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美女脱个精光扒开尿口让男人桶 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GIF视频

时间:2022-12-15 09:14:25 来源:投稿 栏目:句子

  听完张三关于拍卖会的消息,张隐不仅眉头紧皱。这次拍卖会规模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奇珍异宝无数,别说治疗灵毒的东西了,就是随便一件拍品恐怕都会被无数人疯抢。
  “有些麻烦啊……还是太穷了……”张隐揉了揉太阳穴,心中苦涩。
  “对了。我要出手一些东西,不方便在天机阁交易,不知……”张隐开口问道。他暂时不去想拍卖会的事,眼下打算先把得自冉青的一些战利品都处理掉。这些东西一旦在明面上交易,就算天机阁不会透露自己的消息,有心之人也会查到自己身上,到时候怕是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少爷!真是巧了。最近因为拍卖会,卧龙城聚集了无数的修炼者。这地下坊市的生意也是火爆至极。原本一个月才有一次,现在几乎是每天晚上都有。您不妨去这地下坊市看看,东西好出手,不过……您也得小心一些……”张三心思玲珑,张隐刚一张口,他就猜到了对方的意思。
  “地下坊市……”张隐心中暗自琢磨。这名字他不陌生,几乎每本修仙小说里都会有这样见不得光的地下交易场所。如今自己可以亲身体验一下,不免有些小兴奋。
  “这地下坊市在什么地方?如何进入?”张隐问道。
  “少爷莫急,等下我出去一趟,帮您办理一张地下坊市的路引。不过这路引有些贵,一张就需要一千下品灵石……”
  张三还没说完,又是一个储物袋飞了过来,张隐开口说道:“这里面是一万下品灵石。作为你办事用的花费。不够再找我要。”
  一万!张三的心脏又是吓得停跳了一拍。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灵石。看着眼前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张隐,张三心中可谓是翻江倒海。
  张隐自然不会去关心对方的心思,他直接打发对方尽快去办事。可张三刚走到门口,就被张隐再次叫住。
  “你等一下。这卧龙城里势力想必是错综复杂。我听说城中有一家孟氏家族,非常有名。你可了解?”
  “孟家?”张三闻听此言就是一愣,“孟家可是卧龙城的五大家族之一。这些年更是如日中天,他们和副城主夏侯家关系莫逆,控制着整个卧龙城所有的药材原料生意,就连天机阁都要敬他们三分!”
  “哦?可是……我怎么听说这孟家多年前和夏侯家因为定亲的事情闹得有些不愉快呢。”张隐旁敲侧击的问道。
