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女裸全身无胸罩内裤内衣 美女脱了内裤让男人通不收费

时间:2022-12-15 09:14:57 来源:投稿 栏目:句子

  待孟天华赶到孟府大门之时看到的已然是两具冰冷的尸体以及五个呆若木鸡的孩子。
  暴怒的孟天华一掌就拍死了门口的两名护卫。要知道,他这几天只是叫孟柔陪在自己身旁,父女二人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孟天华得知自己的外孙竟然都是饱满灵种,也是非常高兴,打算这几天就安排他们一家人在孟家住下,以后就在卧龙城安家,这几个孩子也可以在这里走上修炼一途。
  可谁曾想,树欲静而风不止。孟柔回归家族并且带来了丈夫和五个天赋不错的孩子,这消息在整个孟家掀起了轩然大波。多年来已经势力盘根错节无法撼动的家族内部各个派系有些坐不住了。
  显而易见的,孟柔回来势必要获得不少资源,这些资源必然会从他们这些人身上出。于是,有人早已假传圣旨,借孟天华的名义赶走这一家人。
  他们深知孟柔的脾气,可没想到她的脾气竟然刚烈到如此地步,本来赶走他们也就算了,从此让孟柔一家人对孟家怀恨在心彻底失望,永远也不要回来。可谁曾想,最后闹得一尸两命,这下事态有些无法收拾了。
  面对家主孟天华的怒火,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可更加让人奇怪的是,孟天华除了拉出几个人给孟柔夫妻陪葬之外,并没有深究下去,他只是安排年幼的江东五虎进入家族,并找了专人指导他们修炼。
  虎头虎脑几兄弟虽然年幼,但是从小跟着父亲打鱼贩鱼,跟着母亲读书认字,心思并不如别人想象的那么幼稚。面对惨死的父母,他们早已把孟家上下恨之入骨。几兄弟在孟家隐忍到了十六岁正式踏上修炼之路,这几年间,兄弟五人在孟家受尽了白眼,纵然有孟天华的照顾依然讨不到任何好处。
  终于,在兄弟几人齐齐踏入融武境之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们正式离开了孟家。从此兄弟五人浪迹江湖,互相扶持着艰难修行到现在。也是在这些年的江湖生涯中,兄弟五人在碧江东岸也算闯下了一些名气,被人称为江东五虎。
  听完几人的叙述,张隐长叹了一声。他翻手从戒指中拿出了几坛神仙醉,依次递给虎家五兄弟。
  “来!多余的话不说了。既然你们认我做老大,从今晚后,我定会让你们吃香喝辣,决不食言!干了!”张隐提着酒坛,郑重向江东五虎保证,接着一仰头,直接干了一坛酒。
  看到张隐如此,五兄弟心中也是火热。他们在世间求生本就不易,何况还要争夺各种修炼资源。多少次都差点性命不保。没想到却认识了张隐,兄弟几人自打从云焱秘境中出来就下定决心跟着张隐干了。
