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怎样让狗狗进入身体不叫个 醒来发现狗狗在上我人猿杂交

时间:2022-12-15 11:17:18 来源:投稿 栏目:句子

  周进第一掌击出的时候,留有余地,无极宗赵、朱两人,一死一伤。
  那赵姓老者擦去嘴角血迹,晃晃悠悠起身,望着走近的周进,道:“你……你是圣院那位……那位文少爷?”
  周进没有理会他,问道:“你们无极宗勾结江山府,前来天机洞找的那件东西是什么?江山府的人,又是如何开启界门的?”
  赵姓老者听到这两句问话,一震之下,惊愕更甚,颤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我们是来找一件东西的?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进见他不回答,也就不再废话,朝吴老仆点了点头。
  吴老仆上前,一言不发,伸出左掌,抵在了赵姓老者脑门。
  “你……你干什么?”
  赵姓老者和周进硬拼一记,已受重创,抵御无力,也自知难以侥幸,不明白吴老仆这番举动的用意,难免惊慌恐惧。
  吴老仆冲他露齿一笑,掌心光芒亮起。
  “阳极境?你是阳极境!”
  赵姓老者只觉头脑一阵眩晕,哪还明白不过来,这是幻心搜魂的手段!
  吴老仆掌心光芒才刚亮起,突然却又消散,他慢慢收回手掌,脸上显出惊讶诧异之色。
  周进道:“怎么?”
  吴老仆凝视着赵姓老者,皱了皱眉,道:“他神魂里面被人下了‘乱神劫’。”
  周进一怔,出乎意外,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乱神劫?你……你胡说什么!”赵姓老者变了脸色,心下将信将疑。
  所谓乱神劫,就是刻意针对幻心搜魂和炼魂夺魄等手段的一种奇术。只不过这法门不比其他禁制,一旦种下,便是死劫,无法解开倒还罢了,最重要的是乱神劫的维持,会蚕食武道修士的神魂本源。
  神魂中有这禁法,幻心搜魂的手段,也就彻底丧失了效用。
  吴老仆道:“你不信?你自己不妨想一想,最近是不是偶尔会有神困力乏的感觉。你好歹也是真罡大成了,乱神劫对人有什么影响,你总该知道。”
  赵姓老者默然不语,脸上神色阴晴不定,最终化为一片惨然。
  吴老仆冷冷地道:“就凭你们无极宗的那两位阳极境,他们未必有这能耐。乱神劫既已种下,那是没什么指望了。事到如今,你们无极宗又何必还替江山府卖命?”
  “替江山府卖命?”
  赵姓老者脸上表情奇异,愤恨中又隐隐夹着几分鄙夷不屑。
  “我派沦落至此,虽有辱祖师,但那江山府算什么?我无极门下,就算再不济,又岂会替别派卖命?”
  吴老仆道:“既是如此,我家公子刚才问你之事,何不实说?江山府的人既对你下了乱神劫,你们此次同行的另外几位,自然也免不了。”
  赵姓老者神色惨然,冷笑道:“江山府的人狠毒,你们又能是什么好东西了?你们要杀便杀,想要从我口中得到什么,那是休想!”
  吴老仆脸色沉了下来,还待再说,旁边周进摆了摆手,吩咐他带上赵姓老者,重新向界门方向返回。
  那赵姓老者既受重伤,又被下了乱神劫,如今已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对一切也就不加理会。
  回到界门,周进又吩咐吴老仆,将那赵姓老者封禁。
  吴老仆不明其意,心中奇怪,也不敢多问,依言照办了。
  赵姓老者骂道:“臭小贼,你要杀便杀,别以为你折磨我,我就会开口。”
  周进摇头道:“折磨你?我又何必费那心思。你既不愿开口,我也不逼你,不过就得烦劳你帮我个小忙了。”
  赵姓老者怒道:“你想搞什么阴谋诡计?”
  周进没兴致跟他多说,翻掌拍下,击中了赵姓老者脑门。赵姓老者应手倒地,全身被封禁,连话也再说不出来。
  周进盘膝坐地,右手按在赵姓老者胸口,双目闭起,略一凝神,掌中一道清光隐入他体内。

