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男朋友喜欢揉我的小兔子知乎 胸前的两个小兔子又立起来了

时间:2022-12-16 09:22:40 来源:投稿 栏目:教案

 自六月以来,天气异常闷热。
  比往年要热的多。英国公府里各房早早用上了冰。地库里存的冰才到六月中,已是用去大半。
  霍惜问起如今看天气已很有几分准头的香草。
  才问完,这丫头连连点头:“我正要提醒姑娘呢,我感觉今年比往年要闷热不少。入了六月就没下过一场雨。”
  屋里大伙都正色起来。
  “不会有大旱吧?”都是苦人家出身,大伙一听会大旱,心里都跟着着急起来。
  马嬷嬷摇头,“咱这是江南,水多,大旱倒是少有,只听说水患洪涝的。”
  霍惜回忆起这些年的日子,江南是没有遇上过旱灾。
  但她一向未雨绸缪惯了,凡事喜欢多想一步。
  “香草你去找张梁,让他到国公爷的书房找找看有没有江南的府志及附近县志。若没有,让他想想办法。”
  “好的姑娘,我这就去。”
  又吩咐踏月去霍家一趟,明天她要回去见舅舅和沈掌柜他们。又让人去问二夫人,关于府里的存粮和存冰情况。
  侯氏只以为她觉得天气闷热,怕后续存冰不够,便安抚她,说已让人拿钱去置办,府里存粮也足。
  霍惜便放了心。
  隔天她回了霍家。杨福和沈掌柜带着账本在霍家里等着她。
  几人见面,很是高兴,相互寒暄一阵,才聊起正事。
  “东家你莫要操心广丰水的事,如今咱们的生意比往日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好。”
  杨福也点头:“是啊,现在大家都在抢着跟广丰水做生意,生意多的都顾不过来了,我们还招了不少伙计和管事。”
  做生意的尤其需要靠山。
  对于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小商小贩这些分销商来说,合作伙伴的关系越硬,越不容易倒闭。不管是货款的回收还是货物的稳定供应,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之事。
  关乎生意是否能持续,及一家人的生计。
  要不大家都喜欢说我背后有人呢。
  都愿意拉大旗做虎皮,借别人的威望来稳固自己的门面及生意。
  如今广丰水那是真正的背后有人,不用到处拉大旗。
  这样有背影有靠山的商号,大家更愿意与之合作。因为风险小。就算广丰水倒了,靠山不是还在那里吗,还怕拿不到货款和货品?
  不存在。
  广丰水生意一日好过一日。以前可能还要去求别人,现在别人都上门求着要合作。
  霍惜翻着账本,心中满意。
  “要约束好手下,莫得意张狂得罪了人。这是京城,遍地都是贵人。咱们秉持初心,本份做咱们的生意就好。”
  杨福和沈千重都点头应下。
  “东家,如今生意好,咱们要不要在内城再开一个铺子?”
  霍惜摇头:“不用了,咱还是一贯低调就好。如今大家把广丰水跟国公府连在一起,咱不好盲目扩张,以免引起别人不满,说咱们与民争利。还是一贯的做法,门脸小,肚子大,库房可以多找几个。”
  “还是东家想得周到,如此一来,咱不显山不露水,看着生意还维持原样,但咱们暗地里把生意做大了。”