  于是乎,五人同样各自干了一坛酒,单膝跪地,向着张隐一抱拳,“老大!”
  张隐一摆手,“哪来这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作为见面礼,今天我就传给你们一套阵法,习得这套阵法,从今晚后你们兄弟五个绝对不弱于任何人!”
  说着,张隐盘膝而坐,示意几人照做。然后直接散开神识笼罩五人。他打算传授给五人的正是渊海川阵道笔记中颇有名气的小五行连环阵!
  五行阵法有很多,这种阵法在整个文界也有很多人会使用。可五行连环阵则只有两种,大五行连环阵和小五行连环阵。这是渊海川独创的阵法,需要五行阵旗或者五行俱全的人来布阵,唯一的区别就是人数。大五行连环阵需要百人才可布阵,而小五行连环阵则只需要五个人即可。这种阵法最大的好处就是五行相生,在阵中困敌则可以五行相克。五个人可随意借用自己相生属性之人的灵气来增幅自身的力量,同时阵法还有聚灵阵的基础功效。因此,一旦布阵成功,阵法生生不息,随着时间推移,威力越来越强,而困在阵中之人则要承受不断增强的五行属性的攻击。阵法之玄妙当真是匪夷所思!
  这套阵法张隐利用阵旗也可以布置出来,但此阵更适合由人施展。正好江东五虎五行俱全。
  “这可真是天意啊!”张隐心中感叹着,将小五行连环阵的修炼之法悉数传授给五人。由于是神识直接传授,效率极高,只用了半个时辰,江东五虎就已经基本掌握了阵法要领。
  “好了。这套阵法足以让你们在真武境之时就可以挑战悟虚境的敌人。”张隐说道,然后又掏出了海量的八品蕴灵丹交给几人。
  还没从对阵法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的五兄弟又被这堆积如山的蕴灵丹再次震撼住了。这五人心中不禁嘀咕,自己难道真的是被龙神庇佑,上天给自己兄弟几人找了如此厉害的一个财神爷啊!
  张隐安排好了江东五虎的事情,送他们上了返回碧江国的摆渡船,自己却没有着急动身。此次阳谷村一行,他收了冉青的戒指,一直还没有时间清点一下战利品。
  拿出冉青的戒指,张隐仔细端详了一阵。这枚戒指同样是戴在小指上,可从纹路和做工上显然比自己的戒指要高级不少。他神识直接轰开戒指上的禁制,果然,这戒指内的空间比自己的戒指大了几十倍不止。就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装进去也只是占了一个很小的角落。
  “这家伙真不愧是大师兄!太富有了!”张隐看到戒指中琳琅满目的物品,心中暗自感叹。瞧瞧人家这宗门大师兄做的,就算自己现在有了日进斗金的炼丹产业,可依然还是和冉青没法比。