 


  赵姓老者全身一震,突然翻身坐起。
  吴老仆见此情形,先是一惊,随即明白过来,心下诧异,不解道:“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这附体法门,果然是麻烦。”
  赵姓老者开口,语气虽带着笑意,然而神色间却是一种惊恐愤怒之极的模样。
  周进分化出了一道神魂,进入了赵姓老者体内,现在的赵姓老者,体内真元和神魂受封,身体的控制已被周进那道神魂夺取。
  神魂附体控制他人,这种手段虽然高深强大,但入门其实却并不稀奇,任何一个懂得这种法门的真武境修士,都能做到。
  只不过,以周进现在的修为境界,神魂弱小,就算附体控制了赵姓老者,也是徒然消耗精力,完全没什么用处。
  “吴老,天机洞里的一止、一避、一不可,想必你也听说过。”
  吴老仆怔了怔,这才明白了过来。
  遇水而止,逢哭则避,不可往东。
  不用说,周进这是准备要控制着赵姓老者,踏足界门以东。
  “公子,天机洞里诡异凶险,这件事还是交由老奴去办吧。”
  吴老仆虽没进入过天机洞,种种传闻却也听得多了。周进现在附体赵姓老者,以之试探界门以东的玄机,倒是个法子,但那赵姓老者体内,毕竟也有周进的一道神魂在内,总有危险。
  吴老仆自己好歹是阳极境,这时候怎敢让周进去犯险。
  周进控制着赵姓老者的身躯慢慢站起,活动了几下手脚,摆手道:“这事我另有打算,你就不必多说了。就算真遇危险,也无关紧要,我自有办法。”
  这一道分化出的神魂,并无本源在内,即使真遭险境溃灭,损伤也可接受。
  吴老仆修为尽管已是阳极境,事实上却没多少手段。
  这次进入天机洞,一旦碰上江山府的阳极境高手,多半还得依靠吴老仆,他万一要是负了伤,可是件麻烦事。
  周进既坚持,吴老仆也不敢再多说,只道:“公子多加小心!”
  周进从自己怀中拿出一块玉符,戴在赵姓老者身上,大步前行,逐渐深入了界门东方。
  “你的神魂和本元都已被封禁,抗拒也是无用。适才你既不怕死,现在又何必如此害怕?”
  周进分化出的神魂,控制着赵姓老者的躯体,自然也能够感应到他神魂的状况。
  越过界门以来,赵姓老者封禁中的神魂,不停地挣扎颤抖,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之意,蔓延全身。
  周进神魂入驻这具躯体内,也难免会受到些影响,控制起来,就越发不顺畅,前行速度也越来越慢。
  这么一路走得一个时辰出头,才只前行了不到三十来里地。这速度,比起普通凡人的赶路速度,也没快出多少。
  周进暗自皱眉,又走得几步,全身陡然大震,已经无法迈动脚步。
  神魂附体他人,究竟不比自身本相。直到这时候,隐藏在赵姓老者体内的周进的神魂,才觉察到了一种诡异奇特的气息。
  “那是什么东西?”
  伴随着那种诡异古怪气息的侵入体内,前方数丈之外,离地五六尺高的虚空中,突兀地出现了一道仿佛丝线似的东西。
  那丝线状的物事,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南北纵横,笔直一条,一眼望过去,也不知有多长。
  这一刹那,周进感受到了赵姓老者神魂中的极度恐惧和战栗。
  那是一道血线。

 

