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点为专业的中小学教育资源网站,提供在线作文素材及各学科问题解答等学习知识。

英语课代表让我吃他小兔兔视频 英语课代表下面好软在线视频

时间:2022-12-15 09:18:12 来源:投稿 栏目:教案

  王桑柠在易阳的肩头哭了很长时间,当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一些后,易阳叹了口气,说:“舒服一点了吗?”
  王桑柠低着头,脸颊飞上两抹嫣红,跟易阳分开了一步的距离,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泪掩饰尴尬,轻轻点点头。
  易阳说:“让你伤心的那件事,如果说出来会不会让你好受一些?”
  王桑柠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摇摇头。
  易阳笑了笑:“这样吗……那算了。”他的目光转向教学楼外,又问:“这个时候出去走走会不会让你好受一些?”
  王桑柠微微一怔,随后点点头。
  易阳说:“那我们去操场上转一转吧,你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跟我说说,怎么样?”
  王桑柠意外地看了看易阳,才低着头说:“好……”
  元旦节,今天就正式迈入2011年了,每个班上都有浓郁的节日气息,一路从楼梯上走下去,时不时听到某个班上发出的欢呼声或者惊呼,这般暖洋洋的氛围中,王桑柠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只是眉眼间还是有一抹深深的忧郁。
  易阳莫名有些心疼这个少女,他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打击才让她的眼里失去了光明。
  不能跑步了?
  是得了一种病吗?
  易阳眉头轻轻皱起。
  ……
  天气还是很凉的。
  两人走到操场上,漫步目的地绕着塑胶跑道散步,一圈又一圈,王桑柠低着头,没有说话,易阳便也不说话,默默地跟着她。
  走了一会儿,王桑柠突然抬起头,眼泪还氤氲着一丝水雾,只是已经能够撑起一个合格的微笑了,红着脸说:“易阳……谢谢你。”
  易阳摇摇头,说:“前一秒,我还在思考,我旁边这个女生到底是不是王桑柠呢。”
  王桑柠微微一怔,细声问:“为什么啊……”
  “以前认识的王桑柠呢,身上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无论什么时候,都活力满满的样子,虽然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但是又好像从来不能理解到别人的情绪一般,只是单纯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嗯,怎么说呢,有点呆呆的样子……”
  王桑柠忍不住笑了一声,低着头,有些气呼呼地说:“我在你心里是这个形状啊……”
  易阳也笑了笑,看到王桑柠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随后表情逐渐变得正经起来,说:“不过说实话,第一次见到你哭,一下子觉得,你还是挺真实的。”
  王桑柠沉默了一下,转过身去继续沿着跑道往前走,易阳见状,也迈着步子跟了上去。
  走了两步,王桑柠就缓缓开口了:“易阳,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运动、比赛啊。”
  “嗯。”
  “只要能跑步,什么烦恼都没了。”
  易阳有些诧异地看了王桑柠一眼。
  她嘴角微微撑起一丝笑容,眼神追忆:“我小的时候,有一回干了一件坏事,是表姐带头的,我们两个一起把家里的狗丢进了河里,那只小狗一下子就被水冲走了,当时我不知道狗狗是会游泳的,吓坏了,好伤心,就一直追着狗狗跑,沿着河跑了好久好久,跑到气喘吁吁,跑到小狗狗在视野中不见。”
  “表姐就在后面追我,但没过多久,表姐也追不上我了,她就一个人回家了。”
  易阳心想,姜黎黎竟然是这种不靠谱的姐姐。
  “狗狗被冲丢了,我跑了好久,跑啊跑,眼前的景色一直在变化,不知疲倦,但是我却跑着跑着不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越来越好,到后来甚至都忘了为什么要跑……”
  “但就是那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喜欢上跑步了。”
  “后来,我兴奋地跑回了家,狗狗竟然已经在家了,它竟然游上了岸,我就更高兴了。”
  “再后来,只要我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会去跑步,只要一跑步,任何不开心的事情都无所谓了,到后来干脆跳过了跑步的过程,任何烦恼的事情都变得不在乎了。”
  易阳笑了笑,这就是她神经那么大条的原因吗?想了想,突然说,“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不喜欢长跑,因为会流汗。”
  王桑柠微微一怔,随后浅浅一笑:“你还记得这个呢?”
  “呃……”易阳轻轻咳嗽一声,没有解释什么。
  王桑柠深深地叹了口气:“想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喜欢跑步,但是最后只是选择了短跑吗?”
  “跟今天的事情有关?”
  “嗯。”
  “你愿意说了吗?”
  “嗯,你想听吗?”
  易阳说:“如果你说出来会舒服一点的话,那我想听。”
  王桑柠脸色微微一红,小声说:“你平时跟我姐姐都是这么说话的吗?怪不得她那么喜欢你。”
  “喜欢我?”
  “别想歪了,只是姐姐对弟弟的那种喜欢。”
  “哦。”