  霍惜点头:“正是这样。但咱如今货物充足,铺面确实不够用。再加上去南洋的船也快回来了……”
  杨福和沈千重面带喜色:“可算回来了,这一年半了,大家都挺煎熬的,又不敢提起。”
  要是船回不来,广丰水不至于会伤筋动骨,但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是啊。我得知消息,可算大大松了一口气。从宁波回到京城这也快了,你们要让底下准备起来了,该联系的分销商贩那里,还在往外运货的船队,都要提前准备起来了。”
  “明白。我们昨天一得到消息,就开始做准备,联系合伙的商家了。”
  “很好。如今广丰水店面少,但我手上合适的铺子还有。我母亲的嫁妆里有三处铺子……”
  跟他们说了一下铺子的情况和位置。
  “这三个铺子你们交给面生的管事去安排,改名字为‘木升昌’,别让人知道与广丰水有什么联系。”
  “明白。我们过会就去安排。”
  “另外,铺子里多进一些粮食,先囤着,别往外卖。”
  “囤粮食?”二人有些吃惊。
  “这天气有些反常。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这段时间是比往年要闷热,但咱江南还没听说有什么旱灾影响收成的事。”
  “是少旱灾,但就怕水患。先备着吧,粮食也不愁卖。但收粮要悄悄地收,别引起恐慌,到时粮价上涨,倒是咱们的罪过。”
  “东家放心。”
  杨福一直是坚定跟随霍惜的,“那我也跟庄子那边说一声,把粮食都存着,别往外卖了。”
  “那我也存着不卖了。”沈千重也跟着说了一声。反正有备无患。
  而后霍惜又叮嘱了霍二淮一声。
  霍二淮比杨福还相信霍惜的话,点头应道:“惜儿放心,咱粮食够够的。庄上的粮食自来都是存当年粮,卖陈粮的。爹明天就去庄子上吩咐一声,去年陈粮也不卖了。再到佃户租户那里说一声,再跟他们收些粮。”
  “好,爹你看着安排。”
  商量完事情,正要走时,霍惜忽然问沈千重:“沈掌柜是江南巨商沈家的人吗?”
  霍惜从来没问过沈千重的来处。沈千重也没跟霍惜说过自己的来历。
  此时听她问起,点头:“是,但我家只是旁枝。东家可是有什么事?若我能做的,必赴汤蹈火。”
  这些年多亏了东家,让他父子有个归处,儿子学业有成,又让他在京城有了一个新的家。
  霍惜想了想:“那沈家嫡支可还有人?”
  沈千重摇头:“就算还有,也都更名换姓了。沈家主当年充军云南,没听说那边还有什么人。他的儿孙们几乎都不在了,我没听说嫡支男嗣有谁活下来的。”
  霍惜点头,没再多问。
  另一边,远在青州的穆俨,短短几日,连续收到由京城送来的信件。
  有他生母送来的,有手下送来的,也有府中管事送来的,还有他留在云南那边的人送来的。信上都说同一件事,就是云南那边把她嗣母娘家的侄女送到京城来了。
  还对外说是送来与他成亲的。
  穆俨眼睛冷冷地眯了眯。
  太夫人不操心二房的子嗣,倒关心起他来了。他过继到大房,这身上流的就不是穆晟的血了?他就不再是她的孙子了?
  这是多怕他压穆展一头。
  果然啊,哪怕他日日生活在她的面前,他做得再多,她也把他剔除出去了。
  穆俨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失望,伤心,难过,一遍遍袭卷着他。
  这是什么亲人,处处提防算计。
  “来人!”