“江山府和无极宗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周进和吴老仆瞧着眼前景象,着实吃惊。
  守护山洞口的那位玄羽长老和四个弟子,都已昏死过去,界门显现。
  天机洞竟然开启了。
  这件事照说也该在情理之中,否则江山府又凭什么去打天机洞的主意?
  但他们居然真就开启了界门,又委实出乎了周进两人的意料。
  一直以来,通天峰天机洞的开启,都无迹可寻。界门究竟如何出现,何时才会出现,从没规律,他们也没听说过界门被外力打破的情况。
  “难道天机洞又到了开启的时刻?”
  吴老仆心下惊疑不定,实在不敢相信,江山府和无极宗的人,会有办法开启界门。
  周进皱眉不语。
  天机洞的开启,没什么规律,界门两次出现的间隔,多则成百上千载,少则二三十年。现在距离上次天机洞的开启,才不过大半年而已,不大可能会是正常开启。
  江山府的人没下重手,那位长老和四位同门,只是被封禁了真元和神魂,既没受伤,更无性命之忧。
  这等封禁的手段,也只有阳极境才能轻易做到。
  “江山府的人,居然这么快就动手了。”
  “公子,有人来了。”
  吴老仆阳极境的修为,神觉比周进敏锐得多,已经察觉到了有人接近。
  两人退出山洞,刚隐入西侧远处的一片山石后,便见一群六人出现在了峰顶。
  “是无极宗的那批人。”
  这六人都以幻形术掩盖了本来面目,吴老仆从他们身上的气息,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无极宗这六人都是真罡境,其中四人真罡大成,剩下两人真罡二重。
  六人直入天机洞通道。
  无极宗这一批人,里面既没有阳极境,周进两人自然也不用放在眼里,有敛息术收敛气息,直接跟到了山洞入口外。
  “江山府那五位前辈,居然真的开启了界门!”
  山洞并不深,里面无极宗一个中年惊奇诧异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
  一个老者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咱们出发的时候,宗主不是就已经说过了。”
  先前的中年道:“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随时都能开启界门,那五位前辈为什么非要等这么久?瞧玄羽派的情形,沈飞羽和林泰他们,好像已经觉察到了什么。”
  另一人低笑了一声,道:“江山府那五位前辈,本来就是故意要沈飞羽他们察觉到,不然当初又何必先派许亭风他们师兄弟几个过来?冷瑜他们两个偷偷潜上通天峰,你难道真以为能够瞒得过玄羽派不成?”
  “故意?”那中年语气中透出诧愕之意。
  “这点事情,又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你也瞧见玄羽派这五人了,没死没伤,那五位前辈只不过封禁……”
  他话没说完,之前那老者已接话打断,说道:“废话以后再说,现在正事要紧。吴师弟,外面就交给你们了,我和朱师兄进去。”
  另一个老者吃惊道:“黄师侄和楚师侄他们三个不是已经跟许亭风他们进去了,你们又跟去做什么?”