  “少爷竟然还知道这件事情!不瞒您说,这事也算是卧龙城当初茶余饭后的焦点话题了。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总会被人们淡忘。当初这事情发生的时候,我还没生出来呢。我也是听别人跟我说的。”张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继续说道:“大家族的心思我们老百姓可猜不透。不过这家族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些年,孟家和夏侯家走的越来越近,两家也不断通婚。夏侯家看重孟家的药材生意,而孟家也想借助夏侯家的灵石矿产业更上一层楼。”
  “原来是这样……好了。你去办事吧。晚饭之前按照约定咱们还是在这里见面。”张隐打发走了张三,独自在屋中沉思。
  他打听孟家的消息,自然是因为江东五虎。不过张隐自然没有傻到只身闯入孟家,自己这点微末实力,怕是进去了连个水花都翻不起来。他没有再于此事上过多纠结,这事情只能随缘,眼下他需要去一趟天机阁。
  这次阳谷村一行,张隐一直对冉青的天赋耿耿于怀。他打算去天机阁查阅一下关于灵种天赋的相关资料。自己修炼至今确实对这个世界的很多基本常识疏于了解,这次索性全部补齐。
  出了龙发客栈,张隐径直赶奔城东的天机阁分部。卧龙城的天机阁和聚贤城、飞龙镇等地方的分部没什么两样,看来这是他们一贯的风格。只不过这里的人更多,刚来到门口张隐就看到这天机阁出出进进,门庭若市。他没有在一层大厅过多停留,直接来到三层购买情报的地方,找了个单间走了进去。
  “给我一份文界历史和地理方面的资料。对了,还有关于灵种、灵器和炼丹方面的基本资料。都要玉简!”张隐坐下,直接掏出黑卡扔了过去。
  对面隔断后面的人见到黑卡也是吓了一跳,恭恭敬敬的朝张隐鞠了一躬,闪身出了房间。没过多久,这人就拿着一枚玉简走了进来。
  “这位尊贵的大人。这是您要的东西,您要的信息都记录在当中。这些都是基本资料,您是贵宾,就免费赠送给您了。”
  张隐满意的点点头,接过玉简直接按在眉心之处。
  对面这人见张隐一个悟虚境竟然直接用神识浏览玉简,心中更加震惊,不过出于天机阁的规矩,加上那张黑卡,他自然是把这些都烂在肚子里了。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工夫,张隐放下玉简,眉头再次皱起。这玉简中的内容可以说包罗万象,海量的信息几乎把他想了解的东西都涵盖了进去。可偏偏在灵种的分类方面,没有见到任何一个灵种有冉青那样的特征。
  把玩着手中的玉简,张隐再次张口问道:“你可否知道有一类灵种,天生就可以操控别人的灵魂?或者说有类似的战技功法?”
  “操控灵魂?”对面之人也是一愣,他也第一次听说,“大人请稍后,我去查阅一下。”说着,他又走了出去。这次时间可是不短。