 


  王桑柠叹了口气,左看右看,望向看台,指了指,说:“我有点累了,上去慢慢跟你说吧。”
  走到楼梯边,易阳看到王桑柠的情绪再度低落下来,便轻声问:“是……生病了?”
  王桑柠平静地点点头,“嗯。”
  操场上,因为绝大多数学生都在举行各自班级的元旦晚回,所以显得冷清,偌大的看台上,只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少女说完那句话以后,缓缓抬头,看着漆黑的天空,眼神空洞,随后苦涩一笑。
  “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是在初中的时候,毫无征兆地就来了。”
  “有一天下午,我跑了一个五千米,突然一瞬间,开始耳鸣,胸部就像压了一大块石头一般,喘不上气了,脚步就停住了,当时难受得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坐在路上,咳嗽了很久……”
  易阳默默地听着。
  “当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虽然隐隐约约心里有一种不详预感,但是当时只是以为跑的强度有些大了,就休息了一下,大概半个小时,恢复过来了。”
  易阳看着王桑柠,她的眼神里没有以前那种光芒了,莫名有些心疼。
  王桑柠缓缓低下头继续说:“后来一段时间都没有复发,这件事我也就逐渐忘记了。”
  “直到初三的时候,又是一次长跑过后,那种呼吸不上来、不断咳嗽的窒息感再次出现,那一次吓坏了父母,然后把我送去了医院。”
  王桑柠咬了咬嘴唇,缓缓说道:“确诊是运动性哮喘病。”
  易阳一怔,“运动性哮喘病?”
  王桑柠苦笑着点点头:“是的,不发病的时候,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一旦发病了,就会出现哮喘病的症状。”
  “医生询问了我家的一些情况,我们家没有家族遗传史,而且……也没有致敏原,两次发病,都是因为跑步诱发的,所以基本上可以断定了,就是突然出现的运动性哮喘病。”
  “哪怕是运动性哮喘病,也可能有多重诱因,花粉过敏、寒冷之类的都有可能,而我当时的情况很特殊,我的诱因只有长跑……”
  易阳的眉头跳动一下,他实在没有想到,平时神经大条的王桑柠,竟然遭受过这么大的打击。
  王桑柠眼神追忆,浅浅地笑着:“当时我就被打击消沉了一段时间,只能放弃了长跑,差不多是放弃了快乐……”
  “但是,运动性哮喘并不是说所有运动都不能参与的,一些间歇性的运动就可以参加,总之,当时医生是这样说的,而且我也查询过,甚至有一些奥运选手也有运动性哮喘病,于是我又有了希望,心里想着不能跑长跑,短跑也行,也能给我带来快乐。”
  “慢慢地适应短跑,一段时间以后奇迹地发现,爆发力训练确实没什么问题,于是胆子就大了起来,慢慢地变成现在的样子。”
  易阳说:“所以你说不喜欢长跑是骗人的。”
  王桑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啦,这种事情只能这样骗你了。”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今天比赛的时候,赛前准备去试一试场地,跑了两圈以后,上个月那种诡异的窒息感又来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来得更猛烈,我咳嗽了很长时间,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吓坏了教练,赛场上有人认出了我的症状,打了120,把我送到了医院里去。”
  叹了口气,王桑柠自嘲地笑了笑:“你不是问我拿了什么成绩嘛,其实算是弃权了,连成绩都没有。”
  “所以……医生怎么说?”
  王桑柠低着头,浮现一抹苦涩的微笑,缓缓舒了口气,说:“短跑不触发哮喘的机制……也突然失灵了。”
  易阳微微一怔,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了,摇摇头说:“你的身体素质这么好……为什么会突然就得了这个病?”
  王桑柠说:“是啊,觉得很奇怪啊,像我这样的女生,得什么病比较合理呢……嗯,关节炎更合理吧?但是得上这个病了,怎么听都好像有些不对劲。”
  此时,易阳不由得佩服起王桑柠,此时的她情绪已经逐渐恢复过来了,甚至开起了玩笑。
  易阳说:“看来是上天更喜欢你安安静静的样子,觉得那样的你更漂亮,所以才给你施了这个魔咒吧。”
  王桑柠怅然一笑:“不排除这种可能哦。”
  易阳内心感慨起来,她还真是人如其名,桑柠……sunny。
  王桑柠站了起来,脸上的沮丧不见了,她伸了个懒腰,对易阳说:“谢谢你啊易阳,我现在已经调整过来了。”
  易阳也站了起来,问:“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
  一说到这个话题,王桑柠的表情又是微微一滞。
  是啊,接下来怎么办呢?
  易阳沉思了一下,说:“还没有跟父母说吧?”
  王桑柠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易阳则认真地分析起来:“学校知道你有哮喘病吗?”
  王桑柠又一次咬了咬嘴唇,点点头。
  “他们怎么说?”
  王桑柠苦涩地笑笑:“学校要求我退出体训队,但他们可以保留我在学校的就读资格。”
  “嗯,我想差不多也是这个结局,毕竟,万一在训练时出现什么意外,学校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易阳低着头认真想了想,随后抬起头,望着王桑柠,“如果不能跑步了,那就专心学习吧?”
  王桑柠一怔,“专心学习?”