 


  单单就灵石来看,冉青的戒指里就有不下五百万下品灵石,将近五十万的中品灵石。虽然没有上品灵石的踪影,但如此多的财富也让张隐小小的激动了一把。
  除此之外,各式各样的丹药也是数之不尽。另外,功法战技的玉简就有上百枚,几乎都是洛水宗的功法战技。
  “这家伙难道是把洛水宗的藏书楼都给搬空了不成?”张隐心中一阵腹诽。
  而在这些玉简当中有两枚玉简引起了张隐的注意。
  这两枚玉简一枚呈现完全透明的颜色,另一枚则是漆黑如墨,仿佛一个黑洞摄人心魄。
  张隐拿出这两枚玉简,先是把透明玉简贴到眉心处。这是一套名为《轮回锁》的神通战技。这门战技的修炼门槛十分苛刻,修炼者需要在启灵境之前就修炼出神识,同时对生命之道有所领悟。
  张隐不知道文界有没有人能够达到这门战技的修炼门槛,即便是有,那也绝对是盖世天骄级别的人物了。光是启灵境之前就修炼出神识这一点就不知道已经让多少人望而兴叹了。除了张隐自己,恐怕也就炼器世家的林家才符合要求。更不要说还要对生命之道有所领悟。
  张隐的神通留影涉及了空间、时间和生命三种大道法则。可这门神通战技也只是他无意中领悟出来的。要说他自己对这三种大道有所领悟,张隐自己都不相信。他现在充其量也只是会使用一点皮毛中的皮毛,连基本的领悟还都谈不上。
  “我这么逆天的天赋和机缘都达不到要求,也不知道什么怪胎可以修炼……”张隐心中嘀咕,这玉简怕不是坑人的吧。
  可他通读玉简之后又觉得不像。轮回锁练成之后,可以直接对人的灵魂下手,掌控万物之魂为己用,甚至直接让敌人的灵魂去轮回。这就是冉青曾经对自己使用过的那种银色丝线。这完全是无解的攻击手段。目前除了自己能够破解,张隐还没听说过有能够针对灵魂方面的攻击和防御手段。
  足足看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张隐才不甘心的放下这枚玉简。此物和自己无缘,只得暂且作罢了。他又拿起了那枚通体漆黑的玉简。即使不用神识探查,单凭肉眼端详,这玉简就好像有无穷的魔力一般。张隐双眼刚落到这玉简之上,就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和灵气竟然有种要被吸走的趋势。
  “这么厉害!竟然和我的噬种有点相似啊!”张隐急忙收摄心神,心中暗自吃惊。
  他小心翼翼的把黑色玉简贴在眉心之处,控制一缕神识慢慢接触过去。
  轰——
  霎时间天旋地转,下一刻,张隐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无垠的大陆之上。放眼望去,这片大陆到处都是仙山灵脉,无数的建筑鳞次栉比,蔓延向地平线的远方。大地之上鸟语花香,生机磅礴。不时有仙鹤当空飞过,远处的天空中竟然隐约有蛟龙在云中出没。这片大陆充满了无穷的生机和浓郁到实质的灵气。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感觉很熟悉的样子?这是仙灵气!”张隐四处张望,他发现这里的灵气竟然是自己在云焱秘境核心之地体验过的仙灵气。这比自己现在修炼的天地灵气可是高了一个档次。而且他目光所及之处全部都是仙灵气,浓郁到极致的仙灵气。
  就在张隐震惊于这里的灵气等级之高的时候,他感觉到整个大陆仿佛都震动了一下。接下来,这一派祥瑞的景象瞬间变了样子。就见数不清的修士,从大陆上冲天而起,直奔高天之上。随着这些修士的出现,无数道恐怖的攻击也从他们身上发出,直奔天空而去。
  张隐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呆若木鸡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整个大陆,或者说他所能见到的地平线之内的所有地方,怕是有亿万的修士腾空而起。这是任何级别的战争都无法比拟的惊天一幕。这些修士当中,最低的都是启灵境,张隐甚至看到数万道如同耀眼的烈日一般的光柱冲天而起。这些光柱中都有一名修士,抬手间风云变色,地动山摇!
  “难道这些是封神境的修仙者不成!”张隐呆呆的望着这无穷无尽的修士,他们朝着高天之上发动了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攻击。随着无数道攻击划过,虚空震颤、天地变色。张隐的脑海当中突然闪过了四个字来贴切的形容眼前的景象——世界末日!

 