 


  张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见对方进来,急忙追问,“如何?”
  “回禀大人。您说的这种灵种确实存在,只是……这个情报有些、有些昂贵!”
  “无妨!你开价便是!”
  “您的身份,打折之后,是二十万下品灵石……”对面之人有些迟疑的说道。
  “什么!就一个灵种的消息,二十万灵石!要是不打折要整整四十万。你确认没说错?”张隐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惊讶于这消息的昂贵程度,但心中更加凝重,可见冉青的事情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见对面的人再次给出了肯定答复,他也不废话,直接把得自冉青这里的灵石都交了出去存到卡上,然后从账面上划走二十万下品灵石。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玉简,张隐急不可耐的再次看了起来。结果,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这玉简中的消息寥寥几句。
  魂种,天生可操控万物之魂。人道二境可直接灭掉对方之魂,此攻击几乎无法防御,除非拥有灵魂方面的防御类仙器。启灵境之后觉醒神通战技《轮回锁》,可直接摄取万物之魂收为己用,自身作为魂器,随着境界实力提升可容纳的灵魂数量和等级也相应提升。
  魂种的来历不可考,有史料记载的消息,万年前于殇界出现,生灵涂炭,后被六界大能合力击杀。五百年前天地巨变之时于六界再次出现。数量百余人,但由于境界较低,合六界之力再次将其抹杀。此后再未有魂种修士出现的消息。
  魂种修士乃六界大敌,来历不明,功法战技诡异,目前没有任何有效的破解之法。除非对方暴露,否则常人几乎无法发现魂种的存在。
  张隐气愤的把玉简丢在桌子上,这消息说了等于没说。他除了知道这种天赋名为魂种之外,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就这些只言片语还是让他心中有些凝重。
  “这魂种绝对不只冉青一个!不过,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张隐不断思索着,手上下意识的摸了摸那枚戒指。里面正躺着那名为《轮回锁》的神通战技。
  “本来还想把这战技找地方出手,现在看来绝对不行了!”张隐心中盘算。如果没有得到这魂种的消息,他自然不会有所顾虑。但是如今看来,自己一旦拿出这门战技,别说六界大能都会找上门,恐怕其他的魂种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怀着沉重的心情,张隐走出了天机阁。他也没心思逛街,直接回了客房。他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这洛水宗到底都是什么奇葩。当初从赵天阳手中得到的那枚珠子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为何物,如今又来个魂种的冉青。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对方找自己的麻烦,恐怕不简单是为了给赵天阳报仇那么简单,否则也不会要强行活捉自己回宗门发落。
  张隐的内心有些莫名的烦躁,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事,可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对方既然要来,我接着便是!”张隐把心一横,不再纠结。
  与此同时,远在齐国极北之地,洛水之畔的洛水宗。
  此时,宗主洛英东的洞府内,一脸凝重的洛英东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此刻他的眉梢鬓角充满了忧色。
  “张隐此子到底是何来历!冉青竟然失败了!”洛英东心中烦躁,站起身在洞府中来回踱步。
  “东西没有拿回来。有些麻烦了!这可如何是好!”洛英东心中焦急,不断的自言自语,“难不成真要我亲自走一趟不成?如果是这样,未免太过明显。万一事情败露……”
  一想到此处,洛英东哪怕贵为一宗之主,也不禁心中有些忐忑。他一掌拍碎了面前的石桌,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蝼蚁,竟然坏我大事!也罢,我只能亲自出马了。此子竟然还敢去卧龙城转悠,正好以拍卖会为由头,过去把他拿下!”
  有了决定,洛英东一个闪身从洞府内消失,下一刻直接来到了主峰大殿之上。
  “来人,传我命令,卧龙城拍卖会在即,宗内选拔二十名优秀弟子随我一同前往观摩!”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整个洛水宗顿时轰动了。无数的宗内弟子皆是兴奋异常。宗主亲自带队出去历练,这简直太少见了!