 

  “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实现了真的渴望,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
  跟原版不同,在简单而干净的分解和弦伴奏中,易阳清澈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带动着旋律和歌词如同诗歌一般娓娓道来,流进有心者的心,搅动她们的思绪,给平静的心情荒原扔上一颗火苗……
  歌声只有引起情绪共鸣,才值得回味。
  而这般作品,往往不是看演唱者的表演,看欣赏者的经历。
  对于大多数听众来说,是没有什么共鸣点的,易阳的这首歌在耳朵里流过了,便是过了,留下印象的不过是一时的佩服,很多年后大概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印象:嗯,那天班上干净帅气的少年,唱了一首正能量的歌曲的歌,还蛮好听……
  当易阳下场以后,只有几个人还在讨论,甚至他下场以后起哄再来一首之类的玩笑话,教室里一片欢声笑语,易阳浅笑着,避开了,还是那句话,又不是开演唱会,表演节目什么的,一首最好,多一首效果都会变差。
  后面还有几个节目。
  易阳下来以后,慢条斯理地将吉他琴弦擦拭了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装进琴包,虽然这把琴算不上特别昂贵,但是易阳看得出来,琴的主人应该很爱惜它,虽然看上去很长时间没有弹奏过,音都不怎么准了,但琴身上擦了护理油,对待这样的琴,易阳必须认真。
  一面做着手上的事情,易阳一面看了看王桑柠,发现她又开始走神了,没说什么,将琴袋的拉链拉上,起身。
  邓文潇眼睛的余光一直观察着易阳,但是很快就就将表情收起来,跟旁边的女生聊起天。
  因为易阳往这边走过来了。
  “文潇,你待会儿还有一个节目吧?”
  “嗯,最后一个……”
  “呀,压轴哦!”
  “没……没有啦。”
  就在这时,易阳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邓文潇这才假装注意到易阳,将目光转移过来,露出疑惑的表情:“怎么了?”
  易阳说:“吉他用完了,谢谢了。”
  邓文潇接过琴,脸色红润起来,“不客气,该我说谢谢才对。”
  易阳笑了笑,“又要辛苦你把它扛回去了,抱歉。”
  邓文潇连忙说:“没事的……”
  等易阳转身走后,邓文潇忍不住喊了一声:“对了易阳……”
  “嗯?”易阳回头。
  邓文潇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没……没什么。”
  易阳没说什么,走开了。
  旁边的女生自然注意到了邓文潇写在脸上的羞涩,坏笑道:“你干嘛啊?你脸怎么红了?”
  邓文潇哼了一声:“哪儿有!”
  “嘿嘿,你不会喜欢易阳吧?”
  邓文潇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邓文潇如此的反应,反而让旁边的闺蜜愣了愣,随后露出震惊的表情:“难道……难道你真的……”
  邓文潇转过来,严肃地说:“没有!没有!你别乱想,我只是……只是教室里空调吹得脸有些热好不好!”
  “哦……是吗?”旁边的闺蜜一脸古怪的盯着邓文潇看了一阵。
  另一边。
  王桑柠今天的表现太过反常了,作为她的同桌,这段时间,某种意义上说待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她跟家人待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此时易阳如果还发现不了她的异常,那真是该找一块豆腐把自己拍死了。
  此时倒数第二个节目开始表演了,是一个同学现场表演写毛笔书法,虽然这种节目拿到这种场合上来表演有些奇怪,但不得不说的确是一个可以上台面的才艺了。
  只是节目显得有些枯燥,现场一时间小话不断,在少年研磨的时候变得有些闹哄哄的。
  易阳看着前面正在表演书法的少年,缓缓开口:“其实反正现在才高一不是吗?”
  王桑柠正在走神,听到易阳的话以后,先是愣了愣,随后意识到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转过来:“呃,你说什么?”
  易阳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还有整整两年时间提高成绩呢不是吗?”
  王桑柠一怔,沉默地望了易阳片刻,无奈地笑笑。
  “应该跟今天的比赛有关吧。”易阳漫不经心地说,目光则始终盯着正在表演书法的少年,此时他写了第一个字:心。
  “谁跟你说的?”
  “平时像个永动机小马达的王桑柠,一脸沮丧的表情,太少见了,一下子就知道你是遇到什么挫折了。”
  王桑柠又笑了笑,没说什么。

