言当然理解赵敏话中意思。
  在得到了双青青的承诺后,虽然依旧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回到荒月大陆,甚至就此可能会殒落在乱流空间,但赵敏已经在渴望回归之日了。
  “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李言在心中一声感叹,他以前为了回归而不停的努力,现在有了回归的希望,心中却升起了一无边的忐忑。
  他的亲人可不像赵敏的家人,那一个个都是凡人。
  自己当初虽然留了不少的丹药给爹娘和三哥他们,但这已过去七十多年的时间了。
  “也许他们还都健在吧!”
  李言在心中轻叹一声。
  这件事情在他上一次回到山村时就已经仔细想过了,仙凡难以同途。
  自己若还是凡人的话,估计也在尽孝百年后,现在已成了土中一堆枯骨了。
  “好,我们走!”
  李言抛开思绪,率先向着一团团气雾中冲了过去……
  数日之后,地下秘窟的某处,这里也有一座黝黑的大山耸立。
  在大山前也是面对着一片无边宽阔的大地,大地上同样有着或聚或散的一团团薄薄雾气,这景象倒与李言刚刚进入峡谷后看到的类似。
  在宽阔大地与大山之间,有一条算不得宽阔的河流静静的流淌着,河流沿着大山环绕弯曲,绵延伸向远方……
  若是有修士靠近河流,就会发觉河边的温度低的令人心生畏惧。
  前半尺与后半尺的距离,相差都极大,似寒冬腊月,但河面却无任何结冰迹象。
  普通凡人哪怕是距离河边三四里,也可能在十数息间就会被冻毙。
  河水环绕大山,让这座通体黝黑的山峰恰似一块万载的寒石静静矗立在它怀抱之中。
  这时,河流中某处,突然河水泛起阵阵涟漪,随之一个头颅冒了出来,接着不远处又是水花翻涌,又是一个头颅冒出……
  只在几息间就有五处水花翻涌,涟漪扩散,他们刚一露头,迅速就飞了出来。
  “总算把‘云罗阵’给布好了,安蝶道友这一次厥功甚伟!
  只要我们猜测的那只‘黑云霜凝虫’真的在下方的洞穴中,应该不会超过十日,它就需要出来吞吐地面上的那些雾气,以加速炼化体内的寒气。”
  说话的是一名干瘦黑枯老道,全身水气不断升腾,他正用法力快速驱逐体内寒气。
  被唤作安蝶的女子,是一名身材妖娆,暴露着大片雪白肌肤的艳丽女子。
  她也是刚从河中出来,不少的水珠自她雪肌上滚落而下,让她更显水润美艳。
  被水浸透紧贴身体的单薄的衣衫都可以看清她里面的黑色亵衣,让人望上一眼,就会小腹热火升腾而起。
  安蝶闻言则是抿嘴一笑。
  “奴家自己可是布不了这个阵法的,还是多亏几位道友相助才算不辱使命。”
  她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还是将这布下“云罗阵”的主要功劳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是这里实力最弱的,但阵法修炼却是最强的,想要分得好处,自然是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虽然早有准备,但我们在下面也只待了一刻多种,这些年准备防御寒气的‘火阳石’就用了四成左右。
  剩下的‘火阳石’最多再支持我们下去一次!
  如果‘黑云霜凝虫’我们没能在岸上一举擒获,下方的‘云罗阵’估计能阻止它冲回老巢十五息时间。
  ‘火阳石’只够在让我水下搏杀使用一次,大家还是要牢记这一点。”
  一名身材不高,全身黑色斗篷笼罩的男子说道。
  “安蝶道友你快些施展隐匿阵法吧,不知那‘黑云霜凝虫’会什么时候出现,我们早些隐匿起来的好,正好可借机打坐恢复。”
  一名文士模样五官阴柔男子收回了神识,看向了雪白艳丽女子,眼底深处有浓浓的情欲一闪而过,但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起来。
  安蝶正在将一头乌发重新束起,双臂抬起间,上峰下臀勾出一了幅勾人的曲线,她双眸忽闪了几下。
  “这个当然没问题了!”
  如果李言和赵敏看到这五人的话,就会一眼认出,那文士模样五官阴柔男子正是乌斯图,其余四人就是与乌斯图一起同行之人。
  这五人比李言他们进入地下秘窟要晚上一些,但也仅仅相差半盏茶的时间!