 张隐和老者告辞之后,自己来到了龙神庙。迈步进入庙中,张隐就是一愣。
  “龙王爷?”张隐看着眼前的这尊泥塑金身雕像有些发懵。庙中供奉的赫然是一尊龙王爷的塑像。这塑像和自己在地球上见到的龙王庙雕像几乎一模一样。
  “什么鬼!难道这龙神也是穿越过来的?”张隐有些疑惑,随机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龙这种生物本来就是神话传说,更何况现代社会更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存在。怎么可能是穿越过来的。
  “估计这宇宙中无数世界的龙可能都长的差不多这种造型吧?”张隐心中嘀咕,他可不会真的去参拜什么龙神,他本身就是个无神论者,自打开始修行之后更加不信这些神啊鬼啊之类的。不过他还是果断的散开神识探查一番。
  “嗯?怎么回事?”张隐的神识笼罩了整个龙神庙。可就在神识扫过龙神塑像的时候,他感觉到塑像的胸口位置有什么东西把自己的神识弹开了。
  张隐这次把神识全部聚焦在龙神塑像的胸口位置,凝神扫去。这一下不要紧,当他的神识轰在塑像胸口的瞬间,一股绝强的力道迸发而出,直接把张隐扫来的神识给打散了。
  张隐闷哼了一声,就觉得鼻子一阵温热,两行鼻血流了出来,脑子也是一阵晕晕乎乎。
  “草率了!”张隐捂着鼻子,差点摔倒。他扶着墙站定,惊疑不定的看向龙神塑像,这次识相的没有继续用神识探查。可左看右看,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端倪。
  “看来这塑像的胸口位置,里面有东西……”张隐心中确定,不过他也没有动手去破坏塑像。这塑像是阳谷村的精神寄托,如果真的有龙神,那看来龙神留下的神物就在这塑像当中。自己就算再好奇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一旦东西被自己拿走,怕是这个村子再也无法抵御兽潮的侵袭了。
  放下村民处理后事不谈,张隐此间事罢也动身离开了。经过村前的山间小道,张隐收了阵旗,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洛水宗的弟子早已消失不见,连尸体也都没有了,想必是被同门师兄弟带回宗内安葬,只有地上的血迹依稀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张隐给江东五虎发了传讯,没想到他们很快就回信了。几人此时离历下镇还有段距离。张隐让他们几个在历下镇先住下等自己回来。自己则是向着来时之路原路返回。回去的路上,张隐并不着急,他边走边检查自己的身体。灵气恢复了八成有余,之前被玄天洛水阵攻击留下的伤也基本好的差不多了,这多亏了他现在逆天的肉身,不仅抗击打能力强,恢复速度也是惊人。唯一让他无奈的就是过度消耗的神识。识海空了将近一半,短时间是很难恢复过来了。
  “对了!说不定拍卖会上会有和神识相关的东西拍卖。可以去碰碰运气!”张隐突然想到,看来这次卧龙城的拍卖会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了。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寻找林沐灵毒的解药。
  一路无话,张隐来到历下镇,也见到了江东五虎。
  见张隐竟然毫发无伤的出现在面前,五兄弟也是十分高兴,一顿马屁朝着张隐拍了过来。张隐尴尬的挠挠头,心里可是有点飘飘然。这可是他从地球到现在第一次被人毫无保留的赞美。要知道,在地球上的时候,身为一个小透明,别说赞美了,处处被人讽刺、被人忽略那都是家常便饭。
  “实力决定一切。有实力了,自然就会被人捧着。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呢!”张隐听着江东五虎的吹捧,心中浮想联翩。
  张隐把在村子里的经过讲述了一番,当听到死了一百多号父老乡亲,江东五虎个个咬牙切齿,随后都嚎啕大哭起来。他们自幼爹娘惨死,十六岁之后回到阳谷村生活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些死去的村民当中,不夸张的说,几乎每家每户都给过他们饭吃。几兄弟能够活到这么大,全都仰仗村民们的帮助。后来为了不给村民带来祸端,兄弟五人还是决定浪迹江湖。这才有了江东五虎的名号。
  虎墩最是激动,他吵着要去洛水宗给乡亲们报仇,结果让张隐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给拦了下来。兄弟几人哭也哭过了,闹也闹过了,这才冷静下来。张隐见几人恢复了正常,也再次打听起他们的身世,问起他们爹娘的事情。
  虎家兄弟的爹娘在村子里可是很出名的。他们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打鱼能手,后来凭借自己的勤劳把贩鱼的生意做到了齐国南部的卧龙城。很多卧龙城的大户人家的渔获都是他专门供应。有一次在碧江之上打鱼归来,见到一名年轻女子浑身湿透的昏倒在江边。虎爹就把这名女子救了起来带回了村里疗养。这一来二去,两人生出了感情,最后结为夫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二人生活。