 

 战朱门正文卷第一百六十章一举两得兑八也没想到京城的黔国公府已在少爷的掌控之下,太夫人还能越过少爷,悄悄与云南联系,把余家女儿接了来。
  兑八做为穆俨的心腹,掌管他所有的庶务经济,自然知道少爷的心意。
  更何况这些年琅光阁与广丰水合作得好,霍姑娘的为人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当初霍姑娘没有身份,他都愿意霍姑娘嫁给自家少爷,更何况现在霍姑娘身份不同了,与少爷那是天造地设,门当户对。
  举双手双脚赞成。
  “我家小姐听说你家放出风声,这位余家小姐是那边送来与穆少爷成亲的,让我来问个明白。”
  “我就知道你们要来打探消息。你不来我也是会上门拜访大小姐的。你来问我算是问对人了。”
  生怕霍惜有误会,兑八原也想着上门一趟的。
  对于前来打探消息的逐风,立马就把知道的消息抖了个干净。
  余文英,今年十六芳龄,是前侯爷穆春遗孀余氏的亲侄女。
  余家在云南当地很有名望,家族庞大,这些年子孙又不断与当地土司及仕族联姻,越发壮大。
  余夫人的母亲是江南巨贾沈万三家的女儿,当年沈家覆灭之后,并没有波及到余沈氏。
  当年西平侯穆英初掌云南军政,因当地少数民族众多,势力盘根错结,边境又复杂,常有纷争,掌政并不顺利。
  后来多亏余家帮助,又出钱又出力,才让西平侯平定了云南。
  后来穆春的原配去世之后,西平侯做主给穆春聘了余家的女儿为继妻,这位余氏夫人也就是沈家的外孙女。
  老侯爷是想给儿子拉来余家这个助力,将来的路能走得顺当一些。
  怎奈穆春早逝,余氏也没生个一儿半女,还不肯回娘家再嫁。
  黔国公穆晟这些年得余家相助,自然感恩在心。对这位长嫂很是尊重。虽然余氏住在外头的庵堂清修,但经常派人送东西处处关照。
  这位余文英便是余夫人大哥的女儿。
  余家大房是余家一族的话事人,余夫人的哥哥是余氏一族的族长,余文英的哥哥余长阳又是余家下一任家主。年纪轻已是能力出众,少时与他家少爷也算是好友。
  “余文英这位哥哥能力出众,比他爹还会做人,当地望族很给这位少主面子,如今他说话比他爹还管用。”
  “他们家可有人在官场?”
  兑八摇头:“他家甚有财富,子孙中也多有读书之人,但也不知是不是都长了经商的头脑,倒没有一人能通过科举入仕的。这些年他家倒是捐了一些官职。但捐来的官都是闲差,没有多大权柄。但他家财资丰厚,这些年也笼络了不少官场之人,又有黔国公府处处关照,生意做得越发大。”
  当然,余家的生意也不过是在西南那边做得大,与江南这些富商大贾不能比。
  “但余夫人的母亲是沈家的人,当年沈家的人脉关系,只怕后来都落到了余家手里。”也是不容小觑。
  见逐风皱眉,安慰道:“你放心,你家姑娘如今也算是江南富贾了,一个余氏只怕她还不放在眼里。而且余家不过是商籍,怎能和英国公府相比。”
  “我家姑娘若是不回英国公府就比不上了?”逐风冷冷地看他。
  兑八吓得直摆手。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家少爷什么心意你还看不明白吗?你家姑娘没桌子高的时候,他就盯上了。放心,我了解我家少爷,他是个心思坚韧之人。不是那种为了钱财,为了某种目的,或是想继承爵位就妥协之人。他只听从他的心。我在刚得知消息的时候就给我家少爷去信了。你让你家姑娘放心。”
  逐风挑眉:“我家姑娘要放什么心?她可是英国公府嫡长女,满京城的男子还不是任她挑?”
  “是是,是我说错话。该是我家少爷着急上火才是。我会派人盯着府里的。”

 