 


  “今天又是你比赛的日子,没什么推理难度嘛。”
  易阳一面说着,眼前的少年写下第二个字:想。
  王桑柠叹口气,点点头。
  此时,表演书法的少年写起来第三个字,易阳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个“事”字,便将目光收回来了,看着王桑柠说:“那说说看吧,今天的成绩有多差?”
  王桑柠突然咬了咬嘴唇,摇摇头,没有回应。
  易阳暗自叹息一声,看起来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糟糕啊。
  就在跟王桑柠互动的时候,表演书法的少年已经加快进度,笔锋灵动,在宣纸上写下“心想事成”四个大字,龙飞凤舞,十分有韵味。
  写完之后,男生站起来,有些腼腆地将宣纸拿起来,略有些结巴地说:“祝……祝愿大家心想事成。”
  班上短暂的安静了一下,随后男生的朋友开始鼓掌,大家纷纷反应过来,都开始鼓起掌,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在这般热烈的氛围中,主持人上台:“愉快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接下来就是今天晚上的最后一个节目了,由邓文潇带来的小提琴演奏,一首《break》!”
  邓文潇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小提琴,一脸羞涩地走进了舞台中心,此时她的位置刚好是侧后方背对易阳,便不必看到他。
  随后邓文潇红着脸说:“这首《break》是着名小提琴演奏家宫本笑里的成名曲,是改编自卡农的一首小提琴曲……”
  她趁着说话的空隙,目光环视全班,不经意扫了一眼易阳,随后继续说:“怎么说呢,《卡农》的一首关于爱的曲子,我……我希望大家都能心中有爱!”后面几句话明显不是一开始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变得有些磕巴,她迅速将提琴架起来,然后给后面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开始放伴奏。
  什么鬼啊,听到邓文潇前言不搭后语的开场白,不少人都觉得有些好笑,太紧张了吧?
  伴奏响起。
  在伴奏音当中,邓文潇闭上眼睛开始拉弦,悦耳的旋律流淌出来。
  就在这时,王桑柠低下了头,易阳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微微一怔,因为一滴晶莹地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易阳一愣。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个永远都开开心心充满活力的王桑柠在他眼前浮现,想到之前相处的种种,轻轻皱眉,轻声问:“到底怎么了?”
  王桑柠抬起头,尽管眼圈已经红了,但还是强撑着笑容:“真的没什么……”
  易阳沉默了片刻,拍拍王桑柠的肩膀:“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王桑柠微微一怔,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两人的位置本来就靠近教室门口,此时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邓文潇身上,当他们两人离开后,甚至没有人第一时间发现。
  走出教室后,王桑柠加快了脚步,走在了前面,易阳眉头越发凝重,快步跟了上去。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王桑柠的脚步越发地快了起来,易阳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句:“王桑柠……”
  随后的下一秒,前面的王桑柠突然停下了脚步,缩起肩膀,不断颤动起来,易阳走到前面,看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
  王桑柠的双眼满含着泪水,任由其从脸颊上滑落下来,用力咬着嘴唇,嘴里发出轻轻的啜泣声,同时小拳头紧紧攥着,看上去无助又可怜。
  易阳愣了愣神,正要说些什么,王桑柠突然扑了上来,将脸贴在他的肩膀上。
  易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王桑柠一边啜泣一边说……
  “我……我……我以后可能没有办法跑步了……”
  易阳顿时瞪大了眼睛,脑子也立刻变得有些混乱,一时间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举起又放下,犹豫一番,才轻轻拍她的后背,沉默不语。
  ……
  邓文潇一开始虽然有些紧张,甚至拉错了两个音,但是很快就稳定下情绪,沉浸下去后,嘴角甚至撑起笑容,在一片安静的环境中完成了这一次的演奏。
  她的表演无愧是压轴,结束后掌声不断。
  这首曲子如果拉得悦耳,真的有一种让人听了就想谈恋爱的冲动。
  邓文潇像是在掌声中获得了力量,深吸一口气,红着脸笑着说:“break的意思是打破,但是它的旋律是来自于卡农,关于爱的曲子……所以……嗯,罗曼罗兰曾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顿了顿,她的脸更红了,目光却坚定起来,深吸一口气,说:“这种英雄主义的一种体现就是,即使有被拒绝的可能,依然要表达心里的想法。”
  班上的所有人都有些懵,突然意识到邓文潇话里的意思,纷纷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这是打算当众表白?!
  只有一些确实比较迟钝的人,一脸懵逼地问:“什么意思啊?”
  下一刻,邓文潇突然转身,面向门口那个位置的方向。
  只是下一秒,望着空空如也的座位……而且是两个,她的表情便凝滞了。