 

  和聚贤城不同,想要进入卧龙城是需要缴纳入城费的。每人十个下品灵石。这个规定只对修炼者,普通人并不受影响。最近一段时日,由于拍卖会的原因,来到卧龙城的修炼者激增,西门前排了好长的队伍。城内禁飞,哪怕是启灵境的修仙者也要乖乖排队。
  城门处有一队士兵把守,张隐发现这些士兵的境界只有融武境。可就算是化虚境也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城门处有一道特殊的门框,每一个经过这里的人都会被检测是否拥有灵力。然后在瓮城处缴纳灵石并且配发入城凭证。
  虽然队伍很长,但张隐并没有排很久。大家都很有秩序的通过检查。
  城外是长长的队伍,城内则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张隐刚从瓮城里走出来,就听到巨大的喧闹声扑面而来。
  “好家伙!这么热闹!”张隐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宽阔的大街,左右宽有五十丈开外。清玉石铺就的地面光滑如镜。路上行人络绎不绝,两边更是商铺酒楼林立。这还是刚入城,中心地带怕是更要繁华百倍。
  张隐走在大街上,眼睛都快看花了。这简直和自己在地球华夏时的帝都没有两样,绝对的超级大都市。
  忽然,张隐停住脚步,猛然回身,探出手来按在一个年轻人的肩上。
  “你跟了我很久了。说吧,有什么事?”虽然对方身上丝毫没有任何灵力波动,可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被张隐捉住的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和张隐相仿,身穿灰色麻布衣衫,脸上干净白皙,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看就是聪慧无比。虽然被制住,他却并不慌张,朝张隐抱拳鞠了一躬,说道:“这位大人。您应该是初次来到卧龙城吧。小的名叫张三,土生土长的卧龙城人。您初来乍到,想必需要一个向导和跑腿的,小的绝对是您最好的选择!”
  “哦?”张隐一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张三,“你又如何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卧龙城呢?”
  见张隐没有转身就走,张三更加殷勤,“大人,您在瓮城办理手续,领取入城凭证之时,小的就在旁边。这不碰巧被我看到了。”
  “碰巧?”张隐心中好笑,带着张三来到街旁僻静之处,“你做这行应该时间不短了吧。看你这专业的样子,呵呵,不过……那里那么多人,为什么你偏偏选我?万一我要是不需要向导呢?”
  “大人果然高明!”张三再次抱拳作揖,一个马屁就拍了上来,“小的确实做向导有四五年时间了。从我十二岁就开始做这行。之所以跟着您,是因为小的心里有一种感觉,您和其他的修炼者不一样。小的虽然只是个普通人,可看人的眼光可不是其他向导能比的。我能从您身上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您虽然看上去年轻,可绝对是一个高手!而且您如此英俊,一脸正气,一看就是个人人敬佩的侠义之士!因此,小的觉得如果能够做您的向导对我来说绝对是一次有益的成长过程,跟在您身边想必能够学到很多东西!”
  张隐瞠目结舌的看着张三吐沫横飞的在这里喷了半天,这一通马屁拍得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好家伙!我长这么大都没被这么赞美过呢!此子是个人才!”张隐心中美滋滋的,看张三的眼神也更加柔和,怎么看都觉得对方顺眼。他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继续拍马屁,“好了。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初来乍到。正好需要一个向导。我看你也不像一个奸佞之徒,倒是勉强可以给我做个向导。不过,你这个是如何收费的?”
  张三闻言大喜,单膝跪地,朗声说道:“多谢大人赏识!在您于卧龙城的这些日子,张三绝对尽心尽力为您服务!不瞒大人,我张三在这城西也是小有名气的,这费用么……贵是贵了点,不过绝对物超所值,每天只、只需要五个下品灵石,您看……”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储物袋直接扔到了他的手上。打开一看,五百下品灵石!张三差点背过气去。他从来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灵石。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他出身于普通百姓人家,从十二岁测试出是饱满灵种之后,自己就出来为十六岁开始修炼积攒资源。可向导生意并不好做,他一个小孩子更是被人排挤欺负,几年干下来手头也没有多少积蓄。
  张三拿着储物袋的手不断的颤抖着,他激动的抬头看向张隐,“大人……这……这未免太多了……”
  张隐笑了笑,示意他站起身,说道:“这些就算是我预支给你的费用。我要在卧龙城盘亘一些时日,这期间少不了要做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可能也需要你出面帮我去办。这些留着你平日办事之用,如果不够再来找我要。当然,我也不怕你跑了,我自然有办法找到你。”
  “大人说笑了。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收钱不办事。我张三还要在这里混下去,绝对不会砸了自己的名号。您放心!”张三连忙保证。
  张隐满意的点点头,“不错。那么接下来,带我去找一家客栈住下。我喜欢清静,最好不要有很多修炼者的那种地方。但是也不能太过偏僻。”
  “大人,您随我来!”听了张隐的要求,张三连想都没想,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张隐顺着城西大街一直走了下去,约么走了五里地,然后朝着南面的一条巷子拐了进去。
  张隐一路跟着,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也是借机观察这个张三。没想到走了这么久,他一个普通人连一点疲累都没有表现出来。一路上还边走边给张隐介绍周围的店铺和这卧龙城的风土人情。张隐边听边点头,也不说话。

 