  “哦对了,你跟你家小姐说,去南洋的船这会只怕已回到宁波港,最晚半月,就能回到京城了!”
  这可是个好消息!
  去南洋的船都去了一年半了。姑娘面上虽不说,但心里焦急着呢,就怕出点什么事。
  损失倒是小,就是这回跟去的人不少,这要是折了,不说这些船工的家里,就是姑娘都缓不过来。
  “好,那我这就回禀我家姑娘去了。”
  听了消息的霍惜果然高兴得很。终于是回来了。
  一旁的秋霜也是喜极而泣。爹去了一年多,半点音讯也没有,如今终于得到准确消息,这消息太让人高兴了。
  “这丫头,还哭了。”大家都笑话她。
  “去吧,回家跟你娘和家里人说一声。”霍惜笑着说了句。
  “嗯!姑娘,我回去说一声,很快就回来了,不用请假!”
  “这丫头,怕请假姑娘扣你月钱啊?”
  “才不是!我就回去说一声,就回来伺候姑娘!”
  “去吧。不扣你月钱,在家陪你娘你姐她们说说话,明早再回来。”
  “谢谢姑娘!”一溜烟跑了。
  去南洋的船顺利回朝,大家都开心的很,但是想到这位余姑娘,大家又沉默了。
  “姑娘,这位余姑娘是余夫人的侄女,只怕还想着亲上加亲的。她要是拿身份来压着穆少爷,只怕也是棘手。”
  马嬷嬷很是担心,这年头孝道重于一切。
  就比如她们府里的太夫人,虽然知道她害了夫人,但姑娘也奈何她不得。
  “是啊姑娘,这么听下来,余家还帮了老侯爷和穆家,这就有点难办了。占尽了仁义忠孝。穆少爷要是拒绝,只怕名声也不太好听。”
  这黔国公府的太夫人,实在是高啊,一举两得啊。
  若是穆大少爷与霍惜成不了,没能与高门联姻,那就威胁不到穆展的地位。
  或是执意要娶霍惜,那就违背了忠孝、恩义,会被人诟病。只怕拿到爵位,也失了云南仕族望族的人心。
  霍惜有些头疼,她觉得穆俨估计会很难选择。
  见马嬷嬷和一众丫头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笑着安慰:“干嘛做这副表情?怕你家姑娘嫁不出去啊。外面排队想娶你家姑娘的人家,都排到外城的城门了!”
  香草等人跺脚:“姑娘,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没事,安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完看向香草,“你会不会觉得,这段时间的天气不太正常?”
  看过古言的,可能会经常看到这样的桥段,就是F烧时,用高度B酒擦额头手心脚心腋下等处降温。我没试验过,我在想,这不知道有没有比尿不湿有效果~你们说我要不要囤一瓶B酒?那啥也买不到。这马上过年了,B酒不会涨价吧~
  

 

霍二淮自从家里添了两个人,就知道要紧着挣银子了。
  原本他每天只在江里河里泡,天一破晓就下网,一落日就收网,每天都只捕些鱼虾卖钱。要是有闲瑕,就在船上休息或补鱼网,或是想着到哪方水域再多捞一网。
  但他现在开始想些其他门路挣钱了。
  此时正要赶往外城码头,听到俩孩子嘀咕,不由叮嘱道:“码头你们不能去。你们还小,身子吃不消。爹去就行。你们要不先回去陪你娘和念儿,要不去外城逛逛等会跟爹同回”
  “爹,我们等你一起回。我们先到外城逛逛,一会落日前我们到高叔那里等你。”
  “那也行。”
  霍二准从小挎包里抓了几个铜钱递给他们。
  霍惜看了看,本不想拿,见他硬塞过来,便只拿了两文,余下的又推了回去。拉着杨福便与他分开了。
  “惜儿,我们去哪”
  “去茶肆。”
  “茶肆惜儿你渴了”
  霍惜没回他,飞快地越过他:“舅舅快点,一会就落日了。”
  “哎,来啦。”
  金陵城原本就是江南富饶之地,物足粮丰,如今做了卫朝的国都,人气更是繁茂。整个京师汇集百万人口,又因水系发达,南来北往的货物齐聚京师,越加富庶。
  外城的江东门离内城的石城门,人力仅一个多时辰的距离,所以此两城门之间聚居的百姓也最多。
  又因京师两湖之一的莫愁湖就在两个城门之间,固此地又吸引了一大批文人雅士前来泛舟游湖,切磋交流诗词文章。
  哪怕因新旧朝更迭,燕王入主皇城,也没乱多久,如今又已是歌舞升平之象。
  霍惜左右看看无人,在一处灰墙上用手抹了一把,又快速地往自己脸上抹了几道,才两手合掌拍干净。
  杨福目瞪口呆。
  “惜儿,你为什么……”
  “我长这么好看,万一被拍花子拐走了怎么办就见不到爹娘了。”
  杨福一听深觉有理。虽然他姐老是吼他,但这世上没有比他姐和姐夫更好的人了,要是见不到他们,他会哭死的。
  霍惜见杨福两手都用上了,把自己的脸抹得跟黑脸包公一样,那叫一个无语。
  “怎,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
  “去茶肆我们只有两文钱,够喝茶水不方才你怎不多拿几个铜板”
  霍惜默了默。她不想拿的。不想欠太多。怕还不了。
  杨福见她不说话,也不以为意。一路贪看。
  这里虽是外城,但比别处热闹。越靠近内城越热闹,人来人往。各店铺招幌随风猎猎作响,布铺,首饰铺,糕饼铺,绣铺,杂货铺,匠做铺,医馆,药铺,茶庄……让人眼花缭乱。
  外城如此热闹,只不知内城又是何等光景。
  杨福一路哇哇叫个不停,霍惜却头都不太敢抬。
  不敢大意。
  “惜儿,我们这样,怕是还没等靠近就要被人赶走了。”
  杨福看着街上大家衣着光鲜,再看看自己,补丁打补丁,还有好多人朝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杨福抻着衣裳,心里有些难堪。
  霍惜安慰他:“我们又不偷不抢。不给进就不给进,怕甚。再说,又不是没有穷人。”
  杨福再一打量,果然还是有不少跟他们一样的穷苦百姓。心下稍安。但要进内城的心却是凉了一些。
  霍惜一路拉着他,走走停停,看看,听听,也没个目的地,就随意的很。
  直到走至靠近内城墙的一个草棚搭的茶肆,才拉着杨福走了进去。
  “茶水多少钱一杯”