 

 灰衫老者心中恼怒震惊,这名男修施毒后就与自己东拉西扯,直到自己手掌接触了刀身那片区域,他这才突然翻脸。
  此人心机阴险歹毒,放出的毒也霸道无比,自己肉身只在一个呼吸之间就丧失了小半,拿出的所有丹药也都没有丁点作用。
  于是他在发出不甘声音之时,就已悄然的催动金丹从后腰处迅速遁出。
  灰衫老者也是果断之极,一个呼吸中就毫不犹豫的舍弃了自己苦修四百多年肉身。
  同时施展隐匿术法,企图借助阵法之中逃走,可惜他刚刚遁出潜行,就被对方一拳逼了出来。
  “你想怎样?即便是我只剩下了金丹,你真以为就能对付我吗?”
  灰衫老者色厉内荏的叫道。
  他可不同于青袍客,青袍客在被李言打碎肉身时,就如清秀女子一样,那是猝不及防之下的。
  青袍客金丹随着肉身的爆裂,已然被震的七晕八素了,赵敏才一举控制了对方,而灰衫老者则是自己遁出的金丹。
  金丹以上修士即便是只剩下了金丹或元婴,只要法力还在,他们至少还能保留着六成左右的战力。
  只有一些需要凭借肉身才能施展的术法才会有所限制,同时,他还有最恐怖的杀手锏,那就是自爆金丹。
  看着如此狭小的空间,他若是自爆金丹,即便李言和赵敏肉身强横,也绝对会受伤不轻,甚至是肉身破碎大半。
  那可是修炼了一位四百多年修士的毕生法力一击,风暴中心威力骇人。
  这也是李言和赵敏先前没有在一击后再次乘势追击,其中也不乏这方面的考虑。
  “师兄,救我!”
  这时,青袍客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见灰衫老者金丹逃出后威胁对方,这两人真的没敢继续再有所动作了,他的心中立即升出了一丝希望。
  但他也只是敢求救,可不敢向灰衫老者那般出言威胁赵敏放了自己。
  对方若是被激怒了,对付师兄可能还有些顾忌,但对付自己只要手中法力一紧,他就立即烟消云散了。
  李言与赵敏自从巨木族“木精池”出来后,境界提升这定,实力比之前提升了三到四成左右。
  如今单人独自击杀一名假婴修士都有六成左右把握,这一刻也不免顾忌起来。
  李言摸了摸下巴,一时间似真的有所顾忌起来。
  一时间双方在剑拔弩张中沉默下来,就在灰衫老者等的不耐烦,脸上狠厉之色一闪时,李言突然开口说道。
  “阁下还真是果断,直接就舍了苦修而来的肉身!”
  “少废话,将我师弟和师妹放过来,这次我们算认栽了,等他们过来后,你不要阻止我打开阵法,然后我们各自散去如何?”
  灰衫老者金丹上发出厉声警告。
  李言目光闪了几闪,随后转头对着赵敏点了点头。
  “把那只储灵袋和手中金丹扔过去吧,他们只剩下金丹了,想来也不会想着同归于尽了!”
  赵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但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她将青袍客肉身碎裂后落下的那只储灵袋一卷,连带手中的金丹一同就扔了过去。
  灰衫老者金丹上立即幻化出一张虚幻大手,一把将飞来的储灵袋和金丹抓在了手中,一抓得手后,虚幻大手一收而回。
  灰衫老者立即神识放出,扫向了手掌中,下一刻,灰衫老者金丹上气息猛的缩,传来了他惊怒交加的声音。
  “你敢骗我!”虚幻大手上的储灵袋倒是没变,但那枚黄色的东西可并不是什么金丹,而是一枚二阶的普通丹药。
  就在他惊怒声刚刚传出时,那枚丹药突然就爆了开来,顷刻间一团尘雾就将灰衫老者金丹笼罩了在内。
  与此同时,前方传来了李言嘿嘿的冷笑声。
  “倒倒倒!”
  灰衫老者在自己被一团尘雾笼罩住的刹那,就已感觉到了不妙。
  但是他还未及想遁走,那些尘雾就沾在了金丹的表面,灰衫老者就觉得自己意识突然一沉,接着金丹内的法力在迅速的消失。
  他虽然意识到了不妙,可在失了肉身后,他再想借助外物,如咬破舌尖等让自己在强烈刺激下清醒过来,已然是做不到了。
  于是下一刻,他的金丹“咚”的一声就掉落在了地上,他的意识也在极度愤怒和不甘中迅速模糊了。
  而这一切落在外面赵敏和青袍客金丹的眼中,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尤其是青袍客,若是金丹内还有鲜血,必是一口老血喷出。
  从李言一拳逼出灰衫老者开始,当李言回手顺势一圈时,在他与灰衫老者金丹之间就生出了肉眼看不到的气雾。
  于是当灰衫老者厉声叫李言放出他的师弟、师妹后,在青袍客金丹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后,突然再也无法出声了。
  那时李言正摸着下巴似在思索着灰衫老者的话,赵敏心神中则是收到了他的传音。