  就这样,两人在巷子里又走了有一里地,这条巷子不算小,周围到处都是商铺、酒楼和客栈。张隐看了看,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修炼者,都是普通人的生意和住所。治安也比想象中的好很多,看来这卧龙城真的是一座繁荣的城市,百姓安居乐业,普通人和修炼者也能和睦相处。
  “大人,到了!您看这里如何?”张三停在一间客栈门前说道。
  张隐抬头观瞧,这是一家规模不算小的客栈,正门牌匾上写着“龙发客栈”几个大字。门前也是人进人出络绎不绝,他稍微站了片刻,发现没有一个修炼者从这里进去或者出去。从表面看,这里的客人几乎都是经商之人。
  “不错,就这里吧!”张隐点点头,迈步走了进去。张三连忙跟上。
  办理了入住手续,张隐在客栈后院要了一间僻静的小院子,他直接拍了一锭金子给客栈掌柜,后面的事情就交给张三处理了。
  待一切都办理妥当,张隐坐在屋中喝茶,张三则恭敬的站在一旁候着。
  “好了,这里也没有外人。你也坐下陪我喝茶吧。”张隐说道。
  张三恭敬的坐下,顺便给张隐满上一杯茶。
  “大人,还不知道您的尊姓大名。能否赏下名号?”
  “我叫张隐,你以后就称呼我为少爷好了,不要叫大人。咱们年龄相仿,不要搞得那么死板。”
  “遵命,少爷!敢问少爷来卧龙城可是为了即将开始的拍卖会?”
  “哦?这你都能看出来?”
  “嘿嘿。少爷您有所不知。自从卧龙城城主府发布了拍卖会的消息之后,卧龙城的修炼者猛增了百倍不止!少爷您也是慧眼如炬,并没有选择住那些大的客栈酒楼。现在城中能排上名号的地方都已经人满为患了!修炼者自然都不愿意和普通人住在一起,他们自然没有大人这么别具一格。”
  张隐心中暗自点头,他没想到这个拍卖会竟然号召力这么大。当初在飞龙镇天机阁也没问个清楚。
  “这拍卖会你了解多少?”张隐说道。
  张三不敢怠慢,把自己了解的关于拍卖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卧龙城乃齐国南部最大的城市,也是镇守御风山脉防御妖兽侵袭的重要军事要塞。这里的守军不下五十万,而且全部都是修炼者,最低都是融武境修为。城主姜太初,封神三境中化一境初期绝强者。虽然并不是封号强者,但论实力也不容小觑。能够镇守一方要塞,那绝对不是一般人。副城主夏侯尚义真灵境圆满强者,半步化一境,也是即将踏入绝强者行列的高手。这二人镇守卧龙城已有两百年有余。中间抵挡住御风山脉的兽潮不知道多少次。这二人甚至曾经在大战之际,只身杀入无边兽潮之中,击杀对方首脑级别的仙兽强者,以一人之力直接打退了妖兽侵袭。
  这次的拍卖会正是城主姜太初和副城主夏侯尚义二人亲自发布的消息。并且为了拍卖会的举行,在城南十里之处特地搭建了一座巨大的会场,可以容纳十万人参加。
  听到这里,张隐心中吃惊,这拍卖会场规模之大简直无法想象。这得是什么级别的拍卖会,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参加。看来自己之前想得有些简单了。
  这次的拍卖会由官方举办,这在卧龙城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就连天机阁也都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何在。最为让人不解的是,这次拍卖会的拍卖之物直到现在都不曾公布,据亲近官方的内部人士消息,这次拍卖有大量的灵器、仙器、功法、神药,这其中不乏极品灵器,甚至还有上品仙器。更是有能够增加寿元的神药。可具体是哪些东西,这些人士却都不肯透露,全部讳莫如深。
  于是,有了这股神秘色彩的加持,加上官方有意的宣传,这次拍卖会的名声早在半年前就在整个文界打响了,甚至还传到了其他界域。

 