  前面那老者道:“上次天机洞生变,现在里面什么情形,咱们也不清楚。琦儿他们三个,虽说跟许亭风四人同行,但真要遇上什么危险,人家江山府的人,未必真愿意出力相助。”
  “这倒也是。既如此,赵师兄,朱师兄,你们此去也要多加小心。唉,这次的事情,我这心里,老是觉得有些不安宁。”
  “这就不必多虑了,要烦恼操心,也是江山府那五位前辈,落不到咱们头上。”
  “其实,有陈师伯替五位前辈带路,也就是了,咱们又何必犯险?照我说呢,你和朱师兄进去,追上黄师侄他们三个,还是尽快返回为好。”
  无极宗六人又说了几句,周进两人在外,感察到了洞内界门气息略起波动,料想赵、朱两人已经通过界门。
  周进和吴老仆重新隐蔽,没一会儿,余下四个无极宗的人,将昏死过去的玄羽长老和四个弟子搬出了通道。
  “这老东西修为不低,当初姚师弟他们三个,就死在这老东西手下。吴师兄,咱们要不要——”
  洞口处,无极宗一人望着脚下昏死的那位玄羽长老,语气有异,说到最后两句,目光落到对面的吴姓老者身上,做了个斩首的手势。
  姓吴的那老者低喝道:“不可胡来!这次咱们又不是冲着玄羽派寻仇来的。先把他们藏起来,万一玄羽派的人上来瞧见,麻烦不小。”
  四人搬着玄羽派五人一远离山洞,周进朝吴老仆挥了挥手,两人闪身踏入通道,穿过界门,进入了天机洞。
  洞中天光晦暗昏沉,再次踏足其中,看上去跟上次似无区别,但空中弥漫着的化神池气息,却远比上次感受到的强烈得多。
  界门周遭无人,两人四顾一眼,吴老仆喃喃道:“天机洞原来是这模样,果然古怪。”
  封禁地深处的妖雾没有散到外面,可见封禁至今没破,周进也安心不少。
  “吴老,能感知到江山府和无极宗那些人的气息吗?”
  吴老仆道:“这地方到处都是种奇怪气息,神魂之力受扰,难以及远。江山府那批阳极境高手进来已久,已经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不过刚才进来的那两人,看来是往那边去了。”
  周进顺着吴老仆所指正南方向望去,脑海中自然而然便想起了那条大河。
  “咱们跟上去。”
  之前听无极宗六人话里的意思,江山府出动了五个阳极境,目的所在,周进猜想不到,但多半不会跟那条大河有关。
  天机洞的水源中蕴含有诡异力量,周进曾经前后两次深入河底,明白它跟化神池的气息无关。
  大河距离界门并不太远,周进两人往南疾飞了一顿饭的时候,还没到河边,就已经瞧见了前面无极宗赵、朱二人的身影。
  “公子,要动手么?”
  周进点了点头,两人一个加速,已经绕到赵、朱二人前方,截住了去路。
  无极宗那两人吃了一惊,赵姓老者神色惊疑不定,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周进道:“等你们去了幽冥地府,见了阎君鬼帝,问一问孟伯威,自然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
  朱姓老者目光落到周进两人身上,来回扫视几眼,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赵、朱两人相视一眼,更不多话,罡气化形而出,直接动了手。
  此次他们潜上通天峰,进入天机洞,虽然机密,但却有意无意的故意泄露给了玄羽派知道。