  就像村中老者所说,这夫妻二人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直没有孩子。终于得了龙神庇佑,一次诞下五个大胖小子。这可让夫妻二人乐开了花。在五兄弟十二岁的时候,爹娘去卧龙城送货,正好带着五兄弟一起过去,顺便测试一下天赋。
  这一测不要紧,五兄弟都是饱满灵种,而且每人是五行中的一种属性。这可让他们的爹娘高兴不已。尤其是虎爹,更是激动。他一个普通人的孩子竟然都是饱满灵种,这如果今后走上修炼一途,自己在村里也是脸上有光啊。要知道阳谷村还从来没有出过一个修炼者,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他就想赶紧赶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全村父老。
  可没想到,这次出行注定是一条不归路。就在这一家人在酒楼吃饭之际,路上经过的一队人马当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看到这一家人,尤其是看到五兄弟的娘,整个脸色都变了。他急忙叫停一行人,从马车上下来。而此时五兄弟的娘亲看到走过来的老者,惊得手中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父亲,卧龙城孟家家主孟天华。
  原来,五兄弟的娘亲名为孟柔,是孟家的二小姐。当初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的亲事,自己一人逃离了孟家。没想到在碧江之上遭遇不测,最后被虎爹救起。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没有和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说过自己的身世,她自己也认为自己再也无法回到家族。
  可造化弄人,自己多年之后第一次回到卧龙城,竟然就遇到了自己的父亲。
  看着已经是为人妇的女儿,孟天华百感交集。他心中有愤怒、有怜惜也有悔恨。当初自己的女儿可是天赋异禀、聪慧过人,自己和副城主一家定下亲事,把自己的二女儿孟柔许配给副城主的少爷夏侯融天。这桩婚事可以说是两家都看重的大事。亲事一经定下,很快全城都知道了消息。可谁曾想,自己这女儿胆大包天,在一个深夜自己跑了。自己派人四处寻找,竟然杳无音信。
  这一下,孟家成了整个卧龙城的笑柄。副城主夏侯家知道之后也是非常不爽。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言下之意,这门亲事肯定是作罢了。
  孟家上下从家主孟天华到看门的门卫,心中无不憋屈。这二小姐自己跑了,让整个孟家从上到下都抬不起头来。连出去采买物资的下人走在大街上都被人指指点点。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孟柔已为人妇,人近中年。孟天华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知道自己的女儿可是双色饱满灵种,如果修炼到现在,最起码已经是化虚三境的高手了,哪怕是进入启灵境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如今却成为了一个黄脸婆。
  “父亲……”孟柔扑通一声就跪在孟天华身前,眼泪止不住的流。
  “柔儿,你……你真是让为父好找啊!”孟天华一把扶起自己的女儿,抱在怀中。无论他之前对自己的女儿有多不满,这么多年不见,看到女儿的沧桑之相,心中心疼不已。
  孟家失散多年的二小姐回归的消息不出半日就传遍了整个卧龙城。虎爹和五个孩子自然也随着孟柔来到了孟家。
  就这样,一家人在孟家住了三天。孟家自然是好吃好喝的招待,可奇怪的是这三天来,一家人再也没有见过孟柔一面。五个孩子好几天见不到娘亲,更是吵闹着要去找。结果趁着虎爹不注意,这五个小子自己溜了出去。最后,当虎爹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这五个家伙鼻青脸肿的被从外面扔了进来。一个孟家的护卫冷冰冰的警告他们一家人不要不识好歹,老实在这里住着,不要惹事。
  就这样,又是半个月过去。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房门被粗暴的踹开,虎爹和五个孩子还没从梦中醒来,就被一群人拎了起来,直接扔出了孟家大门。
  这突然的变故让虎爹无法接受,他在孟家大门外不走,坚持要见自己的妻子。结果几次想冲进去,都被门口的护卫给打了回来。这些护卫都是修炼者,对付一个普通人更是不在话下。结果,在又一次被一脚重重踢了出来之后,虎爹再也没有站起来,就这么浑身是血的停止了呼吸。
  而就在这时,得知消息从府内冲出的孟柔看到自己的丈夫惨死在门前,痛不欲生,她从小便是倔强的性格,否则也不会自己逃婚而去。虽然这么多年过去,还有了孩子,可骨子里的倔强却改不了。她抱起丈夫的尸体,眼中充满了怒火和不甘,下一刻,一头撞在了门前的石狮子上,殉情而去。
  可叹这夫妻俩临死都没能和自己的孩子说上一句话。还只有十二岁的江东五虎就这样站在孟家大门前,眼睁睁的看着爹娘惨死在自己眼前!