  “不要让你中手金丹发出声音!”
  李言叮嘱了一句,接着青袍客再也无法出声了。
  随之,他就看到在师兄要求放出自己与师妹后,禁锢住自己的这名女修根本没有任何动静,而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前方那名男修倒是手中悄然飞出一枚黄色丹丸,汇同地上那只储灵袋一起飞向了师兄。
  明明自己金丹还握在对方手中,可自己师兄却是对这边视而不见,幻化出的手掌一把就抓向了空中的两件东西。
  “师兄,住手!师兄,那是陷阱!”
  青袍客金丹上泛出道道光芒,想拼命挣脱禁锢,但却被赵敏手掌中一团蓝芒牢牢裹住,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虽然看不懂前方这男修手段到底是什么,但也知道那必是陷阱。
  就在青袍客焦急和绝望中,灰衫老者终是被爆开的丹丸笼罩在了其中,随即悬浮的金丹坠落在地。
  望着坠落在地的金丹,青袍客心瞬间就坠入到了谷底。
  赵敏也是抿了抿嘴,她已知道了李言的手段。
  “幻毒!”
  第二波双方攻击至此结束,到现在一共过去了两息半。
  三名金丹修士在十息左右全部被擒,且都只剩下了一枚金丹。
  双方真正动手时间却只有三息左右,这种结局如果让外人看见,定会惊愕的无以复加。
  “好了!”
  随后,李言向着不远处地下的黯淡金丹一指点出,“噗”的一声中,金丹立即化成了一片齑粉,灰袍老者顷刻间死的不再死了。
  李言又不是妖修或魔修,根本不会拿对方金丹炼制丹药,也不想再去搜魂了,对方之前的行径已然说明了一切。
  而且他觉得这三人里灰衫老者最危险,李言根本不想给对方任何可能翻盘的机会。
  赵敏在李言话一出口声,手中同样蓝芒一闪,青袍客一样连呼救声都没有发出,也化成了一道青烟自赵敏指缝中射出。
  赵敏有时心地虽柔弱,但那是针对亲情。
  在其他任何时候,杀人对于她来说,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否则,当初在“圣魔宫”秘境中那是肯定不能活着走出的。
  李言随即将刚才随灰衫老者金丹一同掉落的储灵袋一把摄入手中,神识轻易的击碎了青袍客留在袋口上的神识烙印。
  袋口外面顿时有点点星光溃散飘荡,李言神识一探而入,随之一枚带着裂纹的金丹浮现了出来。
  李言只是轻瞟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又是一指点出,可怜那清秀少女整个人还处于昏迷之中,同样进入了阴曹地府去了。
  接下来,李言立即将地上十余只储物、储灵袋及两件法宝都卷了过来,他对着赵敏说道。
  “先看看如何破了这阵法!”
  当着赵敏的面,李言并没有拿出“偷天帕”,他觉得这个无人操纵的阵法他们应该是能够破除。
  一柱香后,随着赵敏最后一道法诀打出,“咻咻咻!”三声中,从石室三处角落地下飞出了三杆阵旗。
  阵旗刚一飞起,周边的景象立即一变,李言二人眼前一花,他们又出现在了空间不大的残塔之中。
  一门,五窗,塔外昏黄的光线射了进来,再远处是茫茫的一片沙漠。
  虽然光线还是昏暗一片,依旧让人压抑,但让李言和赵敏的心中都有种久违的感觉。
  李言和赵敏身影刚一出现,二人的神识立即扫向四周,随后,李言二人都松了一口气。
  “附近并无其他修士和妖兽!”
  这个原因也很简单,原本塔内那截妖兽枯骨也早已不见了。
  应该是在李言二人被阵法笼罩的同时,妖兽枯骨就被灰衫老者他们给收起来了。
  他们当然知道饭要一口一口吃的道理,自然不会再留下痕迹,引来别的修士或妖兽。
  “看看有什么收获!”
  李言一挥手,一只只储物袋、储灵袋浮现在了他和赵敏的面前,足有十三只之多。
  赵敏对此也是轻车熟路,随后就听到塔内“砰砰砰……”不断,那是留在储物袋上残留神识烙印被爆开的声音。
  灰衫老者三人身死道消,消除这些神识烙印并不困难。
  随后,李言和赵敏就被其内的东西也给震惊了一下,九只储物袋本身都是等阶不俗的那种,每一个空间至少有百丈大小。
  这也只比“圣魔宫”给赵敏的储物袋空间要小上一些,但绝对是一流宗门宗主、长老级才能拥有的宝物。
  而在此,一下就出现了九只。
  在这些储物袋中几乎大半位置都被装满了,各种灵器级别的衣物、妖兽毛皮或骨骼整齐的堆放在不同区域。
  空白或有记录的玉简也有三千多枚,还有九件从低到中的法宝。
  以及七十余万枚低阶灵石、三百多块中阶灵石,五十一枚木、土、火属性的高阶灵石。
  其他都还算了,但光是几十块高阶灵石,就和李言和赵敏的身家差不了多少了。
  而在他们的神识扫识中,那些玉简中,金丹修士所修炼的功法就有七门,筑基功法更是有四十余种之多。