 


  现今玄羽派除去一个初入阳极的沈飞羽,真罡大成境的高手,只有寥寥数人,早非当初,事先他们就已料到,玄羽派就算明知江山府和他们无极宗打天机洞的主意,沈飞羽等人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他们所料半点没错。
  周进区区气合大成,吴老仆又没有凝练阳极武意,再经敛息术收敛气息,在旁人看来,平平无奇。
  赵、朱两人料想周进和吴老仆是玄羽派的人手,既在天机洞,两人也就无所顾忌,这一动手,便不留丝毫余地。
  周进右手一伸,抽出幽沉剑,迎着赵朱两人的罡气,挥臂斩落。
  吴老仆退后两步,作壁上观。
  周进的手段,他当初亲眼所见,练就了雷劫功的穆云从何等人物,结果都不是周进对手,眼前这区区两个无极宗的真罡大成,又能算得了什么,他当然不会扫了周进的兴头。
  但听嗤的一声微响,赵朱两人罡气化生出的神兵不堪一击,触之即溃。
  “好剑!”
  周进心下欢喜,他随手一挥,真罡大成境罡元化生而成的神兵一击而溃,这是意料中的事情,他倒不奇怪,毕竟那一剑有他凝气化意境界的真元灌注。
  幽沉剑本身的力量,并没任何神奇强大的地方,这点他在赶回邙州的途中,早就试验过了。
  能够轻易击溃罡气化形,本就不是倚仗神剑本体。
  幽沉剑圆刃无锋,“锋利”二字是压根儿谈不上的,而它的坚韧强度,周进早在庸城天凤楼里的时候,就已亲自见识过。
  本来他还担心,这柄神剑,因幽沉木的特性,可能会影响到他真元威力的发挥。但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却证明是他多虑了。
  “难怪有这么大的口气,原来有神兵在手!”
  赵朱两人的目光转到了周进手中的幽沉剑上面,一击斩灭他们两人的真罡化形,让他们吃惊不小。
  这时两人瞧着幽沉剑的眼神里面,更多了几分惊喜。
  “区区气合境,仗着一剑古怪神兵,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赵姓老者冷笑着哼了一声,双臂力振,一块盾牌状的神兵挡在了身前,赤红色光芒绽放,灼热的气息爆发,将他和朱姓老者同时笼罩了进去。
  “二转神兵么?”
  周进微微一笑,翻腕点出,幽沉剑迅如电光。
  叮一声脆响,跟着又是喀拉拉几声过后,赵姓老者那面盾牌似的护体神兵开裂,崩成了数十块。
  这一来,赵朱两人脸色彻底变了。
  “这是……这是三转神兵?!”
  三转神兵的恐怖威力,两人自是深知,别说有人能够完全控制,即使神兵自身外溢的气机力量,对阳极以下的修士而言,威胁都足以致命。
  赵朱两人心惊胆战,简直无法置信。
  三转神兵可不像阳极境的高手,举世都寥寥无几。
  当世人族阳极境的高手,单只五州那些名门大派,人数都不下数百,然而能够拥有三转神兵的人物,却屈指可数。
  眼前这青年连真罡境都还不到,一剑之下,便硬生生崩裂了二转神兵。
  那木剑的材质,但凡有点见识,都能瞧出是幽沉木所制,如此威力,要说不是三转神兵,还能是什么?
  两人心惊胆裂,哪还有心思再跟周进打下去,全力而逃。
  周进既已出手,怎容两人逃离?
  幽沉剑的威力已经验证过,周进当即还剑入鞘,身形闪动间,追着无极宗赵姓老者的后心,挥掌按下。
  “气合境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赵姓老者又惊又怒,周进出手这一瞬间所爆发出的速度,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躲避已经不及,唯有回臂一拳击出。
  拳掌相交,轰然一声巨响,周进借力而起,半空中一个轻巧的翻身,跟着又闪电般斜冲向另一侧的朱姓老者,依旧一掌拍落。
  朱姓老者眼角余光瞥处,已经瞧见半空中的那位同门师兄,跟块石头似的直坠了下去,不由大惊失色。
  “这小子到底是谁!”
  朱姓老者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心中惊恐已极。他跟那赵姓老者同门,修为相对还要稍差一些。
  周进一掌之下,赵姓老者既然抵受不住,他就更不可能抗下。
  虽然明知不能跟敌人硬拼,可敌人速度如此快法,避又避不过,朱姓老者最后也只能将全身罡气凝聚,双手互搭,迎着周进的那一掌,全力推了出去。
  又一声巨响,朱姓老者全身大震,血气灌顶,双目圆睁,瞪着周进,满脸骇然之色,颤声道:“凝……凝气化意!你……你……你是……你是阳极……阳极……”
  一句话没说完,他终于坚持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喷出,也跟着直坠了下去。
  “凝气化意啊!原来如此!公子竟然领悟了武道真意!怪不得,怪不得……”
  吴老仆在一旁瞧着,朱姓老者临死前的几句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心头震骇更甚。
  身为阳极境的高手,吴老仆远比赵朱两人更明白凝气化意的神妙。
  阳极以下,皆如微尘。
  这话在武道之中,自古流传,便因阳极境和真罡境之间,有着本质之别。
  阳极所以被称作“真武极境”,就在于修士只有踏入了阳极境,武道真意才会降临,修士方有机会真正凝练武道真意。
  这是本质之别。
  自古以来,世间从不乏一些天赋异禀的人物,能够在真罡境的时候,便于真元的精纯和躯体的强韧上,都胜过大多阳极境。但即使如此,真要跟阳极境动手,九成九也只有死灭一个下场。
  关键正在于武道真意。
  不凝练武道真意,永远无法体会到它不可思议的神异奥妙。
  吴老仆微微叹了口气,望着缓步走向赵姓老者的周进,心头怦怦乱跳,禁不住腾起一个难以抑制的念头:
  “或许……或许这一世当真有人能够成就武道至境!”
  这一刻,出现在他脑海中的人影,除了眼前的周进和那位名震天下的宇文成轩以外,还有另外几个人。

 