 就在大陆之上无数修士发动攻击的同时,原本满天星辰的星空下一瞬就被无尽的乌云所笼罩。这乌云竟然遮蔽了整个大陆,让星空不在,日月无光!
  乌云笼罩之下,无数黑色闪电从天空中落下,不断向着地上的建筑劈去。不一会儿,大陆上的无数建筑尽数化为了废墟。
  霎时间,生灵涂炭,血光遍地。整座大陆俨然成为了人间地狱。无数的普通人和低阶修炼者纷纷死亡。可他们的死也许是幸运的,因为接下来恐怖如斯的一幕他们已经没有机会见到了,那是比这些闪电更加让人绝望的灭世之象!
  忽然!闪电瞬间消失!
  一股让张隐心脏都快爆掉的极度压抑感袭来,乌云不断的下压,并且快速旋转起来,逐渐形成了一个和整个大陆一般大小的巨大漩涡。这漩涡同样漆黑如墨,其中不时有雷声滚滚、电光闪现。目光向着漩涡当中望去,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不受控制的飞入其中。
  就在这漩涡形成之时,下方的所有修士就如同发狂一样,不要命的朝着这漩涡疯狂的攻击,很多人甚至直接一口精血喷出加持在术法攻击之上。尤其是那数万道恐怖的光柱,其中的大能修士全部施展了自己最强的攻击之法。这些攻击比之刚才再次强大了数倍不止。从大陆上抬头望去,此刻就看到散发着五光十色的光芒如同绚丽的极光,朝着高天之上的漩涡冲去。这无数道攻击汇聚在一起,虚空崩碎,无数的空间裂缝充斥在空中。
  张隐毫不怀疑这样的攻击怕是一百个文界都会被瞬间轰成渣渣!
  尤其是那些封神境大能,这其中的每一道攻击都让张隐头皮发麻,他很确信,自己一道也接不下来。这种攻击任何一道都足以毁灭整个聚贤城。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甚至连一粒灰尘都算不上!
  可接下来的一幕,直接颠覆了张隐的认知。就在那覆盖整个大陆的漩涡当中,一只漆黑如墨硕大无比的拳头冒了出来,砸向下方的大陆。黑色的拳头刚一出现,张隐就看到大陆上方的虚空直接裂开了,拳头所过之处,虚空中留下了一道无法闭合的恐怖裂缝。这巨大无比的空间裂缝不知通向何处,在张隐看来就如同整个天幕被这一拳撕开了一道口子,形成了无法愈合的巨大伤疤。拳头看似缓慢的落下那是因为它太过巨大,可实际上速度却快的可怕。
  张隐整个人都傻了,这是什么存在才拥有的恐怖力量啊!
  随着拳头的落下,张隐的耳畔回想着震耳欲聋的几个字——九天镇魔拳!
  这五个字一出,就见下方无论是启灵境还是那数万封神境大能的恐怖攻击都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尽数在这一拳之下化为了乌有。这些攻击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用处。不是它们威力不够,是这一拳太过逆天,已经超越了整座大陆的任何生灵所认知的范畴。
  这还没完!这硕大的拳头去势不减,它带着吞噬一切的无敌之姿直接轰在了这片大陆之上。
  一时间,天地变色、乾坤颠倒!所有的修士、建筑甚至是山川湖海在这一拳之下全部化为了乌有。封神境修士在这一拳之下甚至都不如一粒尘埃。无数的修士带着不甘、绝望和深深的仇恨之色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张隐就感觉整座大陆都被这一拳轰得偏离了原位,直接向下方下降了数十万里!
  大地之上,无数道巨大的沟壑裂缝出现,这片大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张隐甚至冥冥中感觉自己听到了这片大陆发出的哀嚎和哭泣之声。
  可这恐怖的一拳来的快,去的也快。在轰击到大陆之上不过几个呼吸之后,无论是拳头、漩涡还是乌云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只留下这一片失去生机的大陆漂浮在无尽的宇宙星空当中。
  下一刻,张隐从这片天地间回到了现实。他依然保持着玉简贴在眉心上的姿势。只是此时他浑身上下的衣服早已湿透。张隐感觉自己就像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大战,心脏急速跳动,周身乏力,显然还没有从刚才那毁天灭地的一拳之威中回过神来。
  良久之后,张隐长长吐了一口气,这才神色恢复如常。
  “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来头?这根本就不是文界该有的东西!”张隐内心翻江倒海。他一咬牙,再次神识进入玉简当中。
  就这样,进进出出足有十来次之后,张隐整个人已经虚脱的直接躺在了地上。
  《神通:九天镇魔拳》,这就是这枚玉简当中那一拳的名字。
  玉简当中没有说明修炼这门战技的条件,也没有具体的修炼之法,只有那惊世一战的片段不断的上演。张隐被这一拳深深的吸引住了,从最开始的震撼,到后来的陶醉,最后完全无法自拔,这一参悟就是三天时间。如若不是张隐的识海传来一阵虚弱感,他还舍不得从这一拳的领悟当中出来。