 

“我……我这是在哪里……”萧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茫然的睁开双眼。
  “张、张隐!”刚刚苏醒就看到张隐一脸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萧璐吓的差点再次昏过去。
  “你、你、你要干什么!大师兄!救命!”萧璐吓得在地上手脚并用连连后退,不断的呼喊着冉青。可无论她如何求救都没有任何回应。
  “别喊了!你那大师兄被我灭了!”张隐咬牙切齿的吼了对方一句。他心里是十分厌恶这个女人的。从在秘境里第一次见到萧璐,给张隐的感觉,这就是一个狂妄自大,毫无任何社会经验的温室花朵。可这次再见到她,更是刷新了他的三观,此女竟然还懂得栽赃陷害,当真是恶毒至极。
  “什么?这不可能!大师兄是杀不死的!你怎么可能……”萧璐听到张隐的话根本就不相信,可眼睛余光偷偷扫了四周一圈也没见到大师兄的身影,这让她心里更加害怕起来。要知道,自己诬陷了张隐,他能灭掉冉青自然能够轻松灭掉自己。
  “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接下来我有话要问你,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否则……”张隐打断了萧璐的言语,脸色阴沉的盯着对方,用威胁的语气说道。
  “我……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我是不会让你侵犯的,你杀了我吧!”萧璐听到对方的威胁之意都快哭出来了。
  “别闹了!就凭你……”张隐撇了撇嘴,他可是见过不少美女,无论是苗玲玲、王思芸、赵紫菱,还是那只是短短接触过一次的左静曦,哪一个不比这萧璐漂亮。
  “我问你,冉青在你宗门内是什么地位。另外,他是什么天赋。”张隐沉声问道。
  “啊?你说大师兄?他、他……”萧璐见张隐突然问到冉青的事情,一时间有些发懵,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什么他!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许有半句谎言!”张隐喝道。
  “我……我说。大师兄是我洛水宗内门的第一弟子。修为堪称宗内年轻一辈第一人,除了几个跟随宗主修炼的核心弟子之外,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萧璐唯唯诺诺的说道,“至于他是什么灵种……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应该说整个宗门内几乎没有人知道。也许宗主他老人家清楚,不过起码我爹是肯定不知道的。”
  “什么?没人知道?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那他到底是什么修为?能做到内门大师兄,最起码也是真灵境圆满吧!可为何我觉得他只有启灵境……”张隐疑惑道。
  萧璐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确实不知道大师兄的天赋灵种。至于他的修为……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论实力,他真的很强。哪怕是内门真灵境的师兄也都不是他的对手。说起来也奇怪,那些和他切磋过的内门弟子,只要见到大师兄都特别的毕恭毕敬,无论是什么修为。”
  “这样么……”张隐闻听此言,眉头皱起。真灵境的都对他毕恭毕敬?或许是都被这恶魔给控制了灵魂吧!张隐可不认为冉青真的有真灵境的境界,否则与自己交手哪还用的了这么麻烦,直接一巴掌过来就能把自己拍死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之所以能够做到内门大师兄的位置就和他的灵种和那诡异的控制灵魂的手段有关!
  “你知不知道冉青能够控制别人的灵魂?”张隐再次问道。
  “啊?控制别人灵魂?”萧璐有些茫然的摇摇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见对方不似说谎,张隐也叹了口气。看来从此女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了。
  “好了。你走吧。带上你的同门师兄弟一起。他们都在来阳谷村的那条小路上。记得,过去的时候不要动用灵气,否则会被阵法绞杀至死。”张隐朝萧璐摆了摆手说道。
  “你、你不杀我?”萧璐愣了一下,弱弱的问道。
  张隐摇了摇头,“我和你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赵天阳是我杀的,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我自然不会否认。如今我又把你们的大师兄给杀了,我和洛水宗的仇绝对是不可能轻易化解了。不过这些和你们都没有关系,我杀不杀你们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萧璐默不作声,就这么深深的看着张隐,过了片刻,她一咬牙,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且慢!”张隐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萧璐,随后又摇了摇头,“算了,你走吧。”他本想把冉青控制他们一众弟子灵魂的事情都告诉萧璐,可转念一想,就算他说了,对方未必会信,况且冉青已经死了,他这番话听上去更像挑拨离间,还是算了。