周进不再多听下去,眼下沈飞羽等人群聚正殿,前往后山,机会正好。
  玄天阁本身就类似于一件武道神兵,又处玄都峰后山、门派护山大阵的中心区域,外敌潜入接近的事情,从没发生过,因此对于玄天阁的守护,并不严密。
  整座玄天阁,除了玄羽掌门至尊以外,其他有资格进入的门人弟子,历来只有达到百万功德的条件才成。
  一年前,周进接任玄羽掌门尊位的时候,曾经进入过一次,那回形势紧迫,也是直接去了第三层。
  如今他本源依旧,护山阵的核心他既清楚明白,而玄天阁自身的禁制,对他更不会有丝毫阻碍,敛息避过了两位内门长老的灵觉,便轻松进入了玄天阁。
  玄天阁上下三层,相对不大,比起天灵会的天凤楼来,要小得多。
  整个第一层里面,都是书架,书本也并不太多,不过百十来本。
  这些古卷,绝大部分是玄羽历代掌门所书,内容也是有关门派的历史旧事,其中只有三五本是纯粹的武道功法。
  玄羽派修炼功法都在传功殿,能被玄天阁收存的法门,自然是重中之重,那也是历代玄羽掌门才有资格修炼的功法。
  周进没去翻看那几门功法,只找有关玄羽开创最初的几代掌门手书的几部书卷翻看了一遍。
  “妖族圣地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青玄之后的几位掌门手记里面,周进并没找到真正和他此行有关的事情。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得知了两件秘闻。
  第一,七祖统领人族攻破妖族圣城,击杀天妖王之后,竟曾打入过妖族圣地。
  这件事,世间从所未闻。
  第二,两万年前,天关一役过后不久,七祖就已决裂,也就是发生在他们从妖族圣地归来后。
  这一件事,也是外人所不知道的。
  邙州七祖之中,青玄和无极祖师及云仙祖师三人,都是开宗立派的绝代人物。另外四祖,除了龙家,其他三家也因三祖而声势日盛。
  邙州三派四族,自七祖为始,此后一体同心,外御妖族,直到万余年前,七家关系日疏,才慢慢各自决裂。
  当初龙家和韩家最先撤离镇守天关的族人,接着是云仙派和柳家,等到六百年前,无极宗也撤回了门人弟子。
  龙家和韩家背离先祖遗志,传闻便源起于天机洞。
  周进去书架上找来八千多年前几位掌门的手记,翻看片刻,便证实了这传闻。七家最初决裂,的确跟天机洞有关。
  昔年的邙州七祖,抛开他们之间的生死交情不论,以他们的修为境界和胸怀抱负,何以至于决裂反目,此事前人手记里面既没提及原因,周进现在也猜想不出来,但这件事既又一次牵扯上了妖族圣地,多半也跟它脱不了关系。
  “江山府要找的又是什么东西?”
  周进派遣吴老仆前往洛州查探得到的消息,要远比沈飞羽和林泰等人现在所知为多。倘若消息不假,江山府打天机洞的主意,为的是一件跟妖族有关的东西。
  这东西是什么,周进从那几本书里面,始终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正待去翻看其他书卷,这时心头忽有所觉,一怔之下,眼前已凭空出现了一样熟悉的东西,虚空沉浮,正散放着淡淡的幽光。
  黑羽!
  周进微感诧异,这黑羽是青玄遗物,也是他们玄羽门派象征,他卸任掌门的时候,已将其留在玄天阁里面。
  至于这黑羽到底是什么神羽,周进自从在天机洞里得到它后,便一直没空去研究过,也不知道它除了是开启玄天阁第三层的钥匙以外,还有什么功用。
  黑羽曾经两次引发的异象,神异非常,周进现在可不想暴露身份,生怕黑羽再生异象,惊动了沈飞羽等人,左掌灰白光焰腾起,抓了上去。
  但这一抓,却抓了个空。
  幽光闪得一闪,黑羽化为了一道黑光,迅捷无伦的朝他面门直冲而来。
  周进都来不及反应,眉心刺痛的刹那,脑中轰然大震,一时头晕目眩,两耳嗡鸣,整个天地仿佛都倒转了过来。
  他吃了一惊,体内真元极速流转,强自凝力,脚下方才站稳。定了定神,也顾不得头上的剧痛,赶忙闭目端坐。
  “这是什么?!”
  此时,在他识海之内,无尽的虚无之中,风暴肆虐,无边无际的黑气充塞其中,大浪怒潮一般,不停地奔突激荡。
  识海中出现如此大的动静,前所未有,但却居然没有触动神引之力。
  周进原先的担忧,也顷刻消散。
  黑羽冲入他识海后,所化的这片黑气,无边无际,他的神魂本源,自然也深处怒潮之中,却没受到分毫损伤。
  这些黑气于他虽然无损,然而对他识海中的那些妖魂精魄来说,显然是场真正的风暴怒潮。
  过万的清光,被那怒潮席卷着,转瞬尽数被吞没冲散。
  周进神魂本源感知的清清楚楚,那些妖魂精魄,正在被黑气吞噬!