 

 邓文潇符合绝大多数家长老师对好孩子的要求:成绩好,做事情认真负责,与同学相处友善,家里是乖宝宝,学校是好学生,但她也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个性。
  师大附中虽然没有强制要求学生的装扮,但也是以建议的形式提出过一些具体标准的,比如女生头发不过肩膀,男生耳发不过鬓,不戴耳环首饰之类的。
  虽然明面上是“建议”,但绝大多数学生并不会去做那个特立独行的人。
  唯独邓文潇有让人意外的倔强,她乌黑秀亮的头发一直垂到了腰间,无论前一天的作业有多少,作为通校生的她第二天都是披着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头发来上学了,是真正意义上的黑长直。
  自然,学校并不会因此管的太宽,毕竟邓文潇又有成绩做保障,这种发型上的事情便算是细枝末节了,没有人会因此去批评她的。
  但在一群中短发女生中,唯独她一人黑长直,显眼。
  邓文潇将吉他交给易阳后,便去忙元旦晚会的事情了,正因为是班上的元旦晚会,没有特别隆重的形式,只是班上的同学们聚在一起,表演一些节目,拿班费买一些零食什么的摆放在课桌上,简陋却温馨。
  这算是是开学以来的第一次全班集体活动,班委们主动忙前忙后,非班委的嘻嘻哈哈帮忙,看得出来大家都很投入,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邓文潇指挥一个男生踩在桌子上挂高处的气球,下面负责稳定桌子的两个男生对视坏笑,一起动手摇晃桌子,吓得上面的男生一下子跳了下来,引得附近的人哈哈大笑;李茂鑫和王杰两个活宝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面具,戴在头上四处疯跑;周想正在调试ppt和电脑,音响中不时发出一阵阵音乐声,旁边几个女生挤在一旁,喊着放权志龙的歌,夹在中间的周想一脸幸福的腼腆羞红……
  易阳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一面将邓文潇借给他的吉他拿出来试音,一面看着此时的景象,嘴角微微上扬。
  “咚——”
  音稍微有些不太准,但教室里有些吵,易阳也不太方便调音,便将琴拿着走出了教室。
  外面开始飘起了雪花,对于汉宁市来说还是挺少见的,这里冬季的气温很难降到零下。
  易阳靠在阳台上,轻轻拨动琴弦,然后一点一点地拧动旋钮。
  当然,易阳自己是没有绝对音准的,也就是说他并不能听出来吉他琴弦在自然音阶上的真正位置,只是因为常年练习视唱练耳,后天练出了相对音准,通过对照低音弦逐个将其余琴弦调成相对的“EAdGbE”。
  如此调弦,在相对正式的场合显然是不行的,那样也太敷衍了,但是在元旦晚会上嘛,就没什么关系了。
  将最后一根琴弦也调好了,易阳随手弹了几个乐句solo,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就在这时,视野的尽头,楼道口缓缓走上来了一个身影,易阳眉梢微微一挑。
  是王桑柠。
  王桑柠脚步走得缓慢,微微低着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上了楼以后,视线也没什么焦点,只是默默地朝着教室的方向走过来了,甚至易阳一直盯着她看,她也没有察觉。
  算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王桑柠了。
  突然想到,似乎今天就是王桑柠参加比赛的时间吧?
  易阳喊了一声:“喂,你在想什么?”
  王桑柠微微一怔,抬起头,这才注意到易阳,慌张地露出一个笑容:“哦……没,没什么。”
  易阳沉默地看了看她,摇摇头,拿着吉他走近了一些,说:“听说你有比赛,还以为今天晚上你不会来了呢。”
  王桑柠浅浅地笑了笑:“集训花了太多时间,课程已经落下很多了,明天上课,今天当然要参加收假了……而且,今天晚上是元旦晚会啊。”
  “嗯。”易阳平静地点点头。
  王桑柠这才注意到易阳手里的吉他,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咦,你今天晚上要表演节目吗?”
  易阳无奈地点点头:“是啊,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的。”
  王桑柠微微一怔,“有人拜托你做这件事吗?”
  “嗯……不说这个了,既然来了的话,还是坐我旁边吧,其他地方应该没有你的位置了。”