 


  “竟然消耗了我一成的神识!”张隐暗自咋舌,自己差点被这玉简给吸干了。
  放下玉简,张隐深吸一口气,足足闭目调息了一刻钟。接下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把这枚玉简扔给了噬种。不管这战技自己能否修炼,先学了再说。张隐有种感觉,这就是自己真正想要拥有的战技,真正能够发挥自己噬种威力的战技!
  这次噬种吞噬了玉简,没有像之前学习其他战技那样瞬间就反馈信息给张隐。噬种静止在丹田之中一动不动,就连围绕噬种旋转的那柄六棱金锏都停止了转动。
  过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原本透明的噬种当中,一道黑色的光点闪现而出,不断的放大缩小,如同心脏跳动一般,最后化为一股黑色的气流,被噬种喷了出来,直接刻印在张隐的脑海当中。
  “成了!”张隐双拳紧握,神色激动。虽然自己已经累的只能躺在地上,可他知道自己赌对了!这门战技他真的可以修炼!
  “不亏是噬种啊!这么逆天的战技都可以直接入门!我真是爱死你了!”张隐直接扔了一大把蕴灵丹到嘴里,源源不断的灵气直接被噬种吞噬一空,仿佛是在补充刚才它消化这门战技的消耗。
  “接下来需要好好参悟一下那无敌的意境!”张隐心念一动,下一瞬已经来到了噬界当中。师兄不在,他也没有浪费时间,潜心在这里研习这门战技。
  一次次的挥拳,一次次的重复播放那段可怕战争的片段。张隐不断的感受着这一拳的恐怖威力,身与心合,心与意合,他想象自己就是挥拳之人,体会那种视天下人皆为蝼蚁的无上霸道之意。
  也不知道挥出了多少拳,张隐不知不觉中在噬界已经参悟了十年时间!由于噬界没有任何消耗,张隐是一刻不停不知疲倦的在感悟这道神通战技。
  噬界十年,外界也只是过去了十个时辰。
  “呼——”再次虚空挥出一拳之后,张隐终于停下了自己的修炼之旅。这是他有史以来闭关时间最长的一次。从噬界中出来之后,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张隐还是对这种不同时间流速的修炼方式有些不适应。他感觉虽然外界只是过了十个时辰,可自己内心的沧桑之意却加重了一分,自己好像真的老了十岁一样。
  “真是一门可怕的战技,竟然让我用了十年时间才踏入门槛。”张隐内心唏嘘不已,要知道噬种已经让他入了门,可和其他战技不同,自己开始始终无法完全的挥出完整的一拳。经过不断的尝试和思考,他才明白,自己对那毁天灭地的一拳之意境领悟的太少了。空有其形,却无其神。这十年的不断参悟就是在领悟其中的意境。
  好在,经过不懈的努力,张隐算是初步掌握了这门神通战技,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来看,最多能发挥出那一拳威力的千万分之一都不到,而且一拳打出,自身所有的灵气都会全部耗光,可即便是这样,威力依然不容小觑。这招作为张隐的又一张底牌,平时也不会轻易动用。
  张隐再次检视起冉青戒指里的东西。这次的收获绝对让他意外,光凭这一式不知道得自于哪里的战技就抵得上其他所有的东西了。张隐更加怀疑这冉青的身份必然不一般。
  戒指里剩下的东西张隐也没太看得上,一股脑都收了起来,打算找时间去天机阁把没用的东西都卖掉。他把这枚戒指戴在自己的左手小指之上,把自己原来戒指里的东西全部都搬了过来。
  收拾妥当之后,张隐终于离开客栈,起身赶往卧龙城。
  从历下镇到卧龙城,一路上都是宽阔的官道。白天更加是车水马龙,无数的商人、修炼者穿梭在两地之间。又因为卧龙城要举行官方拍卖会的原因,张隐一路之上见到了不少修炼者都在朝着卧龙城的方向而去,这里面甚至还有一些启灵境的高手从头顶飞驰而过。
  张隐并没有用踏云靴赶路,拍卖会还有十几天才开始,他也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招摇过市。一路之上边走边看,用了足足六天时间才终于来到了卧龙城。
  远远的,张隐看到在地平线上,隐隐约约有一条黑色的线条浮现。这正是卧龙城的城墙。卧龙城的规模比之聚贤城可大了不少,差不多是八个聚贤城的大小。
  直到离近了,张隐才真切看到这卧龙城的城墙通体漆黑,高达百丈。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真是一座雄伟的城池啊!”张隐心中感叹,迈步朝着西城门方向走去。