 


  “香茶三文一杯,糖水两文一杯,普通茶水一文一杯,干果三文四文五文一碟,糕点五文六文七八文不等,茶水可续。”
  杨福看着台子上摆得满满当当的各种干果糕点,舔了舔嘴唇。
  不等他咽口水,霍惜已拉了他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伙计,来两杯普通茶水。”
  “好勒,两位小客倌请稍等。”一年轻伙计扬声道。
  霍惜很是淡定地坐下,无视左右好奇打量的目光。
  这穷小子,刚比桌子高一点吧,这淡定的,拉着自家兄长坐在一堆大人中间,还面色不改。看他那兄长,倒是头都不敢抬。
  众人啧啧称奇。
  霍惜目无斜视,装没看见。
  而往常杨福也不是没买过茶水,一文钱的茶水也喝过不少,但不过是在摊子外饮完就走,哪像现在点上一文钱的茶水就安然坐在茶肆里的
  又没钱点茶果点心。还占人俩位置。
  可扭头看霍惜一脸淡定的样子,他一个当人舅舅的,也不好太怂。索性壮了胆色,直了直胸膛。
  霍惜看了他一眼,扬了扬嘴角。
  嘿嘿,杨福也对着她笑了笑,忽然也就放开了。
  两个穷小子,也没什么好看的,渐渐的也没人再打量他们。
  霍惜一边嘬着茶水,一边把耳朵竖了起来。
  “你们说,现在安稳了不”一中年汉子用手指往上指了指,又小声道:“那位占了京师,他其他兄弟能干看着”
  “不看着能怎样兵力都被先帝卸得差不多了。”
  “那这就安稳了可别再打仗了,我一想起聚宝门外每日都杀那么多人,血呼拉拉的,我夜里都不敢熄灯睡觉,就怕第二天醒来脖子上脑袋没了。”
  一汉子想起新帝初入京师时,大开杀戒,死的人都堆成山了,打了一个寒颤。
  “你什么牌面,想被拉上刑台,人家还看不上。”
  “那我可得感谢他们看不上。”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哎,房大人,可惜了,现在天下学子都不敢说话了,你看莫愁湖那边,人都少了。”
  “可不是。”
  几个人摇头叹息。
  “一朝天子一朝臣。前段时间内城几乎家家都有丧事。”
  就听一人低声道:“我有一个朋友是开棺材铺的,前段时间生意好的让人嫉妒,忙得脚不沾地。日日出入高门大户,回来就说今年怪事特别多,说好些府里的夫人都暴毙了。就那荣国公府上的世子夫人,听说也在庄子上难产,一尸两命,连她那女儿都悲伤过度,跟着一块去了……”
  “那真是可惜了,听说世子爷跟着他老子荣国公,随着新帝参加靖难之役,屡立军功,就算降一等袭爵,也是侯爷。啧啧,可惜了。”
  “荣国公可是追封的爵位。可袭不了。”
  “人家不用袭爵,只凭军功还捞不到一个爵位吗”
  “你们没听说吗,荣国公长子凭军功获封新城侯了,还是世袭。”
  “可真是太可惜吗,活到现在也是个侯夫人,儿子生出来将来也是侯爷。啧啧。听说他家里把偏房扶正了。看看人家这运道。”
  一汉子摇头叹息:“也怪没个可靠的娘家,不然生产时护着点,何至于此。”
  “我听说那夫人的娘家全家都被流放了,也不知有几人能活着到流放地。”
  “啧啧……这下算是死绝了。也不知嫁妆落到谁手里。”
  “反正落不到你手里。”
  霍惜听着茶肆里大伙的打趣,叹息声,两只拳头紧握,死死咬着唇,眸子里满是恨意。
  原来,母亲死了,弟弟死了,她也死了。