 


  “好。”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由文艺委员主持的一班元旦在一片闹哄哄的氛围中正式开始了。
  表演节目的一个又一个陆续登场了,不得不说,能到这种顶尖高中上学的学生,有不少都是有一定才艺的……除非成绩已经顶尖,否则在进师大附中前,会组织面试,而面试的内容有一项就是有没有拿的出手的才艺特长。
  学校考察这个东西,不是需要有才艺的学生,而是认为相同的成绩之下,有才艺的学生就意味着花费了更少的时间去学习,潜力往往比那些没有才艺的学生更高。
  易阳算是大开眼界了。
  第一个节目是班上一个默默无闻的女生表演的拉丁舞,当她脱下校服外套,瞬间起范儿,带着羞涩以及常年练舞的气场开始舞动,全班直接沸腾了,顿时将气氛推向了高潮。
  接下来一个个节目陆续登场,有表演古典舞的,有唱歌的,有拉手风琴的,甚至一向活宝的王杰和李茂鑫,竟然都上场表演了一个快板相声,只是出了一点意外,王杰还没开口,就忍不住笑场了,随后尴尬地脸红不已,观众则因为这么好笑的一幕,反而被逗的哈哈大笑。
  总之,气氛十分热烈。
  易阳默默看着节目,又一次侧过脸看了一眼王桑柠,她看上去心不在焉的,脸上没有什么笑容,视线也没有焦距,微微一叹,随后轻轻在王桑柠的桌子上敲了敲。
  王桑柠顿时回过神来,“呃,怎么了?”
  易阳笑了笑:“下一个节目是我的。”
  王桑柠表情再度变得充满神采:“你要上去唱歌了吗?”
  易阳点点头,说:“你认真听,这首歌算是唱给你的。”
  王桑柠微微一怔,少见地脸红了一些,说:“给我的?”
  易阳笑了笑,此时王杰和李茂鑫一对活宝下场了,主持人拿着节目单上前报幕:“下一个节目是……易阳带来的吉他弹唱!”
  易阳起身上去了,搬来了一张椅子坐下。
  没有音箱,但是当大家安静下来的时候,教室里唱歌弹琴的收音效果是很不错的,大家见易阳准备开始表演了,都有些兴奋,同时“哇啦哇啦”的教室里也逐渐安静下来。
  易阳环视四周一圈,平静地开口:“带来一首……嗯,《最初的梦想》吧,相信大家在这所学校里各自努力,都是因为心中某一个期望抵达的彼岸在激励着自己,尽管在这条路上,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我想,我们一班的学生是不会因此放弃的,坚持最初的梦想吧,这首歌,也是送给一个朋友的。”
  王桑柠微微一怔,低下头,尽管表情还是没有完全绽放开来,但还是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背对着易阳的位置,邓文潇同样是微微一怔,随后有些脸红起来,默默地翻出自己发送给易阳的那条短信……
  “昨天看了一本书,是一个驻外女记者写的,故事令人印象深刻,她如何抱着极大的勇气去战地,还有那些独自在海外的日常生活,一个人在餐厅吃饭,一个人在沙漠里独行,一个人从陌生的酒店里醒来,打开窗户看外面的大海……那些孤独的生活,真是令人羡慕啊……”
  随后默默低下了头,露出纠结又隐含着期待的表情……
  此时,易阳温暖的歌声响了起来。
  王桑柠沉默地望着易阳,只是笑了一会儿,微微一叹。
  而背对着易阳的另一个少女,眼神越发光彩。
  ————————
  ps:晚上还有一章