  萧璐有些狐疑的盯着张隐,以为他临时反悔了。可看到对方再次让自己离开,她也不敢在此久留,快步离开了阳谷村,去找自己的师兄弟汇合。
  送走了萧璐,张隐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一想到自己得罪了洛水宗这么个庞然大物,他心里就有些烦躁。他并不害怕对方来找麻烦,他只是担心这些事情会影响到自己的炼丹产业以及连累到自己身边的人。
  “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张隐也不是怕事的人!”张隐心中有了决定,随手收起冉青掉落的储物戒指,转身跳下高台。他心情沉重的把因为自己而死去的众多无辜村民尸体收拢在一起,然后催动神识把尚在昏迷当中的其他村民都给叫醒。
  众多村民醒来,看到一地的血腥和尸体,都吓的哆哆嗦嗦,有些人甚至再次吓昏了过去。他们一众人看到张隐这个陌生人,以为这些人都是张隐杀的,更加不敢多言。
  张隐心里也不是滋味,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是说自己是江东五虎的朋友,这次赶来村里找他们,没想到碰到了一众贼人在屠杀。自己已经杀退了这些贼人。
  此时,人群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他看着这一地尸体,眼中含泪的说道:“真是造孽啊!想我阳谷村祖祖辈辈被龙神大人庇佑。从来都没被兽潮侵袭过!谁曾想,却遭遇此等劫难!真是造化弄人啊!”说着,老人捶胸顿足,差点跪倒在地上。
  张隐急忙上前扶住对方,关切的问道:“老人家。您说这村子从来没被兽潮侵袭过?”
  老者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是啊。阳谷村从建立之初就受龙神大人庇佑。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如果没有龙神大人,我们这些普通人哪里敢在这御风山脉旁边生活。”
  “龙神大人庇佑?老人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隐扶着老者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疑惑的问道。
  “唉!年轻人,你远道而来,自然不知道我们村子的历史。虎家那几个小子怕是也都没跟你说过。阳谷村在这里已经存在了五百年了。相传,五百年前,天地大变之时,我们的第一任村长带领一众村民从齐国的北方逃难到这里。碰巧救了重伤的龙神大人。龙神大人为了表示感激,特地在此划了一块地方,留下了神物庇佑。自打那之后,我们世世代代就生活在此处,直到现在。”
  “神物!”张隐心中一惊。在摆渡船上,他可是听到人们谈论龙神的传说。他也知道文界很多地方都有祭拜龙神的传统。可没想到这龙神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还留下了东西。这让他万分好奇。
  “那里就是龙神庙。等埋葬了乡亲们,吾等要祭拜龙神,求龙神大人保佑他们能够下辈子投胎去个好人家……”老者叹了口气说道,然后抬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庙堂。
  张隐顺着老者手指的方向看去,正有一座不大的庙堂矗立。这庙堂还没有一间院子大,可却是雕梁画栋,气派非凡。绝对是村子里最好的建筑了。
  “奇怪,我来的时候竟然没注意到。”张隐心中纳闷,他朝着老者一抱拳,“老人家,我能不能也祭拜一下龙神。我也想帮咱们村子祈求平安。”
  老人并没有拒绝,缓缓点了点头,“对了。可能你还不知道。虎家那几个小子能够出生可全托了龙神大人的福啊!当初他们爹娘三十多岁了一直没有孩子。吃什么药也不管用。有一日,虎头他爹去江中打鱼,打上来一尾硕大的金色鲤鱼。这鲤鱼身长得有一人高,浑身上下鳞片都是金色的。虎头他爹见这鱼如此不凡,自己没舍得吃,叫上虎头他娘一起来到龙神庙,就拿这条鱼当祭品祈求龙神大人让他们能够膝下有子。谁曾想,祭拜之后不到月余,虎头他娘就怀上了,这一怀还是五个!”
  “什么!竟然有这等奇事!”张隐也是颇为吃惊,没想到江东五虎那几个小子还有这样的来头。“难不成龙神喜欢吃那种金色鲤鱼?”张隐心中猜测。
  “老人家,那虎头他们爹娘是怎么死的?既然得了龙神大人的庇佑,也不会这么年轻就去世吧?”张隐追问道。
  “哎——他们的爹娘是被人所害!据说是得罪了卧龙城的大人物。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当初虎头他们五兄弟可是亲眼看着自己的爹娘死在自己眼前的。真是造孽啊,造孽!”老者说到这里,不住的摇头叹气。
  张隐闻听此言也是心中叹息,之前只是听江东五虎说自幼父母双亡,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往事。等有机会一定问清楚,如果真是被奸人所害,说不得自己要替他们讨回公道。