 


  他心下吃惊疑惑之余,更多的还是焦急气恼。
  那些妖魂精魄,经神引之力炼化,不但纯净异常,更有完整的本源留存。
  这等纯净的神魂精魄,若有法门,人族同样能够真正将之吸收融合进自己的神魂本源里面。
  这不啻于是壮大神魂的那些神丹奇物。
  别说在周进前世太古时代,就是当今武道修炼,到了返命入神的境界,也自来都有不少人会借助这种手段去修炼神魂。
  周进自从得知这些清光是纯净的神魂精魄以后,他有前世见识所学,如何炼化吸收,自然知道。
  这些妖魂精魄,他本身倒不是多在意,也从没打算过,以后会去吸收炼化。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没有了妖魂精魄的蒙蔽,以后他还如何再入妖域?
  黑羽所化的黑气,古怪诡异之极,周进一醒悟过来,就已冲入黑气深处,神魂之光绽放爆发,可最终却也只来得及夺回不到三十多道。
  “该死!”
  能够及时夺回的那三十多道妖魂精魄,是过万妖魂里面最强大的一批,除了那两大妖王的妖魂精魄以外,像妖族夜天王等几个古老血脉后人的精魄,也都完好,总算侥幸。
  不过让周进恼火的是,原本他还准备,己方日后或许能够借助那些妖魂精魄,使大批人手潜入妖族,做几件大事,今天这场变故一出,都成泡影。
  黑气的异动,来的快也去的快。
  吸收完了那些妖魂精魄,激荡翻腾的黑气逐渐平静,开始缓缓收缩,最终凝缩成了不到拳头大的一团。
  异象再现。
  这次同样不比过去,银河倒垂,亿万群星于周进虚无的识海之内陈布列张,但群星已不再是镜花水月似的幻象。
  那无数闪耀的星光,正是由妖魂精魄凝聚而成。
  随着异象的出现,星河下方,浮沉着的那团黑气,再次发生变化:
  微弱暗淡的幽光内部,银白色的光芒缓缓亮起。须臾,黑气无声爆裂,一只由银色光芒铸就的羽毛显化而出。
  银色光羽显现的瞬间,以之为中心,虚空随之而起了波纹。但这一圈圈的波纹,却不是由内而外往外扩散,而是自外向内在收缩。
  仿佛有无形的力量汇聚,一圈圈波纹中心的光羽,也由原本纯净的银色,变得浑浊不清,然后交融的光色流转分离,最后变成一面银色,一面黑色,泾渭分明。
  也就在这一刻,周进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异样感觉——
  “这是……魂珠的力量?”
  这种强烈召唤的感觉,周进再熟悉不过,现在识海中出现的黑白色光羽,正是他曾数次体会到的魂珠带给他的召唤的感觉,绝不会有错。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片刻间的失神,周进心底充满了疑惑不解,略一迟疑,分化出一道神魂力量,小心翼翼的尝试着去触碰那只光羽。
  出乎意料,黑白两面的光羽,随心而动,受力之下,慢慢悠悠飘离了一段距离,上方出现的异象,也随之移动。
  但除此以外,却又别无其他。
  周进越感诧异迷惑,这奇怪光羽尽管受力,又处他识海之内,可他却感知不到丝毫气机。
  这一番变化,已跟过去完全不同。
  周进再次尝试着将它搬离识海,黑羽重新真实显化在面前,无论模样色泽还是气息,与前并没不同。
  “这倒奇怪了。”
  周进实在搞不通这是怎么回事,皱了皱眉,眼下情形,也不是多去琢磨考虑的时候,这黑羽诡异古怪,不敢再让它进入识海,犹豫了一阵,还是将它收入了乾坤袋。
  黑羽的莫名出现和异动,出乎意料。被它这一搅扰,周进也无心再多耗时间去翻查其他书卷,当即离开玄天阁,下了玄都峰。
  “公子,出了什么事?”
  吴老仆见周进神色有异,似有几分心神不定的模样,微微一惊。
  周进摇了摇头,没多解释,低声道:“咱们去通天峰瞧瞧。”
  吴老仆不再多问,两人即刻赶往通天峰。
  沈飞羽和林泰等人,对于江山府一事,既已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一年前的那场劫难过后,玄羽对天机洞的守护,更不如前,只留有一位内门长老和几个弟子。
  不用多大时候,周进两人已登上通天峰。潜到天机洞入口,入目所见,两人都变了脸色。