声明

1.《英语课代表让我吃他小兔兔视频 英语课代表下面好软在线视频》本文来源网友投稿,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2.如您对本文章内容或者版权归属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

本文相关内容
  • 得失心中放,心态要正常

     得失心中放,心态要正常,清风明月永相陪,花红柳绿永相随,生活,是点点滴滴加琐碎,生活,是磕磕碰碰才平安,人生,是悲悲喜喜的苦和甜,人生,是坎坎坷坷前行路,人的一生,成就了别...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朋友不在多少,在于真心交往

     朋友不在多少,在于真心交往,缘分不在万千,在于坦诚相见,想念一个人,是温柔的疼,是流泪的幸福,想念的时候,甜蜜中夹杂着酸涩, 情到深处,如同细流行到水尽处,潜入地脉般深入...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有一件温暖的小事,叫陪你吃饭

      我一个朋友,有一个保持了多年的习惯,不管多忙,每个月一定要跟两个最好的朋友吃顿饭。菜品怎么简单都好,哪怕只是一碗杂酱面。  其实,要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约着...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懂得拒绝,恰是最好的尊重

      不懂拒绝,其实是得了一种叫“不好意思”的病。过度友善的人,不忍或害怕拒绝别人,他们总是怀抱善意,宁可牺牲自己的时间、精力,也不想让别人失望。然而,...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别“不好意思”

      最近,有朋友很郁闷,跟我吐槽。说是自己工作因为赶工期,都是在夜以继日忙的一塌糊涂,这个时候,他的上司把他叫去“委以重任”——帮他写评高工...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保健室的秘密(NP)(高H) 被医生吃奶吃高潮了H

     “确实如此!除非离主现在收手,否则越往后,劫数威力飙升,总有他扛不住的时候!”  耶律国珍、完颜允珍、多尔衮等人,眼神一亮,纷纷表示赞同,原本压抑的氛围,...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在教室伦流澡到高潮HNP 健身房被教练啪到腿软H

     “杀!!!”  信号掠起,炸响时,无数且响亮的喊杀声,顿时在离都各处响起,显然人数和规模不再少数。  民居、府邸、路边、酒楼客栈等等地方,迅速杀出大批人...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娇嫩撑开抽搐承受求饶H 被几个领导玩弄一晚上

      当一支军队开始清扫一个地区的牛鬼蛇神的时候,那么通常都是摧枯拉朽一般的结果。纵然这是一支只有几百人的军队,却依然不是任何一个怪物,或者一支兽化人部落能...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4
  • 年少,终抵不过那抹笑靥如花

    夜空中的星星很迷人,却比不上你天真无邪的笑容。有一点朱砂。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如果你愿意,我愿意为你画一辈子的眉毛? 悄悄许个愿好好爱你,一辈子不分离。也许你不会...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3
  • 你的身后有一位天使在守候

    听说每个得不到祝福的孩子,都会有一个天使在默默等待;而我说,每一个饱受痛苦煎熬的少年,都会有一个天使在默默等待;而他(她)只愿意为你保留你的内在美,不为别的。 你要...

    分类:教案 时间:2022-12-13