声明

1.《女裸全身无胸罩内裤内衣 美女脱了内裤让男人通不收费》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美女脱个精光扒开尿口让男人桶 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GIF视频

     听完张三关于拍卖会的消息,张隐不仅眉头紧皱。这次拍卖会规模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奇珍异宝无数,别说治疗灵毒的东西了,就是随便一件拍品恐怕都会被无数人疯抢...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5
  • 真正的朋友与普通朋友

    一个普通的朋友从未看过你哭泣。一个真正的朋友有双肩让你的泪水湿尽。一个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一个真正的朋友有他们的电话在通讯簿上。一个普通的...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婚姻中,不去表达爱,比不爱更可怕

    所谓夫妻,难在茫茫人海里相遇,易在柴米油盐中疏离。 很多婚姻,似乎都逃脱不过岁月的摧...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放下,让过去的过去

     静谧的午后,一个人伫立在窗前,看窗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像被这扇玻璃窗与世界阻隔开来,我站在远离人世烟火的莫名空间,静看这尘世的花开花落。时钟的钟摆,节...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珍惜幸福,莫负今朝

     许多事情,大抵如此,当你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它的弥足珍贵,而当你失去了过后却又总是怀念不已。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为人者一世,颇为短暂,能迎来今日,当万分知足。过...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乡愁,一个时代的情感背景

     也许是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了农村老家,进城生活,我们这个时代,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切地关注、谈论乡愁。  也许吵闹的城市缺少人情温暖,人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在闲...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老师调教女学生H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H文

      他回首一看,方才被贾岩打跑的那位‘犀’,不知何时重返故地,竟是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岸公子的身边。  “呃,犀前辈,您怎么回来了?您不是…&hel...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高H纯肉放荡脏话H文合集 娇嫩撑开抽搐承受求饶H

    ,重生之星空巨蚊  在贾岩对银河系版传送阵啧啧称奇之时,耳畔传死凝重的沉喝声。  他徇声望去,只见在身边空白的星空之地上,几位严阵以待的星河级高手们,目光阴沉...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 供人泄欲玩弄的妓子H

     轰!轰!轰!  这一刻,萧逸风一家子全部联手朝着陈青帝展开致命一击,滔天的力量爆发出来,撼动着整个九龙时空都在震动,而四周大量的星球更是直接被这一击的能量余波给...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静静的一个人也是一种享受

    一个安静的人, 在浓密的茶云中, 让生活中的噪音变得嘈杂, 把它放在你身后。 你在生活中需要扮演的角色, 放在一边。 只想让自己, 在这个安静的地方, 享受你自己的生活...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