声明

1.《男朋友喜欢揉我的小兔子知乎 胸前的两个小兔子又立起来了》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多人公交车运动 他咬住了我的小兔兔

    余飞转头和麻老道对视了一下,麻老道无奈的耸耸肩。  余飞思考了一会,和曾经的自己就继续说了一些能够想到的话,尤其是大家猜测的以前的他顾虑的安全的问题,不断的...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6
  • 废旧工厂被流浪狗涨精装满肚 怎样让狗狗进入身体不叫个

    “没问题,你接下来就在这里好好布置,我想出去转转。”  宋石看向远方,露出复杂之色。  “出去?”无忧敏锐察觉宋石说的出去比较特殊。  &...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老阿姨哔哩哔哩B站肉片入口6 性中国VODAFONEWIFI

      阿尔贝托十分高兴,他和曼努埃尔各自回到船上,准备出航,虽然费南多对曼努埃尔的私自决定感到有些担心,但在曼努埃尔一再要求下,他还是答应了年轻人的要求。  两...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

     一个盲人,小时候深为自己的缺陷烦恼沮丧,认定这是老天在惩罚他,自己这一辈子算完了。后来一位教师开导他说:“世上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都是有缺陷...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化整为零,循序渐进

    成功正是一个化整为零、循序渐进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的坦途。比如一个普遍的现象:很多人容易颓废,觉得任务太难了完不成,于是产生了焦虑心理,只好选择暂时逃避,明天再...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命运的公正之处

     命运总爱跟我开玩笑,可我最终发现,它其实是公正的。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学会了做饭,喜欢写完作业后抢在妈妈面前淘米做饭,尽管妈妈不让,我还是坚持,并且无理地辩...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在英语课上用J插英语课代表 英语老师没戴罩子让我捏了一节课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明着说,但是身旁和他一起去的同事也明白他的意思,也是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他们在想什么,而且根据我们调查,他们当年买卖山货也挣了不少,为什么...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衣服游戏 女儿来初潮了要跟老师说吗

    几天后。  易阳躺在床上,将近期的事情稍微捋了一下,随后摇摇头,无奈一笑。  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为什么总是会有那么多除了学习以外的事情呢?  但是这几件事,每...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英语课代表让我吃他小兔兔视频 英语课代表下面好软在线视频

     王桑柠在易阳的肩头哭了很长时间,当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一些后,易阳叹了口气,说:“舒服一点了吗?”  王桑柠低着头,脸颊飞上两抹嫣红,跟易阳分开了一步的距...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5
  • 得失心中放,心态要正常

     得失心中放,心态要正常,清风明月永相陪,花红柳绿永相随,生活,是点点滴滴加琐碎,生活,是磕磕碰碰才平安,人生,是悲悲喜喜的苦和甜,人生,是坎坎坷坷前行路,人的一生,成就了别...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