声明

1.《怎样让狗狗进入身体不叫个 醒来发现狗狗在上我人猿杂交》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五十个人生错觉——看看你有几个?

    人生路上从来都不是一马平川,几时起几时落,浮浮沉沉,几时哭几时笑,悲悲喜喜,自信时我们相信自已的直觉,失意时,总是把感觉当成是错觉,而这些错觉会让人掉进一些人生漩涡,...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一生定要美丽一次

     生长在非洲荒漠地带的依米花,默默无闻,少有人注意过它。许多旅人以为它只是一株草而已。但是,它会在一生中的某个清晨突然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那是无比绚丽...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我凭什么上北大

     高一那年,我真的差点就把自己废成了一块锈铁。上课的时候睡觉聊天看漫画吃零食,跟着后面那些男生大呼小叫,把年轻的女老师气得眼圈含泪,然后自鸣得意而洋洋之。那...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美女扒开尿口让男人桶爽 英语课上插哭英语课代表视频

     当暑热终于退去,凌晨已至,我俩终于可以进站检票了。  我们睡眼惺忪地随着潮水般的人群,一个个经过检票口,只听咔嚓一声,就检票完毕了。  高志刚严肃地告诉我:&ld...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女裸全身无胸罩内裤内衣 美女脱了内裤让男人通不收费

     待孟天华赶到孟府大门之时看到的已然是两具冰冷的尸体以及五个呆若木鸡的孩子。  暴怒的孟天华一掌就拍死了门口的两名护卫。要知道,他这几天只是叫孟柔陪在...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美女脱个精光扒开尿口让男人桶 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GIF视频

     听完张三关于拍卖会的消息,张隐不仅眉头紧皱。这次拍卖会规模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奇珍异宝无数,别说治疗灵毒的东西了,就是随便一件拍品恐怕都会被无数人疯抢...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真正的朋友与普通朋友

    一个普通的朋友从未看过你哭泣。一个真正的朋友有双肩让你的泪水湿尽。一个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一个真正的朋友有他们的电话在通讯簿上。一个普通的...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婚姻中,不去表达爱,比不爱更可怕

    所谓夫妻,难在茫茫人海里相遇,易在柴米油盐中疏离。 很多婚姻,似乎都逃脱不过岁月的摧...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放下,让过去的过去

     静谧的午后,一个人伫立在窗前,看窗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像被这扇玻璃窗与世界阻隔开来,我站在远离人世烟火的莫名空间,静看这尘世的花开花落。时钟的钟摆,节...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珍惜幸福,莫负今朝

     许多事情,大抵如此,当你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它的弥足珍贵,而当你失去了过后却又总是怀念不已。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为人者一世,颇为短暂,能迎来今日,当万分知足。过...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