声明

1.《为什么坐在上面才有感觉知乎 做完放里面睡觉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你们站着是怎么进去的 怎么样才知道顶到底了

     孟楠等人互视一眼,缓缓向着那个洞口走去。  当听到刚刚那个声音的时候,孟楠等人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孟楠等人走进了那个洞口,只见洞口内是一个...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我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作文课渺渺 超多肉和车的糙汉文

    吴道子完全没有想到孙天兆竟然不按道路出牌,直接夺走了他的乾坤法剑。  虽然由于乾坤法剑上有他的吴道子的力量,短时间内孙天兆无法使用。  但是随着孙天兆用...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5
  • 好好活一场,风雨不在乎

     红尘路上,磕磕绊绊,一路风风雨雨。有过许多疲惫,却不能喊累,继续着生活的琐琐碎碎。时光打磨着傲骨,那些锋芒棱角被岁月的刀,慢慢削去。随着时光的渐行渐远,曾经褶皱...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放下就是释然,忘记就是快乐

      放下就是释然,忘记就是快乐,   人活着,没必要凡事都争个明白,水至清则无鱼,人至清则无朋。跟家人争,争赢了,亲情没了;跟爱人争,争赢了,感情淡了;跟朋友争,争赢了,情义没...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我们都是时间的孩子

      无论光阴之外,或光阴之里,我们都是时间的孩子。它牵着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带给我们欢欣喜悦,也带给我们逼仄疼痛。  1  打开衣柜,着实吃了一惊。不知什...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乡愁,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柔软的花朵

     故乡,是我心中镌刻痕迹最深的山水画,那么乡愁就是画中最柔软的花朵。  时光,穿过百年的岁月长河,流过乡村每一块土地。土地上开满了白色、黄色、红色等各色妖娆...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采撷人间书与画,花儿朵朵在心头

      (一)轻轻的,我来了,默默注视着你。月光是你,暗垂低沉的色调,照亮心灵的启航。  轻轻的,我来了,默默注视着你。流星是你,刮过悲伤的星空,祈愿奇迹的降临。  轻轻的,...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啦啦啦 中文 日本 免费 高清 入禽太深免费视频

      吴锋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在等东西,就在这时,一把玉剑飞到了他的身前,他的两眼一亮,他一把就接住了自己的玉剑,随后他两眼一扫玉剑里的内容,接着不由得微微一...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哈啊~又加了一根手指的雷狮 阴茎太粗插不进去

    不灭武尊  小马老祖乃是异魔龙马一族的天隆老祖。  这天隆老祖在异魔祖龙龟的时代的时候,是跟着异魔祖龙龟混的,而且还混的风生水起。  但是,自从异魔祖龙龟...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
  •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还在体内乖吃饭H

     异魔祖龙龟以魔钟封锁四方,沐阳老祖是逃不掉的。  就算沐阳老祖拼了命轰击魔钟,也破不开魔钟。  “轰隆隆……”  巨大的魔钟在剧...

    分类:手抄报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