声明

1.《美女脱个精光扒开尿口让男人桶 脱了美女内裤猛烈进入GIF视频》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真正的朋友与普通朋友

    一个普通的朋友从未看过你哭泣。一个真正的朋友有双肩让你的泪水湿尽。一个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一个真正的朋友有他们的电话在通讯簿上。一个普通的...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婚姻中,不去表达爱,比不爱更可怕

    所谓夫妻,难在茫茫人海里相遇,易在柴米油盐中疏离。 很多婚姻,似乎都逃脱不过岁月的摧...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放下,让过去的过去

     静谧的午后,一个人伫立在窗前,看窗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我像被这扇玻璃窗与世界阻隔开来,我站在远离人世烟火的莫名空间,静看这尘世的花开花落。时钟的钟摆,节...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珍惜幸福,莫负今朝

     许多事情,大抵如此,当你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它的弥足珍贵,而当你失去了过后却又总是怀念不已。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为人者一世,颇为短暂,能迎来今日,当万分知足。过...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乡愁,一个时代的情感背景

     也许是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了农村老家,进城生活,我们这个时代,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切地关注、谈论乡愁。  也许吵闹的城市缺少人情温暖,人需要一片寄情的山水,在闲...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老师调教女学生H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H文

      他回首一看,方才被贾岩打跑的那位‘犀’,不知何时重返故地,竟是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岸公子的身边。  “呃,犀前辈,您怎么回来了?您不是…&hel...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高H纯肉放荡脏话H文合集 娇嫩撑开抽搐承受求饶H

    ,重生之星空巨蚊  在贾岩对银河系版传送阵啧啧称奇之时,耳畔传死凝重的沉喝声。  他徇声望去,只见在身边空白的星空之地上,几位严阵以待的星河级高手们,目光阴沉...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张开腿让我尿在里面(H) 供人泄欲玩弄的妓子H

     轰!轰!轰!  这一刻,萧逸风一家子全部联手朝着陈青帝展开致命一击,滔天的力量爆发出来,撼动着整个九龙时空都在震动,而四周大量的星球更是直接被这一击的能量余波给...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4
  • 静静的一个人也是一种享受

    一个安静的人, 在浓密的茶云中, 让生活中的噪音变得嘈杂, 把它放在你身后。 你在生活中需要扮演的角色, 放在一边。 只想让自己, 在这个安静的地方, 享受你自己的生活...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3
  • 抉择面前你该选谁

    金钱、幸福和权力,当它们同时到来,你该选择谁?我们知道,金钱买不到幸福,但幸福和力量,你该选择谁? 例如,你和你最好的朋友要一起去旅行。你去朋友家,遇到一个陌生的男生,急...

    分类:句子 时间:202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